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87章 秦家秦帅
  • 第687章 秦家秦帅

    作品:《权力巅峰

        年轻人拿过试卷,从上到下看完3道題,只用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随即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便拿起笔來刷刷点点的写了起來,全部写完,用时不到5分钟,随即在试卷的签名字年轻人龙飞凤舞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秦帅,随即,年轻人直接把试卷递给刘小胖。

        刘小胖接过试卷,当时就有些愣住了,因为根据他这次负责试卷发放和收缴的经验,这次答卷过程中,即便是那三位已经进入最终复试的三位医生,最快的也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全部答完,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用了不到10分钟就答完了,这也太夸张了,该不会这哥们和之前参加过测试的那些人沟通过了吧。

        刘小胖因为早就知道答案了,所以,他直接拿起试卷看了起來,等他看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

        因为这个年轻人所开的药方中,几乎每一个药方中都有90%的药材包括用量都和三位国医圣手所提供的标准答案完全一致,但是每一个药方中却又有几味药和标准答案不一样。

        看到这里,刘小胖叹息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啊这位朋友,你的这个药方不……”

        刘小胖刚刚说道这里,就见年轻人淡淡一笑说道:“你说的是和标准答案不一样是吧,你所说的标准答案我知道,就拿第一个症状來说吧,你那个标准答案里用与我提供的不一样的地方应该是知母、怀牛膝、生薏米这三味药吧,但是我却沒有用这三味药,我之所以不用这三味药也是有我的原因的,你把我的药方给专家他们就知道了。”

        刘小胖一愣,他沒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明明知道标准答案,却偏偏用上了别的药,这让他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应该有些不简单,为了让老大柳擎宇能够尽快好起來,他再也沒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拿着药方便闯进了与大会议室相连的小会议室内,此刻,这里的三位国医圣手正在进行最后的复试,不过从三人脸上的表情來看,他们似乎并不太满意。

        刘小胖进入会议室之后,直接把试卷递给了陈老先生。

        陈老先生本來对刘小胖突然闯进复试现场挺不满的,不过等他看到试卷上所开具的药方和签名的时候,当时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大声说道:“快,快请进來,千万不要让他跑了。”

        刘小胖听到陈老先生的话也愣住了,这个时候,陈老先生看到刘小胖的神态,立刻二话不说,连正在面试的这位医生也顾不上了,直接迈步快速向外走去。

        來到大会议室内,陈老先生大声喊道:“秦帅,谁是秦帅。”

        站在小二黑身边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老先生,我就是秦帅。”

        陈老先生看到秦帅的相貌,脸上的表情立刻激动起來,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秦英豪是你什么人。”

        秦帅听到秦英豪的名字也是一呆,随即说道:“那是我曾祖父。”

        陈老先生立刻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沒错沒错,长得真像啊,尤其是这药方,一看就是你们秦家的独特风格,别人学不來的,也不敢用这种药方,秦帅,你这次也是來竞聘的吗。”

        秦帅苦涩一笑:“是啊,我缺钱。”

        陈老先生点点头:“只要你能够治好病人,钱不是问題,不过我得先确认一下,你们秦家的内家功法你继承了多少。”

        秦帅充满自信的说道:“不算太多,不过也马马虎虎能够用一点。”

        陈老先生立刻说道:“好,既然如此,你立刻跟我走吧。”

        说完,陈老先生看向刘小胖说道:“小胖子,你通知里面的几个复试者,让他们回去吧,我们要找的人找到了,真是太幸运了。”

        说着,陈老先生拉着秦帅的手迈步就向外走去,小二黑立刻跟上,韩香怡则飞快的跑出去开车去了。

        此刻,在南华市第一人民医院里。

        柳擎宇躺在床上,病情已经再次恶化了,他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浑身大汗淋漓,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呼吸也越发急促起來。

        柳擎宇的身边围了一大圈市医院的顶尖医生,包括从燕京市过來的那几位顶级西医也站在旁边,然而,他们却偏偏束手无策,因为他们刚才再次给柳擎宇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测,结果却依然查不出任何的异样,然而,柳擎宇现在的表现却表明柳擎宇的身体已经陷入了极其困难的境遇之中。

        此刻,最为焦虑的还是站着病房门口等待的柳媚烟和徐娇娇,此刻,柳媚烟已经哭得晕倒了过去,徐娇娇的身体状况也十分糟糕,曹淑慧一边搀扶着柳媚烟,一边劝解着徐娇娇,旁边护士正在对柳媚烟进行急救。

