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90章 一鸣惊人
  • 第690章 一鸣惊人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走在孙旭阳身后的魏宏林听到了孙旭阳的话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來,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老孙,你怎么骂麻生三郎啊。”

        孙旭阳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在进行反击而已,那孙子用日语骂我们华夏人全都不是好东西。”

        魏宏林一听立刻点点头说道:“好,骂得好,奶奶的,在我们华夏地面上居然还敢如此嚣张,简直太多分了,是得好好的教训教训。”

        此时此刻,就在孙旭阳和魏宏林他们走出谈判会议室的时候。

        在南华市第一人民医院柳擎宇的病房内,年纪轻轻的秦帅正盘膝坐在柳擎宇的病床上,双手抵在柳擎宇的后背上之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而此刻,柳擎宇的额头上则是热气蒸腾,犹如蒸笼一般,蔚为壮观。

        而此刻,柳擎宇的脸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点点的从苍白转变为微微带些红色。

        秦帅已经保持这种姿势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了,柳擎宇身体的状况在一点点的好转,但是他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此时此刻,老中医陈老先生就坐在旁边,默默的注视着秦帅和柳擎宇。

        陈老先生身为老中医,对于内家功法虽然不会,但是对于内家功法的理论基础还是了解一些的,毕竟不管中医也好,内家功法也好,这些全都是建立在华夏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华夏传统文明的瑰宝。

        不过当陈老先生看到秦帅这个年轻人竟然真的在用内家功法为柳擎宇治疗的时候,他的内心还是充满了震撼,毕竟,这只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啊。

        又过了10多分钟的时间,秦帅脸色苍白的缓缓撤回双手,随即缓缓的把柳擎宇的身体平放着放在床上。

        随即,秦帅缓缓坐起身來,拿起桌旁的一支笔缓缓的写下了两个药方:

        药方1:当归(五钱)丹参(五钱)生明**(五钱)生明沒药(五钱),熬制成汤分四次服用,若为散,一剂分作四次服,温酒送下,此方2天,可治治气血凝滞,心腹疼痛,舒筋活络,两天后服用药方2。

        药方2:生黄芪六钱、野台参三钱、当归三钱、寸麦冬带心三钱、知母三钱、生明**三钱、生明沒药三钱、莪术以前、三棱以前。

        写完之后,秦帅递给陈老先生说道:“老先生,麻烦您照方抓药吧,我得去好好睡一觉。”

        沒走几步,秦帅便一头倒在旁边的陪护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陈老先生拿起药方看了一下,随即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怪哉怪哉,这个秦帅开的药方怎么这么眼熟呢。”

        略微回忆了一下,陈老先生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皱着眉头说道:“咦,这两个药方不是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里面的两个药方吗,这第一个是活络效灵丹的药方,这第二个是健运汤的药方,难道这两个药方配合使用就可以治疗柳擎宇的伤势吗,真是一个神奇的年轻人啊。”

        虽然心中怀疑,但是陈老先生还是从柳擎宇脸色的变化看到了柳擎宇的伤势正在好转,还是拿來了药方亲自到不远处的市中医院的药房亲自去抓药。

        等陈老先生抓药回來之后,让他震惊的一幕发生了,病房内,柳擎宇已经苏醒了过來,柳媚烟、徐娇娇等人正围在柳擎宇的身边悉心的照料着。

        柳擎宇这两天來因为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并沒有吃饭,只能输葡萄糖维持体能,所以脸色显得十分苍白,说话时中气明显不足。

        看到陈老先生进來,柳媚烟连忙站起身來,十分恭敬的说道:“陈老先生,您先给柳擎宇诊个脉吧,看看他的身体现在如何了。”

        陈老先生看到柳擎宇苏醒了,也十分兴奋,他沒有想到,这个秦帅的内家功法还是有着相当的功底的,所以,他二话不说,迈步走到柳擎宇身边,手指搭在柳擎宇手腕寸口处,感觉了一会,他的眼睛便瞪得大大的,为了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他又在关口、尺口两处脉门感觉了一下,等诊断完毕之后,陈老先生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看了一眼旁边依然还在呼呼沉睡的秦帅,眼神之中露出了钦佩之色。

        陈老先生又翻开了一下柳擎宇的眼皮,查看了一下他的舌苔,这才笑着说道:“病人的内伤基本上已经恢复大半,现在唯一的问題就是气血凝滞,经络不畅,先服用秦帅所开的第一个活络效灵丹的药方就可以恢复得七七八八,最后再用健运汤巩固一下,不出一个星期,基本上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听到陈老先生的诊断结论之后,柳媚烟和徐娇娇等人全都充满了兴奋之色。

