•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74章 暗度陈仓
  • 第774章 暗度陈仓

    作品:《权力巅峰

        邓建海闻言心头再次一颤。

        他突然发现,此刻的柳擎宇脸上寒意密布,和上一次來的时候态度迥异。

        柳擎宇今天到底來做什么,难道市里沒有搞定他吗。

        想到此处,邓建海心中多了几分惶恐,他这个扶贫办主任虽然是市领导的亲信,但是他靠的是关系上來的,对于政治上的一些事情并不是很敏感,因为他根本就沒有把心情放在工作上,更沒有放在晋级上,因为他清楚,以他的岁数到了扶贫办主任这个位置就已经顶天了,所以,他只是把心思花在了如何捞钱如何享受上。

        虽然柳擎宇上次來了扶贫办之后也找人谈了话,但是他并沒有高度重视,更沒有打电话向自己的靠山询问,因为他早就听其他人说柳擎宇这个巡视组已经和不下十家单位的人进行座谈了,哪家都沒有什么事情,再加上最近风传市里已经摆平了柳擎宇他们,他就更加不在意了。

        然而,今天,当柳擎宇问起扶贫款的具体数字的时候,他开始有些心虚了。

        邓建海眼珠转了转,颤抖着声音说道:“去年我们应该用了差不多有1亿6836万左右吧。”

        邓建海尽可能的把数字说得准确一些,这样显得他对数字十分清楚,实际上这个数字根本就是他信口胡诌的。

        柳擎宇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问道:“哦,用了1亿6800多万啊,如果这个数字属实的话,那还是很不错嘛,邓建海同志,据我所知,向东市一共有2个贫困县,分别是东贫县和西贫县,这两个县去年你们扶贫办下拨了多少扶贫款。”

        邓建海犹豫了一下,挠了挠后脑勺说道:“这个具体的我记不清了,不过加起來应该有1亿6800多万,柳主任,这一点您放心,我们扶贫办是绝对不敢在扶贫资金上动脑筋的,我们一向都是奉公守法的。”

        柳擎宇听完之后眉毛使劲向上挑了挑,勉强抑制住自己内心想要打人的那股冲动,突然寒声说道:“邓建海同志,我已经得到了群众们准确的举报信息,你们向东市扶贫办擅自改变扶贫资金划拨流程,采取多种手段侵吞扶贫款,问題十分严重,性质十分恶劣,证据十分充分,现在我宣布,正式对你实施双规,希望你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你的问題,我们的政策你应该是清楚的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说完,柳擎宇在邓建海震惊、愤怒、质疑的目光中,拿出了一份双规材料递给了邓建海:“邓建海,在上面签字吧。”

        邓建海终于彻底清醒过來,怒声吼道:“柳擎宇,你凭什么双规我,凭什么啊,我根本就沒有犯法啊,你根本就沒有证据啊。”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如果沒有确确凿的证据,我们这个堂堂的省纪委第九监察室的主任会亲自出马双规你吗,不要在试图顽抗了,我们已经掌握确凿的证据了。”

        邓建海大声说道:“不可能的,你们这些天只是随随便便谈谈话,听听汇报而已,根本不可能找到确凿的证据的。”

        柳擎宇脸色一寒,声音变得异常冷漠:“邓建海,你有什么话等到喝茶的时候再说吧,先签字再说,如果你不签字的话,我们可以要对你使用强制手段了。”

        说话之间,孟欢和包凌飞两人已经迈步走了邓建海。

        看到这里,邓建海的身体就是一软,他知道,恐怕自己真的完了,他虽然不关心政治,但是对于纪委却十分关注,他清楚,纪委一旦要双规谁,肯定是掌握了确凿证据的,他现在只是十分纳闷,柳擎宇他们这些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整來的证据呢。

        无奈之下,邓建海只能识相的在双规文件上签字,只不过他内心深处已经打定了主意,到了纪委的询问室之后一句话都不说。

        就这样,邓建海在刘飞、孟欢、包凌飞三人呈品字形的包围下跟着他们一句话不说的向外走去,期间有单位的人向他他招呼,他都按照柳擎宇事先的指示点头示意,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跟着柳擎宇他们一起上了汽车之后,程铁牛在柳擎宇的指示之下,出了大门之后,突然几次突然变向,成功的甩掉了后面的监控人员,随即邓建海被早已经等候在路边的汽车转送到了省纪委早就准备好的位于向东市郊外的一座秘密楼房内,并由韩儒超派出了的另外一队省纪委工作人员展开了深入的双规闻讯工作。

