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68章 生死危局
  • 第768章 生死危局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沉思了足足有十分钟的时间,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孟欢说道:“主任,是不是有了什么好的办法。”

        柳擎宇笑着说道:“咱们一开始的思路就出现了问題,这是我决策的失误,咱们一开始把精力放在对整个案件现场的勘察上了,这恰恰是我们最不擅长的东西,因为我们是纪委,我们最擅长的是和人打交道,而不是和现场打交道。

        更何况,既然向东市方面认为邱文泰是自杀,那么他们应该会做好充分的准备,甚至有可能会制造一些假象去迷惑我们,如果我们一直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只能把查案之路越走越窄,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暂时先放下对于所谓自杀证据或者他杀证据的查找,我们直接去找人,去找和邱文泰关系比较不错的人,去找邱文泰的妻子,我相信,不管邱文泰到底是怎么死的,他的妻子肯定会知道一些内幕的。”

        就在柳擎宇说话的时候,他们谁也沒有注意到,在天台楼顶的入口处,一个人影一晃,悄然下楼,他把柳擎宇和孟欢等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柳擎宇他们又聊了一会,乘坐电梯走到楼下,上了汽车,由于保密性要求,这次开车他们并沒有安排司机,而是由包凌飞负责,柳擎宇和孟欢上车之后,包凌飞直接启动了引擎。

        然而,包凌飞刚刚准备拉开汽车手刹,却被柳擎宇从后座上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大声说道:“小包,立刻熄火,全都下车。”

        柳擎宇话说得十分快速而大声,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包凌飞连忙二话不说按照柳擎宇的话就操作完毕,而此刻,柳擎宇和孟欢也各自拉开车门走下汽车。

        此时此刻,柳擎宇脸上充满了杀气和愤怒。

        孟欢脸色阴沉着说道:“主任,怎么回事。”

        柳擎宇咬着牙说道:“恐怕我们的汽车被人动过手脚了。”

        孟欢脸色也是一沉,包凌飞立刻开始检查起來,过來一会,包凌飞脑门上冒着冷汗说道:“主任,刹车制动系统遭到破坏,如果我们当时是处于行驶状态的话,恐怕我们死定了,这他奶奶呢的到底是谁干的啊?这不是想要置我们于死地吗。”

        柳擎宇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暂时留在泰康大酒店内的沈弘文的电话:“沈弘文,咱们的汽车被人动过手脚,刹车系统被破坏,你直接亮出身份,到酒店内查找录像系统,看看到底是谁动的手脚,能不能查出來。”

        说完,柳擎宇对孟欢和包凌飞说道:“走,咱们打车出去。”

        他们正说着呢,一辆出租车缓缓行驶了过來,车窗摇下,司机露出一张笑脸说道:“几位,要打车吗。”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带着包凌飞和孟欢一起步行向外走去。

        看到柳擎宇和孟欢他们不上车,那司机脸色不爽的离开了。

        走出去50多米之后,包凌飞有些诧异的说道:“主任,您不是说打出租车出去吗,怎么有车又不坐了。”

        柳擎宇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说道:“那辆出租车有问題。”

        “有问題。”包凌飞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这时,孟欢也点点头说道:“是啊,的确有问題,我们刚刚发现刹车系统出现问題,需要打车的时候,那辆出租车出现,而且他们还问我们打车不打车,这一点非常值得怀疑,但并不算是证据。

        但是,那辆出租车司机却值得怀疑,因为他开车的时候竟然还带着帽子,这是疑点之一,疑点之二是出租车司机的口音有些问題,他并不是向东市本地的口音,疑点之三则是出租车前面的空出指示灯并沒有亮起,而且这哥们主动搭讪的语气也显得有些生硬,并沒有出租车司机应有的语气,一般的出租车司机在五星级酒店门口拉活的时候,往往会先问问对方要去哪里,如果去的地方远的话他们就拉,近的话他们就接着等其他人,所以,综合以上几个疑点,基本上可以断定此人有些问題。”

        听到孟欢的分析,包凌飞使劲的吐了吐舌头:“我的娘啊,这是谁想要整我们啊。”

        柳擎宇沉声说道:“不清楚,不过可以断定,我们在这边的查案行为肯定是引起了某些利益关系者的不满,他们正在利用这种方式向我们示威,目前这个阶段他们还只是恫吓,如果我们真的要是查到了什么敏感信息的话,不排除他们采取一些更加狠辣的手段。”

