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82章 接受调查
  • 第682章 接受调查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刚刚回到住处,房门便被敲响了,打开房门一看,竟然是刘小飞。

        刘小飞左手中拎着两瓶衡水老白干,右手中拎着一包盒饭,满脸含笑着站在外面。

        柳擎宇笑着把刘小飞请了进來。

        刘小飞把酒菜全都放在桌子上,笑着说道:“还沒有吃饭吧,一起喝点吧。”

        柳擎宇点点头,找出了两只酒杯直接摆在桌面上,刘小飞给两人倒满酒之后,举起酒杯说道:“來,柳擎宇,这第一杯酒为你庆祝,祝贺你暂时脱离官场苦海。”

        柳擎宇苦笑着举起酒杯苦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刘小飞笑道:“现在整个瑞源县全都传遍了,说是你在与日本人谈判的时候索取巨额好处费,人家不答应你就不和他们合作,现在几乎到处都有人在议论这件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而且你暂时被免职的消息也已经传遍了瑞源县的大街小巷,柳擎宇啊,看來,你们官场真不是人混的地方啊,像你这样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反而被别人诬陷,而那些真正索取好处的人却可以逍遥法外,混得风生水起,不公平啊不公平。”

        说着,刘小飞举起酒杯和柳擎宇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柳擎宇也是一饮而尽,随即苦笑着说道:“身在官场,身不由己,这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至于你所说的不是人混的,这却不尽然,官场,是一个名利场,也是一个战场,有的人进入官场为了名为了利,而有些人进入官场却是为了自身的生存,为了展现自身的价值,为了实现自己为国为民的梦想。

        不管任何地方,不管任何事业,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更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所有的公平都是相对的,就像我这一次被免职,如果站在老百姓的角度上來看,在如此大规模新闻舆论的宣传报道之下,我的的确确是一个贪官,是应该被拿下的,之所以产生这种现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老百姓所得到的信息是不完整的,是某些人经过加工处理之后故意用來误导老百姓和舆论的。

        而且不得不说,这一次,小日本这一招玩得的确非常高明,连我都沒有想到他们还可以这样玩,我棋差一招。”

        刘小飞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沉思了一会,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柳擎宇,看來你真的是看透了官场上的是是非非了,既然你知道官场上的公平是相对的,想要为了老百姓做事肯定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为什么不考虑退出官场呢,以你的才华,如果进入官场的话,肯定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获得巨大成功的。”

        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反问道:“刘小飞,你认为在商场上有绝对的公平吗。”

        刘小飞摇摇头。

        柳擎宇道:“这不就是了,不管是商场还是官场,其实都是利益纠葛最多的地方,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所有的公平都是相对的,一个人要想在这种犹如战场一般的地方生存下去,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智慧,而且在这两个地方,人永远都会面临着别人的挑衅、陷害甚至是暗杀,只有我们心存一颗永不妥协、永不言败之心,才有可能在这两种地方生存下去,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刘小飞再次举起酒杯:“柳擎宇,说得好,你的这番话也说出了我的心声啊,本來我今天來就是想要安慰安慰你的,沒有想到你把事情全都想得十分透彻,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需要去说什么安慰你的话了,來,咱们哥俩还是一醉方休吧。”

        “好,一醉方休。”柳擎宇举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两个兄弟这一喝就是2个多小时,把两瓶52度的衡水老白干喝得干干净净,随即又喝了柳擎宇房间里存放的一瓶山庄老酒,虽然每人一斤半的酒相对两人的酒量來说算不得什么,但是柳擎宇的心情不怎么好,而刘小飞也因为为柳擎宇鸣不平而心中不爽,所以,这3斤酒下肚之后,两人全都喝得迷迷糊糊,酩酊大醉,喝到后來,两个人全都直接躺在地板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鼾声如雷。

