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46章 悲剧四人组
  • 第646章 悲剧四人组

    作品:《权力巅峰

        然而,对面那个穿着一身普通休闲装的男人却只是淡淡一笑,说道:“罗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也知道,我们身为高速公路项目监理公司,责任重大,在任何项目上,我们都必须认真谨慎,哪怕是丝毫的疏忽,都会给我们的国家造成严重的损失,这是职业道德问題,所以这个问題,恐怕我不能答应你。.”

        说话之间,这位张经理表现出了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

        此刻,柳擎宇和曾鸿涛、于金文三人都已经结束了彼此之间的谈话,正在无聊呢,恰好这时对方的谈话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三人顿时全都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有靠近窗口那边,黑大个程铁牛不慌不忙的吃着烤肉。

        这时,戴着眼镜的罗总又说话了:“张经理,你这样说就太不给我面子了,你也知道,我身后的老板可是很有分量的,当初之所以选择你们这家监理公司做我们这个项目的高速公路监理,就是因为他和你们老总之间关系比较密切,比较听话,如果你要是不通情达理的话,我们恐怕得考虑一下要不要让你们公司换人了,实话跟你说吧,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只带着耳朵和手笔过來的监理公司,不需要一个带着眼睛过來的监理公司,你们监理公司是由甲方聘请的,但是这监理费啥时候支付却是我们可以影响的……”

        话,罗总只说道这里,但是其中的威胁之意却显得十分明确了。

        张经理略微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好,既然罗总这么爽快,那我也直接说了吧,现在我已经发现了你们公司在建设这段高速公路项目中多次违规违法使用劣质材料的事情,如果我不上报的话,我肯定是要承担巨大风险的,所以,你给出的三四十万相比于我所要冒的风险來说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要我假装沒有看到可以,至少需要150万,毕竟我们是整个监理项目组,光摆平我一个人根本是不行的。”

        罗总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150万,这可有点多了,这事情恐怕我不能做主。”

        张经理笑道:“沒事,你可以向上面请示,但是我的底线就是这么多,你可不要忘了,你们这个项目可是十几个亿的项目,利润本來就已经非常高了,再加上你们偷工减料,这利润得有多高啊,如果连150万都舍不得拿出來,那我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罗总略微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好,那就150万,不过以后你可得真正的高抬贵手。”

        张经理笑道:“这好说,以后的监理文件都由你们审核之后我们再签字如何。”

        罗总立刻笑颜逐开,举起酒杯说道:“好,來,咱们一起干一杯,庆祝我们合作顺利。”

        这时,张经理笑着说道:“罗总,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谈事情呢,难道不怕别人偷听吗。”

        罗总笑着说道:“我正是因为怕别人听到所以才选择这里呢,选择这里有几点好处,第一,來这里吃饭的都是[***]丝,谁有心情搭理别人在聊什么;第二,就算知道我们在聊什么,[***]丝也沒有心情沒有能力去管;第三,这种环境比较嘈杂,不需要担心有些采取监控、监听等手段对付我们,防火防盗防记者。”

        张经理一听,只能竖起大拇指:“罗总,看來你还真是聪明啊。”

        罗总立刻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然而,这罗总和张经理万万沒有想到,今天坐在他们旁边这张桌子的客人可不是普通的[***]丝,而是两位省委常委、一位县委书记,这三个人把他们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曾鸿涛听完之后,脸色那叫一个黑啊,他一直都听说高速公路在建设、监理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題,但是却并沒有亲眼见过,如今,他是实实在在的看到和听到了这一幕,他万万想不到,被省里、被国家视为战略交通要道、利国利民工程的高速公路项目,竟然会成为某些人如此[***]、如此疯狂啃食的美食,真是岂有此理。

        曾鸿涛一怒之下,狠狠一拍桌子对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去问问他们到底是哪家监理公司和建设公司的。”

        柳擎宇沒有想到曾鸿涛竟然会当场发飙,只能站起身來走到罗总和张经理面前,直接掏出自己的工作证放在桌上说道:“二位,问你们一个问題,你们是哪家公司的。”

        罗总看了一眼柳擎宇的工作证,充满不屑的说道:“你谁啊,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到这里凑什么热闹,一边呆着去。”

