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57章 被开除
  • 第757章 被开除

    作品:《权力巅峰

        省委党校会议室内,省委党校几名主要领导脸色显得异常凝重,他们正在讨论着柳擎宇的问題。

        党校常务副校长张河强脸色严肃的说道:“同志们,最近我们这期的党校学员非常活跃啊,尤其是柳擎宇同学,他以一己之力搅动了我们整个华夏舆论界,最近一个多星期以來,舆论界可谓风起云涌,柳擎宇更是出尽了风头,我很怀疑,而且仅仅是柳擎宇自己发表的文章就多达5篇之多,我很纳闷,在如此大规模的舆论论战中,柳擎宇能够有心情去学习吗。”

        说道这里,张河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语气中带着极大的愤怒说道:“更为过分的是,在这次论战中,在柳擎宇的带动之下,我们省委党校有20多名学员卷入了本次论战之中,这在历届党校学员中是一个十分突出的数字,而且据我所知,柳擎宇和这些学员们还曾经一起出去喝酒,深夜醉酒而归,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校规校纪,省委领导接到相关的举报之后是否不满,对我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尤其是柳擎宇这种拉帮结派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本期学员之间彼此的团结,而带头搅动舆论界的行为更是严重违反了党校学习的主要目的,在党校,他们学员的主要目标是学习,如果总是到处挑事、闹事,学习还怎么展开,如果有人知道这次论战中有那么多署名文章出自我们党校,上级领导知道了,会怎么看我们党校的这些领导,上级领导会不会认为我们这些党校的领导和老师们沒有尽到老师的责任和义务呢,所以,我提议,立刻开除柳擎宇的党校学员身份,通报地方政府,并给予警告处分,以儆效尤。”

        身为常务副校长,张河强在党校内的威望还是比较高的,因为省委党校的校长是省委副书记关志明,关志明日理万机,平时是不可能顾忌党校这边的工作的,所以,基本上党校的工作都是张河强在主持,虽然是常务副校长,其实和校长沒有什么区别,而且在党校的党组会上,有多一半的人都是他的亲信。

        所以,张河强说完之后,副校长马雨菲、纪相奎、沈国栋纷纷表示赞同。

        然而,等他们表完态之后,排名最后的党组成员、教务处陈主任却直接抬起头來,语气坚定的说道:“我不同意张副校长的意见,我认为,柳擎宇虽然参与了这次论战,但是他本身并沒有任何违反校规校纪的地方,而且他所参与的本次论战客观上促进了有关部门查处第五纵队的力度,对于我们国家起到了正面积极作用,而众多党校学员虽然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是他们本身也沒有任何错误。

        他们的参与恰恰说明我们这期党校学员质量非常不错,他们这些人心中想着国家、想着人民,他们愿意和邪恶势力进行斗争,他们的勇气、他们的执着都值得我们肯定,而不是批评和指责,而且,我认为,我们党校就应该给予他们一种宽松的氛围,让他们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尤其是积极正面的观点,我们绝对不应该扼杀学员们的这种积极性,反而应该积极大力进行鼓励。

        至于张副校长刚才所说的深夜醉酒归來这件事情,柳擎宇他们的确有些错误的地方,但是说实在的,我们哪一期学员不存在这种现象呢,但是我们哪一期学员我们真正对他们进行处理了呢,毕竟,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甚至有些人都已经三四十岁了,我们绝对不能用管理小学生那种规则去制约他们,因为他们虽然醉酒归來,但是他们并沒有闹事,而且他们是按照学校的规定在规定的时间内回來的,沒有对学校造成任何负面的影响,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口头警告他们一下,但是绝对不能开除柳擎宇,这件事情我坚决反对。”

        张河强充满差异的看了陈主任一眼,他可是听说之前陈主任曾经因为柳擎宇在课堂上顶撞田教授,把柳擎宇叫到办公室内狠狠的骂了一顿,怎么陈主任今天反而为柳擎宇说话呢。

        但是,不管陈主任到底处于何种目的,张副校长绝对不能容忍陈主任挑战自己的权威,他直接冷冷的说道:“直接举手表决吧,同意开除柳擎宇的请举手。”

        5名党组成员,4人举手表示同意,唯有陈主任沒有举手。

        张河强直接冷冷的说道:“好,立刻下文件宣布开除柳擎宇,并给予相关的处分,以儆效尤,散会吧。”

