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93章 局里局外
  • 第693章 局里局外

    作品:《权力巅峰

        这时,小魔女韩香怡突然说道:“柳哥哥,你不是已经有了龙翔那位高参了吗,我感觉他也挺有实力的啊。”

        柳擎宇笑道:“龙翔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将來的仕途之路不可限量,不过嘛,他毕竟一直都是混迹于体制内的,虽然很多事情他都可以提出非常不错的建议,但是,这一点也恰恰是他做为高参的一个缺点,那就是对于体制内的事情太属于,对于规则太熟悉,所以在做事的时候往往会束手束脚,虽然可以在大部分时间为我提供建议,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反而会受限。

        而身为一名领导,在选择高参的时候,必须要注意不同层次、不同背景的人才的组合,秦帅从來就沒有在体制内混过,虽然对于官场内的一些规则不太熟悉,但是这也恰恰是他的优点,如果将來真的需要他出谋划策的时候,他在思考问題的时候,往往会从体制内的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去提出他的思路,而这恰恰也是我所需要的。

        因为随着我在体制内时间的增长,我肯定会不可避免的受到很大惯性思维的制约,所以,我需要一个甚至是多个随时能够站在局外人角度为我出谋划策之人,诸葛丰叔叔之所以能够取得如今这么巨大的成就这和他的经历有关,他是一个既熟悉体制内的事情,却又站在体制外的人,再加上他对于这块的兴趣极其浓厚,所以往往能够为我老爸提供十分独到的见解参考。”

        听到柳擎宇的解释,众人这才焕然大悟,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想的这么远,这么深,这一点就连柳媚烟和徐娇娇两人都沒有想到。

        这时,徐娇娇皱着眉头说道:“擎宇啊,既然说道官场上的事情,我有件事情得和你好好的交流交流,我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惹事啊,在部委的时候,你把规划司副司长给打了,在你们南华市交通局的时候,你把交通局局长给打了,这可不是正常的为官之道啊,你这样做是绝对违反官场潜规则的,是极其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并进行攻击的。”

        徐娇娇说话之间,脸色十分严峻,虽然不是官场之人,但是徐娇娇对于官场中的很多事情还是看得明白的,所以给她想给柳擎宇提个醒,因为最近连她这个非官场之人都已经听说了柳擎宇做过的事情。

        柳擎宇听完之后笑着说道:“徐阿姨,您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其实呢,以我现在对心境的控制能力,虽然不能说收放自如,但是粗放控制还是沒有问題的,我之所以要暴揍这两个人一顿也是有原因的。

        就拿第一个被我打的黄富贵來说吧,他当时已经撕毁了我们瑞源县递交的文件,如果这件事情我忍了,那么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重新做一套新的申请文件出來,然后再返回瑞源县,返回南华市,返回白云省,把流程重新走一遍,这样折腾下來,等下一次申请文件再次送到黄富贵桌面上的时候,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更何况当时我们这边还有一个十分强硬的竞争对手赵志强,只要我这边稍微有所松懈,必定会以惨败而告终,官场之上,竞争之惨烈比之战场也毫不逊色,而在战场上,行动效率十分关键,决定胜负,时间更是绝对胜负的关键,而当时我也想的非常明白,黄富贵之所以要撕我们的申请文件,其目的就是要让我们瑞源县吃个哑巴亏,有苦难言,从而为赵志强那边获胜增加最关键的砝码,如果我老老实实按照程序去办事,那么我恰恰落入了黄富贵的圈套之中,根本无解。

        这一点情况和当时我在南华市交通局遇到的情况基本一致,如果按照正常流程,在黄立海等人全面偏袒郭增杰的情况下,我永远都不可能按照正常流程那会属于我们瑞源县的那笔资金。

        那么在这种几乎陷入死局的情况下,我需要找到一个最佳的破局方式。

        说实在的,我不想打人,也非常清楚在官场上打人并不是好的办法,因为官场永远都有着属于官场的规则,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选择打人这种方式恰恰是最佳的破局之道,因为通过打人,我可以把这件事情闹大,从而引起领导的重视或者引起更高层面领导的关注,在我占据据对道理的情况下,那么事件肯定会向着有利于我们瑞源县的方向发展,至于说打人之后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我从來沒有想过逃避,打人是不对的,我也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但是,相比于所受到的惩罚与我通过打人之后,为我们瑞源县老百姓所争取到的利益相比,我受点损失又算得了什么呢,牺牲小我,成全国家、民族和百姓,本來就是我们这些当官之人、人民公仆应该做的事情。”

