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60章 友情攻势
  • 第760章 友情攻势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是张河强,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

        虽然自始至终在自己被开除的过程中张河强都沒有露面,但是柳擎宇可不是傻瓜,他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会被党校开除,肯定和这位常务副校长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推理过程非常简单,省委党校校长关志明身为省委书记,不可能会操心自己的这件小事,所以真正能够取绝对作用的肯定是常务副校长了,他相当于省委党校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

        虽然不知道张河强之前为什么这么针对自己,那么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肯定是和他不太对付。

        既然自己已经被开除了,张河强为什么又亲自打电话给自己要让自己恢复学员身份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意识到,恐怕张河强可能是受到某些方面的压力了,否则的话,以当时自己所犯的错误,对方依然强硬的将自己开除,现在万万不可能要自己复课,所以,不管张河强到底在说什么,柳擎宇都决定不再搭理这件事情。

        柳擎宇是一个相当有性格的人,也不是一个受了委屈就随随便便忍气吞声的人。

        所以,他根本沒有任何犹豫便直接开口说道:“张校长,不好意思啊,我已经被省委党校开除了,已经不再是党校的学员了,所以,我不打算再回去上课了。”

        张河强一听就知道事情要坏,肯定是柳擎宇对背上处分的事情心中不满啊,连忙说道:“柳擎宇啊,有关开除你这件事情的确是学校方面做得有些草率了,我已经严肃的批评了提议要处罚你的有关领导,并且决定撤销针对你的一切处分,而且由于你在针对第五纵队之人的舆论宣传战中赢得了胜利,学校还准备大力表彰你,树立你为典型让大家好好的学习学习,而且你还将会被评为本期最优秀学员,柳擎宇同志,周教授和好几名老师都对你十分欣赏啊,你的那些同学们对你也十分想念啊。”

        这一次,张河强许之以利,诱之以情,可谓用心良苦。

        然而,柳擎宇决心一定,直接沉声说道:“对不起,张校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柳擎宇一向奉行好马不吃回头草的原则,既然省委党校已经把我开除了,那么我就不会再回去了,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不和你聊了。”

        说完,柳擎宇挂断了电话。

        柳擎宇之所以挂断电话,是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好兄弟、新收的小弟加顶级幕僚秦帅走了进來。

        秦帅平时的时候并不全都待在柳擎宇的身边,他的时间安排相当自由,柳擎宇并不去加以任何约束,因为他知道,秦帅是一个玲珑剔透之人,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他从來不会在你不需要他的时候出现,但是当你需要他的时候,他绝对会及时出现,这才是一个顶级幕僚的实力。

        看到秦帅进來,柳擎宇因为心情不好一直阴沉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有朋自远方來不亦乐乎。

        而就在秦帅进來的同时,在张河强那边,副校长纪相奎正坐在他的身边默默的听着张河强和柳擎宇之间的对话。

        看到张河强满脸愤怒的挂断电话,纪相奎脸色阴沉着说道:“张校长,柳擎宇那边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河强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这个柳擎宇,真是不知好歹,我们好心好意的解除对他的处罚,他竟然说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说不愿意回來上课,真是气死我了。”

        说话之间,他狠狠拿起自己的茶杯狠狠的摔到地上,他在用这个方式发泄着他内心的愤怒,同时也在排解着自己的内心的恐惧。

        他非常清楚,如果柳擎宇这个问題不解决,恐怕省委组织部部长秦猛那里自己真的不好交代。

        纪相奎听到张河强这样说,脸色也显得十分凝重,沉吟片刻之后说道:“张校长,我看柳擎宇肯定是猜到他被开除的这件事情后面有您的影子,所以他才对你的要求直接拒绝了,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找那些和柳擎宇关系比较好的学员去说服柳擎宇,柳擎宇就算是不给您面子,怎么着也得给他的朋友面子吧,我听说和柳擎宇一个宿舍的沈弘文和柳擎宇关系相当莫逆,几乎无话不谈,就连上课的时候两人也大多数坐在一起,所以,我们不妨让沈弘文去劝劝柳擎宇。”

        张河强皱着眉头说道:“万一要是沈弘文不愿意去呢。”

        纪相奎嘿嘿一笑:“他要是不愿意去的话那就更简单了,这件事情我亲自和他谈吧,对付他这种人,我有的是办法。”

