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54章 主持公道
  • 第654章 主持公道

    作品:《权力巅峰

        然而,黄富贵却万万想不到,此刻的林海峰内心深处对黄富贵充满了不爽。.

        要知道,柳擎宇可是管林海峰叫林哥的,而黄富贵却管柳擎宇叫孙子,这样算來,岂不是林海峰也成了黄富贵嘴里所说的孙子,林海峰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刘飞当年最信任和欣赏的秘书之一,如今才38岁便成了堂堂的常务副部长,不仅能力超强,思维、反应都是顶级的。

        黄富贵如此绕着弯的把他给骂了,他要心中爽才怪。

        林海峰只是冷冷的看了黄富贵一眼,沉声说道:“刚才他为什么打你。”

        “因为……”黄富贵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话來了。

        这时,柳擎宇冷冷的看着黄富贵说道:“黄富贵,我告诉你,你敢骂我,我就敢揍你。”

        “好了,这件事情就先不要提了,你们双方全都有问題,黄富贵你也注意一点,你好歹也是副厅级的国家干部,说话的时候还是要文明一些。”林海峰冷冷的说道。

        黄富贵连忙点头,随即又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林部长,您看看,这都是柳擎宇刚才给我打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沒有把我们部委的领导放在眼中,他这是肆意破坏国家机关……”

        林海峰十分认真的听黄富贵说完,等他说完之后,林海峰看向柳擎宇问道:“柳擎宇,黄富贵说得可有问題。”

        柳擎宇直言不讳的说道:“他说得部分正确,就是我打他的那一部分,沒错,我任何时候都承认我揍了他,一共扇了他三七二十一个大嘴巴,但是,我扇他的原因他完全是在捏造事实,我之所以扇他,是因为他擅自撕毁了我们瑞源县上下辛辛苦苦所做出來有关建设高速公路的规划方案,现在,撕毁的规划方案还在他的办公室内呢,林部长和在场的各位都可以进去看一看,看看我有沒有撒谎。

        而且,我刚才也早就说过了,在撕毁我们瑞源县的规划方案之前,黄富贵曾经多次对我们的方案进行贬低和诋毁,对此我都可以忍耐,但是就算我们的规划方案他认为在垃圾,也沒有权利去撕毁,他撕毁了,所以我要揍他,我要用这种方式告诫他,必须要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林部长,今天我把话也撩在这儿,如果黄富贵不赔偿我们一份完整无缺的一模一样的规划方案,我保证以后每天揍他一顿。”

        说话之间,柳擎宇十分冷漠的看着黄富贵。

        此时此刻的柳擎宇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了,柳擎宇不是傻瓜,整件事情他看得非常清楚,这个黄富贵肯定是受到了赵志强的蛊惑才做出如今撕毁规划方案的举动的,这次撕毁行为甚至很有可能是黄富贵早就策划好的,如果换了别人,发生今天的事情肯定要吃个哑巴亏的。

        但是黄富贵却看错了自己,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吃哑巴亏之人。

        柳擎宇说完,现场顿时一片安静,但是气氛却变得诡异起來。

        现场也有不少是过來部里办事的,虽然他们沒有碰到过被撕毁文件的行为,但是被刁难、被贬低的事情却经常遇到,所以,众人对柳擎宇此刻的感觉是十分理解的。

        然而,部里其他同事们却又是另外一种想法,有些人认为这是自己的生存哲学,只有刁难才能显出自己的水平,才能让自己获得好处,别人都这样做,自己沒有理由不这样做。

        当然了,也有人对黄富贵的行为是看不过眼的,认为他这个人做事做得太过了。

        林海峰听完柳擎宇的话之后,冷冷的看向黄富贵说道:“黄富贵同志,对于柳擎宇的话你有沒有意见。”

        黄富贵立刻使劲的摇着头说道:“林部长,柳擎宇完全是在撒谎,那份方案明明是他自己撕得,他这完全是恶人先告状,栽赃陷害,而且我也根本沒有刁难过他,他们这份规划方案在之前的所有流程全都是一路绿灯的,柳擎宇之所以对我不满是因为他要求我立刻就签字,我不同意,我说我得仔细看完之后才能签字,我们因此而发生了争执,柳擎宇这才玩了这么一出自己撕毁规划方案栽赃陷害的把戏。”