        而柳擎宇和孟欢他们随后又赶到了其他单位找别人进行谈话。

        这个时候,负责跟踪柳擎宇他们的监控人员发现跟丢了柳擎宇他们之后,一下子就慌了神,不过好在过了不久之后,他们就接到了消息,说是柳擎宇他们去了民政局,进行第二拨谈话,得到这个消息,他们放心了不少。

        然而,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向东市的局势一下子就紧皱了起來。

        因为今天下午邓建海本來有两个会要参加,一个是局里的反腐倡廉大会,一个是市政府举行的扶贫工作专題会议,这两个会议邓建海都是确定要出席的,但是等到了会议预定时间之后,众人发现邓建海一直沒有出现,这下子扶贫办的人可就紧张起來,他们打电话多方联系,都沒有找到邓建海。

        很快的,这个消息便反应到了市委办主任孙凯文的耳中。

        孙凯文详细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之后,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已经意识到,恐怕柳擎宇很有可能出手了。

        所以,他立刻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柳主任,扶贫办主任邓建海是不是被你们第九监察室给带走了。”

        柳擎宇只是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而,此时此刻,柳擎宇虽然说是无可奉告,但是孙凯文却从柳擎宇的语气中判断出了扶贫办主任邓建海被带走的消息,他立刻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立刻一溜小跑來到市委书记廖治民的办公室内,连门都沒有敲便直接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此刻,廖治民正在听取以为副市长的汇报,看到孙凯文如此火急火燎的冲了进來,立刻意识到发生了紧急事情,便吩咐副市长离开之后,这才问道:“怎么,出什么事情了吗。”

        孙凯文声音中带着几分焦虑说道:“廖书记,市扶贫办主任邓建海被柳擎宇给带走了,我估计很有可能是被双规了。”

        廖治民听到之后立刻脸色一沉,眼睛瞪大了,带着一丝怒容说道:“邓建海被柳擎宇给带走双规了,消息确凿吗。”

        孙凯文说道:“我已经仔细了解过了,就在今天上午,柳擎宇带着两名工作人员找到了邓建海,和他进行了差不多有20多分钟的谈话之后,邓建海便跟着柳擎宇他们上了汽车,后來便再也沒有回來,期间曾经发生过监控柳擎宇他们的人被甩开的事情,我估计柳擎宇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派人监控他们的事情,通过甩开监控人员,期间把邓建海给转移走了。”

        廖治民一听立刻气得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柳擎宇真是太过分了,双规了我们向东市的正处级干部竟然不跟我这个市委书记打个招呼,真是目中无人啊。”

        说道这里,廖治民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孙凯文,你立刻知会市纪委副书记江义华一声,让他从现在开始,直接进入柳擎宇他们的巡视小组,以配合工作为名,24小时跟在他们的身边,确保任何消息都能及时发送出來,另外,让市公安局以打黑除恶为名针对全市范围内对邓建海的行踪展开摸查,一定要尽快找到邓建海的下落,邓建海绝对不能落入柳擎宇他们的手中。”

        孙凯文使劲点点头,立刻出去联络去了。

        此时此刻,廖治民却在房间内开始抽着烟來回來去的踱步,他千算万算,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玩起了突然袭击,而且袭击的目标竟然选择在了扶贫办这个软肋之上。

        他知道,自己还是轻视柳擎宇了,柳擎宇这家伙玩得是阳谋。

        怎么办,下一步该怎么办。

        廖治民整整思考了2个多小时,最终咬着牙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打出去了几个电话。

        虽然市公安局方面接到了孙凯文传达的指示之后针对全市展开了摸查,但还是沒有找到邓建海的行踪。

        而就在第二天上午,柳擎宇带着一份厚厚的资料來到了向东市市委大院内。

        在等候了将近2个小时之后,柳擎宇见到了市委书记廖治民。

        见面之后,柳擎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廖书记,向您通报一件事情,向东市扶贫办主任邓建海已经被我们省纪委给双规了,现在正在处于调查取证过程中,我希望你们市委组织一次全市范围内扶贫系统的专项会议,我会亲自参加,我想要对整个扶贫系统提一些建议,提一些警示,你看你们这边方便吗。”

        廖治民一下子就明白了柳擎宇的意思,这小子明显是想要借机给向东市一共下马威啊,廖治民怎么可能让柳擎宇如愿呢,他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柳擎宇同志,昨天我们向东市刚刚开完扶贫工作专題会议,现在中央一直强调会议要讲究效率,不能重复,不能浪费,所以这个会议我看就不必开了吧,如果你有什么意见需要传达的话,我可以让市委办转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