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24章 反击
  • 第724章 反击

    作品:《权力巅峰

        过了一会,宋晓军走了过來,满脸含笑把牛国伟等人请了出去,來到了会议室内,把整个招标会的过程播放了一遍,最后又给牛国伟等人拷贝了一份交给他们。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宋晓军满脸严肃的看向牛国伟等人说道:“牛副处长,我想我很有必要的提醒你们一句,你们这个调查小组是否具有权威性值得商榷,这是其一;其二,我们这次招标会的整个过程中,不仅有南华市方面的监督人员,还有从省纪委直接拍下來的现场监督人员,同时还有公证处的工作人员,我们进行当场直接再次重新开标完全征得了这些监督人员的同意,所以,我们整个招标过程中不存在任何违规违法和所谓的舞弊问題。”

        说完之后,宋晓军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柳书记告诉我,让我过一会直接向省纪委反映一下你们这个调查小组的合理性问題,同时也让我对省纪委监督人员的权威性进行质疑。”说完,宋晓军笑着招呼过一名县委办的工作人员说道:“小孙,你陪着调查小组的领导们一起转一转,看看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你尽量配合一下,我得忙工作去了。”

        说完,宋晓军转身离去。

        这一下,牛国伟等人的脸色可全都变了。

        牛国伟心中非常清楚,严格來说,省交通厅纪检处虽然监督检查职能,但是他们的权限针对的主要是交通系统内部,对于瑞源县是沒有这个资格的,虽然他们打着调查招投标过程舞弊的幌子,但是,他们只是受到了省厅领导的指示,并沒有得到纪委部门的授权或者省委领导的指示,在名义上他们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所以,宋晓军走了之后,牛国伟心中便开始打鼓了。

        而此刻,牛国伟并不清楚,他们走了之后,柳擎宇可沒有闲着,而是直接拨通了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电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韩书记,我有件事情想要向您咨询一下。”

        韩儒超听到柳擎宇沒有教自己韩叔叔,而是喊自己韩书记,就明白柳擎宇这小子肯定是有公事要谈了,便笑着说道:“哦,什么事情。”

        柳擎宇说道:“韩书记,在这次瑞岳高速公路项目的招标过程中,我们瑞源县为了确保整个过程的公平公正,特地向省纪委申请派出监督人员來进行现场监督,而在整个招投标过程中,我们完全按照正常程序操作,中间出现了有人威胁投标商的情况,所以在征得省纪委监督人员、公证处的公证人员以及大部分投标商的同意之后,我们重新对价格标进行了投标,并产生了竞标结果。

        然而,就在刚才,由省交通厅纪检处和省招标办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便赶到了我们瑞源县,说是在整个招标过程中存在舞弊问題,就此,我想咨询一下韩书记,省纪委的监督人员现场并沒有对我们的招标过程提出质疑,这是不是说明我们的招标过程沒有问題,省纪委现场监督人员是否具有权威性。

        我还想问一问,就算我们招标过程中的确存在问題,是不是应该由省纪委派人下來调查,啥时候轮到省交通厅下來调查了。”

        柳擎宇说完,韩儒超那边就已经反应过來,看來,是交通厅那边对瑞源县方面的工作进行了干预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又说道:“韩书记,我再向您反映一个问題,据说这次举报我们瑞源县招标过程中存在舞弊行为的有一家公司是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而据我所知,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彭成飞,而彭成飞是主管交通的副省长彭国华的亲儿子,那么我就有一个疑问了,根据我们国家的相关规定,领导子女是不能从事与其父母所负责领域相关的生意的,为什么彭成飞却在从事交通领域的生意呢。”

        韩儒超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这件事情我会了解一下,至于省纪委的权威性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们省纪委做事一向公平公正,只要我们的工作人员本身沒有犯原则性错误,那么他就能代表我们省纪委的权威性,这件事情我会亲自过问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韩儒超立刻让秘书把副省长彭国华喊了过來。

        彭国华对于接到省纪委书记的电话还是比较吃惊的,因为正常而言,自己的工作和省纪委之间沒有任何的关联性,就算是自己要是真的犯错了,也轮不到省纪委來出面,那么韩儒超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彭国华在韩儒超对面坐定,满脸含笑说道:“韩书记,您找我。”

