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69章 发现线索
  • 第769章 发现线索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孙凯文也只能跟着柳擎宇他们一起來到司机班。

        司机班共有7名司机,因为沒事,大家都各自坐在办公桌前或玩着手机或看着报纸喝着茶。

        看到孙凯文带着人进來,这些人吓了一跳,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來和孙凯文打招呼。

        孙凯文笑着问道:“胡科长,你们司机班的人都在这里吗。”

        胡科长是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听到孙凯文问话连忙说道:“孙主任,我们司机班一共有12人,其中5人已经出车了,现在我们7人正在等候任务。”

        孙凯文点点头:“嗯,不错,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时,柳擎宇笑着说道:“孙主任,不用你介绍了,我直接來个自我介绍吧,各位,我是省纪委第九监察室的主任柳擎宇,我这次來主要是和大家聊聊天,谈谈话,大家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要跟我们实话实说就可以了,下面请大家先按照我的要求把每个人的手机等通讯工具全部关机放在桌子上。”

        柳擎宇的话说完,众人就是一愣,纷纷看向孙凯文,柳擎宇也冷冷的看着孙凯文。

        孙凯文见状只能沉着脸说道:“都按照柳主任的意思去办。”

        等众人做完这一步之后,柳擎宇笑着看向孙凯文说道:“好了,孙主任,谢谢你的配合,这里沒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孙凯文只能郁闷的离开了司机班。

        司机班是一个里外间的办公室,外间是办公室,里间是休息室。

        柳擎宇让孟欢和包凌飞和众人在外间办公室等着,他则随手点了一个司机进入休息室和对方谈话,每个人柳擎宇都会和他们聊上10分钟左右,问他们一些有关向东市方面的信息。

        等轮到一个30岁左右身材有些瘦削、脸色凝重的中年男人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柳擎宇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这位才是他今天过來的真正目标,其他人都不过是陪衬而已,因为此人就是邱文泰生前的司机,,凌大海。

        凌大海在柳擎宇面前坐下,看向柳擎宇的眼神显得有些闪烁。

        柳擎宇并沒有任何的绕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凌大海,我们省纪委第九监察室今天过來的主要目标是你,我希望你能够坦诚交代,配合我们省纪委的工作,交代你所知道的事情,这对你只有好处,沒有坏处。”

        凌大海眼神当时就是狠狠的一缩,随即故意装出一副很镇定的神态说道:“柳主任,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要让我交代什么。”

        柳擎宇沉声问道:“你之前是邱文泰副市长的司机吧。”

        凌大海点点头。

        柳擎宇说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给邱文泰担任司机有2年多的时间,邱文泰对你还是比较重视的,甚至还帮你解决了编制的问題,这一点我沒有说错吧。”

        凌大海神情一凛,不过还是点头说道:“沒错。”

        “凌大海,在邱文泰出事之前,你有沒有发现他哪些地方有些异样。”柳擎宇问道。

        凌大海使劲的摇摇头说道:“我不清楚。”

        自始至终,柳擎宇一直都紧紧的盯着凌大海的眼睛,当他看到凌大海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便知道他在撒谎。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凌大海,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说实话,或许是因为你有所顾虑,或许是因为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经过今天的谈话之后,不管你到底有沒有跟我说什么,你认为那些背后对邱文泰下黑手的人会认为你什么都沒有说吗,就算你亲口告诉他们你什么都沒有说,你认为他们信吗。

        如果要是他们认为你真的知道一些情况的话,你认为他们会放过你吗,对于很多人來说,什么样的人对他们威胁最小,是死人,因为只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凌大海,你好好的想想吧,邱文泰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的,难道真的是自杀吗,跟我说实话,我可以保你一命,如果不说的话,恐怕你今后将会随时面临着生死危机啊,好了,时间有限,我就说这么多,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道这里,柳擎宇看了看手表说道:“你总共还有5分钟的时间,为了防止别人怀疑,5分钟之后我就得放你出去了。”

