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25章 高手过招
  • 第725章 高手过招

    作品:《权力巅峰

        当韩儒超把彭成飞这个名字说出來之后,彭国华身体就是一颤。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番话,他或许根本就不会在意,但是韩儒超说出这番话的效果确是不一样,因为韩儒超是省纪委书记,还是省委常委。

        看到彭国华的表情,韩儒超便知道柳擎宇说得肯定是实情,而且柳擎宇也在电话中告诉他,彭成飞的实情是省委秘书长于金文说出來的,那么韩儒超就不难推测出來,以于金文的身份,如果不是掌握了确凿证据,肯定不会乱说的,两相对照,韩儒超不难确定,这次调查小组的事情背后肯定是彭国华、彭成飞父子搞得鬼了。

        这让韩儒超对彭国华相当不满,好歹你彭国华也是副省长啊,怎么能为了自己儿子公司的事情使出如此下作手段呢,而且还是在我们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公证人员已经确定整个过程完全合乎规则的情况下还要派出调查组,这不明显针对的是柳擎宇吗。

        彭成飞嗫嚅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韩书记这个消息不实啊,据我所知,我儿子现在从事的是进出口贸易,好像和建筑不沾边。”

        听到彭成飞这样说,韩儒超脸色一沉,说道:“好,既然彭副省长认为这件事情不实,那我们省纪委就派出一个调查小组调查一下这件事情吧,毕竟柳擎宇把状告到我们省纪委了,而且这次瑞岳高速公路的招标项目我们省纪委也派人参加了,既然交通厅方面认为整个招投标过程存在问題,那么我们省纪委就重新把整个事情在调查一下,还原一下事情的真相,我们省纪委一向都是比较讲究原则的,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好了,彭副省长,这件事情就谈到这里吧。”

        说着,韩儒超直接端起了茶杯。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端茶送客,但是,彭国华看到韩儒超那铁青的脸色却不敢立刻走人。

        因为他清楚,如果省纪委真的要执意把这件事情闹大的话,最后不好收场的肯定是他,等到儿子经营建筑公司的事情被查实了,那么一旦现在把事情闹大了,自己晋级常务副省长的事情弄不好就要泡汤了,虽然这件事情很小,不至于让自己丢官罢职,顶多也就是一个管理不严,但是,这件事情却足以成为把柄,成为竞争者攻击自己的软肋,成为阻挡自己前进的一个障碍。

        想到此处,彭国华连忙满脸陪着着说道:“韩书记,您不要着急嘛,听完解释一下,我的确对我儿子现在从事什么行业不太清楚,我只是听他说正在从事进出口贸易,要不这件事情我再去找他仔细核实一下,如果他确实违反了组织原则,从事了与我工作有关的商业领域,我会立刻勒令他退出的,身为领导子女,他必须要以身作则,绝对不能以身试法。”

        彭国华直到此刻,依然不肯撤回调查小组。

        韩儒超淡淡一笑:“呵呵,你怎么教育子女和我们省纪委这边是沒有关系的,既然交通厅和省招标办派出调查小组去调查招标过程中存在的舞弊问題,我们省纪委身为涉事机构,如果不仔细调查一下我们省纪委的工作人员有沒有涉嫌渎职行为的话,我们是沒有办法向广大人民群众交代的。”

        韩儒超绝对是老狐狸,他看到彭国华稍微后退一步,他也后退一步,但是只是在形势上的后退,但实际上,话里话外却留有充分的余地,既然调查小组可以调查纪委人员本身有沒有渎职,那么自然可以调查彭成飞有沒有问題。

        听到韩儒超这样说,彭国华算是彻底郁闷了,他也看出來了,这一次韩儒超是打定主意要力挺柳擎宇了,甚至为了柳擎宇不惜得罪自己,他很纳闷,为什么韩儒超要如此力挺柳擎宇呢,要知道,柳擎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自己可是堂堂的副省长啊,而且还是前途无量的副省长,韩儒超这样做值得吗。

        但是,不管他内心怎么想,面对韩儒超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他不得不选择退让,他不希望因为自己儿子的这点小事耽误了自己的仕途前程,毕竟,钱沒有了可以再赚,但是如果前途沒有了,权力沒有了,那么一切可就成空了,只要是有了权力,还不愁沒有钱吗。

