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71章 缓兵之计
  • 第771章 缓兵之计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柳擎宇距离小男孩有差不多四五米远的距离。

        愤怒之下的柳擎宇展现出了超强的爆发力,他一个箭步便冲到了小男孩的身边,一把抓住小男孩的衣服把他顺势搂在怀中护住,与此同时,用手拉了陶红艳一把,希望把他从车头正中间拉开。

        然而,柳擎宇的动作还是稍慢一些,因为汽车一直都处于加速之中。

        当柳擎宇抱着小男孩翻滚着从地上站起身來,陶红艳已经被奔驰车撞飞出去五六米远,一路疾驰离去,陶红艳的身下已经一片血渍。

        柳擎宇抱着小男孩來到陶红艳的身边,小男孩哇的一下便哭了出來,声音悲切,小手不断的拨弄着陶红艳的脸颊,奶声奶气的抽泣着说道:“妈妈,妈妈……妈妈……”

        看到这种情形,柳擎宇沒有丝毫的犹豫,先拿出手机拨通了120急救电话,随后又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此刻,柳擎宇和陶红艳身边围了一堆人,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15分钟之后,陶红艳被送上了急救车。

        急救车上,柳擎宇焦急的看着陶红艳几乎沒有一点血色的脸颊,看到她胸口处汩汩往往流血的伤口,心中充满了焦虑之色。

        柳擎宇久经战场,一看陶红艳的伤势就知道她已经被重创了身体的内脏器官,恐怕不一定能够坚持到医院了。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躺着病床上的陶红艳突然睁开了双眼,颤抖着手指了指柳擎宇,又指了指自己的口袋。

        柳擎宇一愣,看向陶红艳说道:“你是在让我去掏你口袋里的东西吗。”

        陶红艳艰难的点点头。

        柳擎宇惊讶的把手探进陶红艳的口袋,从里面摸出了一张小纸条,柳擎宇沒有去看上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直接把纸条捏在了手中。

        这时,陶红艳冲着柳擎宇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自己的耳边。

        柳擎宇把耳朵凑到陶红艳的嘴边,陶红艳十分艰难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家乐乐,请帮我报仇,还请帮忙……”

        话说道这里,陶红艳的声音便戛然而止,脖子一歪,魂归西天。

        恰在这时,小男孩又从柳擎宇的怀中挣扎着扑向了陶红艳,声音悲戚的呼喊着:“妈妈……妈妈……我饿了,我要吃奶……”

        然而,此刻,陶红艳已经一动不动了,再也无法听到小男孩的呼唤声了。

        看着眼前这幕凄惨的场景,柳擎宇心中不禁有些发酸,同时,一股滔天的怒火也在熊熊的燃烧着,先是邱文泰坠楼,随即是胡月娥家里被翻,现在是陶红艳横死,自始至终,总是有一股幕后势力在不断破坏着省纪委的调查,看样子是不想让省纪委把这个案子继续查下去,而对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简直是不择手段,简直丧尽天良。

        是可忍孰不可忍。

        柳擎宇彻底暴怒了。

        就在车上,柳擎宇一边把小男孩乐乐交给了旁边的护士让她哄一哄乐乐,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向东市市委书记廖治民的电话,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说道:“廖书记,我不得不佩服你们向东市的治安情况,我带着省纪委的人员去邱文泰家去调查,正赶上他们家里被小偷翻了个底朝天,我们到陶红艳这边來调查,竟然目睹了陶红艳被人开奔驰车给撞死的惨景,廖书记,我很是好奇,你们向东市的治安为何竟然乱到了如此程度,竟然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开车撞死人,真是胆大包天、无法无天啊,廖书记,我会把我今天所看到的一切向省纪委高层进行汇报。”

        说完,柳擎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后,柳擎宇带着小乐乐下了救护车,上了跟在后面程铁牛所开的应急车上,这才拨通了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电话:“韩书记,我向您汇报一下近期的调查情况。”

        说完,柳擎宇把事情详详细细的向韩儒超说了一遍,韩儒超听完之后,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來,咬着牙说道:“如此看來,这向东市的问題真是严重到了极点啊,对方竟然为了掩盖真相连杀人灭口的招数都使出來了,看來,邱文泰此人手中恐怕掌握了十分重要的证据,否则的话,这些人也不会狗急了跳墙了。”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些人太疯狂了,真不知道接下去他们还会做出什么事情出來。”

        韩儒超略微沉思了一会,说道:“柳擎宇,要不你先带着人回來吧,向东市太危险了,万一你要是在向东市出点什么事,我不好向你爸交代啊。”

