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99章 直接登门
  • 第699章 直接登门

    作品:《权力巅峰

        秦帅笑着说道:“这个逻辑并不复杂,首先,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去找戴佳明肯定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很多官场中人做任何事情都是要首先为自己考虑的,而且越是级别高的人,他们做事越是理智,就像戴佳明此刻的表现,这说明他是极其冷静和理智的,他暂时冷藏你是对他最为有利的,进可攻,退可守,所以,他绝对不会主动让你官复原职。

        其次,黄立海一直和你处于对立的状态,这反而让他和你之间的关系显得十分简单,他需要顾虑的东西并不多,虽然表面上看,你们是水火不相容的,但是实际上,从我们中医的角度上看,虽然水火相克,但是通过其他元素却也能够实现相生的,金木水火土五行,水虽然克火,但是火却可以生土,土可以生金,金可以生水,也就是说,这水与火之间通过一定的关系是可以实现相互转化的。

        那么如果把这种关系套用在官场之上,虽然你现在与黄立海之间彼此水火不容,但是如果通过一定的介质和手段,是不是可以让你们之间的关系暂时发生转化,让他主动为你官复原职而奔走呢。

        假设黄立海真的为你官复原职而奔走,这个时候,戴佳明会去阻止吗,我认为肯定不会,像他这种人往往不喜欢得罪人,那么他肯定不会阻止,甚至还可能会表示支持,因为这个时候锦上添花总比落井下石要好,毕竟,曾鸿涛虽然要调走,但是要调去哪里并沒有人知道,即便是知道也只是传说,万一要是曾鸿涛调走之后获得一定的提升呢,这个时候谁要是把你往死里整不就是得罪曾鸿涛吗,官场之上绝对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听到秦帅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若有所悟,秦帅说得沒错,越是表面上看起來不可能实现的东西,一旦找到实现的途径,并不代表就成功不了,秦帅这个提议绝对是逆向思维的经典应用。

        如此看來,自己这段时间可能因为官场之路走得比较顺,养成了一些定势思维的习惯,缺少了逆向思维的运用,很快的,柳擎宇便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同时也飞快转动着大脑思考着如何才能找到让黄立海为自己说话的契合点。

        此刻,秦帅也在思考着,虽然他提出了这个逆向思维的方向,但是他现在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并不熟悉,所以,具体到执行层面反而显得有心无力。

        过了足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柳擎宇这才笑着说道:“好了,我想到办法了,秦帅,你也是我的福星啊。”

        秦帅也笑了,其他众人立刻围到柳擎宇的身边,刘小胖直接开口问道:“老大,说说看,到底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黄立海为你办事呢。”

        柳擎宇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等柳擎宇说完之后,秦帅立刻竖起大拇指说道:“柳老大,我算是发现了,你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太阴险了。”

        柳擎宇淡淡一笑:“非也非也,我这可是阳谋而非阴谋,据对不阴险啊。”

        刘小胖立刻说道:“不阴险才怪,我估计这次黄立海肯定要被气个半死了。”

        刘小胖猜得沒错。

        2天后的下午,柳擎宇出院之后,直接來到了市长黄立海的办公室内。

        此刻,黄立海的办公室外面,有几个人正在等待着黄立海的接待。

        当黄立海的秘书看到柳擎宇走进來的时候,顿时就是眉头一皱,他对柳擎宇可沒什么好印象,他知道,柳擎宇自从上任之后,几乎一直在和黄市长作对,对于黄市长的指示根本就不怎么听,所以,看到柳擎宇出现之后,他立刻阴沉着脸说道:“小柳同志啊,你怎么过來了,你有预约吗。”

        黄立海的秘书赵武德今年已经32岁了,比柳擎宇大7岁,以前的时候,他看到柳擎宇都要尊称一声柳书记,但是现在,他认为柳擎宇只是一个正处级的干部,沒有任何职务,所以干脆就直接叫小柳了。

        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老赵啊,麻烦你进去跟黄市长通报一声,就说我有事要见他。”

        赵武德道:“小柳啊,你应该知道市里的规矩的,要想见市长,沒有预约根本是不可能的,黄市长几乎每一分钟都是有安排的。”

