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66章 疑点重重
  • 第766章 疑点重重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主持了本次会议。

        坐在主持席上,看到一左一右两个向东市的干部一个翘着二郎腿在抽烟,一个拿着指甲刀在修剪指甲,再看看两人的表情,柳擎宇便看出來了,这两人似乎对自己根本就看不起啊,更谈不上任何的尊重了。

        柳擎宇心中暗暗冷笑了一声说道:“哼,看不起我,等着吧。”

        柳擎宇不慌不忙的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假装喝水,端到最高点的时候,故意把手一松,同时微微用力向外一弹,水杯便向着距离柳擎宇最近的正在修剪指甲的孙凯文方向掉了过去,随即噗通一声掉落在桌面上,杯子倒了,里面滚烫的开水带着茶叶一下子洒溅了出來,有些水点掉落在孙凯文的手上。

        这下子动静可不小,尤其是被滚烫的开水烫到了手上,孙凯文顿时便是一声惨叫:“哎呀,我草……”

        他的惨叫声戛然而止,柳擎宇已经十分充满歉意的站起身來,站在了孙凯文的身边,大声说道:“哎呀,孙主任啊,真是对不起啊,这水太烫了,我一把沒有抓住杯子,你烫到沒有,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吧。”

        其实,柳擎宇尺度把握得非常好,水杯虽然撒了,但是真正溅落到孙凯文身上的水点十分有限。

        柳擎宇身高马大,往孙凯文身边一站,犹如小山一般,孙凯文看到柳擎宇就站在自己身边,再联想到自己曾经听说过的有关柳擎宇的传闻,只能咬着牙说道:“沒事,我沒事,让人收拾一下开会吧。”

        很快的,便有服务人员过來收拾好了现场,又给柳擎宇倒了一杯水之后便离开了。

        这一次,柳擎宇沒有把杯子放在靠近孙凯文的右边,而是放在了靠近向东市市纪委副书记江义华的左边,喝水的时候,柳擎宇也不再用右手拿着喝水,而是用左手。

        看到柳擎宇拿着喝水的动作,江义华心头就是一颤,他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往远离柳擎宇的方向挪了挪,他算是看出來了,柳擎宇这小子根本就是蔫坏,这斯绝对是故意的。

        此刻,由于两人都害怕再次被柳擎宇给烫到了,所以不得不停下手中的东西目光十分小心的看向柳擎宇。

        看到两人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柳擎宇这才不慌不忙的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嗯,好,现在开会吧,孙主任,江副书记,你们既然是向东市派來负责联合调查的,那我们联合调查小组的工作从现在开始就正式开始吧,二位,你们是本地人,先谈谈你们对这次邱文泰同志坠楼件的态度吧。”

        孙凯文说道:“柳主任,就邱文泰副市长自杀这件事情,我们向东市由市公安局、市纪委做过十分详细的调查,最终得出的结论是邱文泰副市长可能是由于工作压力过大所以才跳楼自杀的。”

        柳擎宇直接问道:“你们向东市市委市政府对于你们调查组所作出的结论怎么看。”

        孙凯文道:“我们向东市市委市政府比较认可我们调查组的结果,而且我们也已经把这个结果向省里进行了汇报,柳主任,我有一点不明白,省里为什么要派你们省纪委下來继续调查此案呢,难道是省里对我们向东市的调查结果不认可吗。”

        听到孙凯文这样问,柳擎宇不由得心中冷笑了一声,这个孙凯文还真不是一个善茬,三言两语之间,就想要从自己这边打探消息。

        柳擎宇笑了笑说道:“这个省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接到的指示是巡视全省,顺便了解过问一下有关邱副市长坠楼事件的详细经过,查明其真正死因,我也是上指下派才过來的。”

        说道这里,柳擎宇转头看向江义华说道:“江副书记,你是市纪委的副书记,我相信对于邱文泰同志这件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一二吧,你怎么看。”

        江义华道:“我的观点和孙凯文同志完全一致,因为我也参加了我们市里的联合调查小组,全程参与了调查过程,从我所看到的信息來看,邱文泰同志应该是属于自杀,根据我们调查小组的走访调查结果显示,在自杀之前,邱副市长认为自己犯了一些原则上的错误,感觉对不起党多年的培养,对不起组织多年的信任,感觉有愧于人民,所以他就跳楼自杀了。

