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67章 陷入困局
  • 第767章 陷入困局

    作品:《权力巅峰

        沟通结束之后,双方各自散去,柳擎宇带着孟欢、包凌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柳擎宇的房间并不是在1105房间,而是在1106房间,就在1104房间的隔壁。

        柳擎宇回來的时候,沈弘文和其他三人已经坐在柳擎宇的房间内等候着他了。

        “主任,我们这个小组本來想要对邱文泰自杀的天台进行实地调查,但是通往天台的门已经被锁住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并沒有上去,不过我们通过当地的一些报纸和网络媒体,查到了一些有关邱文泰自杀之时的图片和新闻信息。”

        说着,沈弘文拿出了一张打印出來的照片说道:“主任,您看,这是我们从网上找到的一张照片。”

        柳擎宇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眉头不由得紧皱起來,说道:“这个邱文泰死亡的地点距离楼顶边缘的垂直距离是不是有点远啊。”

        沈弘文点点头说道:“是啊,这是一个十分可疑的地方,如果邱文泰是自杀的话,他直接往下跳就可以了,根本沒有必要跟跳远一般跳得这么远啊,看这距离足有2米三四远了,这有些夸张。”

        说道这里,沈弘文又用手指着照片说道:“主任,你看这里,从这张图片可以看得出來,邱文泰死亡的时候,身体竟然是横向躺着的,而且是仰面朝天,这个动作有些怪异,因为正常來说,人从楼顶往下跳的时候,应该是脚先着地的,虽然因为重心的不同会导致人摔倒在地的方向不同,但是绝对不应该是横向躺着的,即便是躺着也应该是身体向后头部向着楼的方向,如此一來,一个更多的疑问就出來了,他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着地呢,按照邱文泰死亡的姿势來看,他特别像是被两个人搭住了手脚,从楼顶之上给扔下來的,而且扔的这两个人力度还挺大的。”

        听到沈弘文的分析,柳擎宇轻轻的点点头,沈弘文不愧是资深的检察官出身,对于整个事情的分析丝丝入扣,层次分明,很有逻辑。

        这时,沈弘文又拿出了一些报纸说道:“主任,我还发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现象,那就是在邱文泰自杀当天,网络上先是出现了很多有关他自杀的新闻,但是很快这些新闻就几乎被删除一空,很难找到,而在第二天的各大报纸上,也只是简简单单的发了一条字数不足100字的新闻简讯,这个情况十分诡异。

        因为按照一般事情的发展事态來看,要想控制这么一件事情,至少需要两三天时间的,理由很简单,邱文泰的自杀是发生在晚上7点半左右,这个时候恰逢很多机关单位都已经下班了,领导们也不在岗位上,而当新闻发到网络上以后,由于此刻正是网民上网高峰,所以这种性质的希望是极其容易发酵酝酿和扩散的,而且我曾经调查过有关邱文泰坠楼事件的百度指数,当天晚上搜索量曾经一度达到好几万,但是百度指数几乎在2个小时之内便几乎归于零。

        对此,我不禁怀疑,什么时候,向东市的工作效率尤其是宣传系统的工作效率有这么高了,与这件事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向东市在半年前曾经出现了一起强拆事件的新闻,8户城中村老百姓的房子被强拆,造成2人死亡8人受伤,这个新闻整整持续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逐渐平息下去,而其他类似的负面新闻报道平息的时间最快也要五六天的时间,这才是向东市正常的工作效率。

        但是,这次邱文泰自杀这么严重的新闻事件竟然在2个小时之内网络上的信息几乎全部删除,百度指数的变化也十分诡异,我认为这一点极其值得怀疑,而第二天各大报纸上简单到极点的报道也十分值得怀疑。”

        说道这里,沈弘文又接着说道:“而且最为值得怀疑的一点就是邱文泰自杀的当天晚上,向东市并沒有及时把这件事情向省里进行了汇报,是第二天才汇报的。”

        柳擎宇听到沈弘文的分析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沈弘文的很多分析都是有其独到之处的,而且仅仅是从沈弘文的分析柳擎宇就可以断定,邱文泰的死亡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一起自杀事件。

        但是真正让柳擎宇看不懂的是,向东市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们似乎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基本上确认了邱文泰是自杀的结论,对于他们想要压下这件事情,减小这件事情对向东市政局冲击的思路,柳擎宇是十分理解的,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区域内出现重大事件,但是问題在于,邱文泰死亡这件事情就算是普通老百姓都能分析出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自杀事件,难道向东市的市委领导们就看不到这一点吗,为什么他们还一致的接受了所谓的内部调查组所作出的自杀的结论呢。

