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51章 处处刁难
  • 第651章 处处刁难

    作品:《权力巅峰

        此时此刻,赵志强的脸上显得有些尴尬起來。.

        和赵志强同样尴尬的还有坐在主座上的贾振洋,贾振洋已经十分利索的站起身來,笑着看向规划司常务副司长黄富贵,但是却并沒有让座的意思。

        此刻,黄富贵也皱着眉头看向贾振洋。

        这两人都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彼此自然是认识的,而且两人的级别职务都完全一致,而且两人之间还有很多外人不太了解的恩怨,那就是在上一次司长位置竞争中,两人本來都有机会竞争另外一个司的司长之位的,但是由于那一次两人各出奇招,争得有些过火了,结果,两人都沒有登上那个位置,反而让另外一个副司长渔翁得利,最终登上了司长位置,两人的恩怨也因此而结了下來,基本上在饭局的时候,只要有一方出现,另外一方绝对不会在同一酒桌上出现,平时在单位的时候,虽然两人都在同一层楼上办公,抬头不见低头见,但是两人却从來沒有说过话。

        两人沒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场合见面。

        不过听到赵志强要柳擎宇把主座位置给自己让出來,黄富贵心中还是比较舒服的,他非常希望柳擎宇能够让出主座出來。

        然而,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赵志强同志,你啥时候跟我说过黄部长也在这里,我怎么不记得呢,你要是跟我说的话,我肯定要过去敬酒的啊,你这个玩笑可开得有点过了啊。”

        柳擎宇直接当面阴了赵志强一把。

        赵志强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啊,但是这种事情又沒凭沒据的,他还真拿柳擎宇沒有什么办法,气急之下,立刻冷冷的说道:“好,好一个柳擎宇,当真是不讲什么规矩啊,不过柳擎宇,既然黄司长都过來了,你是不是给黄部长让个座啊。”

        这一次,赵志强并沒有提让柳擎宇把首座给让出來,因为他不想把贾振洋给得罪了。

        然而,柳擎宇多聪明一个主啊,怎么能让他如愿,等赵志强说完之后,柳擎宇立刻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赵志强同志,我们这群人座位都已经固定下來了,主座位置肯定是不会动了,而且我也沒有让我的贵客坐次座的习惯,要不我让服务员再搬两把椅子过來。”

        赵志强张了张嘴,却啥都说不出來,这柳擎宇,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当着黄富贵的面说沒有让出主座的习惯,这次肯定是把黄富贵给得罪死了,不过柳擎宇这家伙太阴险了,他的本意是让柳擎宇把他的位置让出來给黄富贵坐,但是柳擎宇却偏偏偷换了概念,给说出了主座,而他自己之前却偏偏说过这样的话,这让他想要反驳都无言以对。

        这时,黄富贵已经彻底被柳擎宇的这番话给激怒了,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本來他是想要过來耀武扬威的,却沒有想到贾振洋的出现打破了他的耀武扬威之旅,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在贾振洋面前装逼沒有什么必要,而且弄不好还会被对方抓住把柄。

        所以他直接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柳擎宇同志,你的确是一个非常有个姓的年轻人,希望你的仕途之路一路走好,千万不要有什么磕磕绊绊的。”

        说完,黄富贵转身离开。

        对于黄富贵这番话里的威胁之意,在场众人怎么会听不出來呢,贾振洋听到黄富贵这样说,心中充满了不屑,暗道:“黄富贵啊黄富贵,你小子竟然在柳擎宇面前装逼玩嚣张,你简直是耗子舔猫腿,嘬死啊。”

        贾振洋都这样想,小二黑这帮兄弟就更别提了,这些人沒有一个把黄富贵当成一棵葱。

        柳擎宇笑着举起酒杯说道:“來,贾司长、周主任,咱们一起再喝一杯,不要被刚才的小插曲打扰了兴致。”

        一杯酒下肚之后,贾振洋笑着说道:“柳书记,刚才黄富贵的表情我相信你也看到了,你对我的看重我非常感谢,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个黄富贵是一个比较爱面子的人,而且心眼也不够大,而你们瑞源县的规划必须得在规划司那边通过审批之后,才能拿到我们财审司进行最终审核,我担心这家伙会在其中做手脚,所以我建议你如果有关系的话,尽可能疏通疏通,否则万一要是卡在规划司那边,我可真沒有什么办法。”

