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89章 孙魏联手
  • 第689章 孙魏联手

    作品:《权力巅峰

        孙旭阳听魏宏林的话之后淡淡一笑,说道:“魏县长,你是二把手沒错,我也尊重你的权威,但是有一点请你注意,市委早已经做出决定,在与日本三灵银行方面的谈判中,由我担任谈判小组的组长,你是副组长,这个沒错吧。”

        魏宏林顿时身体就是一滞,他不得不承认,前两天市委的确做出过这个指示,这让他十分郁闷,而且他还知道这件事情是市委书记戴佳明直接否定了其他常委们的意见强行拍板通过的。

        他当时也沒有在意,在他看來,沒有柳擎宇的情况下,沒有任何人敢忤逆黄市长的意思,尤其是几乎大部分常委们都支持的情况下。

        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今天,孙旭阳竟然毫不犹豫的忤逆了黄市长的意思,明目张胆的反对向日本三灵银行方面进行妥协。

        不过魏宏林也是老狐狸,他冷冷的说道:“孙副书记,虽然你是组长,但是我认为你应该注意一点,咱们整个县委其他同志们都是组员,这件事情我们应该由全体成员投票表决,这是我们民主集中制的精神,你必须要遵守。”

        孙旭阳淡淡一笑,说道:“沒错,民主集中制的精神就是既要民主,又要集中,我身为组长,有权拍板决定这件事情的最终走向,你们也有权表示反对,也可以向上级进行反映,但是我的意见十分明确,那就是我们身为瑞源县的县委领导,我们绝对不能签订任何丧权辱国的合同,日本三灵银行现在所提出的条件,和当年小日本所提出的马关条约有多大的差别吗。

        沒有,当年他们就是强行要求我们华夏做这个做那个,如今还是如此,当年他们是因为军事实力强大,如今他们依仗的是强大的经济实力。

        他们凭什么要求我们妥协和退让,凭什么。

        我们凭什么要向他们妥协,难道离开了他们小日本的投资我们这个项目就启动不起來了吗。

        我不信。

        魏宏林同志,请你听清楚了,我不管你们任何人和小日本之间的关系好与坏,但是,我身为谈判小组的组长,我就必须要对我们这个国家负责,对我们瑞源县负责,对我们瑞源县的老百姓负责。

        只要我还是谈判小组组长,我就绝对不会同意日本三灵银行方面的方案,我还是那句话,我欢迎他们投资我们这个项目,但是他们必须要按照游戏规则來,我们绝对不会因为他们是外资就对他们有所妥协,更何况他们还是日本人。”

        说道这里,孙旭阳突然充满不屑的看向魏宏林说道:“魏宏林同志,我想问问你,对于日本三灵银行的真实背景你知道吗,了解吗。”

        魏宏林皱着眉头说道:“他们不就是一家日资银行吗,在我们华夏有很多投资项目,这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孙旭阳冷笑着说道:“魏宏林同志啊,我奉劝你一句,身为县长,你还要加强学习和研究啊,尤其是在作出决策之前,最好先调查清楚再说。”

        说道这里,孙旭阳再次从手包中拿出一叠资料丢给魏宏林说道:“魏县长,请你花几分钟的时间看一看这些资料,这些全都是柳书记在被纪委带走之前交给我的资料,通过这些资料,你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三灵银行的背景。”

        魏宏林皱着眉头翻开了这些资料,仔细的看了起來。

        越看魏宏林的心中越是暗暗吃惊。

        这时,孙旭阳沉声说道:“魏县长,我相信你已经看到了吧,这三灵银行虽然是一家日子银行,但是他的大股东之一是美国的膏生银行,膏生银行是什么性质的银行你知道吗,他们可是美国的国家猎人,当年他们通过迪拜危机引发希腊危机,沉重打击欧元经济,再利用一个小卒银行陷我们华夏于不仁不义,随后又给希腊方面出歪点子,将我们华夏卷入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忽悠我们吞下毒丸,整个过程,他们将世界那么多的国家、银行玩弄于鼓掌之间,你认为他们简单吗。

        另外,我还要再告诉你一点,在三灵银行里,虽然膏生银行是大股东,但是实际上,平时的时候,他们除了想要猎取某个国家某个产业的利润的时候才会真正出动以外,平时他们都在日本三灵集团的掌控之下,三灵集团是什么集团你知道吗,那可是为日本研究战斗机、航母之类的先进武器的超大财团,他们的很多投资都是和日本的国家利益有着一定关系的。

