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59章 求复课
  • 第759章 求复课

    作品:《权力巅峰

        田教授被带走事件只是今天柳擎宇离去的一个小插曲。

        而就在3天前,原省委组织部部长庄海东被调到省政协工作,而原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秦猛正式担任省委组织部部长。

        这天下午,秦猛正在召开各省市组织系统大会,在会上,这位新上任的省委组织部部长以一种十分激昂的声音说道:“同志们,我们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在进行考核、筛选干部的时候,必须要把干部的党性原则、道德人品放在第一位,我们所录用的官员必须要保证其政治立场坚定,必须要心中想着老百姓想着国家,就像前段时间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的柳擎宇同志,他身为南华市的干部,在省委党校学习期间,能够通过与党校教授的一番课堂激辩,从而写出了那篇对我们整个华夏都具有重要意义的文章,并且引发了这场舆论会战,并且通过这次舆论战发现了一大批隐藏在我们各行各业内部的帝国主义第五纵队的间谍,为净化我们华夏的舆论氛围起到了十分重大的作用。

        大家可以想想看,如果柳擎宇同志不是心中想着国家和人民,他怎么可能在党校学习的时间会策动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他不是想着国家和人民,怎么可能会忍受两三天那些第五纵队的汉奸们肆意抹黑呢,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有勇有谋又心怀国家人民的官员……”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坐在秦猛身边的组织部第二副部长同时也是秦猛的心腹钱天恒默默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刚刚发过來的短信,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随即默默的把手机屏幕放在了秦猛的面前。

        秦猛很是诧异钱天恒这突然的举动,对于钱天恒这个心腹的性格他还是十分了解的,知道此人做事十分沉稳认真,现在他突然把手机放在自己面前,到底是何意呢。

        在讲话的同时,秦猛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信息,脸色顿时也沉了下來,正在准备表扬柳擎宇的他声音戛然而止。

        秦猛皱着眉头阴沉着脸说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同志们,我刚刚看到一个信息,就在不久之前,我刚刚正在表扬的柳擎宇同志被省委党校给开除了,对于这个消息我真的是非常意外啊,我沒有想到,柳擎宇这样好的学员竟然被开除了,如此看來,省委党校真的是纪律严明啊,嗯,非常不错,有时间我会去省委党校调研调研的,算是对同志们的工作给予肯定嘛,下面,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題。”

        随着下一个话題展开,秦猛讲话的速度明显提高,原本准备用时30分钟的讲话用了不到15分钟就讲完了,随后,便是其他领导们发言。

        然而,台下参与本次会议的各个地市的组织部的领导们却发现了一个让他们十分震惊的情况,那就是自从得知柳擎宇被省委党校开除之后,这位新上任的省委组织部部长秦猛的脸色显得异常凝重,从那之后,就再也沒有笑过。

        秦猛之所以脸色阴沉,是因为他看到钱天恒手机上的短信是自己的女儿秦睿婕发给钱天恒的,秦睿婕在发给钱天恒的短信中十分愤怒的指出柳擎宇被开除的原因已经接近莫须有了,这才是让秦猛最为不满的地方。

        毕竟,省委党校作为党员干部进修培训的专业院校,承担着极其重大的责任,所以,对于每一名学员党校都必须要认真负责,不能轻易处分一名学员,尤其是像柳擎宇这种心中始终想着国家和人民的优秀学员,虽然柳擎宇那天醉酒归校,但问題是那天醉酒归校的可不仅仅只有柳擎宇一个人,凭什么只开除柳擎宇,而最为关键的是,柳擎宇他们这次醉酒归校是在学校允许归校的时间之内回來的,根本算不上是多么严重的违纪行为,但是党校却偏偏做出了开除柳擎宇的决定,以秦猛的智商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在柳擎宇被开除的背后,绝对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否则的话,省委党校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决定的,毕竟张河强不是傻瓜,他心中也应该清楚这样做是有些背离职业道德的。

        秦猛虽然现在已经晋级为省委常委,但是他的心胸始终都十分开阔,尤其是对于女儿在感情问題上的态度,他更是持开放态度,他相信女儿都这么大了,各方面全都十分成熟了,她有能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只要她的追求不违背法律和道德,秦猛是不会过问的。