        此时此刻,房间的房门打开了,程铁牛从外面走了进來,他先是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餐盒和残羹冷炙,随后又把两人分别抱起來放在了沙发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程铁牛站在柳擎宇的身边,看着柳擎宇呼呼大睡的情形,脸上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叹息一声喃喃的说道:“老大啊老大,你真是太辛苦了,自从跟着你当了司机以后,我就沒有发现你有一天睡觉超过8个小时啊,真是想不明白,你这么努力工作到底为的是什么,你这样做到底值得吗,我更想不明白,为什么像你这样兢兢业业工作的干部却要承受如此巨大的不公平的打击呢,这几天,为了招商引资,你几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现在资金问題解决了大半,你却被停职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哎,想不明白啊想不明白。”

        说完之后,程铁牛使劲的摇着头叹息着的离开房间,返回到了隔壁他自己的房间。

        晚上7点钟,柳擎宇和刘小飞几乎同时睁开了朦胧的醉眼,打着哈欠坐起身來,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來。

        刘小飞笑道:“柳擎宇,我们这次可真是酩酊大醉啊,真的很爽快。”

        柳擎宇笑道:“是啊,这次可真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了,太难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处传來笃笃笃的敲门声。

        柳擎宇站起身來,穿着拖鞋打开房门,便看到5名脸色严肃的男人站在外面,其中为首的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表情严肃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我是市纪委副书记任伟森,这位是市政府副秘书长葛振天,我们受到南华市市委指示,前來瑞源县调查你违法违纪向日本客商索取巨额好处费的事情,请你跟我们走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好的,沒问題,稍等片刻。”

        说完,柳擎宇返回房间内换了一身新的衣服穿上皮鞋,伸出手來和脸上露出不平眼神的刘小飞握了握手说道:“小飞啊,恐怕今天晚上我是沒有办法陪你一起喝酒了,你去找隔壁房间的程铁牛喝吧,这家伙的酒量不在我之下。”

        刘小飞苦笑着点点头,看着柳擎宇在几名纪委工作人员的包围下走出房间,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的表情。

        刘小飞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是他非常清楚,一般官员一旦被纪委的人盯上,很难不被查出问題,不知道柳擎宇能否躲过这一劫啊。

        柳擎宇在任伟森和葛振天等人的带领下,來到了瑞源县县委招待所内。

        他们已经在这里要下了4个相邻的套间,柳擎宇被他们直接带进了其中一个套间。

        此刻,套间客厅的正中央摆放着一把凳子,在凳子前面,则是两张桌子,桌子后面则是两把椅子。

        柳擎宇被安排在凳子上坐下,任伟森和葛振天两人坐在椅子上,其他三名工作人员一个站在门口处,一个站在窗口处,另外一个人则站在柳擎宇的背后。

        做好一切防护工作之后,调查工作正式开始。

        任伟森脸色严肃的说道:“柳擎宇,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调查你吗。”

        柳擎宇点点头。

        葛振天突然狠狠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柳擎宇,你这是什么态度,任副书记问你话呢,你必须要回答,你点头是什么意思。”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葛振天一眼说道:“只要我的意思表达到位就可以了,我又不是沒有配合调查,你咋咋呼呼的做什么,另外,葛副秘书长,我得郑重的提醒你一句,我柳擎宇并不是被双规了,我只是配合你们的调查,我甚至有权利保持沉默,所以,你最好不要拿出审讯犯人的那一套來对付我,更何况,你根本就不属于纪委的工作人员,你只是调查组的成员,你最好把你的自身定位搞清楚。”

        柳擎宇虽然身陷险境,但是脾气却一如既往的张扬,对于属于自己的权利丝毫沒有退缩的意思,而且从葛振天的这番话之中柳擎宇可以敏感的察觉到,这个葛振天绝对是找自己麻烦來的。

        葛振天听完之后,气得脸色涨得通红,用手指着柳擎宇怒声说道:“柳擎宇,你不要太嚣张了,我告诉你,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你存在严重的问題,把你双规只是时间问題。”

        柳擎宇不屑一笑说道:“葛副秘书长,咱们都是成人了,就不要玩小孩子的把戏了,如果你真的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你还会费劲巴拉的找我问话吗,恐怕你们早就把我给双规了,我最后提醒你一句,我可以配合调查小组进行调查,但是,如果你要是再使用这种毫无理性的问话方式,可就别怪我保持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