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40章 激烈辩论
  • 第640章 激烈辩论

    作品:《权力巅峰

        戴佳明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常委们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了,毕竟戴佳明是一把手,一把手有支持的对象,二把手也有支持的对象,这个时候,谁也不能强行通过,只能让两个被支持的对象彼此來打擂台,这是对大家來说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此时此刻,在市委休息室内,柳擎宇、赵志强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常委会的结果。

        两个人身为县委书记,彼此之间在市里开会是经常会遇到的。

        所以,彼此之间还是比较熟悉的。

        赵志强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听说你们瑞源县最近正在规划着建设高速公路的事情。”

        柳擎宇笑着说道:“是啊,的确有这件事情,赵志强同志,你的消息很是灵通啊。”

        赵志强笑道:“消息灵通是必须的,否则的话,我们青峰县怎么可能会发展得这么快呢,不过柳擎宇同志,我不得不埋怨你几句,就你们瑞源县的那种经济状况,根本负担不起这高速公路的建设费用啊,即便是建设起來了也沒有啥用。”

        柳擎宇笑道:“这可未必。”

        对此,柳擎宇并沒有做更多解释。

        赵志强看到柳擎宇沒有继续和自己深谈下去的意思,便笑着说道:“柳擎宇,实话跟你说吧,我们青峰县的高速公路项目上定了,而且今年整个南华市只能有一个重点项目上马,我看你们瑞源县的项目还是等明年再说吧,否则的话,只能白费力气。”

        柳擎宇笑道:“不好意思啊,我从來沒有半途而废的习惯,而且我有信心推进这个项目。”

        看到柳擎宇竟然如此坚硬,赵志强有些怜悯的看了柳擎宇一眼,不屑的摇了摇头,在他看來,柳擎宇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太不知道轻重了,早晚都会摔跟头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市委办工作人员过來对两人说道:“赵书记,柳书记,市委领导请你们列席常委会。”

        很快的,柳擎宇、赵志强两人便出现在了常委会现场。

        市委秘书长夏长青把市委常委会上刚才做出的决定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好了,现在你们两人可以彼此进行提问、质疑,也需要接受市委领导们的质疑,辩论会现在正式开始。”

        随着夏长青宣布,赵志强立刻便首先发动了进攻。

        赵志强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认为在一个经济十分不发达甚至全县都沒有多少量汽车的地方修建高速公路,有那个必要嘛,有投资商愿意投资吗,国家愿意投资吗。”

        赵志强这番话一出口,黄立海、廖锦强等人全都满意的点点头,不得不说,这个赵志强不愧是赵家年轻一代的中坚力量,这一出口便直接拿住了柳擎宇和瑞源县的软肋。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不慌不忙的说道:“汽车的多少并不是衡量一个城市有无发展前途的关键,当初深圳搞改革开放的时候,那里不过是一个小渔村而已,但是现在却已经成为了我们整个华夏的财富中心之一,现在我们瑞源县虽然并沒有多少辆汽车,但是并不代表未來沒有发展前途,而修建高速公路恰恰是把我们瑞源县变成像深圳那样一个财富中心的一个关键进程,只要有了这条高速公路,我们瑞源县将会迎來高速发展时代。

        至于说投资商的投资,这一点赵志强同志你不必为我们纠结,因为我有信心解决这个问題,至于国家的投资,这一点我们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沒有谁输谁赢、谁领先的问題,你说呢。”

        柳擎宇的回答,直接赢得了戴佳明的欣赏。

        赵志强的话虽然咄咄逼人,气势汹汹,但柳擎宇的回答却是温文尔雅,淡定而又犀利,于轻描淡写之间将赵志强的攻势化为虚无,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赵志强对柳擎宇的表现微微有些错愕,不过很快便恢复过來,他非常清楚,柳擎宇这么年轻就能够做到和自己平级的位置,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所以,第一个问題被化解之后,赵志强第二个问題立刻抛了出來:“柳擎宇同志,据我所知,你们瑞源县现在每年的财政收入才亿元上下,而你们高速公路项目至少需要50亿元的投资,这笔钱你打算怎么筹集,我们青峰县能够拿出5个亿來支持这次项目,你们瑞源县能够拿出多少钱來。”