        此时此刻,曹淑慧的眼神中充满了失落、痛苦和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柳媚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曹淑慧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那个沙哑的经过变音处理的充满了阴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來:“柳媚烟,听说你居然玩起了悬赏竞聘啊,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就算是出再多的钱也是沒用的,谁也救不了柳擎宇,谁也救不了他,哈哈哈哈哈,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恰恰在这个时候,柳媚烟在护士的抢救下苏醒过來,他恰恰听到了最后几句话,此刻,听到那个嚣张怨毒的声音,原本浑身无力的柳媚烟猛的坐起身來,一把抢过电话冲着手机大声喊道:“你到底是谁,如果我儿子出现意外的话,不管你是在天涯海角,我们柳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绝不放过。”

        柳媚烟声嘶力竭的吼道,双眼之中的怒火喷薄而出。

        电话那头,那个怨毒的声音只是哈哈的大笑,却沒有多说一个字,很显然,这个人的心思极其缜密,只是在不断的用话语去刺激柳媚烟,但是却绝不多说一个可以让柳媚烟猜出他身份的字,这是一个阴险至极的人。

        电话中传來嘟嘟嘟的忙音,柳媚烟的手无力的垂了下來,手机噗通一声掉落在地上,柳媚烟的神情显得异常的沮丧和颓废,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儿子柳擎宇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死亡。

        此时此刻,柳媚烟感觉到,支撑自己生存下去的精神动力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陈老先生和秦帅的身影出现在走廊拐角处,快步向病房处走了过來。

        看到陈老先生出现,柳媚烟连忙挣扎着坐起身來,原本无精打采的眼神充满了渴望的看向陈老先生说道:“老先生,秦家的人找到了吗。”

        陈老先生苦笑着说道:“幸不辱命,秦家人是找到了,就是这位。”

        说着,陈老先生用手一指旁边的秦帅。

        陈老先生也感觉挺不好意思的,虽然秦家的人是找到了,但是一看就知道这位只是秦家的一个晚辈,他的医术和内家功法到底能够达到何种程度,能否治愈柳擎宇都是未知之数,他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柳媚烟看到陈老先生请來的只是一个和柳擎宇差不多的年轻人的时候,心当时就沉到了谷底,虽然不懂医术,但是柳媚烟却是清楚,这医生尤其是中医,一般來说是年纪越大能力越强,治病的效果越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看起來也就是刚刚大学毕业,他能够治好儿子的病吗。

        不过柳媚烟是一个比较有涵养的人,虽然内心深处对秦帅并不信任,不过既然是陈老先生带來的,她还是表现出了对秦帅的尊重,主动伸出手來说道:“秦医生,我儿子的病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救救我的儿子。”

        秦帅对于柳媚烟也是比较尊敬的,因为他也听说过柳家的事情,虽然柳家一般人很少知道,但是身为一个有着几百年家族历史秦家出來的人,他还是了解一些的,而且他早就听说柳家人从古到今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不断的为华夏这个国家的繁荣富强而默默奉献着、努力着、奋斗着。

        秦帅有些羞赧的一笑,和柳媚烟稍微一握便松开了,微笑着说道:“柳阿姨,您不要着急,我会尽力而为的。”

        说完,秦帅在陈老先生的带领下走进了病房内。

        当医院的院长和医生们看到陈老先生竟然带着一个才20多岁的年轻人走了进來,顿时全都皱起了眉头。

        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吴奎天更是充满了不满的说道:“陈老先生,您怎么带着这个年轻人进來了,该不会他就是你们通过层层复试招聘过來的主治医师吧。”

        说话之间,吴奎天充满了蔑视。

        本來,吴奎天对于柳擎宇在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还是比较高兴的,尤其是当他看到这么多京城名医都过來的时候,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们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根本就沒有被列入治疗医师的行列,全都只能作为辅助出现在现场,而且沒有一点发言权,这让他十分不满,而且在他看來,对方顶多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而已,而对方的家庭却开出了8000万的巨额悬赏寻找医生,简直是胡搞,在他看來,如果柳擎宇交给他们医院治疗,哪怕是对方只拿出1000万來,他都有信心治好柳擎宇。

        然而,整个现场,却沒有人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