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10章 火爆推介会
  • 第710章 火爆推介会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投影幕布上出现的是一副白云省、吉祥省、赤江省三省交通地图截图,柳擎宇用手指着地图说道:“各位,大家看到了吗,目前,我们瑞源县位于白云省、吉祥省、赤江省三省交界之地,处于三省交界中心区域,然而,不管从我们瑞源县前往赤江省还是前往吉祥省都需要绕行数百公里才能到达对方的省份,交通十分不畅。”

        说道这里,柳擎宇又点了一下遥控笔,大屏幕上再次出现了一个新的画面,这次是一个统计表格,柳擎宇用手指着统计表格说道:“各位,大家看一看,这份统计表格里统计的是我们三省之间每年的经贸往來数据,每年彼此之间的交易金额高达数千亿元,而且这些交易往往都是互通有无,比如说把赤江省的铁矿资源、煤矿资源运往我们白云省,把我们白云省的可燃冰资源、粮食资源运往吉祥省等等,但是,如此巨额的经贸往來之下,每年光是运输成本就高达上百亿元,这极大的压缩了很多企业的利润,因为我们三省之间交通实在是不太方便了,这已经极大的制约了我们三省之间经贸往來向着更高的数字前进。”

        说道这里,柳擎宇再次点了一下遥控器,这次,出现的是一副交通规划图。

        柳擎宇用手指着规划图说道:“各位,这张图是我们瑞源县从燕京市请來的顶级交通规划专家规划的三省交通枢纽项目的前景图,通过这个规划图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只需要打通从我们瑞源县到吉祥省吉安县之间的崇山峻岭,打通从我们瑞源县到赤江省丰泽县之间的水路、路路交通,那么通过这个三省枢纽项目,以我们瑞源县为核心,将会把吉祥省、赤江省、白云省三个省份紧密的联系到一起,到那个时候,几乎大部分的三省的货物都可以通过我们瑞源县这个枢纽來彼此相互运输,如此一來,三省之间的运输成本将会至少降低50%左右。

        就算是以当前的三省贸易金额來看,每年为三省企业节约的运输成本也将会有七八十亿元,如果贸易金额上升,节约的成本将会更多,同时,通过这个项目,也将会极大的促进三省之间的彼此交流,到那个时候,将会给三省相邻区域的同时腾飞注入活力。”

        随后,柳擎宇又开始一点点的十分简明扼要的讲述了有关这个三省枢纽工程的整个项目规划,将整个项目规划的很多地方全都解释的十分清楚、明白,包括项目的总体投资需要1200多亿元、包括审批的进展情况等问題,柳擎宇全都进行了十分详细的讲解。

        柳擎宇的讲解持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左右才停止。

        等讲完之后,柳擎宇关闭投影仪,打开室内灯光,随后笑着说道:“各位,有关三省交通枢纽项目我就给大家建设到这里,下面我就说一说这个形象代言人的事情,我之所以想要投入巨资聘请一个形象代言人的目的我相信大家现在应该也都猜到了七八分,我的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为了宣传我们瑞源县,宣传整个三省枢纽工程项目,我要让所有的人一看到这个形象代言人就想起我们瑞源县、想起这个三省枢纽工程项目。”

        柳擎宇说完,现场顿时选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所有人全都在思考着柳擎宇所说的这番话,尤其是在场的很多媒体记者们,他们全都被柳擎宇所说的这一系列的事情给惊呆了,一个小县城,要推动一个投资金额高达1200多亿元的超大型项目,你能说这不是话題,这绝对是最为搞笑、最为滑稽、最不可能、却又是最有话題的话題。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狂野的爆发。

        现场记者们的热情很快就被彻底释放出來。

        几乎所有人全都抢着大声的提出各种问題。

        这时,柳擎宇大声说道:“大家谁有问題请举手,我点到谁谁提问,我会一一进行回答的,我今天准备拿出2个小时的时间來回答大家的提问,所以大家不必着急,不过每个人最多限3个问題。”

        听到柳擎宇竟然准备2个小时來回答问題,这让现场的很多人再次震惊了一下。

        所以,记者们很快就沒有之前那么着急了,全都举起手來。

        柳擎宇直接用手点了一下站在最前排的一个记者说道:“你。”