        其实呢,对于邱副市长所谓的原则性错误我们市纪委也了解一些,他不过是帮助自己的两个亲戚在市里安排了工作而已,还有就是他的妻子曾经收取了一名商人送给他的两箱茅台,其实,在官场之上安排个把人收点烟酒这都不算是原则性的问題,属于常态,可能是邱副市长对自己的要求太严格了,思想上钻了牛角尖,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我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挺替邱副市长惋惜的。”

        不得不说,这个江义华身为向东市纪委副书记,还很是有两把刷子的,尤其是他刚才所说的这番话听起來挺有味道的,挺像真话的,而且照顾到了方方面面的面子。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皱起了眉头,江义华这番话其实根本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相当于将邱文泰的死轻描淡写的抹去了,这绝对是一种十分不负责任的态度。

        柳擎宇直接阴沉着脸说道:“江义华同志,我不知道你们市纪委掌握的到底是什么资料,但是我要说几点比较可疑的地方,第一,如果仅仅是安排了两个人,收取了一点点贿赂,邱文泰身为一个副市长,不可能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根本不足以获罪,甚至不会受到任何处罚,他凭什么要自杀呢,不要跟我说什么他内心有愧,这根本就是糊弄三岁小孩子的说辞,都混的了副市长这个级别了,不可能他的心里承受能力这么差。

        第二,在來我刚刚了解到一个情况,说是邱文泰在自杀之前曾经向组织上请了两天假,说是要陪着老婆去西松坡旅游去,感受一下红色教育,而且就连机票邱文泰都已经预定好了,那么问題就出來了,既然邱文泰都已经做好了出游的准备,这说明他根本就沒有自杀的打算,他又怎么可能突然自杀呢,这个结论于情于理都解释不通。”

        听到柳擎宇突然举出了两个疑点,江义华和孙凯文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孙凯文突然说道:“柳书记,你说的这两个疑点虽然听起來挺可疑的,但是我认为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揣测而已,因为根据我的了解,在官场上,我们有些同志,尤其是有些像邱文泰副市长这样的老同志们,他们的党性和觉悟还是非常高的,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高,往往一点小事他们都会记在心中,尤其是邱文泰副市长,平时他就是一个对自己要求特别严格的官员,从來不多拿国家一分钱,从來不贪图人民一点便宜,他一向都是以海瑞式的清官而自居,在我们向东市更是被誉为新时代的海瑞还青天,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有些想不开的,所以,我们的结论并不存在任何问題,是站得住脚的。

        至于你说的度假问題,根据我所掌握的资料,你说邱副市长是主动请假并预定机票的并不准确,因为我们向东市有一个市委领导轮休方案,一般一个副市长级别以上的同志们每年都会有一次轮休的机会,这次恰好轮到了邱副市长,虽然邱副市长向上级提出请假了,但是请假条是他的秘书代写的,就连机票也是他的秘书代订的,所以,从这一点上并不能证明邱副市长真正想要去度假,所以,也可以证明邱副市长自杀并不突然。”

        听到孙凯文的这番话,柳擎宇的双眼顿时就是一亮,他不得不承认,孙凯文所说的这番话还是很有力度的,而且从孙凯文这么快速就给出了看似十分详实的证据,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題,那就是向东市方面对于邱文泰自杀这件事似乎做好了十分充足的准备,他们肯定掌握了很多“证据”可以证明邱文泰是自杀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微微一笑说道:“嗯,孙主任说得很有道理,这样吧,你们把你们的调查报告给我一份,包括详细的证据资料,我好好的研究一下,毕竟我们这个第九纪检监察室这次的任务是巡视全省,第一站就在你们向东市,我们做事不能马马虎虎,必须得非常谨慎才行,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你们说是不是。”

        听到柳擎宇说出巡视组的士气,孙凯文和江义华脸色全是一沉。

        孙凯文笑着说道:“这个沒问題,我们接到的市委指示便是配合你们巡视组的工作,这样吧,我们把资料好好的整理一下,今天晚上送到你们下榻的酒店,哦,对了,柳主任,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柳擎宇笑着说道:“我们就住在泰康大酒店1105房间。”

        听到这句话,孙凯文和江义华眉头就是一皱,因为在邱文泰坠楼之前,泰康大酒店1104房间是邱文泰的长期包房,而1105就在1104房间对面,柳擎宇他们选择在1105房间很显然是别有用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