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09章 釜底抽薪
  • 第709章 釜底抽薪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这一走,整个吉祥县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可就炸窝了。

        赵志勇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直接的进行反击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沒有的反击了。

        按照他的估计,柳擎宇方面不一定能够发现自己这一次所玩的猫腻手段,即便是发现了,他也无能无力,毕竟自己沒有在任何地点、任何宣传牌上指明自己这边是瑞源县的项目推介会现场,虽然用唯一这个词误导了很多人,但是,这毕竟属于文字游戏,算不得任何把柄,柳擎宇他们也只能吃个哑巴亏。

        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玩了这么一招直捣黄龙、釜底抽薪,这小子难道就不考虑一下他这样做会引起的后果吗,他难道就不顾忌一下双方彼此的面子吗,难道他就不去想一想万一新闻媒体报道此事之后,双方谁的脸上都不会好看,这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但是,柳擎宇却偏偏这样做了。

        等柳擎宇离开之后,现场的记者们、投资商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更有人直接大声冲着赵志勇问道:“你们这里是瑞源县的项目推介会现场吗。”

        在众人的逼问下,赵志勇只能咬着牙说道:“我们这里是吉祥县项目推介会现场。”

        听到这个消息,现场一个记者立刻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们吉祥县怎么这么无耻啊,连召开一个项目推介会还带作假的,太沒有素质、太无耻了。”

        说着,这个记者拿起自己的相机对着赵志勇接连拍了几张照片之后立刻转身离去。

        有了第一个,后面很快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毕竟,很多人今天來参加项目推介会冲着的是瑞源县方面所制造的话題,因为在这次推介会上,瑞源县方面可能会宣布投入巨资1000万來聘请形象代言人,1000万对于一个小小的县城來说绝对是一笔巨资,这笔钱怎么來,为什么要这么做,等等,这些可都是话題啊,相比于瑞源县的话,这个吉祥县很多记者连听说都沒有听说过,他们怎么会原因出席这里的项目推介会呢,更何况他们大多数人几乎全都是被忽悠过來的,虽然对方沒有一句话说他们是瑞源县的,但是他们这已经涉嫌虚假宣传了。

        被人欺骗的感觉不好受啊,更何况是这些自以为是的无冕之王。

        而柳擎宇离开之前那句整个燕京市竟然只有2个人找对地方,更是对他们在现场这些人的直接打脸,虽然最后的时候,柳擎宇只是用了一句这水平以及一声叹息來表达他的心情,但是很显然,柳擎宇话里话外充满了对他们这些走错地方之人的嘲讽。

        这让很多人心里相当的不舒服,心中对柳擎宇也多了一丝不满,本來嘛,他们认为自己是过來给柳擎宇捧场的,但是柳擎宇竟然嘲笑他们,这简直是太不知好歹了。

        然而,这人心就是这么有意思,越是对柳擎宇不满,他们心中就越充满了强烈的报复心里,他们虽然特别想要直接离开,把柳擎宇给撂在那里,让他的新闻发布会上空无一人,但是呢,强烈的报复心里却又驱使着他们咬着牙冲进了斜对面的天心阁内,抢占着有力的地形架设摄像机、照相机,准备随时抓住柳擎宇和瑞源县的漏洞,狠狠的报道一番,一定要让柳擎宇知道他们这些无冕之王的厉害。

        本來,吉祥县通过公关还是拉來了一些投资商和新闻媒体记者的,但是经过柳擎宇大喇叭这么一喊,随着越來越多的人员呼啦啦的冲出天文阁会议室赶奔天心阁,原本那些冲着吉祥县的车马费而來的新闻记者们有不少全都跟着大部队呼啦啦的向外冲去,他们身为新闻媒体记者,是有着独特的新闻敏感性的,他们知道,很多人去报道的地方肯定有话題,有话題就意味着又点击、有销量、有收视率。

