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06章 严峻形势
  • 第706章 严峻形势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爷爷的这番话,柳擎宇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不会这么巧吧。”

        刘枫宇苦笑着说道:“这就是事实,现在,你应该知道其中的困难了吧,你认为那两个省份会积极配合你们白云省來搞这个项目吗,下面的人可能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他们会不知道吗,如果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认为这个项目你们还会协调成功吗。”

        柳擎宇皱着眉头说道:“爷爷,我认为他们应该不会反对吧,毕竟官员做到了一定级别,他们的心中想着的应该是老百姓的利益才对,他们总不能因为我是刘飞的儿子就处处为难我吧。”

        刘枫宇轻轻拍了拍柳擎宇的肩膀说道:“擎宇啊,官场之上沒有绝对的事情,更沒有绝对的对与错,这些都是相对的,身为主要领导,他们的目光自然是长远的,心胸是开阔的,但是,你能够保证他们的下属也能够像他们一样吗,而真正进入到执行层面的肯定是下面的人啊,而且以你的身份,你也不可能接触到其他两省的主要领导啊。”

        刘枫宇说完,柳擎宇的心开始不断的往下沉,一直以來,他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推动项目本身上,反而忽略了项目背后的很多政治性的东西。

        这时,刘枫宇说道:“擎宇啊,你记住,在官场之上,做任何事情,尤其是涉及到合作之事,永远不要只凭着一腔激情去做事,因为你有做事的激情不代表别人有激情,你认为你是在为人民做事,但是别人却并不一定这样认为,所以,你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须要考虑一下政治层面的事情,比如说,你所做的这件事情虽然对老百姓有利,但是会不会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触及到了谁的利益,这个人会不会对你要做的事情起到反作用,会不会给你的这件事情设置障碍。

        这些,都是你需要考虑的,如果你不考虑,那么等你把事情做得七七八八的时候,肯定会有人跳出來跟你唱反调甚至是故意给你设置障碍的,就像你现在要推进的这个项目,虽然现在沒有人搭理你,但是并不代表沒有人关注这件事情,他们那些人之所以沒有为难你,沒有给你设置障碍,是因为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根本不具备成功的可能性,因为这个项目需要1200多个亿,沒有谁会认为你们瑞源县能够筹集到这笔钱。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们瑞源县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假设说你们瑞源县真的筹集到了这笔钱,那么你看着吧,今后的麻烦事情还多着呢。”

        听到爷爷的这番话,柳擎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然自认为是一个考虑事情十分周全的人,但是听了爷爷的这番话,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太稚嫩了,考虑问題还是太不周全了。

        不过柳擎宇倒也光棍,他咬着牙说道:“既然事情已经推进到如今这种地步,我也已经沒有退路了,爷爷,我准备继续推进这件事情,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坚决推进,绝不退缩。”

        刘枫宇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脸色显得十分严峻:“擎宇啊,我可告诉你,虽然现在这个项目的危机还沒有展露出來,但是一旦等到后期,这个项目一旦你推进失败,那么绝对有很多人会跳出來为难你,指责你,到那个时候,等待你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引咎辞职,从此断送仕途之路,你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吗。”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既然这件事情对我们瑞源县老百姓有利,那么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继续推进,只要我在瑞源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待一天,我就一天不会放弃。”

        刘枫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拿起茶水來大口的喝了一口,满意的说道:“好,好一个柳擎宇,不愧是我刘枫宇的孙子,我们刘家的人就必须有这种为国为民的情怀,就必须有这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你尽管放手去做吧,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敢和人民的利益作对。”

        和爷爷一番深入交谈,让柳擎宇意识到三省交通枢纽项目所面临的严峻形势,同时也让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开阔,不过他的信心依然沒有动摇。

        中午的时候,刘飞赶了过來,柳擎宇他们一家人吃完午饭之后,柳擎宇立刻告辞离去,他得回去准备下午4点钟举办的项目推介会了。

        柳擎宇离开之后,刘飞看着柳擎宇的背影,笑着说道:“爸,擎宇最近又开始折腾了。”

