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07章 偷梁换柱
  • 第707章 偷梁换柱

    作品:《权力巅峰

        想到了这个可能,柳擎宇的眉头不由得紧皱起來。

        这时,刚才冲着柳擎宇冷笑的那个男人笑着走向柳擎宇,声音中带着几分揶揄说道:“哎呦,这不是瑞源县的县委书记柳擎宇同志吗,你怎么跑到我们吉安县的会议室前面來了,怎么样,你们瑞源县那边筹备的如何了,应该來了很多记者和投资者吧。”

        话虽然说得十分客气,但是字里行间全都带着嘲讽和不屑。

        柳擎宇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对方,柳擎宇道:“你是哪位。”

        对方立刻笑着主动伸出手來说道:“哎呦,你看看,我都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是吉祥省吉安县的县长赵志勇,说起來咱们也不算是太过陌生,你虽然不认识我,但是应该认识我堂弟赵志强,我堂弟说你是一个能人,说他十分佩服你,不过今天看來,你们瑞源县方面的筹备能力很差啊,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沒有來几名记者和投资商呢,我可是听说了,你为了筹备这次会议,可是接连发了好几条微博呢,这些微博在网上可是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们瑞源县竟然都沒有能够联系到多少名记者,说实在的,你们的办事效率和办事能力真的让我不敢恭维啊,我现在开始有些怀疑我堂弟说的话是否是真的了,柳擎宇,说实在的,你真的让我有些失望啊。”

        听到对方的话之后,柳擎宇不由得心头一怔,因为对于吉安县他并不陌生,因为吉安县是吉祥省与瑞源县接壤的一个县,虽然两县之间有层层叠叠的群山阻隔,但是根据专门们所制定出來的规划方案显示,如果要想建成这三省交通枢纽工程项目,最快捷的交通方式便是打通从瑞源县通往吉安县的这些群山,建成一系列的隧道,这样就可以使得瑞源县到吉安县之间的距离缩短300到500公里,将会极大的节约两省、两县之间的贸易运输成本,极大的促进两地交通的发展。

        而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吉安县的县长,这本來是一个十分不错的与对方沟通的机会。

        然而,对方的这番话同时也让柳擎宇意识到,这个赵志勇似乎因为他堂弟赵志强的事情对自己颇有敌意啊。

        想到此处,柳擎宇淡淡的看向赵志勇说道:“这不是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呢吧,有啥可着急的。”

        赵志勇笑着用手一指天文阁会议室内黑压压的人群说道:“柳擎宇,你看看我们吉安县的会议室内,现在基本上已经到了多一半了,而且我们的项目推介会推介的还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项目,这就是差距啊,柳擎宇,你实在是太年轻了,还有很多事情得向我们这些前辈请教啊,如果你能够虚心请教的话,我是不介意指点你一二的。”

        说话之间,赵志勇的神情显得傲慢至极,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柳擎宇心中感觉十分的不舒服,他从來不是一个服输的主,更何况今天赵志勇这厮说话的时候语气那么刺人,明显是想要帮助赵志强找回点颜面啊,毕竟前段时间赵志强在和自己争夺市里那5个亿的配套资金时一败涂地,虽然后來接连玩了几个阴招想要巧取豪夺,结果还是输了,沒有想到,今天他的堂兄竟然为他出面來找面子了。

        柳擎宇只是淡淡的说道:“请教就不必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行为方式,我只做我认为是光明正大的事情。”

        说完,柳擎宇迈步返回了天心阁会议室外面,把宋晓军喊回了会议室,随即低声说道:“晓军主任,你带着两个人下楼去看看,顺便到酒店外面包括停车场也去看看,我总是感觉今天这会议搞得有些蹊跷,吉安县方面的会议标題几乎和我们的一模一样,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宋晓军立刻带着两个人下楼去了。

        过了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宋晓军和两个手下全都脸色阴沉、充满愤怒的走了回來。

        宋晓军咬牙切齿的说道:“无耻,太他奶奶的无耻了,柳书记,这个吉安县的赵志勇也太阴险无耻了。”

        看到宋晓军如此咬牙切齿的表情,柳擎宇不慌不忙的安慰道:“晓军主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这么生气。”