        柳擎宇沉声说道:“韩书记,请您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怕事,什么时候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我什么时候回去。”

        韩儒超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擎宇啊,就算是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你也得为你的那些同事们想想吧,先回來吧,向东市的问題恐怕需要省里强势介入了。”

        柳擎宇摇摇头说道:“韩书记,请您放心吧,我有信心完成这次的巡视任务,而且这件事情的确不适合由省里强势介入,一是因为省里强势介入的证据不足,二是如果万一强势介入之后沒有找到证据,省里是要丢面子的,而且我已经有了新的思路。”

        “有了新的思路。”韩儒超有些疑惑的说道。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沒错,我暂时不打算查邱文泰这个案子了,我发现,向东市四风问題十分严重,所以,我决定带着我们的第九监察室的同志们在向东市抓一抓反四风的工作,大力打击一下四风违法乱纪问題。”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韩儒超一愣,随即立刻明白了过來,看來,柳擎宇是决心要彻查邱文泰死亡一案了,他说暂时把工作重点放在反四风问題上,这不过是一种缓兵之计而已,他是在等待机会,在积蓄力量。

        想到此处,韩儒超皱着眉头说道:“柳擎宇,你这样做还是有些冒险了,我相信向东市那些**势力绝对会看得出來你停留在向东市的真实目的的,不排除他们要对你下手的可能性。”

        柳擎宇笑着说道:“韩书记,我知道他们肯定也会怀疑的,但是就算他们再怀疑也沒有用,因为我说不调查邱文泰的案件,就不调查这个案件,只要我不调查这个案件,我认为他们就不敢真正对我下手,当然了,如果他们真要是敢再对我下黑手的话,那可别怪我柳擎宇不讲什么官场规矩了,真要是玩起非官场手段來,我柳擎宇不怕他们任何人。”说道这里,柳擎宇的声音中流露出几分杀意。

        韩儒超算是听出來了,柳擎宇这次是动了真怒了,这小子看起來是想要和向东市的那些**分子斗争到底了,不过韩儒超也看得清楚,柳擎宇不想从向东市撤出來的真实目的还是为了南华市的事情,柳擎宇这是憋着一口气想要拿到前往南华市调查**大案的任务呢,他不想半途而废。

        此刻,韩儒超对柳擎宇的执着坚毅多了几分认识,他最终点点头说道:“好,既然要你留在向东市我也不反对,不过你们第九监察室的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柳擎宇点点头:“嗯,韩叔叔,您放心吧,我到时候会就这个问題好好的和向东市的领导们好好的谈一谈的,我要他们自己比我还要担心我们的安全。”

        说道这里,柳擎宇脸上露出了一丝狡猾的微笑。

        当天晚上,柳擎宇把小乐乐暂时交给了胡月娥,让她负责处理陶红艳的后事,等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柳擎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拿出了陶红艳临死之前让他从自己口袋中掏出的那张小纸条。

        柳擎宇打开小纸条,发现上面竟然是一组数字,38658870312,看到这组号码,柳擎宇不由得一愣,他可是清楚的记得陶红艳最后时刻让他替她报仇的,难道仅凭这一组数字就可以报仇吗,这组数字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呢,一时之间,柳擎宇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柳擎宇并沒有去陶红艳家去搜查,因为当他拿到陶红艳的这张小纸条的时候他就意识到,陶红艳和邱文泰如果真的藏有相关的证据和金钱的话,肯定不可能放在家中的,因为如果真的放在家中的话,陶红艳就不可能随身携带着这样一张小纸条了,很显然,这张小纸条肯定是破解那些证据放在哪里的关键密码。

        不过柳擎宇不是刑警,更不是国安人员,对于这种密码破解真的不是很在行,思考良久,柳擎宇只能决定暂时先把这个小纸条的事情暂时放下,因为他已经决定了,从明天开始,要暂时放下对邱文泰事件的调查,转而以巡视组的名义在向东市就四风问題进行巡视。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來到向东市市委,和向东市市委书记廖治民见了面。

        见面之后,柳擎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廖书记,最近这两天我们调查组在调查邱文泰坠楼事件的时候,接连在你们向东市遭遇险情,所以,我们决定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停止对这个事件的调查,不过呢,我们又接到了上级领导的指示,要求我们就地展开巡视,这次巡视的主要目标是向东市在四风问題上存在的问題,希望你们向东市安排一下电视和各种媒体宣传,我们会公开我们巡视组在你们向东市的驻地,我们要面向向东市广大干部群众征集举报线索,当然了,省电视台那边我们也会进行宣传的。”

        柳擎宇说完,廖治民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