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25章 瑞源规则
  • 第625章 瑞源规则

    作品:《权力巅峰

        卡洛斯听到范金华的这番话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我说范总,你是在臆想呢吧,小曰本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这样做会在国际上引起非议吗。.”

        范金华冷笑着说道:“臆想,我倒是希望这是臆想,但是你想想看,小曰本当年在我们华夏连细菌战都敢玩,连南京大屠杀都敢制造,到现在连慰*安*妇都不肯承认,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來的,现在在钓余岛事件和东海上小曰本总是三番五次的挑衅,总是恶人先告状,你说,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

        我告诉你吧,小曰本为了与华夏的下一场战争,早就从多个方面在华夏埋下了伏笔,汽车领域只是小曰本的一个侧面罢了,原因很简单,曰本的汽车生产商大部分也全都是曰本的军工生产企业,所以,哪怕是这些企业生产的民用产品肯定也会暗中带有军用姓质,以小曰本的疯狂姓格,一旦到了战争时刻,这些汽车都很有可能会成为曰本人对付华夏人的战争武器。”

        卡洛斯听完之后瞪大了双眼,充满震惊的说道:“难道还有其他领域吗,他们会怎么做呢。”

        范金华苦笑着说道:“当然,比如说化妆品领域,曰本的化妆品在我们华夏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份额,说白了,化妆品市场玩的是生物制药技术,而生物制药技术与军事里面的生化技术只有一线之隔,而这个隔离的临界点就是道德,对于化妆品而言,厂家完全可以控制其配方,使之在平时的时候成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民用产品,而一旦到了战争胜负手的关键时期,对方只需要配合其所掌控的食品和饮料市场,在其中添加能够与化妆品物质产生生化反应的添加剂,就可以两方配合成为致人死亡的无敌毒剂。

        你以为731部队那么多的实验数据是白做啊,还有,你以为小曰本这些年來曰本通过经济、市场手段不断的收购、合并华夏的食品、饮料市场只是单纯的经济行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能说你实在太不了解曰本人的骨子里的那种疯狂了,他们信奉的是菊与刀的哲学,他们从古到今都是战争的疯子,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范金华正在说着呢,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是一条无名的短信:“A计划已经播放完毕,非常好看。”

        看到短信之后,范金华突然得意的笑了起來,说道:“好了,卡洛斯,周青龙已经死翘翘了。”

        卡洛斯听完之后大吃一惊:“真的死了。”

        范金华道:“沒错,死了。”

        “那我们接下來怎么办。”

        “等待明天展会召开以后再想办法吧,柳擎宇这次看起來是早有准备啊。”

        就在范金华与卡洛斯对话的同时。

        在距离他们直线距离不到600米远的地方,柳擎宇和刘小飞各自穿着一身黑衣蒙着黑纱缓缓走入一条偏僻小巷内。

        两人缓缓扯下脸上的黑纱,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來。

        刘小飞说道:“柳擎宇,你可真有意思,堂堂的瑞源县县委书记竟然玩黑纱蒙面行侠仗义这一套,你这一点都不像县委书记啊。”

        柳擎宇笑着说道:“谁说县委书记就不能这样做了,县委书记也是人啊,你也别说我,你现在也是萧氏集团的投资总监兼腾飞粮油的董事长吧,你不是也这样做了。”

        刘小飞苦笑着说道:“是啊,在沙场上征战惯了,突然生活归于平静,当了商人,我现在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呢,当年当雇佣兵的时候虽然累了一些,危险了一些,但是想一想,那个时候刀口舔血的生涯还是比较刺激的,那个时候敌人和目标都是明确的,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你不知道你的敌人在哪里,甚至有时候被人给阴了还满脸含笑着帮人数钱呢,你们官场也不好混吧。”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当然不好混了,我这才进入官场几年啊,我就感觉自己一下子之间老了十几岁一般,几乎每天都在和别人都心眼,任何地方你稍微一不留意的话,就有可能掉入别人的陷阱之中,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柳擎宇说完,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全都满脸苦涩和回忆。

        一边往前走着,两个人开始回忆起自己当年征战沙场时候的趣事,虽然两人征战的地域不同,但是他们的经历却极其相似,甚至他们所接受的很多训练都十分相似,所以,两人聊天起來很有共同语言。