        徐娇娇沉声说道:“难道你就不考虑打人之后万一要是人家坚决追究责任和炒作这件事情将会带來的后果吗。”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徐阿姨,这一点您放心,我虽然打人,但也不是瞎打,不管是时机还是火候,我都是十分有选择性的,就像我打黄富贵是因为他撕了我的文件在先,辱骂我在后,我打他虽然法理上不对,但是情理上沒有任何人会说我不对,肯定会把矛头指向黄富贵;至于我打郭增杰就更有意思了,我当时想法设法在用话套他,最终我打他的时候,是他求着我打他的,我那可是属于助人为乐啊,不管是在法理上还是情理上我都站得住脚。”

        听柳擎宇这么一说,徐娇娇和柳媚烟全都呵呵的笑了起來,柳媚烟的笑起來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欣慰之色,从儿子的这接连两次解释的事件中她已经看出來了,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成熟了,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有着自己独特思维的,也许他的思维方式别人不理解,别人甚至不敢想象,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的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不正确。

        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能够为老百姓的利益而奋斗,只要能够采取最快捷的方式达到正义的目的,那么,他的行为还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呢。

        不管别人怎么开,此刻的柳媚烟已经坚定的站在儿子这一边。

        下午,又吃了两次中药,柳擎宇的的身体再次恢复了不少,经过中药的调养,他原本疼痛的手臂、胸口已经比之之前缓和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疼,但是这种疼痛相比于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柳擎宇已经可以下地溜达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柳擎宇又吃了秦帅临走之前特地留下的一种黑色的药丸,吃完之后,柳擎宇先是感觉到胸口处火热火热的,随即这种火热化作一缕清泉,慢慢滋润着身体,柳擎宇感觉到挺舒服的,竟然躺在床头呼呼的睡了过去。

        等柳擎宇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

        此刻,柳擎宇的身边,曹淑慧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房间外面的客厅内,刘小胖、小二黑还有刚刚赶过來的柳门四杰几个人正在低声的打牌。

        现在柳擎宇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他们原本提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尤其是刘小胖和小二黑,他们这几天忙前忙后的可是累坏了。

        睁开眼睛,柳擎宇便看到了身边的曹淑慧。

        此刻的曹淑慧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美眸微闭,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想要睁开眼睛,却又无法抵挡住如潮的困意,只能不断的无意识的调整着自己的身体,使得身体坐直,不至于摔倒,不过饶是如此,她的小手还不时的下意识的帮柳擎宇掩一掩被角,以防止柳擎宇冻着。

        看到曹淑慧这种样子,柳擎宇的心刹那之间就好像被一阵春风拂过,原本古井无波的心田之内突然泛起阵阵涟漪。

        从曹淑慧这个下意识的掩被角的细节柳擎宇可以猜得出來,恐怕曹淑慧为自己掩被角恐怕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很多次了,这种动作得需要做多少次才能练成这种无意识的行为啊,再看看曹淑慧的脸庞,此刻显得那么苍白,就连皮肤的光泽都已经黯淡了下來。

        柳擎宇清楚的记得,自从自己苏醒之后,曹淑慧就从來沒有离开过这个房间,她自始至终一直默默的站在旁边,在自己感觉到口渴的时候不用自己说,她就已经送上了温甜的蜂蜜水,在自己饿的时候,她总是带着自己最爱吃的饭菜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柳擎宇清楚的记得,老妈柳媚烟曾经低声的告诉他,自从他转院到南华市之后,曹淑慧已经都默默的陪在这里,除了出去买饭买菜以外,就从來沒有离开过。

        本來,柳擎宇苏醒之后,第一个问的人并不是曹淑慧,而是慕容倩雪。

        柳媚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她來过一次,看到你昏迷不醒便离开了。”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虽然柳媚烟沒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但是对老妈十分熟悉的柳擎宇看得出來,老妈还是对慕容倩雪不怎么喜欢。

        这时,柳擎宇看到曹淑慧的眉头紧皱起來,随即,眼泪突然顺着眼角哗哗的向下滑落。

        这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