        这时,柳擎宇转过头來看向陈老先生说道:“医生,谢谢您救了我。”

        此刻,柳媚烟等人还沒有告诉柳擎宇他的主治医师是谁呢,所以柳擎宇就误以为是陈老先生救了他。

        陈老先生高风亮节,自然不会贪功,笑道:“柳擎宇啊,你可别谢我,要谢的话,就谢那边那个年轻人秦帅吧,真正救你的人是他,是他刚才动用内家功为你疏导了一下淤塞的经脉,并且还给你吃了一颗他们秦家自己秘方调制的药丸,你这才能够苏醒的,柳擎宇,你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受如此严重而又奇怪的内伤呢。”

        柳擎宇苦笑着把自己从招待所出來为了扶跌倒的老太太结果反而被其算计打伤的过程讲了一遍。

        陈老先生听到柳擎宇的陈述之后皱着眉头说道:“按常理來说,一个老太太不可能有那么厉害的伸手的,这个人很有可能是经过化妆的。”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在我晕倒的那一刹那,我闻到了香奈儿五号茉莉香水的味道,所以,我估计着打伤我的应该是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年纪应该不会太大,只是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我下如此重手。”

        说了几句之后,柳擎宇立刻躺在床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

        看到柳擎宇的状况,柳媚烟立刻再次揪心起來,脸色有些惨白的看向陈老先生说道:“陈老先生,您看小宇这是怎么回事。”

        陈老先生笑着说道:“沒事,他身体这是还有些虚弱而已,毕竟即便是经过秦帅的疏导调养,他的经络、气血还是有部分地方淤塞的,沒有完全恢复,根据中医理论,气血、经络主导着人体的营卫系统,而营卫系统的好坏又直接影响到整个人体的免疫系统,人的健康状况。”

        “营卫,什么是营卫。”柳媚烟有些不解道。

        陈老先生笑道:“营卫只是中医上的术语罢了,这个比较复杂,我直接饮用古籍來给我稍微解释一下吧,《灵枢?邪客》中说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以荣四末,内注五脏六腑,以应刻数焉;而《灵枢?本藏》中说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者也,通俗的理解就是血与精气的意思,柳擎宇沒事的,我这就亲自给他煎药,几服药下去就沒事了。”

        说着,老先生拿着药直接到了隔壁的厨房内开始亲自煎药了。

        等过了1个多小时之后,柳擎宇喝了老先生亲自煎的药之后,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他的精神明显见好,原本有些疼痛的心腹和腿臂全都减缓了许多。

        而这个时候,让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在稍微恢复一些以后,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宋晓军的电话:“晓军主任,咱们瑞源县和三灵集团的谈判进行的如何了。”

        宋晓军接到柳擎宇的电话,心中十分兴奋,他也曾经到医院來探望过柳擎宇,不过那个时候柳擎宇一直昏迷不醒,他还听到传言说柳擎宇马上就要死了,他感觉到十分伤心,此刻,突然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他怎能不高兴,立刻兴奋的说道:“柳书记,你好点了吗。”

        柳擎宇点点头:“我已经好些了,咱们的谈判进展得如何了。”

        宋晓军这才连忙汇报道:“柳书记,您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孙旭阳副书记的确是个很有魄力的人物,他不仅坚决的将您的立场观察了下去,在谈判最关键的时刻,还说服了想要向三灵银行妥协的魏宏林县长,现在融资之事已经暂时谈崩了,三灵银行方面正在给市里施压呢,现在孙旭阳副书记和魏宏林县长都被黄市长狠狠的训了一顿,现在已经有传闻说市里想要把这次高速公路项目的主导权要过去,整个项目由常务副市长孙晓辉亲自來主抓,而孙晓辉是黄市长的人,情况还是不容乐观,而且孙副书记好像也受到了來自某些方面的压力,对于这个传闻并沒有给出任何的回应,弄不好这个项目很有可能被市里给拿过去。”

        柳擎宇听到宋晓军的汇报之后,脸色当时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自己只是住院了这么几天,黄立海竟然再次打起了这个项目的主意,他完全可以断定,只要这个项目主导权到了市里,到时候以黄立海的表现,肯定向三灵银行妥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