        1个小时之后,他们饶了一大圈,最终回到了柳擎宇所租住的小区内。

        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水,刘小飞突然问道:“柳擎宇,对今天晚上的事情你怎么看。”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很简单,从这艹作手法來看,肯定是范金华的,他的风格我比较熟悉,只不过我相信,他绝对不会让我们抓到他的真正证据罢了。”

        “那你打算怎么对付他。”刘小飞问道。

        柳擎宇嘿嘿一笑:“我为什么要对付他呢,他可是我们瑞源县的商人啊,只要他合法经营,我就沒有对付他的理由。”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刘小飞不由得笑了起來,这个柳擎宇还真是够狡猾的,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不肯向自己透露一丝一毫的消息,不过柳擎宇这番话说得也很有意思,他说的很清楚,只要范金华守法经营就不会对付他,但问題是,范金华和他的怡海集团会守法经营吗。

        第二天上午6点半左右,县委对面的民心广场上便开始热闹起來。

        休息了一夜的各个种子商人、农资商人们开始纷纷醒來,收拾展位,调试宣传设备的工作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展开了。

        当晨练的市民们來到民心广场遛弯的时候,十分震惊的发现,几乎在一夜之间,整个民心广场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早晨7点半,柳擎宇、宋晓军、周服山、程正茂、鲁元华五个人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早早的便赶到了民心广场上,在各个展区转悠了起來,柳擎宇发现,各个展台上全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种子和农资产品,种类十分丰富,价格也是高中低档全都有。

        看到这里,柳擎宇心中舒服了很多,怡海集团想要让自己组织的这次农贸会失败,他们却想不到自己会玩这么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最终摆平了此事。

        柳擎宇溜达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看了看时间,距离曰程安排上的7点50分已经差不多了,便走到展区正中央,手中拿着无线话筒大声说道:“各位來自全国各地的商人朋友们,我是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在这里我首先代表县委县政斧对大家的到來表示热烈的欢迎,现在是早晨7点45分,各个公司的负责人都到现场了吗,如果沒有到的话,各个公司就赶快通知一下,我们7点50分准时开现场办公会,届时,我会有重要事情宣布。”

        此时此刻,范金华和卡洛斯全都已经到了现场,他们就坐在怡海集团的展台里面的休息区里,充满不屑的看着柳擎宇。

        卡洛斯道:“范总,你说这柳擎宇在玩什么把戏,怎么大清早的要我们集合,你说他要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

        范金华苦笑着说道:“我怎么知道啊,柳擎宇这孙子在大学的时候就从不按理出牌,总是喜欢玩一些花样,沒有想到现在都当了县委书记,竟然还是这德行,咱们看着就行了,就算是他找了那么多的参展公司,老百姓们恐怕未必会买他们的帐,毕竟我们怡海集团在瑞源县已经经营了十多年,我们不管是质量还是口碑上都占有绝对优势,再加上另外两家公司的配合,柳擎宇要想打破我们的垄断地位几乎是不可能的。”

        7点50分,柳擎宇扫视了一下全场,看看各个公司的负责人基本上全都到齐了,便在拿起无线话筒说道:“各位,我们的正式展会是点9钟30分开始,距离现在还有100分钟的时间,为了确保各家公司的种子可以在我们瑞源县畅通销售,接下來,我们瑞源县会组织一次对各家公司种子质量进行集中检测和评审认证,对于通过检测的种子产品,我们瑞源县会给其颁发认证证书,只有获得我们瑞源县颁发的认证证书的种子产品才允许在我们瑞源县进行公开销售,凡是沒有通过这次评审认定的种子产品,今后都将会视为不合格产品,我们瑞源县将会拒绝其在我们县里的销售,同时也会加强对不合格产品的检查监督力度,对于不合格的产品一律查封、沒收、销毁。”

        柳擎宇说完,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都呆住了,谁也沒想到,柳擎宇竟然会玩这么一出。

        卡洛斯大声说道:“柳擎宇,你是啥意识,我还从來沒有听说过什么现场认证评审的事情呢,哪里有这样的规则,你这不是瞎胡闹吗。”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卡洛斯一眼,沉声说道:“以前沒有,以后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任何经销商、公司要想在我们瑞源县销售种子产品,必须要通过我们的技术检测,否则绝对不能在我们瑞源县销售,只有如此,才能确保我们瑞源县老百姓的粮食安全,这,,就是我们瑞源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