        说完,柳擎宇开始闭目养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凌大海的脸上神情变幻不定,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对于柳擎宇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凌大海深有同感,他虽然只是一名司机,但是由于跟在邱文泰身边的时间不短了,对于官场上的很多事情他都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恐惧在夜里。

        一分钟,两分钟。

        当时针指向第三分钟的时候,凌大海咬着牙抬起头來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主任,如果我跟你说了的话,你能够保证我的安全吗。”

        柳擎宇说道:“我不能承诺百分百保证你的安全,但是我会安排你去省会辽源市方面住上一段时间,到时候会安排两名警察随时保护你的安全,我能够做的只有这么多。”

        凌大海点点头:“好,那我说,一个星期之前,邱副市长自从知道省纪委一直在调查他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心情十分烦躁,经常发脾气,差不多是三四天前吧,邱副市长接到了一个电话,自己开车出去了一趟,那次他喝酒喝多了,有人通知我过去吧车开回來把他送回家。

        在我送他回去的路上,我听到邱副市长自言自语说着话,他说你们这帮王八蛋太不够意思了,当时捞钱的时候让老子在前面打头阵,现在老子被省纪委调查了,你们却全都一句话都不说,还要老子承担所有的责任,你们这他妈的是想要把我往死里整啊,凭什么要我承担所有的责任啊,凭什么你们把钱拿了大头我拿小头,到头來却让我去吃枪子啊,哼,如果你们想要整死我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别以为老子就知道捞取,老子也留着后手呢。”

        说道这里,凌大海又解释道:“嗯,这些话他是断断续续说的,但是汇总起來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

        柳擎宇听到凌大海这样说,顿时心头就是一震,他知道,凌大海所说的这些话还是很有价值的,立刻追问道:“邱文泰说完那个什么后手之后,还说什么了吗。”

        凌大海略微回忆了一下说道:“说了一些,不过那个时候他醉得厉害,到底说什么我也听不清,只是听他含含糊糊的说什么手包、笔记本什么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柳擎宇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嗯,可以了,凌大海,你一会出去之后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到下班的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你让你的亲人下班之后到市委办门口等你,到时候我会准备一辆车把你们全家都接走,如果你想起什么的话,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说着,柳擎宇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凌大海便让凌大海出去了。

        随后,柳擎宇一一和其他司机们谈完之后便离开了。

        等柳擎宇离开之后,司机班胡科长立刻纷纷找众人谈话,问了问柳擎宇问他们的问題,见大家的问題全都大同小异之后,立刻向孙凯文进行了汇报。

        孙凯文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说道:“你多注意一下凌大海,最好和他单独谈一谈,看看柳擎宇有沒有问他其他的问題,要多注意他平时的一举一动,务必确保我们市委市政府上下意见的一致性,确保安定稳定团结的大局。”

        胡科长连忙表态自己马上和凌大海谈话。

        凌大海的心态还是不错的,胡科长和他单独谈了十多分钟之后发现凌大海沒有什么破绽,也就不在问了。

        柳擎宇他们离开市委办之后,立刻乘车赶往邱文泰的家。

        邱文泰并沒有住在市政府家属院内,而是在距离市政府比较近的海悦天地小区买的福利房。

        柳擎宇他们赶到海悦天地8号楼1808房间外面的时候,正看到一名妇女满脸愤怒的站在门口处打电话:“你们公安局的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我都打电话报警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沒有过來,我们家被盗了,整个家里到处都乱糟糟的。”

        柳擎宇他们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敞开的房门里客厅内到处都乱糟糟的,沙发被掀翻在地,甚至地板砖都被撬了起來,看起來好像是闹贼了的样子。

        然而,柳擎宇却眉头紧皱起來,他想到了当时和孟欢他们在楼顶天台谈话时从天台入口处闪过的那道人影,很有可能是那个偷听的人把自己和孟欢他们的谈话向某些人进行了汇报,这才有了邱文泰家闹贼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來对方很有可能已经猜到邱文泰手中握有一些证据。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可就严重了,邱文泰被谋杀的可能性更大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迈步向那个妇女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