        对于这些事情,我想我们身为瑞源县的县委领导,我们的确应该做一做功课,绝对不能因为某些人的政治偏见甚至见利忘义,就忽视了我们身上的责任,我们可以服从领导的指示,因为我们是下属,但是我们也必须要注意一点,那就是我们不仅仅是下属,我们还是瑞源县的领导,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立分析判断能力。

        当然了,我也不是说日本三灵银行这次投资是为了他们日本的军事利益,但是,我们必须要坚持我们自己的原则,那就是诚信原则,我们欢迎一切合法资本在我们华夏投资,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因为某些压力就丢掉了我们地方政府的诚信,所以,我坚决拒绝日本三灵银行方面的方案,魏县长,你说呢。”

        魏宏林仔仔细细的把资料看完,等他看完之后,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

        沉思了足足有3分钟的时间,魏宏林这才缓缓说道:“好吧,我同意你的意见,你说得沒错,我们身为瑞源县的官员,必须要为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人民去考虑,个人利益必须要服从国家利益、民族利益。”

        随即,四个人又最终统一了一下意见之后,四人再次返回谈判桌前。

        麻生三郎脸上依然充满了淡定的微笑,看着魏宏林说道:“魏县长,你们商量的如何了。”

        直到此刻,他依然坚定的认为魏宏林他们肯定会妥协的,因为柳擎宇这个最大的障碍已经被清除掉了,瑞源县再也不会存在任何力量敢于对抗他们了,尤其是在他们已经将黄立海这个大佬已经拉入他们阵营的情况下。

        魏宏林看了麻生三郎一眼,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麻生三郎脸上那种傲气和得意,此刻,魏宏林心头也多了几丝怒气,因为他的爷爷在抗战时期是一名八*路*军,在同日本鬼子的打仗中英勇牺牲,而根据柳擎宇所提供的那份资料显示,麻生三郎的祖先曾经是侵华的战犯,而他的祖先当年所负责的侵略地区恰恰是东北地区。

        看到此刻麻生三郎的高傲和得意,魏宏林冷冷的说道:“麻生三郎先生,我现在代表我们瑞源县县委县政府正式向你们三灵银行宣布,我们欢迎你们三灵银行方面在我们瑞源县进行任何合法形式的投资,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在高速公路融资项目上同意你们的方案,你们的方案十分不平等,也不合理,对于我们瑞源县县委县政府來说,任何一位投资商的合法利益都是应该受到保护的,我们不能因为你们日本三灵银行的利益而让别的投资商利益受到损害,麻生三郎先生,请问你们能否后退一步,直接投资剩余的20亿元的资金呢。”

        麻生三郎听到魏宏林的这番话,顿时就有些蒙了,因为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之前和魏宏林、黄立海一起吃饭的时候,黄立海可是明确的要求魏宏林支持他们三灵银行方面的,怎么这么一会魏宏林就变卦了呢,想到此处,麻生三郎有些怒气的说道:“这么说你们拒绝了我们的投资方案,你们考虑过后面吗,如果沒有我们投资,你们这个项目根本就启动不起來,你们市领导也会对你们产生极度不满的。”

        这时,孙旭阳在一旁说道:“对不起,我们无法苟同你们的投资方案,你们的投资方案是不公平的、不平等的,是单方面有利的,这损害了我们瑞源县和其他投资商的利益,我们绝对不会同意,如果麻生三郎先生沒有其他意见的话,今天的谈判就先到这里吧,什么时候三灵银行方面有了新的投资方案可以找我们再继续进行谈判。”

        说完,孙旭阳直接站起身來向外走去,魏宏林等人也紧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看到此处,麻生三郎脸色都气得通红,咬牙切齿的看着几个人离去的背景怒声用日语骂道:“八格牙路,华夏人全都不是好东西。”

        此刻,孙旭阳刚刚离开不远,听到麻生三郎的骂声之后突然转过身來,冷冷的说道:“麻生三郎先生,你们日本人全都是东西吗。”

        说完,孙旭阳转身离去。

        这个时候,麻生三郎也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來,孙旭阳的意思是日本人是东西那就不是人了。

        麻生三郎这叫一个郁闷啊,自己用日语骂人这孙旭阳怎么就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