        虽然贾振洋说得比较隐晦,但是柳擎宇也听明白了,他是在暗示自己,黄富贵很有可能会在瑞源县高速公路规划方案的审核中做手脚,给自己制造麻烦,柳擎宇却只是笑了笑说道:“沒事,我按照流程办就可。”

        这天晚上,宾主尽欢,聊得十分开心。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亲自带着瑞源县的高速公路规划方案赶到了规划司办公室,直接把文件交给了规划司办公室主任周浩明。

        周浩明先仔细看了一眼之后,表情凝重的说道:“柳书记,你们瑞源县的这份规划做的十分详尽,而且现省市县三级批示也全都十分清楚,如果按照正常流程进行的话,差不多需要5个工作曰,我这边亲自帮你跑一下其他流程,今天上午就可以走完主体流程,最终只剩下两位司长签字的环节,到这里我就无能无力了。”

        柳擎宇听周浩明这样说,连忙十分感动的说道:“周主任,那就多谢你了。”

        周浩明笑了笑:“沒事,这也是我的分内工作而已。”

        说完,周浩明便拿起柳擎宇的规划方案走了出去,柳擎宇则在办公室内等了起來。

        不得不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按照正常柳擎宇需要5个工作曰才能搞定的审批流程在周浩明亲自出马的情况下,在其他各个处室的审批速度大大加快,只用了2个半小时的时间,周浩明便办妥了所有的流程,然后带着柳擎宇赶到了常务副司长黄富贵的办公室。

        周浩明敲开房门之后,把瑞源县的规划方案放在黄富贵的办公桌上,十分恭敬的说道:“黄司长,这是瑞源县的规划方案,您看能不能先重点审批一下。”

        同是在一个单位工作的同事,他们彼此之间是有着各自默契的,如果谁有个人的关系户,如果符合流程且沒有任何问題的话,大家都会给个面子加个塞的,毕竟,大家都在一个系统里,沒准就有谁求着谁的时候,即便是司长在遇到下属有特殊需要照顾的时候,也是会网开一面的,毕竟,如果司长的关系户过來,如果下面的人给你卡住不办,你也沒辙。

        然而,今天,当黄富贵看到是瑞源县的规划方案之后,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说道:“好的,方案就先放在这里吧,我过一会审批一下。”

        周浩明看到黄富贵的态度,心中就知道情况恐怕有些不妙,不过他也明白,这件事情自己能够帮忙的也只能到这里了,向柳擎宇使个眼色之后,便离开了。

        柳擎宇便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等待了起來。

        黄富贵晾了柳擎宇足足有半个小时,这才拿起瑞源县的规划方案看了起來。

        在整个过程中,柳擎宇一直正襟危坐,沒有出现一丝一毫的松懈,充分将军人端坐如钟的特点发挥了出來。

        对于柳擎宇的坚持,黄富贵还是比较欣赏的,不过昨天晚上,柳擎宇让他很沒有面子,他心中十分的不爽,再加上他早就得到了赵志强的招呼,让他卡住瑞源县的规划方案,所以,今天,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瑞源县的规划方案通过的。

        不过让黄富贵比较郁闷的是,柳擎宇的规划方案他前前后后仔细看了两遍,竟然沒有找到一处错误,这让他有些吃惊,因为对他而言,长期和规划方案之类的材料打交道,他早已经养成了超级挑剔的眼光,即便是组织再严密的材料,他也能够找出其中的一些问題将材料打回去让申请方重新提交。

        而申请方为了让审批材料通过,就必须要找各种关系來请自己吃饭甚至是给于自己一些好处,这是他这种手握审判权领导的杀手锏,也是他们生存的哲学,只有找出你的毛病,才能显出我的水平。

        然而,他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柳擎宇这份规划方案中的任何错误,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格式错误都沒有找到,这让他十分震惊,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份规划方案是不是一个标准的模板。

        不过对黄富贵而言,如果他想要找毛病的话,办法还是很多的,他轻轻的放下文件说道:“柳擎宇啊,你们瑞源县的这份方案从格式上看,的确做得非常不错,不过呢,整个规划方案不够合理,我建议你们瑞源县还是先把规划方案好好的调整一下再拿过來审批吧。”

        柳擎宇眉头一皱:“黄司长,不知道您所说的规划方案不合理是指哪里不合理,能不能给我一个比较明确的指示,这样也方便我们进行修改。”

        柳擎宇已经看出了对方是在故意刁难,不过他还是暂时隐忍着,希望能够以一种比较平和的方式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