        说话之间,罗总对柳擎宇充满了不屑,因为以他的身份,经常和一些市长、市委书记打交道,甚至是称兄道弟,很多县长、县委书记为了向上攀附关系甚至还会给他送礼请他帮忙安排饭局,所以,对于柳擎宇的身份根本就看不上。

        柳擎宇淡淡一笑,对于金文说道:“于老板,能不能借你的工作证用一下。”

        于金文轻轻点点头,直接拿出工作证丢给柳擎宇,柳擎宇把于金文的工作证放在罗总的面前:“这位老板,你看这个工作证够分量吗。”

        当罗总看到于金文的工作证的时候,当即吓得脸色苍白,一下子就站起身來,双腿却又瑟瑟发抖,他看了于金文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于金文旁边淡定喝茶的曾鸿涛,顿时吓得魂飞天外,他之所以能够在这家高速公路建设公司当上常务副总经理这个职务,就是因为他比较有眼界,心眼活络,对于政治有一定的敏感姓,当他看到于金文的工作证之后,一眼便认出了于金文,随后便认出了曾鸿涛。

        这小子吓得快要尿裤子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两位省委大佬竟然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大排档之中,而且就坐在他们的身边。

        此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张经理之间的对话很有可能被对方给听到了。

        完了,这次可要完蛋了。

        这时,柳擎宇冷冷的看着罗总和张经理说道:“二位,说说你们的工作单位吧。”

        罗总只能苦笑着说道:“我是白云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项目部的常务副总经理罗金喜。”

        张经理也跟着说道:“我是白云省昊天工程监理公司的高级监理工程师张朝天。”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把你们的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两个人无奈,只能把工作拿出來给柳擎宇看了一下,柳擎宇确认两人沒有说谎之后,这才走到曾鸿涛身边把两人的身份说了一遍,曾鸿涛点点头说道:“咱们接着吃饭,不管他们了。”

        说着,曾鸿涛继续拿起酒杯來开始喝酒。

        此时此刻,看到曾鸿涛那边对自己沒有什么表示,这罗金喜和张朝天几个人匆忙结账离开了。

        在离开之后,两个人仔细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件事情隐瞒下來,不通知上面,否则他们担心上面会开除他们。

        而此刻,曾鸿涛也沒有心情在喝酒了,放下酒杯说道:“好了,我吃饱了,咱们回去吧。”

        柳擎宇知道曾鸿涛现在的心情肯定非常不好,点点头说道:“好,那我们就回去吧。”

        程铁牛很明智,看到曾鸿涛他们要走,他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烤肉,擦干净手之后迈步向外走去。

        就在此时,一直站在对面包间内监控着柳擎宇他们这边的四个杀手狂风他们也注意到了柳擎宇他们这边的情况,狂风立刻抬起手來说道:“雷霆准备。”

        听到狂风的指示,雷霆立刻拿出随身携带的一只皮箱,从里面抓出了一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打开保险栓就想要寻找狙击地点,准备射杀柳擎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包间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四个人立刻全都紧张起來,雷霆立刻把手枪放回了皮箱内,阳光走过去把房门打开一条缝说道:“谁啊。”

        他刚刚打开房门,房门便被人一脚给踹开了,一大群人从外面涌了进來,这些人全都是一副彪呼呼的样子,很多人的身上都纹着纹身,簇拥着一个30多岁的彪形大汉走了进來,在彪形大汉身边,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用手一指房间内的四个杀手对手下人说道:“兄弟们,这四个外地佬竟然敢占用虎哥的包间,给我打。”

        四个杀手虽然彪悍,但是这些人也不含糊,双方一番激烈的打斗之后,四个杀手狼狈逃离现场,等他们出來之后再寻找柳擎宇等人,却发现早已经人迹渺渺。

        雷霆满脸愤怒的说道:“奶奶的,这帮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突然冲进來了,可惜了这次那么好的刺杀柳擎宇的机会。”

        黑云也满脸郁闷的说道:“奶奶的,咱们是不是撞邪了啊,怎么针对柳擎宇的行动总是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

        狂风还是比较冷静的,他沉着脸说道:“这次行动失败了,不过好在我们的身份也沒有暴露,继续紧盯柳擎宇,找到合适机会,继续刺杀,奶奶的,我还就不信了,我们四个国际一流杀手还搞不死柳擎宇这个小瘪三。”

        返回省委的车上,曾鸿涛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