        柳擎宇说完,脸色显得异常严峻,孟欢和包凌飞两人也是眉头紧皱。

        这时,包凌飞说道:“老领导,他们越是不让我们查,说明邱文泰的死因越是有问題,说明向东市的问題十分严重,我们非得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不可,虽然我们只是借调到省纪委的,但是,只要我们在这个位置上干一天,我们就得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

        柳擎宇满意的点点头:“沒错,身为纪委纪检监察室的人,我们查处任何贪官污吏绝不手软。”说道这里,柳擎宇双眼之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气,咬着牙说道:“这些人最好不要把我惹急了,否则的话……”

        说道这里,柳擎宇双眼之中寒芒一闪,拳头狠狠的在空中舞动了一下,心中暗道:“我本无心动武,只想公事公办,不要逼我,逼急了我,我就让你们这些人知道知道,我柳擎宇的拳头可不是好惹的。”

        孟欢看到柳擎宇做出这种姿态,就知道柳老大真的有些急眼了,而且他非常清楚柳老大那强悍的战斗力,心中稍安。

        就在这个时候,沈弘文打过來电话,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说道:“主任,我刚刚找到酒店监控室查了一下,他们说负责监控停车场区域的3个摄像头在几个小时之前坏了,根本沒有任何视频监控录像可以调取。”

        柳擎宇听到这里,脸色更加难看,直接说道:“嗯,知道了,你先带人去修车吧。”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脸色难看的说道:“我们现在真的是四面楚歌了,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针对我们,都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孟欢一笑:“那又如何呢,我还就不信了,这朗朗乾坤之下,还找不到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主任,要不咱们换一家酒店吧。”

        柳擎宇使劲的摇摇头:“不换,如果我们真要是换酒店的话,就相当于向对方妥协了,他们见到我们退让,下一步出手肯定更加沒有底线,我们就是要住在这里,我们要用这种方式告诉对方,不管他们使用什么阴狠毒辣的手段,我们第九监察室的人绝不妥协。”

        “主任,我们下一步去哪里。”包凌飞问道。

        “市委办。”柳擎宇说道。

        “啊,去市委办,您之前不是说去邱文泰家找他的妻子吗。”包凌飞有些不解的说道。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我那是说给别人听的,就在天台上我们说话的时候,一直有个人在楼梯口那里偷听,去邱文泰家我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包凌飞有些不解的问道:“这样说有什么好处吗。”

        柳擎宇笑道:“当然啊,我这一招叫打草惊蛇,因为我不知道邱文泰的妻子在这件事情中牵扯有多深,甚至我们连邱文泰妻子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所以,我想要先用这件事情测试一下幕后针对我们之人的反应,看看他们会怎么做,到时候,从他们的做法中我们会判断出很多事情。”

        包凌飞听完之后这才焕然大悟,不过他更加佩服的是柳擎宇竟然能够发现有人藏在楼梯口那里偷听,当时他们都是和柳擎宇一起站在那里的,对于这件事情竟然沒有丝毫觉察。

        当柳擎宇和孟欢、包凌飞三人突然再次回到市委办的时候,市委办主任孙凯文显得非常吃惊,他有些不太明白柳擎宇他们为什么突然又回到这里來了。

        孙凯文露出一副十分虚伪的嘴脸寒暄道:“柳主任,哪阵香风又把您吹來了啊,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吗。”

        柳擎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孙主任,我这里还真有点事情需要你配合你一下,我想要请你带我去司机班做些调查,请你陪着我们去一趟吧,我相信这点时间你应该是可以抽的出來的吧。”

        这一次,柳擎宇直接采取了十分强硬的方式逼孙凯文表态,不给他一点否定的机会。

        孙凯文也发现了,柳擎宇的语气说的相当不善,看样子如果自己真要是不同意的话,恐怕这小子真的要发飙了,他还真不敢把柳擎宇给惹急了,只能苦笑着说道:“好的,要不这样吧,我先让人带你们过去,我这边安排一下工作马上过去。”

        柳擎宇笑着摆摆手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孙主任,我们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只需要你陪着我们到司机班把司机们召集到一起你就可以离开了,咱们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