        所以,等到了下午4点钟整、会议正式开始的时候,吉祥县的会议室内只剩下小猫三两只,而且还都是來自吉祥省的记者,他们是碍于面子沒有离开。

        这一下,赵志勇的脸色彻底黑了下來,他的双拳紧紧的握住,心中彻底把柳擎宇给恨上了,要不是柳擎宇拿着大喇叭喊了这么一嗓子,现在他们吉祥县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十分隆重的、热烈的召开了,自己这次的燕京市之行也将会圆满收场,如果要是再有所斩获的话,那么自己回去之后沒准能够再次增加一笔晋升吉祥县县委书记的资本,毕竟,吉祥县的县委书记再有一年就要退休了,好几个人都盯着这个位置呢,他之所以不远千里跑到燕京市主持这次的项目推介会,目的也是为了招商引资,为自己竞争县委书记增加筹码。

        然而,自己精心策划的一次项目推介会竟然被柳擎宇给彻底破坏了,就连自己之前本來都已经联系好的十几个媒体的记者们和五六个投资商都已经被柳擎宇给拐跑了,这个柳擎宇实在是太可恶、太阴险、太沒有底线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会议室,看着下面脸色显得有些尴尬心思涌动的记者们,赵志勇咬着牙摆了摆手说道:“散了吧,散了吧,项目推介会延期举行。”

        说完,他转身向外走去。

        那些记者听到这句话,立刻嗖的一下站起身來向外冲了出去,他们也想要去斜对面的天心阁去看看,那边到底有什么话題,为什么这么多的同行都往那里跑。

        这个时候,赵志勇恰好回头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等他那几个蜂拥冲向门口的记者们的时候,他的那丝留恋也彻底湮灭,心中充满了不满、愤恨的离开了,一边往外走一边咬着牙暗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小子真不是东西,怪不得我堂弟对你那么仇恨呢,看來你实在是太无耻、太嚣张了,你记者,以后最好别犯在我的手里,否则的话,我会狠狠的教训教训你的,我要把今天我所受到的耻辱全部还给你,我要狠狠的打你的脸。”

        就在赵志勇含恨离开的时候,斜对面的天心阁会议室内却是人头攒动,人满为患,就连走廊上都站满了前來报道这次项目推介会的记者们。

        柳擎宇坐在主持席上,笑着扫了一眼全场的记者们和那些投资商们,柳擎宇站起身來大声说道:“好了,现在正好是下午4点钟,瑞源县项目推介会暨新闻发布会正式举行,在正式开始之前,我在这里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赶到这里对我们瑞源县的工作进行支持,另外我也向大家道个歉,刚才因为情绪激动,我说话可能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开门见山,软硬兼施,柳擎宇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虽然此刻很多人心中对柳擎宇刚才说他们水平不高心存不满,但是柳擎宇当场道歉之后,也就沒有谁再和他计较了,而有些精明的投资商们却从柳擎宇这前前后后的举动中品出了一些意思,他们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这小子刚才玩的是激将法,现在则是缓和矛盾。

        开场白说完之后,立刻有一个记者大声问道:“听说你们瑞源县要投入1000万聘请一个形象代言人,而且我还听说你们瑞源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就1个亿左右,在财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你们花费重金聘请形象代言人是否合理呢,是不是涉及到利益的输送和**问題呢。”

        听到那个记者的提问,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位记者老弟还真是个急性子啊,我这什么话还沒有说呢,你就提出了这么多十分尖锐的问題,当然了,我相信很多在座的媒体记者们肯定也十分关注这个形象代言人和1000万的代言费的问題,那么我在这里就给大家阐述一下这件事情,希望在我阐述期间,大家不要打断我,等我阐述完了,大家有什么问題都可以提问,可以吗。”

        “好。”

        “沒问題。”

        记者们纷纷回答道,因为他们的确非常关注瑞源县的代言人问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记者宁愿放弃同时在华恒大酒店举办的一些大的企业甚至是大省的新闻发布会的原因。

        柳擎宇轻轻咳嗽了一声,等到现场完全安静了下來,这才沉声说道:“各位朋友们,要全面阐释形象代言人和1000万这个概念,我得先把我们瑞源县正在策划的三省枢纽工程这个项目先介绍给大家,因为这次的形象代言人和1000万的代言费和这个三省枢纽工程项目是密不可分的。”

        说着,柳擎宇拿起手中的遥控笔点了一下他旁边不远处的笔记本电脑。

        很快的,会议室内的灯光全部熄灭,早已经准备好的资料立刻通过投影幕布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看到投影幕布上的画面,很多人全都皱起了眉头,众人此刻对柳擎宇的真实目的充满了疑惑和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