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74章 孤立无援
  • 第674章 孤立无援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从來都不是一个畏惧挑战的人,魏宏林等人越是采取这种态度,越是激起了柳擎宇的斗志。

        等大部分常委们都说完之后,柳擎宇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县委办主任宋晓军的脸上:“晓军同志,你來说一下你的意见吧。”

        宋晓军沉声说道:“柳书记,我认为既然现在银行方面不肯贷款给我们,我们只能采取面向社会进行融资的模式了,这种模式在全国各地早就有了很多成功的案例。”

        宋晓军刚刚说完,常务副县长许建国便反驳道:“宋主任,我想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以前每次提及高速公路修建的时候,我们瑞源县方面也尝试过面向社会进行融资,但是从來就沒有任何一家单位或者个人对我们瑞源县的高速公路投资感兴趣,我认为,就算是面向社会进行融资,恐怕也沒有什么机会,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不入把这笔钱投入到我们瑞源县的经济开发区之中,利用这笔钱把经济开发区好好的建设一下,以便于招商引资,这样做才是最为实际的。”

        瑞源县经济开发区是由许建国來负责的,他提议把这笔钱弄到开发区去也是大有深意的,钱只要到了开发区的账户上,到时候可就由他说了算了。

        柳擎宇听到许建国的话之后立刻把脸一沉说道:“这里我先提醒一下许建国以及其他同志们,这笔钱是专项扶植资金,必须专款专用,为了这笔钱被挪用之事,南华市方面已经有人落马了,难道咱们瑞源县还想再重蹈覆辙吗,所以,我建议大家都可以把这个想法憋进肚子里了,不要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万一出事了将來你承担责任啊。”

        柳擎宇这话一出口,无异于直接打了许建国一个大耳光,许建国立刻闭嘴了,他只愿意管理钱,可是却不愿意承担责任,责任面前,他毫不犹豫选择了退缩。

        现场一下子陷入到了沉寂之中,所有常委们再次宣称了沉默应对。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好,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说,资金的问題将会按照宋晓军同志所说的面向社会融资的方式展开,我们欢迎银行、个人、企业参与到我们瑞源县高速公路建设的项目中來,大家有什么异议吗。”

        这个时候,县委副书记孙旭阳立刻接口说道:“我赞同柳书记的意见,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我们的目标是发展瑞源县的高速公路,发展交通,利国利民,我相信这个项目在柳书记的亲自掌控下,一定能够获得巨大成功的。”

        孙旭阳说完,又接着有好几个常委表示同意,这个时候大家都相通了,反正这个项目也不用他们负责,有了成绩却可以分享,有什么理由不去支持呢,就算是真的弄不成这个项目,责任也是由柳擎宇去承担的。

        此刻,魏宏林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啊,自己这边和柳擎宇打擂台唱反调呢,关键时刻,这个孙旭阳竟然又站在了柳擎宇那边,这个老家伙是不是脑袋被驴给踢了啊,难道他不知道柳擎宇是个外人吗,难道他不担心万一柳擎宇要是搞成功了,将会在瑞源县树立起极大的威信,绝对会威胁到他孙旭阳的地位吗。

        可惜,这些话他也只能憋在心中,只是愤恨不满的看了孙旭阳一眼,然后也表态赞同。

        身为县长,他还是要顾全大局的,即便是和柳擎宇唱反调,也得把调唱在合适的地方,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不能随随便便和柳擎宇打擂台的,毕竟人家好歹也是一把手。

        散会之后,县委办主任宋晓军立刻拟定了一份面向社会融资的方案提交到柳擎宇的桌面上,柳擎宇直接批准之后,在宋晓军的协调下,这份融资方案出现在南华市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上,并且以新闻报道的方式指出了瑞源县正在建设的高速公路项目,并且面向全国招商引资。

        而柳擎宇也沒有闲着,他再一次给瑞源县各个银行的行长们打电话沟通了一下,希望对方能够支持一下瑞源县的交通建设,给些贷款,然而,柳擎宇得到的全都是同样的答案,,不行,几乎每一个银行行长全都十分直接的指出:“柳书记,不是我们不支持,而是我们沒有办法支持,整个瑞源县一年的存款金额也沒有多少,我们根本拿不出多少资金來贷款给你们,我建议你还是向市行去看看吧。”

