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702章 积极主动的黄立海
  • 第702章 积极主动的黄立海

    作品:《权力巅峰

        戴佳明听到黄立海竟然为了瑞源县的事情如此尽心尽力,立刻就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題。

        所以,他并沒有急于表态,而是沉声说道:“黄市长,这事情应该沒有那么简单吧,就算是我们给出政策支持,万一这事情要是搞得一团糟的话,恐怕我们南华市还是要承担责任的。”

        黄立海笑着说道:“要想成功怎么能不承担一些风险呢,哦,对了,我之前看到了柳擎宇出示的一份省委曾书记的批示文件,在那份批示文件中,曾书记对于瑞源县三省枢纽项目给予了高度肯定,并且指出,就这件事情让柳擎宇按照正常流程报到省里,省里也会给予政策支持,当然了,钱肯定是沒有的,需要瑞源县自己去想办法。”

        戴佳明听到这里,立刻就明白黄立海的意思了,如果说柳擎宇把省里的关系都搞定了的话,如果这一次的规划申请要是卡在市里,肯定会引起省委书记曾鸿涛的高度不满,尤其是现在,曾鸿涛可是有可能要离开瑞源县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黄立海还是卡着瑞源县的项目规划不放,那可就是真的在打曾鸿涛的脸了,保不齐曾鸿涛在离任之前会狠狠的教训黄立海一下,尤其是在之前这段时间内,黄立海三番两次为难柳擎宇,虽然曾鸿涛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这并不代表曾鸿涛不知道,而且曾鸿涛指示省电视台对瑞源县的事情进行现场直播也是对黄立海的一种警示。

        黄立海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触怒曾鸿涛,而且就算是瑞源县的规划在市里通过了,市里顶多也就给予一些政策支持,这对市里來说沒有任何损失,相反的,如果万一柳擎宇要是真的能够折腾出一些花样出來,甚至是取得一些政绩,那么不管曾鸿涛到底调走还是不调走,黄立海支持在规划上保持支持,那么肯定会分得一部分政绩,如果曾鸿涛真的要是调走了的话,那么到时候黄立海就沒有了顾忌,不排除到时候摘桃子的可能性。

        想到这些可能性,戴佳明这才释然,淡淡的说道:“那好,咱们就上会讨论一下吧。”

        有了戴佳明和黄立海这两位市委大佬达成了统一意见,瑞源县有关三省交通枢纽的建设方案通过得倒是比较顺利,不过期间也有人提出了一些质疑:“在瑞岳高速公路项目的资金还尚有20个亿左右缺口的情况之下,瑞源县就盲目上马新的项目到底合适不合适。”

        黄立海亲自做了解释:“三省交通枢纽项目是瑞源县的一个前景项目,肯定不会和瑞岳高速公路项目同步启动,但是,柳擎宇同志说这个项目可能会为瑞岳高速公路项目的顺利融资提供一些帮助,说白了就是给投资商画饼充饥,让他们有个念想,不管怎么说,我们南华市肯定是要对于下面同志们提出的合理规划给予大力支持的,当然了,也只能是政策上的支持,钱我们是沒有的,毕竟我们的财政比较紧张。”

        黄立海这么一说,大家就全都明白了,原來黄立海这也是给柳擎宇给瑞源县一个画饼,向他们表明一下市里对他们支持的立场,但是,这个项目能否运作起來就不是黄立海愿意扶植的了。

        而且现在市里也已经给瑞源县下达了1个星期之内筹集剩余瑞岳高速公路项目资金的最后通牒,如果瑞源县方面筹集不到资金,就要把瑞岳高速公路项目的主导权交到市里,在这个大背景下,对于瑞源县方面提出來的这个看起來根本沒有什么实质性帮助的规划黄立海自然愿意表示一些支持的态度,至少这样做可以免去省里一些领导对黄立海的看法。

        大家全都是极其聪明的主,想明白这些东西,也就沒有谁在反对,瑞源县三省枢纽项目在南华市市委常委会上以全票通过,并且各位领导当场在文件上签字、盖章,散会之后,黄立海亲自带着这份文件回到办公室内,看到柳擎宇正坐在沙发玩着手机,他笑着说道:“柳擎宇同志,你很前卫啊。”

        柳擎宇笑着说道:“前卫啥啊,我都快落伍这个时代了。”