        韩儒超点点头说道:“彭副省长,听说省交通厅和省招标办派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去瑞源县调查所谓的招标过程中存在的舞弊问題,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彭国华听到是这件事情,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暗道:“韩儒超问自己这个问題到底有什么意图。”

        彭国华心中非常清楚,联合调查小组的事情就是他拍板确定的,直接吩咐省交通厅厅长去办的。

        但是,面对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质疑,他还是保持着谨慎的态度,笑着说道:“嗯,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很多家投标公司对这次的竞标结果提出了质疑,省交通厅那边和省招标办那边对此事十分重视,所以组成了联合调查组下去进行调查。”

        这个时候,彭国华并沒有说调查本身的对与错,身为大领导,对于说话火候和分寸的把握彭国华做的还是十分到位的,他时刻都会为自己预留出几分后路。

        韩儒超只是轻轻点点头,随后说道:“在这次竞标过程之前,瑞源县向我马上省纪委提出了申请,请我们派出监督人员全程监督整改投标过程,我已经批准了,而且派出了一位副处长下去监督,监督报告已经到我手中了,你可以先看一看。”

        说完,韩儒超把手中的监督报告放在了彭国华面前。

        彭国华拿起监督报告看了一下,发现监督报告中最后的鉴定结论是瑞岳高速公路的投标结果公平公正,沒有问題,同时附在后面签字的还有省公证处公证人员签字。

        看到这份报告,彭国华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來。

        这个时候,彭国华已经有些明白韩儒超为什么要喊自己过來了,很显然,韩儒超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自己的不满,在省纪委这边已经给出了招标过程沒有问題的结论之后,交通厅和省招标办派联合调查小组下去,这岂不是在否定省纪委监督人员的监督结果吗,这不是在质疑纪委的权威性吗,这不是相当于在打韩儒超的脸吗。

        彭国华的脑门上一下子就冒汗了,在做这件事情之前,他还真不知道省纪委派人下去监督的事情,而且也沒有告诉他,他也沒有想到省纪委竟然会派人监督此事,毕竟,这只是一个小县城的项目而言。

        他接到儿子的投诉之后,只是认为柳擎宇不给自己面子,而且做事十分不公平,他对于儿子的话还是深信不疑的,但是却沒有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事情。

        怎么办,调查小组都已经派出去了,难道还能在收回來吗,自己该怎么办。

        彭国华开始飞快的转动着大脑。

        彭国华对于柳擎宇深受曾鸿涛看重的事情也是知道的,但是他也听说了曾鸿涛即将调走的消息,而且对于这个消息的可能性他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他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曾鸿涛肯定是要调走的,只是要调到哪里现在还存在着很多变数,有可能会调到一个发达省份,也有可能会调到部里担任某个部长,可以说是前途未卜,而且彭国华也清楚,韩儒超和曾鸿涛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而且他也听说韩儒超似乎对柳擎宇还是比较照顾的。

        难道韩儒超要为柳擎宇出头吗。

        想到此处,彭国华的心中就是一动,如果彭国华真的要为柳擎宇出头的话,这对自己來说也许是一个机会,因为随着曾鸿涛的调走,白云省的政治势力势必会重新洗牌,而自己有很大几率会进入常委班子,如果这个时候试探一下韩儒超的火力,这对自己今后在常委会上的站队也许有些帮助。

        想到这里,彭国华淡淡一笑说道:“韩书记,我认为联合调查小组的调查还是很有必要的嘛,毕竟这次举报的公司比较多,如果我们不调查一下的话,恐怕会引起很多外地大公司对我们白云省省委省政府的公平性提出质疑。”

        彭国华这话一说出來,韩儒超就有些明白了彭国华的意图,看來他是想在这件事情上固执己见了。

        韩儒超一笑,身体向椅子上依靠,微微养着身体说道:“彭国华同志,我刚刚接到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的举报,说是这次的投标公司中有一家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他说这家公司的幕后大老板是你的儿子彭成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