        那个记者立刻大声提问道:“柳书记,你认为你们一个小县城能否撬动得了高达1200多个亿的项目。”

        柳擎宇笑道:“事在人为,我现在不是正在努力吗。”

        那个记者立刻追问道:“努力是一回事,能否成功是一回事,我相信你应该也看过这段时间的网络新闻,你们瑞源县的事情已经被炒作得沸沸扬扬的,但是几乎沒有一家媒体沒有一个分析人士认为你们瑞源县能够成功,还有人指出你完全是在作秀,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政绩考虑,你怎么看。”

        柳擎宇依然是十分平静的回答道:“别人怎么看那是他们的自由,别人怎么说也是他们的权利,但是,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这个记者有些不满了,说道:“柳书记,你能否正面回答我的问題呢,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在作秀。”

        柳擎宇脸色一沉,说道:“我想你的理解能力可能有问題,我刚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我认为我沒有作秀,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好了,你的三个问題问完了,下一个。”

        对于这个记者一而再再而三的误导自己,柳擎宇有些不满,不过他还是回到了对方的问題,他的这种态度也获得了全场媒体记者的肯定。

        第二个提问的是一名女记者,这名记者的问題就更加尖锐了:“柳书记,我很好奇,提议拿出1000万來聘请形象代言人的决策是谁做出來的,这算不算是拍脑门决策,这里面涉及不涉及利益输送,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满足你们的形象代言人条件呢。”

        这个女记者问完,全场鸦雀无声,众人全都看着柳擎宇。

        这个问題可以说是直接刺向柳擎宇的内心深处。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你的问題提的很好,我可以明确的回答你,这个提议是我提出來的,我做的决策,这是不是拍脑门决策,我肯定是不这样认为,至于结果如何,大家可以等到我们聘请了形象代言人之后看一看效果就知道了,至于利益输送的问題,肯定是沒有的,因为我们现在只是有这个想法,准备这样去做,至于选谁,现在都还沒有定呢,至于你最后一个问題,我可以这样说,这个也是我们目前正在积极进行磋商的。

        目前我的初步打算是有这么几个遴选原则:第一,形象代言人我们会面向全世界进行公开竞聘,只要满足我们的竞聘条件就可以报名;第二,我们会以电视直播的形式对整个遴选过程进行现场直播,接受广大人民和媒体监督;第三,我们会聘请最为专业的评委对竞聘之人进行现场打分,能者上,庸者下,第四,这笔形象代言人的费用并不是由我们瑞源县财政來支付,而是将采取招商引资的方式來解决这个问題,我们也欢迎各大企业、各大投资商积极投资到我们瑞源县三省枢纽项目形象代言人海选的这个项目中來,我们会以极大的热情,公平的合作条件來与所有投资商展开合作。”

        随后,柳擎宇再次选择了一个新的记者进行提问。

        这个记者只提了一个问題,不过问題却极度尖锐:“柳书记,恕我直言,你认为你们一个小县城的形象代言人的海选会有投资商愿意赞助吗,除了你们瑞源县电视台外,会有电视台愿意直播这么一个沒有什么影响力的海选活动吗,这可不是华夏好声音啊。”

        柳擎宇还沒有回答这个问題呢,只见人群中一个男人站起身來,他向上推了推黑框眼镜,大声说道:“这位记者,你的问題我可以回答,我准备投资5000万來赞助这次的形象代言人海选,其中1000万用于支付形象代言人的费用,另外4000万则用于整个海选行动的活动经费。”

        说完,这个男人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不知道你们瑞源县是否愿意接受我的赞助呢。”

        这一下,现场一下子就炸锅了,现场众人全都把目光聚集到说话男人的脸上。

        柳擎宇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说话之人竟然是之前最早进入天心阁会议室的眼镜男。

        柳擎宇沒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为自己解围,虽然柳擎宇形象自己肯定会找到赞助商來赞助这件事情,但是什么时候能够解决赞助商的问題他心中也沒有底,沒有想到,这个眼镜男竟然当场给自己解决了。

        此刻,柳擎宇对于这个眼镜男的身份不由得好奇起來,要知道,5000万可不是小数目啊,这个眼镜男竟然轻描淡写之间就说了出來,就好像是在拿出一两块钱一般,而且看对方的样子,似乎还担心自己不让他來赞助这个海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