        赵志强的这个问題再次直接指向瑞源县的软肋,,沒钱。

        柳擎宇依然是满脸含笑,说道:“的确,现在我们瑞源县每年的财政收入的确不多,而且说实在的,我们瑞源县在这个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上不打算也根本拿不出钱來,但是这个项目我们却是要建设的,至于这钱如何筹集,我想咱们两个县之间应该沒有什么差别吧。

        据我所知,你们青峰县虽然能够拿出5个亿來,但是你们的项目规划至少也需要60亿元,算一算还有55亿沒有着落,比我们瑞源县还多呢,你们打算怎么筹集,我们瑞源县就打算怎么筹集。”

        柳擎宇的这番话直接玩了一招乾坤大挪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反而把压力全都推给了赵志强。

        赵志强也和柳擎宇一样,从容淡定,不屑的说道:“柳擎宇同志,你不要忘了一点,我们青峰县和你们瑞源县不同,我们上一个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上,其他的资金是通过BOT模式融资來解决的,这一次我们依然可以通过这种模式來解决,但是你们瑞源县可不同啊,以你们瑞源县现在的经济实力,恐怕沒有任何一家投资商愿意和你们采取这种BOT融资模式进行投资,因为你们瑞源县的财政收入根本无法为整个项目來进行担保。”

        柳擎宇笑着说道:“赵志强同志,我想我很有必要提醒你一句,用县里的财政收入來为项目融资进行担保,这本身就是一个并不太好的主意,你看看现在的美国,就连美元本身根本就不是美国政斧发行的,而是属于私人财团美联储发行的,为什么会造成如今这种局面,我想赵志强同志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吧。”

        赵志强大学学的是文学专业,所以,对于金融这块了解得并不是太多,对于美元的历史虽然略微了解一些,却并不是深入,柳擎宇这个问題还真把他给难住了,不过身为一名县委书记,他的应变能力是非常出众的。

        他直接岔开了柳擎宇的提问,不屑一笑说道:“柳擎宇同志,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国情,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是,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只要风险可控,只要能够大力发展经济,让人民群众得到实惠,我们当官的就有必要有魄力去做些实事。”

        赵志强直接唱起了高调,轻描淡写的化解了柳擎宇的进攻。

        虽然仅仅是3个回合,但是在场的各位常委眼神中却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虽然他们知道这两个在南华市排名第一第二年轻的县委书记肯定不是一般人物,但是沒有想到,两人的交锋竟然如此激烈,却又如此平静,话題如此深入却又能如此淡出,而两人机敏的应变能力也让在座常委内心感叹自己有心老了。

        这时,市委组织部部长廖锦强突然说道:“柳擎宇,我的问題比较直接,我不希望你采取任何方式的逃避和推辞來回答,我只问你一个问題,你们瑞源县到底如何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題,请不要用任何虚头巴脑的东西來搪塞我。”

        廖锦强利用常委身份,直接给柳擎宇施压,逼他拿出底牌。

        柳擎宇看了廖锦强一眼,他从廖锦强的提问中便猜测出这家伙肯定是青峰县的支持者。

        不过对于廖锦强的提问,柳擎宇并不打算回避,他直接说道:“廖部长,我可以在这里做出一个承诺,只要市里不否定我们瑞源县的这个高速公路规划项目,只要市里给于我们大力支持,项目出了国家支持的部分资金之外,其他所有的资金我有信心也有能力找到,对于这一点,如果廖部长不相信的话可以了解一下我的履历,对于招商引资我还是比较自信的。”

        对于廖锦强的问題,柳擎宇一最为强悍的直接的方式给于了回应,,哥们有本事搞钱,关键就看你市里支持不支持了。

        柳擎宇这样说,廖锦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过去是过去,现在的情况和以前完全不同……”

        还沒有等廖锦强说完呢,柳擎宇便直接接口说道:“的确,过去和现在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我这个人沒有变,我相信,即便是有些领导对我沒有信心,很多投资商肯定会对我有信心的,而且我也有信心去说服投资商支持这个项目,现在的关键就是市里到底支持不支持我们瑞源县的这个项目。”

        柳擎宇毫不犹豫的顶了过去。

        廖锦强顿时无语了,这个柳擎宇,真是太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