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70章 顺藤摸瓜
  • 第770章 顺藤摸瓜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刚刚走到附近,那个妇女脸色一变,眼神中露出警惕之色,脸色阴沉着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來做什么。”

        柳擎宇直接拿出自己的工作证递给妇女说道:“你是邱文泰的妻子胡月娥吧,我是省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主任柳擎宇,这些是我的同事,我们是來向东市调查邱文泰坠楼一案的,希望你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胡月娥听到柳擎宇是省纪委的人,先是一愣,随即情绪立刻激动了起來,把柳擎宇的工作证狠狠往他的身上一丢,随即尖声说道:“省纪委的人,你们就是害死我丈夫的真正凶手,如果不是你们省纪委调查他,他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吗,你们这些吃人饭不办人事的东西,沒有一个是好人,你们就知道欺负老实人,你们有本事去调查廖治民去啊,他才是真正的大贪官呢,你们调查我丈夫做什么啊,你们这不是专挑软柿子捏吗,你们不就是看我丈夫沒有什么后台吗,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滚,都给我滚。”

        说话之间,胡月娥呜呜呜的哭了起來,一边哭还一边随手拿起身边散落的鞋子丢柳擎宇他们。

        柳擎宇等人只能微微向后撤。

        柳擎宇并沒有急于上前,而是等对方哭闹过后发泄了一番之后,这才走了过去,淡淡的说道:“胡月娥,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却可以肯定,邱文泰涉嫌巨额财产來源不明,涉嫌贪污受贿问題十分严重,我们省纪委调查他沒有任何问題,至于其他人是否涉嫌贪污,只要我们省纪委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我们都会对他们进行一一调查,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分子,当然了,如果你能够提供充足的证据,我们会立刻去调查你所举报之人。”

        说道这里,柳擎宇声音提高了一些说道:“至于你丈夫邱文泰的死和我们省纪委之间沒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即便是我们双规了他,他应该也不至于判死刑,但是,他却坠楼而死,我只能说这要么是天意,要么是人为,现在网上流行着一句话NOzuoNOdie,这句话我感觉挺有道理的,你不去嘬死,就不会死。”

        “你给我滚蛋。”胡月娥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气得暴跳如雷。

        柳擎宇依然不紧不慢的说道:“胡月娥,我刚才已经跟你说的非常清楚了,你的丈夫之死和我们省纪委沒有任何关系,而我们这次來就是调查他的死因的,我们希望给你们家属一个交代,给向东市老百姓一个交代,经过初步的调查分析,我们认为他根本就不是死于自杀,而是他杀,只是非常可惜的是,由于我们來的时候,所有证据都已经被毁灭,现场也已经被破坏,我们的调查无法展开,如果你真的想要还他清白想要为他的死讨还一个公道的话,最好能够配合我们,我答应你,只要我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不管这件案子涉及到谁,我们都会将其绳之以法。”

        胡月娥眼神中闪过两道狐疑的目光:“你们能吗,你们纪委不是一向听上级领导的指示嘛,不是上级领导让你们查谁你们才查谁吗,上级领导不让你们查的人,打死你们恐怕你们也不会查的,有背景的人你们都不敢查。”

        柳擎宇淡淡一笑:“胡月娥,我只能说你对现在的局势还不了解,如今,我们国家各方面都在积极发展,党中央更是在大力进行改革,进行法制建设,在反腐方面更是不遗余力,坚决彻底,苍蝇老虎***,我相信如果你注意看新闻的话应该可以看到这些东西。

        现在,我柳擎宇是省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主任,别人怎么做我不管,但是,只要我还在主任这个位置上,我们纪委方面查案就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干扰,只要我们掌握了证据,我敢调查我权限范围之内的任何官员,我相信对于我柳擎宇的名字你应该不会陌生,如果你真的陌生的话,你可以上网百度一下,我柳擎宇什么时候向**分子有过任何的妥协。”

        说话之间,柳擎宇脸色坚毅,句句强硬。

        胡月娥一时之间还真的被柳擎宇这番话给镇住了,她可是副市长的太太,对于官场上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尤其是柳擎宇最近接连在媒体上曝光,每次都是引起轰动一时的大事,他不可能对柳擎宇一点都不了解,他不得不承认,柳擎宇的这番话对他还是有着一定吸引力的。

