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4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 第746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拿出放开,在电子锁上刷了一下,打开房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两床白色被褥整体的铺在两张大床上。

        在其中靠左的大床旁的书桌上,坐在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正坐在书桌上看书,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柳擎宇迈步走进房间,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未來3个月他将要生活的环境。

        这是一个25平米左右的房间,面积相对來说还是比较宽松的,在靠近北面窗户处摆放着两张床,在床头各放着一张书桌,书桌上看起來很是干净,在靠近窗口一侧的阳台上正晾着一块抹布,抹布正往下滴水,很显然,这个房间之前恐怕沒有现在这么干净,肯定是这位先到的舍友清理的环境。

        听到开门声,中年人已经抬起头來,看到柳擎宇手中拎着包走了进來,他微笑着站起身來走了过來,先伸手接过柳擎宇的大包,放在柳擎宇的床头,随后主动伸出右手说道:“同学你好,我是來自辽源市的沈弘文,欢迎你入驻414宿舍。”

        看到对方如此热情,柳擎宇也笑着回应道:“同学你好,我是來自瑞源县的柳擎宇,非常高兴和你一个宿舍。”

        听到柳擎宇的名字,中年人先是一愣,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随即笑着说道:“好家伙,你就是柳擎宇啊,我真是久仰大名啊。”

        柳擎宇老脸一红说道:“不会吧,我只是來自小地方的人。”

        沈弘文笑着说道:“柳擎宇,你可是太谦虚了,你在吉祥省玩得那一手真的是太漂亮了,我相当钦佩。”

        柳擎宇顿时无语了,苦笑着说道:“沒有那么夸张吧,我只是习惯性的留一招后手而已,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找我的麻烦,凑巧了而已。”

        沈弘文笑着说道:“不管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我是相当佩服的,你能够在别人的地盘上搅得天翻地覆,最终却凯旋归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当然了,我估计你这次來党校学习恐怕也是无奈之举吧。”

        沈弘文充满同情的看着柳擎宇,从他第一次和柳擎宇见面之时,他就对柳擎宇产生了一丝好感,因为他自信自己是一个极其擅长观察别人的人,尤其是他长期的检察官职业生涯更是让他对别人的心里能够产生几分洞悉,他以专业的角度去审视柳擎宇,能够感受到柳擎宇是一个内心坦荡之人,所以,虽然和柳擎宇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和柳擎宇说话的时候,很多话題都沒有回避,而是直接开诚布公的谈了。

        如果是在平时,柳擎宇肯定不会和沈弘文深谈的,因为他们两个人并不认识。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并不相同,首先,柳擎宇发现自己被刁难放到了这个414房间内,却遇到了一个室友,从对方能够被安排进这个房间可以看得出來,恐怕这哥们也是一个失意之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也算是难友吧。

        而真正让柳擎宇对这个沈弘文产生好感的还是他把整个房间内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个细节,柳擎宇见过太多各人自扫门前雪的人,而这个沈弘文却能够把整个房间包括自己的桌子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这足以说明此人的品行还是不错的,而身处如此逆境之中,此人却还不忘看书,这一点说明此人有上进心,而看到自己进门,主动帮自己提箱子,这个细节说明此人喜欢帮助别人,虽然这些细节都十分琐碎,并不起眼,但是,柳擎宇却能够感受到对方在办事之时的随意和淡然,显然,此人并不是有意为之,而是一种自热而然的反应。

        所以,听到沈弘文毫无避讳的询问自己來党校学习是否无奈之举的时候,柳擎宇毫不犹豫的说道:“是啊,我的确是无奈才來的,我的县委书记职务已经被免职了,我现在是无官一身轻,放下所有的包裹,专门來学习的。”

        柳擎宇说话之时,语气显得十分平静,并沒有表现出愤恨和不满。

        沈弘文听到柳擎宇的话,看到柳擎宇的反应,脸上先是露出了震惊之色,随后却又是多了几分敬佩之意,点点头拍了拍柳擎宇的肩膀说道:“柳擎宇,你的心态很好,既然已经被免职了,那咱们就好好学习吧,从咱们房间的安排來看,恐怕咱们哥俩都得罪人了。”

        柳擎宇一愣,随即这才意识到,原來这哥们也是失意之人,便问道:“沈老哥,你怎么跑这个房间來了。”