        无奈之下,柳擎宇亲自跑了一趟南华市,找到各个银行的负责人想要跟对方谈一谈瑞源县高速公路贷款的事情,对方听到是这件事情,直接毫不犹豫的便拒绝了,其中南华市某银行行长更是直言不讳的说道:“柳书记,恕我直言,你们瑞源县规划的那条高速公路就算是建成了也肯定是赔钱,因为你们瑞源县的交通流量太小了,而高速公路只有在有充足的交通流量的情况下,才能获得足够的收费收益,我们虽然是国有银行,但是我们也是有业绩考核的,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拿着国家的钱拿着自己的业绩考核來开玩笑的。”

        柳擎宇甚至直接搬出了有关把瑞源县造成三省枢纽的这个长远规划拿出來试图说服对方,而对方听完之后更是直接十分不屑的笑了起來:“柳书记,你们这个计划听起來的确很美好,但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那可是1200多个亿啊,沒有任何一家银行就算是省行也不可能支撑得了的,而且这个项目面临的困难之大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好了,柳书记就谈到这里吧。”

        说完,银行的人走了,只有柳擎宇孤独的背影在会客室内显得那么寂寥。

        随后,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柳擎宇咬着牙跑到了省会辽源市,亲自往各大银行去跑贷款,然而,这一次,柳擎宇甚至连一个主管领导都沒有见到,最好的一家银行只是出动了一个银行信贷部的副主任來接待柳擎宇,对方直言不讳的告诉他瑞源县的项目沒戏。

        3天,跑了30多家省市的各大银行,柳擎宇的腿都跑细了,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然而,他却收获寥寥,沒有一家银行愿意给瑞源县的这个项目贷款。

        夜色阴沉。

        柳擎宇站在辽源市新源大酒店的楼顶上,任凭夜风吹拂着他的头发,吹得他的西装猎猎作响,柳擎宇的眼神显得那样忧郁,那么凝重,那么深沉。

        从小到大,柳擎宇做任何事情还从來沒有失败的时候,然而这一次,柳擎宇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偌大的白云省竟然沒有一家银行愿意给瑞源县的项目贷款,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他们就看不到这个巨大的项目一旦成功将会带來的巨大的收益吗。

        柳擎宇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南华市一家酒店包间内,南华市市长黄立海与青峰县县委书记赵志强面地面的坐在桌旁,谈笑风生。

        黄立海笑着说道:“志强啊,这一次的事情沒有能够帮到你非常不好意思啊。”

        赵志强连忙说道:“黄市长,您可别这样说,您已经给了我们青峰县很大的帮助了,虽然最终这笔钱沒有落在我们青峰县,但是你的这番心意我领了,我已经和我三叔说了,等到今年五一的时候,我会安排您与我三叔见一面的。”

        黄立海脸上立刻露出了菊花一般灿烂的笑容,要知道,赵志强的三叔那可是中*组*部的啊,如果自己能攀上这个高枝,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想到此处,黄立海知道,自己是时候表现一下自己存在的价值了,黄立海沉声说道:“志强啊,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柳擎宇已经前往省里各大银行去寻找贷款了,距离瑞源县的项目正式启动的时间越來越近了,魏宏林那边也给我传來了消息,说是瑞源县方面已经确定好了整个项目的运行方案,说是只要项目融资资金一到位,就立刻展开整个项目的招标工作,同步展开高速公路沿线居民的安置拆迁工作,他们的安排十分紧凑啊。”

        赵志强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一副不屑的笑容说道:“黄市长,您放心吧,柳擎宇就算是去了省里,他也贷不到一分钱的。”

        黄立海一愣:“不会吧,省里那么多银行怎么可能贷不到钱。”

        赵志强嘿嘿一笑,说道:“我说贷不到就是贷不到,实话跟您说吧,省银监会的某位领导和我叔叔是老朋友了,我叔叔已经跟他打了招呼,让他重点照顾一下瑞源县的这个项目。”

        黄立海听到赵志强的这番话,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中对赵家的实力不由得再次高看了几分,他还真沒有想到,赵家即便是在省会那边也有着如此重量级的关系,如此看來,柳擎宇要想在贷款上做文章,恐怕肯定是不可能了。

        此时此刻,黄立海心中升起了一个好主意,脸上立刻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心中暗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你等着吧,只要你搞不定融资,我就能把你从瑞源县踢走,就算你是曾书记的人又如何,只要你有失误,就算曾书记也保不了你,更何况赵家也不是那么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