        但是,身为一名父亲,他对于女儿的感情问題虽然不过问,但是却十分关心,而且身为一名省委组织部部长,对于白云省内的优秀干部尤其是年轻干部,他也是十分关注的,除去女儿和柳擎宇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关系,仅仅是对柳擎宇的个人能力、品德,秦猛也是相当欣赏的,这一点秦猛和原白云省省委书记曾鸿涛比较相似,他可以说是看着柳擎宇一步步从一名乡镇镇长成长为如今的县委书记的。

        所以,秦猛对柳擎宇是有着相当程度的好感的。

        但是,如今省委党校竟然以一种近乎莫须有的罪名开除了柳擎宇,这让秦猛难以接受。

        能够坐在今天这个大会议室内参加本次会议的干部最差的都是各地市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大家的眼力自然是极其高明的,所有人全都看出來了,这位新上任的省委组织部部长对柳擎宇被开除之事显然十分不爽啊,要知道,几分钟之前他还在夸奖柳擎宇呢,这说明他对柳擎宇是十分欣赏的,但是如今,省委党校却把柳擎宇给开除了,这岂不是相当于当众打他秦猛的脸吗,这让秦猛的面子往哪里放啊,难道秦猛看人看错了吗,还是省委党校开除柳擎宇错了。

        很显然,如果这件事情不能有一个结果的话,恐怕秦猛的威望肯定是要受到影响的。

        等今天的会议结束之后,秦猛在会议上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传到了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张河强的耳朵中。

        张河强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当下便坐不住了,身为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对于秦猛在白云省的实力他可是十分清楚的,秦猛在白云省担任了六七年常务副部长,门生故吏遍及白云省各个地市,而且秦猛为人刚正不阿,为上级领导所看重,而且年纪又不是很大,前途明显无可限量,如果这样的领导对自己不满了,恐怕自己这个常务副校长位置岌岌可危啊。

        想到此处,张河强连忙给自己的老领导省委副书记关志明打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张河强以一种十分焦虑的语气把自己所得到的消息向关志明汇报了一遍,说完之后,张河强十分焦虑的说道:“老领导,您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秦猛部长刚刚上任,我担心我会成为他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的一把火啊。”

        关志明闻言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说道:“秦猛此人我比较了解,他为人刚正不阿,而且用人看人极其精准,而且轻易不会去表扬一名干部,既然他表扬的干部偏偏被你们党校给开除了,而且时机还那么凑巧,以秦猛的为人,此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肯定会把整个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谁对谁错都会分得明明白白,而且秦猛做事一向果决强硬,如果他错了,他会向你道歉,如果你错了,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你拿下,所以嘛,我建议你好好的思考一下在柳擎宇这件事情上你有沒有什么错误,如果沒有错误的话,你可以等着秦猛向你道歉,如果有错误的话,要尽快改正,恢复正常状态。”

        关志明的话虽然并沒有直接给出答案,但是暗示的却十分明显了。

        张河强听完之后那叫一个郁闷啊,因为他之所以敢收拾柳擎宇,就是因为关志明的秘书暗示他领导对柳擎宇不爽,但是现在关志明却说出这样一番话來,丝毫沒有回护他为他出面的意思,这让他感觉到十分失望,不过张河强也是一个官场老油条了,知道关副书记很明显不想在秦猛刚刚上任的时候就和对方交恶,这对今后两人之间的相处十分不利。

        毕竟,关志明和秦猛今后会在很多问題上进行磨合、磋商,尤其是人事问題上,如果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得罪了秦猛,以至于秦猛不能和关志明很好的配合,那么关志明的很多人事布局意图就无法得到贯彻落实,这显然对关志明十分不利。

        想明白这些问題,张河强只能苦涩一笑说道:“好的,老领导,我会想办法尽快弥补这个问題所带來的影响的。”

        向关志明表达完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之后,张河强心情抑郁的挂断了电话,拿出一根烟來狠狠的抽了几口,掐灭了烟头,随即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的声音有些低沉,心情明显不太好:“你好,我是柳擎宇,哪位。”

        “柳擎宇同学,我是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张河强啊,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要通知你一声,你已经可以回党校重新进行上课了,校党委决定撤销开除你的处分。”张河强满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显出一副真诚的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