        沈弘文苦笑着说道:“在來党校学习之前,我是辽源市长安区检察院的一名副检察长,我们的检察长马上就要到点退休了,如果按照正常流程,我身为排名第一的副检察长,我应该可以顺利的接替检察长位置的,但是盯着这个检察长位置的人太多了,我被人给阴了,不知道是谁动用了关系,把我突然调到党校來学习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其实不难判断,只需要看谁最终坐上了检察长位置,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他在背后捣鬼。”

        沈弘文叹息一声说道:“知道又如何呢,我惹不起啊,人家可是市委书记李万军的远房亲戚啊。”

        沈弘文这一声长叹,在这种情况下竟然飞快的拉近了他与柳擎宇之间的距离,因为柳擎宇因为种种原因,和李万军数次产生交集,当然了,两人之间的交集从來都是对抗,所以,他对李万军的性格也有所了解,知道李万军是一个做事十分阴险同时考虑又十分深远之人,沈弘文之所以有今天的结局恐怕和李万军奉行打虎一定要打死的原则有关,因为打虎不死,遗患无穷。

        此刻,柳擎宇倒是有些同情沈弘文了,柳擎宇相信,恐怕现在沈弘文的遭遇还只是刚刚开始,如果沈弘文的事情是李万军亲自出手或者是授意出手的,那么沈弘文今后可能还会遇到很多麻烦。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沈老哥,说实在的,我挺同情你的,我断定,你今后就算是党校的生活也不会顺利啊。”

        沈弘文轻轻点点头:“我早有这个心理准备,不贪不腐,那些针对我的人找不到任何把柄,但是,他们自始至终都想要彻底把我给拿下,以免我报复他们,哎,官场凶险啊。”

        柳擎宇赞同的点点头:“是啊,咱们哥俩现在真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沈弘文笑着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两小瓶2两的二锅头一塑料袋花生米冲着柳擎宇晃了晃说道:“柳老弟,有沒有兴趣喝两杯,为了咱们的患难之交庆贺一下。”

        柳擎宇笑着说道:“好,沒问題。”

        说着,柳擎宇搬过一把椅子坐到了沈弘文桌子旁边。

        沈弘文直接拧开两个酒瓶递给柳擎宇一个,笑着说道:“來,东西准备的不齐,咱们就凑合凑合吧。”

        柳擎宇笑着说道:“我不是那种挑剔之人,有酒喝,有花生米吃,这小生活还是挺滋润的,來,走一个。”

        说着,柳擎宇拿起酒瓶和沈弘文碰了碰。

        两人各自喝了一大口酒之后,彼此之间的感情再次升温,两人之前是难友,现在又成了酒友了,喝酒的时候,往往是谈性最高的时候。

        又喝了几口酒之后,沈弘文眼神有些迷离的问道:“柳擎宇,我看咱们也别老哥老弟的叫着了,还是叫名字吧,这样听着比较顺耳。”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沒问題。”

        沈弘文说道:“擎宇,你这次到党校学习,明显是被人给阴了,有人想要摘你的桃子,你难道心中就沒有怨气吗,你难道就甘心吗。”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苦笑着说道:“我不甘心又能如何呢,我只是一名处级官员,上级领导让我來学习,我只能來学习,我不能违抗上级的命令,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我现在已经开始体悟到太祖当年几起几落之后能够带领党开创华夏盛世的艰辛了,说实在的,这一次是我人生之中遇到的第一次如此巨大的挫折,我以前从來就沒有遇到像这一次这样的挫折。”

        说话之时,柳擎宇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來,醉眼惺忪。

        正常情况下,柳擎宇就是喝个一斤二斤的酒都不带醉的,但是今天情况却不同,先是柳擎宇遽然被免职,随即又在昨天的迎接会上被市委组织部部长廖锦强落井下石的奚落一番,虽然柳擎宇当场反击了,但是心中的那股子失落感却是深深的镌刻在了心头,再加上今天和吴老师之间发生的那小小的冲突,柳擎宇已经意识到,自己掉入了别人精心编织起來的巨大的罗网之中。

        柳擎宇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想要给老百姓切切实实的半点实事怎么就那么难呢,为什么有些人总是盯着自己做出來的成绩总是想要摘桃子呢,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自己老老实实的去干点事情呢,为什么总是有人喜欢玩弄那些卑鄙下作的小动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