        柳擎宇道:“老赵同志,这些我都知道,你也别废话了,进去向黄市长通报一声就行了,该怎么做我都知道。”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赵武德的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别人都尊称自己一句赵秘书,这个柳擎宇却偏偏喊自己老赵,明显是对自己叫他小柳的反击,而现在这个家伙竟然说自己废话,这都有些打脸的意思了,不过他也清楚柳擎宇这家伙的脾气,知道这家伙是那种三句话不对付就有可能挥拳相向的主,所以,面对柳擎宇这个强势的人,他不得不选择妥协,冷冷的说道:“好,那我就给你通报一下,但是黄市长见不见你我却不敢保证。”

        说完,赵武德敲响黄立海办公室的房门后走了进去,关上房门后來到黄立海近前,低声说道:“黄市长,柳擎宇來了,想要见你。”

        黄立海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他來做什么。”

        赵武德摇摇头说道:“他沒有说,只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黄立海冷笑一声说道:“哼,我看还很有可能是为了官复原职的事情,你出去告诉他,我一会要去开会,沒有时间见他。”

        很快的,赵武德走了出來,冷冷的对柳擎宇说道:“小柳啊,刚才黄市长说了,他一会要出去开会,恐怕今天沒有时间了,你改天再过來吧,我这里直接帮你办好预约手续,有安排了立刻通知你,你看怎么样。”

        柳擎宇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这赵武德明显是在敷衍自己啊,什么叫有了安排就通知自己,这明显是托词,如果自己真的回去等着的话,恐怕等个十天半月都未必会接到通知。

        柳擎宇直接说道:“老赵啊,还得麻烦你回去在跟黄市长说一下,就说我这次來是來帮助他的,我这边也有急事,在这里最多还能在待上10分钟左右,如果黄市长要是不见我的话,他将來肯定会后悔的,到时候可别怨我沒有过來提醒他。”

        说完,柳擎宇便看了看手表,坐了下去。

        这一下,赵武德可有些吃不准了,略微沉思了一下,还是再次敲开了黄立海办公室的房门。

        看到赵武德再次进來,黄立海眉头立刻紧皱起來,心说这个赵武德今天是怎么回事,以前他可不是这么不懂规矩啊。

        赵武德再次來到黄立海跟前,苦笑着说道:“黄市长,柳擎宇说他这次來是來帮助你的,还说他只有10分钟的时间。”

        黄立海听赵武德这么一说,心中也泛起了嘀咕,虽然他内心深处并不相信柳擎宇所说的这番话是真的,但是对于柳擎宇能折腾的个性还是有所了解的,更何况虽然现在省里都在传言曾鸿涛要被调走,但是毕竟现在他还沒有被调走,而且现在省里局势瞬息万变,如果万一柳擎宇要是在这个时间搞事,真沒准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和形象,内心权衡了一下之后,黄立海还是决定要见一见柳擎宇,便直接对办公桌对面的交通局局长郭增杰说道:“老郭啊,你说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得先见一见这个柳擎宇,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郭增杰点点头,立刻推门走了出去。

        赵武德跟在郭增杰后面走了出去,來到外面对柳擎宇说道:“黄市长叫你进去。”

        柳擎宇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昂首阔步走入黄立海办公室,直接毫不客气的坐在了黄立海的对面。

        黄立海冷冷的看着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听小赵说你这次來是过來帮助我的,不知道我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帮忙啊,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柳擎宇微微一笑,说道:“黄市长,你应该听说了省里要发生人事调整的传闻了吧。”

        黄立海微微一愣,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提到了这件事情,他皱着眉头说道:“听说了,这和你所说的要帮助我有什么关系。”

        柳擎宇笑道:“黄市长,不知道你对这个传闻的真假怎么看待。”

        黄立海担心柳擎宇有什么阴谋,所以直接十分谨慎的说道:“这个只是传闻而已,真实性尚待确认,我们身为党员干部,绝对不能以讹传讹,一切需要以国家公示为准。”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说道:“黄市长,您也太虚伪了,我相信你肯定对这个消息十分看重,只不过不想表现出來罢了,我还从省里听到了一些消息,说是咱们南华市的领导班子可能近期会有一些调整,一把手的位置可能会……”说道这里,柳擎宇并沒有在继续说下去。

        官场之上比较流行的是说话说半句,剩下的让别人去揣测,这样一來,说话之人便掌握了比较大的主动性。

        不过听完柳擎宇的话,黄立海心中可就开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