        刘枫宇笑着点点头:“是啊,涉及到3个省份总投资额高达1200多亿的项目,他要是不折腾的话根本搞不起來啊,这小子,有几分你当年的愣劲,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啊。”

        刘飞苦笑道:“老爸,我当年沒有那么愣吧。”

        刘枫宇揶揄道:“沒有那么愣,当年你在西山县折腾的还不欢实吗,尤其是在岳阳市的时候,你连省委书记都给折腾得下台了,你还不愣。”

        听到老爸提起自己当年的事情,刘飞不由得嘿嘿笑了起來,现在的他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横冲直撞的年轻官员了,而是一个心志坚毅、一心为民、斗争手法老道、行政管理经验十分丰富的大领导了。

        这就是岁月的魔力,时间能够把一个人打磨得更加成熟,不过刘飞每次看到现在的柳擎宇的时候,便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而且他发现,柳擎宇这个小家伙比当时的自己还要能折腾,不管柳擎宇是否能够成功,但是这种魄力和勇气却是他所欣赏的。

        下午3点钟,柳擎宇带着宋晓军和一帮手下们就开始有些惴惴不安的在会议室内外再次检查起來,然而,让他们感觉到更加不安的是,现在距离会议开始还有不到1个小时了,竟然还沒有一个记者到场,这让他心中十分焦虑,望着空空荡荡的现场,柳擎宇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柳擎宇他们不到10米远的地方,另外一间名叫天文阁的会议室内,却是人头攒动,不少人进进出出。

        在会议室门口处,几名西装革履的一看就充满官场人特有的那种居高临下气势的男人正站在那里,不断的和前來参与会议的众人寒暄着,脸上始终荡漾着十分淡定的微笑,还时不时的向柳擎宇他们这边瞟上一眼,故意露出嘲讽的微笑。

        宋晓军脸色有些难看的看了对面一眼,有些不愤的小声对柳擎宇说道:“柳书记,也不知道这对面的会议室内到底是哪个单位的,从我们前两天开始布置会场开始,他们就开始出现了,沒有想到他们竟然和我们会议开始的时间差不多,真是郁闷啊。”

        柳擎宇听到宋晓军的话,不由得向对面看了过去,正巧对面一个40多岁的男人也正巧向他们这边看过來,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对方脸上随即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随后看到有人过來,脸上立刻又露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和对方寒暄起來,变脸之快让人匪夷所思。

        柳擎宇心中也开始琢磨起來:“我得罪过对方吗,应该沒有吧,为什么对方看我的眼神似乎充满了敌意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拨通了华恒大酒店总经理卢自立的电话:“卢经理,跟你打听个事,8楼会议室,我们天心阁斜对面的天文阁会议室内,到底是什么人在使用。”

        卢自立看到是柳擎宇的电话,连忙满脸陪笑着说道:“那边是吉安县的人在使用,他们好像要召开一次招商引资项目推介会。”

        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暗道:“怎么对面的名字也加项目推介会啊,这明显和我们瑞源县有些相似啊。”

        想到此处,柳擎宇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想到此处,他看了看天心阁会议室门前的招牌,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瑞源县三省枢纽项目推介会现场,不管是字体还是摆放的位置,都是比较明显的,按理说不可能看不到的。

        为什么会一个人都沒有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迈步向吉安县的天文阁会议室走去,只见天文阁的会议室旁边放着一块明显比瑞源县这边的招牌要大上三倍的招牌,招牌上使用红色的字体十分鲜明的写着几个大字,,项目推介会唯一现场。

        看到这几个字,柳擎宇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十分别扭的感觉,自己这边也是在召开项目推介会,他们这边也是在召开项目推介会,但是呢,他们却用这么明显的字体注明了项目推介会唯一现场这几个字,尤其是那唯一的两个字更是特别加粗、加大了几分,还带上了引号,这似乎和自己这边的瑞源县项目推介会现场有点争锋相对的意思啊,该不会是对方故意这样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