        宋晓军咬着牙说道:“柳书记,我真的沒有想到,这赵志勇身为一县之长竟然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刚才我带着人下去查看的时候,发现他们吉安县不仅在酒店大厅里放了两名穿着旗袍的美女手中举着一个牌子,牌子上面写着项目推介会地址,,806的字样,这些女孩还不断的询问着对方是否是來参加新闻发布会或者是项目推介会的,只要对方说是,这些女孩立刻就会告诉对方,新闻发布会或者项目推介会的唯一地址是在806举行,千万别走错了。

        而且在酒店门口处和停车场处,他们都安放了旗袍美女引导员,一而再再而三的宣传项目推介会的唯一地址是在806,我还拉住了一个人问对方是來参加什么新闻发布会,对方说是來参加瑞源县的新闻发布会和项目推介会的,不过我沒有想到的是,我这边刚问了几句,便有一个美女过來告诉对方,新闻发布会或者项目推介会的唯一地址就在806,而不是其他房间。”

        柳擎宇听完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充满了错愕。

        宋晓军接着说道:“柳书记,这吉安县明显是在通过这种极度无耻的方式,把那些原本來参加我们瑞源县新闻发布会和项目推介会的人全都给拉到他们那个会议室去了,而且这明显是蓄意为之啊,这些人也太无耻了啊,柳书记,要不我们也雇佣几个美女在外面负责引导吧。”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嘴角微微向上翘起一抹细微的弧度,如果是柳擎宇的好兄弟们看到柳擎宇这种表情,他们就会知道,现在的柳老大生气了,而且是十分的生气。

        宋晓军跟着柳擎宇的时间也不短了,他已经从柳擎宇此刻的表情上感受到了柳擎宇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强烈的杀气,不过让他感觉到意外的是,柳擎宇身上的杀气转瞬即逝,他突然笑了起來,淡淡的说道:“雇佣美女引导员,不用了,那也太浪费了,我们瑞源县可沒有那笔经费预算,现在吉安县那边不是做得挺好的吗,你看,那么多记者全都到他们的会议室去了,这赵志勇还这是一个人才啊,竟然能够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听到柳擎宇竟然夸起了赵志勇,宋晓军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心中暗道:“该不会是这柳书记被赵志勇给刺激到,开始胡言乱语了吧。”一边想着,宋晓军还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起柳擎宇的表情。

        柳擎宇也看出了宋晓军的意思,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晓军主任,你难道不觉得摘桃子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吗,既然他赵志勇能够摘我们瑞源县的桃子,难道我们就不能摘他们吉安县的桃子吗,他现在如此尽心尽力的把这些记者吸引到他们的会议室去,这可省了我们很多工作啊,走,咱们先回会议室好好的休息一会,留两个人在外面负责引导就可以了,我们可以看一看,今天这与会的嘉宾里面,到底有沒有识货的,晓军主任,咱们要不要打个赌,就赌一顿饭,咱们赌今天能够有几个嘉宾能够自己來到咱们会议室内。”

        宋晓军听柳擎宇这么一说,也放下心來,他知道,柳擎宇这位县委书记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足智多谋,且从來不吃亏,而且从來不打无把握之仗,既然他这样说,宋晓军也就放下心來,笑着说道:“我赌不会超过2个,柳书记,你呢。”

        柳擎宇笑着说道:“我想怎么着也得有个四五个吧,偌大的华夏泱泱大国,不可能所有人全都是糊涂透顶吧。”

        说完,两人全都笑了起來。

        随后,两个人便开始坐在椅子上开始聊起天來。

        主要还是宋晓军说,柳擎宇听,宋晓军主要讲的都是柳擎宇住院的这段日子瑞源县的主要变化,宋晓军告诉柳擎宇,在这段时间里,在县长魏宏林的推动之下,县电视台的台长换人了,县农业局的局长也换人了,他还在酝酿着其他人事变动。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自己这才离开瑞源县几天时间,这个魏宏林竟然敢把自己之前作出的决策直接否定了,这个人看起來真的是太不靠谱了。

        不过对于这些事情,柳擎宇却并沒有给予置评,毕竟,这些事情都得他回去去处理,现在说什么都沒用。

        等宋晓军聊完瑞源县的事情之后,他抬起手來看了看手表,苦笑着说道:“柳书记,现在距离会议正式开始还有20分钟的时间,按理说这个时候记者们都应该到的差不多了,现在咱们这边还是冷冷清清啊,您到底打算怎么样挽回局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