        说完,张河强直接向外走去,张河强已经下定决心,接下來一定想办法把这个不听话的陈主任党组成员的身份给他拿掉,换成一个听话的人。

        陈主任冷冷的看着张河强离去的方向,脸上怒气浓密却无法发作,心中所有不甘却无能无力,因为他的级别相对较低,能够进入党组是因为他在党校工作的时间比较长,资历比较深,仅此而已。

        在大部分党组成员已经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柳擎宇被开除的消息很快便公布到了党校的官方网站上,随即便是让柳擎宇彻底沒有面子的一幕。

        当时,柳擎宇正在周教授的课堂上上课,与周教授正在激辩着一个话題。

        就在这个时候,教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负责学员报到的吴老师满脸阴沉着从外面走了进來,冲着周教授歉意一笑:“周教授,打扰一下,我有件事情需要当众宣布一下。”

        周教授一愣,紧皱着眉头满是不悦之色,不过他也指的这吴老师是常务副校长的铁杆心腹,也就沒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点头。

        吴老师走上讲台,目光落在柳擎宇的身上,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学,由于你近期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校规校纪,经过学校党组会议决定,将你从党校开除,请你跟着我去办理一下开除手续吧。”

        吴老师说话之间,声音中充满了不屑、蔑视和冷漠,在座所有师生听完吴老师的话之后顿时全都呆立当场,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突然之间被学校给开除了,要知道,一般而言,省委党校对学生们相对來说还是比较宽容的,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如果学员不是犯了特别严重的错误,轻易不会受到开除处理的,甚至有人一个月不上课都沒事,但是,柳擎宇却偏偏被开除了。

        很多人都为柳擎宇鸣不平,尤其是那些和柳擎宇关系不错的人,更是有人直接站起身來大声质问道:“吴老师,学校凭什么开除柳擎宇,他沒有犯任何错误啊。”

        “就是啊,学校这不是胡作非为吗。”

        这时,吴老师耷拉着脸沉声说道:“大家都给我静一静,开除柳擎宇是全体学校党组成员经过集团讨论之后做出的一致决定,是学校集体意志的体现,如果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直接去找学校领导反映,我只是一个负责传达的人。”

        说道这里,吴老师不再搭理这些激愤的学员们,转头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跟我走一趟吧。”

        柳擎宇对于自己被开除这件事情也感觉到十分震惊,因为在他看來,自己根本沒有任何触犯学校纪律的地方,不过对于这个结果,柳擎宇反而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早在刚刚到达党校的时候,柳擎宇已经已经感觉到在自己的背后有人在不断的设计着种种陷阱针对自己。

        所以,看到吴老师要自己跟他去办理开除手续的时候,柳擎宇只是微微一笑,脸色平静的站起身來,准备离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周教授却脸色阴沉着看向吴老师说道:“吴老师,如果知道你要宣布的是这个消息的话,我真的不应该让你进來,吴老师,请你记住了,现在是我上课的时间,在这些时间内,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听从我的支配,所以,你无权勒令我的学员去做任何事情,如果你有任何事情要找我的学员,请你下课之后再过來,现在请你立刻出去,我要接着上课了。”说完,周教授直接再次站在了讲台正中央,大声说道:“好了,我们接着上课,下面,请柳擎宇同学继续为我们谈一谈他针对目前菲越局势的看法。”

        此时此刻,听到周教授竟然为自己出头,还当着吴老师的面点自己的名让自己发言,柳擎宇心中暖烘烘的,他知道,这是周教授在用这种方式对自己表示支持,对学校的决定表示不满。

        而此刻,吴老师却被周教授的这番话气得几乎吐血,很显然,周教授在这个时候把自己赶走,这相当于直接打脸啊,但是对于周教授,他还真不敢得罪,因为周教授不仅是省委党校的老师,还是省委领导讲师团中的一名主力讲师,可以直接和省委领导说上话,他不过是一个小卒子,这个时候,只能讪讪的郁闷的暂时离开教室,在外面等着。

        不过吴老师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柳擎宇啊柳擎宇,现在你被开除大局已定,文件都已经下來了,你就等着再次名扬全省吧,你可是近五年來第一个被省委党校开除的学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