        略微沉吟了一下,胡月娥有些半信半疑的说道:“你真的能够查明我丈夫死亡的原因。”

        柳擎宇点点头:“我柳擎宇说道做到。”

        胡月娥打开房门说道:“请进來说吧,房间内有点乱。”

        众人进入胡月娥的家,胡月娥声音有些愤怒的说道:“你们看看,我们家都被贼给翻得一团糟,我给警方打电话他们到现在都还沒有过來,这都过去一个小时了,这效率真的是太差劲了,这就是人走茶凉啊,我们家文泰沒死的时候,我们家稍微有点事,只需要一个电话,我们五分钟之内就会赶到的。”

        柳擎宇苦笑了一下,问道:“你们家丢东西了吗,贼到底在翻什么呢。”

        胡月娥咬着牙说道:“东西倒是沒有丢,我估计对方肯定是在找我丈夫所留存下來的那些证据和钱财,哼,这些王八蛋真不是东西,我偏偏不让他们如愿。”

        说道这里,胡月娥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我丈夫曾经在一次醉酒的时候跟我唠叨过,说他有很多很多的钱,但是为了我好,不能把那些钱财放在我的身边,怕害了我。”

        说道这里,胡月娥脸色有些回忆着说道:“其实,我知道邱文泰这个人还是有点良心的,我们两个是患难夫妻,在他还沒有发迹之前我就跟着他了,后來他虽然当了副市长了,有钱也有地位了,但是却并沒有和我离婚,虽然他三天两头不着家,但是每个月起码还是会回來两三天和我团聚的。

        我知道,他包养着一个小三,而且那个小三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一点我不怨他,谁让我只给他生了一个闺女呢。”

        说道这里,胡月娥开始抹起了眼泪。

        柳擎宇劝慰道:“你也不用伤心,毕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从你说的來看,邱文泰还算是有点良心,从我这个外人的角度來看,他沒有把钱财等物品放在你这里的确有为你的安全考虑的意思在里面。”

        胡月娥抹了一把眼泪说道:“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邱文泰的心思,现在人都死了,我也不想再去争风吃醋了,那个小三就住在距离我们小区一公里外的春江花园小区,住在5号楼3单元803房间,你们可以去找她了解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丈夫应该是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了她那里。”说完,胡月娥递给柳擎宇两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容貌年轻艳丽的少*妇和一个小男孩。

        柳擎宇对胡月娥表示了感谢,并且叮嘱对方要注意安全。

        从胡月娥家里走出來,柳擎宇和孟欢等人立刻找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春江花园小区。

        当他们來到春江花园小区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渐渐向西而去,落日的余晖斜射在整个小区,将整个小区染成了金色。

        金色的阳光下,整个小区的氛围显得十分和谐,老人们在散着步,学生们背着书包在往家赶。

        來到5号楼附近的时候,柳擎宇的目光便落在小区前的便道上的一对母子身上,一个女人正逗弄着一个蹒跚学步的小男孩,让小男孩从3米远的地方向着她走去。

        小男孩刚刚学会走路,步履蹒跚,走两步便有些害怕,然而,女人却向着小男孩说道:“乐乐最勇敢了,來,自己到妈妈这里來。”

        小男孩似乎听懂了母亲的话,裂开小嘴一笑,摇摇晃晃的向着女人走去。

        整个场面看起來十分温馨。

        这对母子正是胡月娥给他照片里的女人,,陶红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奔驰车猛的从陶红艳身后的方向疾驰而來,向着陶红艳的后背狠狠的撞了过去。

        此刻,陶红艳距离小男孩之间只有不到2米半的距离,只要汽车撞上了陶红艳,小男孩肯定无法幸免于难。

        柳擎宇也沒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过就在这一瞬间,柳擎宇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几十秒前的场景,他突然想起,就在几十秒前,这辆奔驰车就停止路边50米之外的地方。

        这是谋杀,这是**裸的威胁和恐吓。

        柳擎宇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真实意思,很显然,这是邱文泰死亡幕后的黑手在用这种方式警告自己不要在继续调查下去了。

        柳擎宇彻底被对方给激怒了,对方也太嚣张了,太目无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