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47章 幕后黑手
  • 第747章 幕后黑手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的心情很糟糕,柳擎宇的情绪很絮乱。

        酒入愁肠,愁更愁,醉意浓,语未休,沦落人,拼酒论愁。

        此刻,柳擎宇和沈弘文两人都有了七八成的醉意,听到柳擎宇说出这番话來,沈弘文只是愣了一下之后随即却哈哈大笑起來:“擎宇啊,咱们哥俩真的很像啊,我沈弘文当年从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进入仕途,从一名普通的检查员做到副检察长,我只用了区区不到4年的时间,凡是我所办的每一个案子都是高效而又准确的,绝对不会出现一点冤假错案,我是依靠着自己的能力冲击到了副检察长的位置上,但是,等我真正做到副检察长的位置之后我才发现,原來,官场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的。”

        说道这里,沈弘文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抹了抹嘴说道:“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有能力、能办案,我就能够获得领导的重视,上级的赏识,但是当我做到副检察长的位置才发现,我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无邪了。

        很多时候,当我们查到了**官员、**案件的时候,当我正准备努力深入挖掘,找出幕后那条大鱼的时候,领导就会告诉我,小沈啊,这案子查到这里就可以了,适可而止吧,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服气,总是和领导理论,说这案子后面肯定有大鱼,领导一开始的时候还会点拨我两句,说要我顾全大局,说什么要保持稳定、和谐,说什么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群人,那样不利于组织队伍的团结,其实我知道,那全都他妈的扯淡。”

        说道这里,沈弘文突然呜呜呜的哭了起來:“3年啊,柳擎宇,你知道吗,自从我当上副检察长之后的这三年來,我查了二百多件案子,但是真正能够查清楚的不超过30件,其他的要么是点到为止,要么是当我调查到了关键证据之后案子被转交他人,我真他妈的郁闷啊,我很不解,为什么他们不让我接着查下去呢,我有信心有能力把每一件案子都查个水落石出啊,为什么就不让我查呢。”

        柳擎宇看到沈弘文这种表现,知道这哥们仕途之上肯定是压抑了好几年了,身为县委一把手,柳擎宇非常清楚沈弘文这个二把手之前的这些遭遇,知道他内心深处的不甘和愤怒,便故意顺着的他的话題往下问道:“为什么他们不让你查呢。”

        沈弘文猛的一口把瓶子里的酒全部灌下,猛的把瓶子往桌子上一蹲,狠狠的一拍桌子大声说道:“直到前段时间我才知道,原來,我们的检察长是那伙**分子关系网中的一员,原來他也是一个**分子,但是结果怎么样呢,他马上就要退休了,他可以全身而退了。

        而我,这个被他一手提拔到第一副检察长位置的得力干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那样全身而退,我本來还梦想着等我当上检察长之后,我一定要把那些**分子全部重新调查清楚呢,但是我却沒有想到,我竟然被调到党校学习來了,就连副检察长的位置也被别人取代了,我现在除了保有一个副处级的级别之外,我啥都沒有了,我真的很不甘心啊,我不甘心,我只想实事求是的做点事情,为什么就那么难呢,做一个公正廉明的检察官是我的理想啊,呜呜呜……”

        说道后來,沈弘文又呜呜呜的哭了起來,涕泪横流,很显然,这位侠肝义胆、忠心爱国的副检察长伤心欲绝。

        哭着哭着,沈弘文直接靠在椅子上呼呼睡了过去。

        柳擎宇看到沈弘文哭的那么伤心,只能在旁边不断的劝慰着,他这才发现,原來,仕途之上失意之人并不只有自己,看到沈弘文睡着了,柳擎宇奋力把他弄到了床上,随后他也倒在自己的床上呼呼的睡了过去。

        就在柳擎宇和沈弘文这难兄难弟呼呼睡去的时候。

        远在千里之外,燕京市。

        刘飞坐在办公椅后面,正在处理着各种公文。

        就在这个时候,诸葛丰推门走了进來,他的脸色显得十分凝重。

        “老大,柳擎宇被免职,安排到白云省省委党校学习去了,而且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受到刁难。”诸葛丰脸色阴沉的说道。

        听到诸葛丰这番话,刘飞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脸色也沉了下來,皱着眉头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擎宇在瑞源县的工作不是做得挺好的吗,三省枢纽工程也已经在他的推动下启动了。”

        诸葛丰勉强压抑着心中的怒气说道:“正是因为三省枢纽工程项目马上就要启动了,柳擎宇才有此劫难的,他被人联合起來给算计了。”