        柳擎宇眉头紧锁,内心在飞快的分析着这幕后的种种可能,自从进入官场之后,柳擎宇先后担任了多个职位,一把手、二把手甚至是三把手的位置他都呆过,他非常清楚很多人身处不同位置时的诸多顾虑。

        但是,柳擎宇更清楚一个问題,那就是原则,柳擎宇始终坚持一点,不管身处何种位置,原则错误绝对不能犯,但是现在,向东市的市委领导们却几乎全都犯了原则性的错误,,不能实事求是的面对邱文泰的死亡,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随后,柳擎宇又让众人分别发表自己的意见,柳擎宇对于大家的意见都十分重视,如果认为是重点意见,就会直接记录在笔记本上。

        柳擎宇非常清楚,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头脑风暴往往会酝酿出最为正确的思路,尤其是这次第九监察室的这些人全都是柳擎宇精心挑选出來的,几乎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

        在经过众人的讨论之后,柳擎宇最终拍板确定了今后查案的方向,,从外围入手,逐渐向核心逼近。

        第二天,柳擎宇直接亮出了省纪委监察室主任和联合调查小组组长的身份,对泰康大酒店的楼顶进行了现场勘查。

        然而,让柳擎宇十分郁闷的是,当他们整个小组來到楼顶的时候,却发现楼顶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几乎一丝痕迹都看不到,楼顶的地面上还残留着墩布擦过地面的痕迹,很显然,整个楼顶的现场已经被人为的破坏了。

        而最让柳擎宇郁闷的是,当柳擎宇让联合调查小组的两个人孙凯文和江义华过來一起勘察现场的时候,两个人竟然都推脱有事沒有來,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两人所承诺的他们之前的各种调查文件卷宗也沒有送过來。

        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他算是看出來了,这两人根本就不配合他们的工作。

        然而,这两人却并不知道,他们的不配合反而激起了柳擎宇强烈的斗志,越是在困境的时候,柳擎宇越往往会迸发出超强的激情。

        尤其是这次向东市案件查办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柳擎宇能否前往南华市去查案,关系柳擎宇能否有机会挽回三省交通枢纽项目。

        现在的柳擎宇可谓是心急如焚,因为他已经得瑞源县那边嫡系人马传來的消息,说是三省交通枢纽项目现在已经由白云省方面直接负责,而且据说现在整个项目的运作似乎有些混乱,而且白云省方面也打算通过贷款的方式投入将近500亿元到这个项目中去,而最为糟糕的却是瑞源县方面,整个项目虽然沒有正式启动,但是拆迁工作却已经提前展开,老百姓对于拆迁工作的抵触情绪很是强烈,因为瑞源县方面是在拆迁资金沒有到位的情况下,在任何拆迁补偿都沒有和老百姓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就开始进行拆迁了。

        这是柳擎宇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也是柳擎宇最为担心的事情,柳擎宇当时之所以采取先筹集到资金然后在开工的模式,其根源就是要先确保涉及到拆迁老百姓的补偿资金全部到位,因为要想完成三省交通枢纽建设项目,瑞源县有5个乡镇数百个村子涉及到拆迁的问題,其中有一个乡镇按照规划需要500多户村民集体搬迁,这笔资金需求是相当不菲的,柳擎宇当时制定的拆迁规划是先把补偿资金给付到位,然后把新的住所给老百姓建设完毕,确保老百姓可以沒有任何后顾之忧的进行搬迁,即便是如此,柳擎宇还担心有些老百姓因为故土难离,不愿意搬迁,而现在,瑞源县方面在魏宏林的带领下竟然在资金沒有到位的情况下进行强制拆迁,这将会引发极大的矛盾。

        但是从现在柳擎宇得到的消息來看,似乎南华市方面市委领导对于瑞源县的情况并沒有反对,甚至是采取了支持和纵容的态度,这是柳擎宇最不能接受的。

        所以,柳擎宇早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查完向东市的案子,随后立刻带着整个第九监察室的人马转战南华市,他相信,一旦自己以纪委第九监察室巡视组的名义进入南华市之后,一定可以极大的震慑那些肆意妄为之人。

        但是柳擎宇沒有想到的是,向东市方面的人竟然一点都不配合他们监察室的工作,整个调查工作一下子就陷入到了困境之中。

        怎么样突破眼前这种困局呢,柳擎宇开始深深的思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