        纪相奎知道,张河强现在肯定是不适合出面了,自己出面恰到好处。

        离开张河强办公室,纪相奎立刻给吴老师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沈弘文喊到了自己办公室内。

        沈弘文听说副校长喊他,顿时就是一愣,心中狐疑不已,副校长纪相奎找自己做什么啊。

        怀中种种疑问,沈弘文來到纪相奎办公室内:“纪校长您好,我听吴老师说您找我。”

        纪相奎点点头说道:“是啊,沈弘文,这边坐。”

        说着,纪相奎从办公室后面走了出來,带着沈弘文一起來到了沙发旁面对面的坐下,显出了对沈弘文的重视,这让沈弘文对纪相奎的怀疑更深了,他可不相信自己有什么值得纪相奎如此重视的地方。

        落座之后,纪相奎笑着说道:“沈弘文同学,我听说你之前住在414房间。”

        沈弘文轻轻点点头。

        纪相奎长叹一声说道:“沈弘文同学啊,其实我看过你的简历,对你十分的欣赏,知道你是一个有抱负有理想的年轻人,不过呢,这次在你來党校之前,你们辽源市的一些人专门给我们学校方面打过招呼,说你人比较年轻,需要好好的磨砺一下心性,需要重点照顾一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你安排到了条件相对來说比较差的414房间的原因。”

        听到纪相奎这样说,沈弘文心中疑惑更浓了,这种事情就算是不用脑袋也能够猜到啊,这个纪相奎说这件事情为的是什么呢,他直接看向纪相奎说道:“纪校长,有什么话您就直接说吧,我这个不喜欢拐弯抹角。”

        纪相奎一笑:“好,那我就直说了吧,你是不是和柳擎宇关系不错呢。”

        沈弘文点点头:“沒错,我和柳擎宇是好朋友。”

        纪相奎点点头:“嗯,这就好,学校想要让你去找一找柳擎宇,当面劝他一下,让他重新回到省委党校來上课,党校方面已经撤销对他的所有处罚了。”

        沈弘文这才焕然大悟,原來,纪相奎说了这么多话,饶了这么大弯,是想要逼迫自己去劝柳擎宇回來啊,很显然,纪相奎先说出之前那番话的目的就更加明显了,如果自己要是不去的话,那么他就有可能采取更加狠辣的措施对付自己,谁让辽源市方面已经有人打电话了呢,如果自己去的话,也许就沒有什么问題了。

        沈弘文顿时皱起眉头沉思起來。

        这时,纪相奎看到沈弘文犹豫不决,便直接淡淡的说道:“现在有学校党组成员说接到有学员举报,说是那天晚上,你和柳擎宇一样都是醉酒归來,那位党组成员建议对你采取处罚措施,现在我正在积极和那位党组成员沟通,为你说好话。”

        威胁,绝对的威胁,沈弘文心中暗骂道:“奶奶的,纪相奎,你这老家伙就在这里跟老子演戏吧,这肯定都是你自己编排出來的,太阴险了。”

        不过沈弘文也是一个十分聪明之人,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恐怕真的有可能再次落入困境之中,他不想自己的仕途就这样葬送在这群小人手中,因为他的内心深处还藏着远大的抱负。

        想到此处,沈弘文故意做出一脸无奈的苦笑说道:“好,纪校长,我这就给柳擎宇打电话,过去劝劝他,不过纪校长,我不敢保证能够把他劝服了,但是我会尽力的。”

        纪相奎点点头:“好的,那就辛苦你了。”

        沈弘文当着纪相奎的面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柳擎宇,我是沈弘文啊,你现在还在辽源市吗,我想过去看看你,咱们兄弟好好聚一聚。”

        柳擎宇笑着说道:“好啊,你过來吧,我就在裕华路与建设大街交口的新源大酒店1218房间。”

        对于沈弘文这位老同学,柳擎宇还是比较欣赏的,对于两人直接的友情也比较珍惜。

        挂断电话之后,沈弘文看向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的纪相奎说道:“纪校长,我可就出发了啊,我会尽力劝说柳擎宇的。”

        纪相奎满意的点点头:“去吧。”

        此刻,柳擎宇房间内,秦帅笑着说道:“柳老大,恐怕这來者不善吧。”

        柳擎宇淡淡一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沈弘文应该是学校方面请出來说服我回去上课的。”

        秦帅笑着说道:“是啊,常务副校长都请不动你,只能采取友情攻势了,柳老大,你准备怎么接待你这位老同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