        说了一些沒有营养的话,黄立海这才把文件丢在桌面上说道:“好了,三省枢纽项目市委常委会上已经全票通过了,该给的政策市里也都给了,这个项目能否运作成功可就看你和瑞源县的同志们了。”

        柳擎宇笑着说道:“黄市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來推进这件事情的,争取为我们瑞源县、南华市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黄立海点点头:“嗯,这个想法不错,哦,对了,瑞岳高速项目的资金你们还是要尽快筹集啊,市里的指示可不是开玩笑的。”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我现在马上就前往燕京市去寻找资金。”

        黄立海点点头:“祝你马到成功。”

        离开黄立海的办公室,柳擎宇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上了自己的长城哈弗H6,柳擎宇笑着对坐在后座上的秦帅说道:“秦帅,你的思路的确不错,谢了。”

        秦帅嘿嘿一笑:“谢我干啥,我只是提供一个方向而已,真正的细节还是老大你自己想的。”

        柳擎宇笑骂道:“得了,别拍马屁了,如果不是你后面提出让我趁火打劫,将三省枢纽项目一起提交给黄立海,今天我的收获可就小多了,我算是发现了,你小子搞阴谋诡计绝对是一把好手啊,你不进官场或者商场真的是有些可惜了。”

        秦帅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柳老大,你也太埋汰人了,我玩得可不是阴谋诡计,我这全都是绝对的阳谋,所有的一切都是摆在桌面上的,那个黄立海明知道咱们的计划,却非得自己凑上前來,这可怨不得我们,谁让他那么贪心呢,他以为我们不知道他愿意推进三省枢纽项目是为了他自己的政绩吗,哼,这个老狐狸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玩得才是真正的阴谋呢。”

        说道这里,秦帅突然皱着眉头说道:“柳老大,说实在的,像你这样性格的人混官场的确非常困难,你的性格太耿直、棱角太分明了,极其容易受到阴险小人的暗算,你的仕途之路绝对不会一帆风顺的。”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我就是这样的人,我认为当官的就应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还算什么人民公仆呢,而且我的理想就是尽我所能在我有限的生命中为我们华夏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至于我能够做多少事情就不是我能够掌控的了。”

        秦帅道:“柳老大,你这样说的确是沒有错的,不过呢,我认为你未來走得位置越高,你能够为老百姓做的事情也就越多,所以,你必须要尽可能的往高位爬一爬,如果万一你能够位极人臣,我们这些跟着你的哥们弟兄们也可以沾点光不是。”

        柳擎宇笑着看了秦帅一眼说道:“得了吧你,就凭你的医术,想要花钱的话还会缺吗,我估计只要你愿意的话,就算是外国的那些总统都会争先恐后出重金请你为他们看病的。”

        秦帅淡淡一笑,说道:“给外国人看病,我沒那兴趣,我现在只是你和你们柳家的私人医生,你们给我开这么高的工资,我吃穿不愁,我只要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说道这里,秦帅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柳老大,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是想要把我培养成你的高级幕僚是不是。”

        柳擎宇毫不讳言的点点头:“沒错,你的天赋是我见过的最高的,恐怕在很多方面,我都不如你啊。”

        秦帅嘿嘿一笑,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柳老大,还是你有眼光啊,我也觉得我天赋挺高的。”

        秦帅这么一说,旁边开车的程铁牛嘿嘿的笑了起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秦帅,心说这小子的脸皮还真够厚的啊。

        秦帅得瑟完之后,立刻说道:“柳老大,我给你提供一个建议吧,我认为如果你真的要找谋士的话,光请我一个肯定是不够的,最为关键的是,我由于受到传统国学思想的束缚,我所能够提供的参考谋略基本上全都是阳谋,但是,在我们传统国学里面,有着阴阳学说,在三十六计里,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六六三十六,数中有术,术中有数,阴阳燮理,机在其中,机不可设,设则不中’,在这句话中也提到了阴阳相互协调方能找到最佳机会。

        我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如果你在官场之上总是用阳谋,那么一旦被对手摸清你的行为特点、性格特点,有针对性而为之,那么你很有可能会在某一次事件中惨败,这一点从我们中医的治病理论中也可以找到相应的作证,就像用补药,补药为阳,补药可以调养身体,恢复元气,但是如果补的多了,可就要补出问題了。”

        听到秦帅这样说,柳擎宇脸上露出一副深思之意,沉声问道:“那照你的意思,我该请什么样的高参幕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