        刘飞的眉毛向上挑了挑,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到了刘飞这个级别,一般的事情已经很难引起他任何的心里波动了,就算是心中有任何想法,刘飞也早已经不会表现在脸上,但是,作为跟着刘飞身边二十多年的好兄弟诸葛丰却对柳擎宇的任何细微表情了如指掌,看到柳擎宇眉毛挑了挑眼睛眯了起來,诸葛丰就知道,这绝对是自己这位老大心情不爽的前兆。

        诸葛丰沉声说道:“老大,事情的详细经过我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柳擎宇被安排到党校学习表面上看是南华市现任市委书记黄立海捣的鬼,目的是想要摘桃子,实际上,这个事情的背后隐隐有3股势力若隐若现。”

        听到诸葛丰提到三股势力,刘飞的脸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沉声说道:“怎么回事。”

        诸葛丰说道:“这第一股势力是以赵家为代表,他们之所以要针对柳擎宇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柳擎宇与赵家子弟赵志强、赵志勇之间结下的私人矛盾,柳擎宇接连在几次碰撞中将赵家兄弟打败,尤其是赵志勇在最后一次针对柳擎宇的栽赃陷害中更是直接被吉祥省就地免职,这不仅让赵志勇仕途黯淡,更是让赵家颜面尽失,赵家出手对付柳擎宇是可以拿着这个当做借口的;这第二个原因就是针对你的,巅峰竞争时间越來越近,各方势力全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赵家很有可能是想要通过打击柳擎宇从而打击你。”

        刘飞点点头,问道:“那第二股势力呢。”

        诸葛丰道:“这第二股势力是沈家,老大,你应该不会忘记你在沧澜省之时的老对手沈中锋吧。”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自然不会忘记,沈中锋是沈家的中坚力量。”

        诸葛丰沉声说道:“沈家在当时由于和刘家之间发生了多次碰撞,实力受损,但是这些年來,沈家一直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再加上沈中锋掌权沈家之后实行了合纵连横的策略,最近几年实力渐渐恢复,而吉祥省省长陈志勤就是沈家最近崛起的代表性人物,这一次三省枢纽项目楚国材和陈志勤在常委会上打赌,说是谁输了谁去找柳擎宇谈判三省枢纽项目,最后陈志勤输了,但是他并沒有直接去找柳擎宇谈,而是直接找到了白云省新任省委书记谭正浩,向谭正浩表达了合作诚意,不过也提出了前提条件,那就是柳擎宇不能出现在整个项目之中。”

        说道这里,诸葛丰叹息一声说道;“不得不说,陈志勤的眼光也相当老辣,他的这一招的确够狠的,他首先看到了谭正浩刚刚到白云省到任,急切需要以一种姿态來证明自己,稳固他的权力和威望,同时也想要获取政绩这个需求,但是由于柳擎宇的存在,谭正浩不方面明目张胆的抢夺柳擎宇的政绩,而且谭正浩应该也知道柳擎宇的身份,所以才会在刚刚到任之时就视察瑞源县,表现出对柳擎宇的支持,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稳住柳擎宇,让他尽心尽力的往前冲,去搅动与吉祥省之间的合作趋势,他则坐收渔利。

        陈志勤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故意直接找到谭正浩來谈这件事情,给谭正浩出手对付柳擎宇或者拿下柳擎宇制造一个机会,而他也可以借刀杀人除去柳擎宇,为沈家下一代的成长制造出更多的空间,减少一个强劲的对手,陈志勤的这一招非常阴险。

        而对谭正浩來说,陈志勤的到來让他受益匪浅,而他也是我所说的第三股势力,他到任白云省之后,肯定想要尽快掌控整个白云省大局,而如果能够拿下三省交通枢纽项目,不仅能够让他获得巨大的政绩,还可以树立巨大的威望,因为掌控了这个项目,就可以掌控很多官员的未來和利益,让他们不得不跟着他走。

        不过谭正浩极其有城府,他自己肯定不会动手对付柳擎宇,因为他顾忌你的存在,但是,黄立海最近刚刚向他表示靠拢之意,急切需要投名状來表现他的能力,所以,拿下柳擎宇就成了黄立海的投名状,本來,按照黄立海的意思,拿下柳擎宇之后,直接一撸到底,开除柳擎宇,但是谭正浩应该给过黄立海一些暗示,事情不能做得太绝,而省委党校培训班的事情恰恰是谭正浩上任之后由他提议召开的,从时间上來说,应该是谭正浩到任之后,早就做好了一些相应的准备,为接手三省枢纽项目安排柳擎宇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