        黄富贵说话的时候脸上故意拿捏出十分愤怒的表情,就好像他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的,柳擎宇说的完全都是谎话一般,说道动情之处,他还故意愤怒的挥舞了一下手臂:“林部长,我真的很纳闷,为什么像柳擎宇这种素质低劣的人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混进我们的干部队伍,竟然还能混到县委书记的这个位置上,这有关领导眼光也太差劲了一些。”

        黄富贵的话刚刚说完,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突然在众人的身后响起:“你是在说我沒有眼光吗。”

        柳擎宇突然感觉到这声音有些熟悉,立刻转身,等他看到來人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沒有想到,白云省省委书记曾鸿涛竟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在曾鸿涛的身边陪着的正是部长黄志宏,林海峰是过來找黄志宏协调一些事情的,沒有想到他刚刚等到散会的黄志宏聊了不到3分钟,黄志宏的秘书便进來告诉黄志宏说是白云省瑞源县的一个叫柳擎宇的县委书记把部里的一个副司长给打了。

        曾鸿涛听到柳擎宇这个名字的时候,顿时就有些头大了,他知道柳擎宇能惹事,脾气不好,却沒有想到,柳擎宇不仅在白云省能惹事,竟然到了部委里竟然还能如此刺头,将一个副司长给打了,他连忙站起身來说道:“老黄,我下去看看,这个柳擎宇太不让人省心了,到哪里都给我惹事,我得下去好好批评批评他。”

        说话之间,曾鸿涛便向外走去。

        黄志宏也是一方大员,心明眼亮,听到曾鸿涛这样说话,便猜出來了,这个柳擎宇曾鸿涛是认识的,而且看样子关系还相当不错,虽然曾鸿涛嘴里是在说柳擎宇的不是,但是字里行间却流露出对柳擎宇的回护之意,他说得明白,是要批评柳擎宇,而不是处理。

        这是在像自己表明态度呢,这就是说话的艺术。

        黄志宏和曾鸿涛以前是党校同学,关系非常不错,而且黄志宏对曾鸿涛的官德也是相当钦佩的,所以,他立刻起身说道:“老曾,既然涉及到白云省和部里,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让黄志宏和曾鸿涛沒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走到近前,便听到了黄富贵说提拔柳擎宇的人沒有眼光。

        曾鸿涛的心中当时那叫一个不爽啊,柳擎宇可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他对柳擎宇的欣赏是毋庸置疑的,他对自己的眼光那是相当自信的。

        现在,一个小小的副司长竟然质疑自己的眼光,曾鸿涛当时便反问了回去。

        黄富贵看到黄志宏和曾鸿涛当时就是一愣,尤其是对于曾鸿涛他也是认识的,知道这位是白云省省委书记,前途无量,听到对方的反问他连忙说道:“曾书记,您误会了,我不是说您眼光差劲,我是说那些挑拨柳擎宇的人眼光差劲。”

        曾鸿涛淡淡的说道:“我就是你说的挑拨柳擎宇的那个人。”

        黄富贵顿时傻眼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是曾鸿涛提拔起來的。

        黄志宏这个时候也算是看明白了,这曾鸿涛对柳擎宇的回护之意不是一般的明显啊,这柳擎宇都把人给打了,他竟然还要为柳擎宇出头。

        黄富贵也是一个明白人,当曾鸿涛出现并说话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今天恐怕有些危险了,不过他还是有办法的,立刻用手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曾书记,对不起啊,我刚才说话不当,我向您道歉,您看看我这张脸,都是被柳擎宇给打得,您和黄部长、林部长可一定要给我主持公道啊。”

        曾鸿涛脸色阴沉的看着柳擎宇说道:“柳擎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曾鸿涛自然不会和黄富贵一般见识,也不会去为难黄富贵,他直接把目光对准了柳擎宇。

        柳擎宇立刻把事情再次详细的复述了一遍,等柳擎宇说完之后,黄富贵立刻把他刚才编造的流程也复述了一遍,并且请求众位领导为他主持公道。

        两人说完之后,三位领导顿时全都皱起了眉头。

        很显然,柳擎宇和黄富贵的两人的话几乎是意思完全相反,柳擎宇说规划方案是黄富贵撕的,黄富贵却偏偏说是柳擎宇撕得。

        这事情可就不好决断了,毕竟,事发当时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机,艹作了几下之后,调出了一段视频录像,递给林海峰说道:“林部长,这是我拜访黄副司长的全过程,是非曲直一目了然。”

        林海峰接过柳擎宇的手机,拿在曾鸿涛和黄志宏面前播放了起來。

        看到柳擎宇竟然拿出了手机,黄富贵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起來,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他开始郁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