        彭国华很快便明确了自己的诉求,立刻脸上陪着笑脸说道:“韩书记,我承认,省交通厅方面派出调查小组这件事情的确有些鲁莽了,他们在沒有弄明白所有事情的前提下,在沒有和你们省纪委进行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就擅自派出调查小组,这种行为的确有些不妥,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把调查小组撤回來。”

        韩儒超看到彭国华退缩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彭啊,你也是多年的老党员了,一定要牢记历史上那么多深刻的教训,一定要管教好自己的子女,否则的话,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可就太悲剧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尽快处理吧,人家瑞源县方面做得实事不容易啊,交通部门就不要再肆意指手画脚了。”

        彭国华苦笑着点点头。

        等彭国华走后,韩儒超还是给自己的嫡系手下打了个电话:“小陈啊,你仔细的调查一下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看看他们的违法行为到底严重不严重,上一次省委曾书记开始亲自点名批评了这家公司,但是最终的处理结果却是轻描淡写,我们省纪委做事必须要以事实说话。”

        对方立刻连忙说道:“韩书记您放心,我们这边一直沒有放弃对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的调查,只不过之前由于各方面阻力特别巨大,调查难以取得什么进展,不过正好这一次柳擎宇反应第三建筑工程公司存在的问題,恰好为我们深入调查提供了非常不错的机会,我们会想办法克服一切困难和阻力的。”

        韩儒超轻轻点点头,挂断了电话,韩儒超可不是三岁小孩子,他非常清楚彭国华这次过來整个谈话过程中态度的转变,从他一开始的表现來看,他明显是想要和自己掰掰手腕的,看來,他对晋级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十分看好,而且也做了很多工作,如果他要真是做了常务副省长的话,那么今天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忘记。

        官场之上一向讲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韩儒超也不是那种有着妇人之仁的男人,相反的,他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上,靠得就是杀伐果断的勇气和随机应变的智慧,靠得是对官场规则的熟悉与熟练运用,最为关键的是,韩儒超一向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他相信,彭国华不可能对彭成飞的行为不清楚,而是非常清楚,否则的话,交通厅的调查组就不可能下去,而交通厅的调查组可不是一般人说下去就下去的,那么考虑事情前后的联系,基本上可以断定彭国华是在为儿子站台,说白了,就是想要为儿子捞取利益,这样的官员可能是一名好官吗,这样的官如果当了常务副省长,成为了省委常委,其危害能小得了吗。

        而今天韩儒超和彭国华之所以要周旋了这么一大圈,主要目的一是为了敲打彭国华,另外一个目的则是为了降低彭国华的警惕性,以便于调查彭成飞的事情。

        官场之上,谁如果轻信了对方的诺言,尤其是敌人的诺言,那么等待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失败,前苏联时期,苏联正是因为相信了美国那些政客的诺言,说什么不会对他们采取什么措施等等,结果,最终苏联解体了。

        牛国伟等调查小组的人员充满愤怒的离开了瑞源县县委大院,回到酒店之后,立刻开始商量起來。

        一名组员满是愤怒的说道:“牛处长,我认为我们绝对不能容忍柳擎宇如此不配合我们的行为,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落实瑞源县在招投标过程中的舞弊行为。”

        牛国伟苦笑着说道:“现在的问題是柳擎宇根本连见都不见我们了,就连县委办主任也见不到了,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那个组员嘿嘿一笑,说道:“牛处长,我有一个想法……”

        说着,这哥们说出了一个十分阴险歹毒的方法,牛国伟听完之后频频点头:“嗯,不错不错,这个办法虽然损了一点,但是如果成功的话肯定还是很有效果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牛国伟的手机突然响了。

        电话是交通厅孙副厅长打來的:“牛国伟,你和调查小组都回來吧,不用调查了。”

        牛国伟一愣,连忙说道:“孙厅长,我们这边的调查马上就要出眉目了,现在停止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孙副厅长说道:“让你回來就回來,费什么话,彭副省长亲自发话了,你敢违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