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20章 农贸会陷阱重重
  • 第620章 农贸会陷阱重重

    作品:《权力巅峰

        魏宏林感觉自己这话说出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來的舒服。

        自从柳擎宇到了瑞源县以后,他发现虽然自己在瑞源县常委中占据明显优势,但是在和柳擎宇的日常交锋中,却几乎处处受制于柳擎宇,这让他心中相当不爽。

        这一次,在自己与范金华和三大外资种子公司的联手之下,终于可以好好的打柳擎宇一次脸了,他心中那叫一个爽。

        他得意洋洋的等着柳擎宇的回答,他相信柳擎宇肯定不愿意在让周服山和宋晓军这两个常务副组长一起出來丢人的。

        然而,出乎魏宏林意料的是,柳擎宇听完之后便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啊,是得叫上他们,让他们看一看展会的筹备情况到底如何了,毕竟,明天就要举行展会了嘛,让他们也自己亲眼看看自己筹备情况如何了。”

        说完,柳擎宇当场给宋晓军和周服山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们到楼下等着自己和魏宏林。

        打完电话之后,柳擎宇笑着说道:“魏县长,咱们下去吧。”

        魏宏林有些惊讶的看了柳擎宇一眼,沒有想到这个县委书记还真是一个不怕丢人的主,既然你不怕丢人,我更乐意看到你们吃瘪了,便笑着说道:“好啊,下去。”

        魏宏林陪着柳擎宇下了楼梯,汇合等在楼下的宋晓军和周服山,一路向县委对面的民心广场走去。

        一边走,魏宏林一边笑着看向宋晓军问道:“晓军主任,你们筹备组的工作进展如何了,一共邀请了多少种子和农资企业的客商过來参与本次展会啊。”

        在魏宏林看來,他这是在往宋晓军等人的伤口上撒盐啊,他最喜欢看对手愁眉苦脸一筹莫展的样子,他相信,宋晓军这次绝对会无言以对。

        宋晓军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魏县长,你这个问題还真是把我给难住了,说实在的,不到展开开始的那一刻,我也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客商会参与本次展会,因为很多客商并沒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毕竟我们这次展会的时间是要持续三天时间,不排除一些客商在展开开始之后才进场。”

        魏宏林一听宋晓军的这番话,心中顿时暗笑起來,这宋晓军明显是在找理由找借口不敢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題啊,这根本就是拖延战术,不过现在魏宏林认为自己已经打脸足够狠了,也就沒有继续逼问下去,不过还是那话点了宋晓军一句说道:“晓军主任啊,希望这次你们筹备小组的工作能够真真正正的落到实处啊,千万不要等整个展会结束之后,参展商却少得可怜,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瑞源县可是要丢人现眼的啊。”

        说道这里,魏宏林转头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这一次为了咱们瑞源县的农贸展会,咱们县委宣传部的唐睿明部长可是下了大工夫了,到时候你可得好好表扬表扬他。

        柳擎宇听到魏宏林的话之后就是一愣,唐睿明下了大工夫了,这不太可能吧。

        这时,魏宏林笑着说道:“柳书记,是这样的,虽然唐睿明同志被排除在筹备小组之外了,但是他考虑他毕竟是瑞源县的县委宣传部部长,有责任有义务为了本次农贸会保驾护航,所以,他已经联系了南华市和白云省等多家省内外的媒体记者前來咱们瑞源县报道本次农贸会的情况,到目前为止,在县委宣传部那边已经登记确定前來的市级媒体有8家,省级媒体有7家,外省媒体3家,网络媒体5家,现在已经有12家媒体已经在我们县委招待所那边住下了,其他媒体也将会在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上午赶过來,各路媒体将会隆重报道本次农贸会,为我们这次农贸会的成功举办奠定舆论基础,扩大我们瑞源县农贸会的影响力,希望我们能够成功举办本次农贸会之后,以后每年都可以成功举办。”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魏宏林心中那叫一个爽。

        这次遍请各路媒体记者前來是他和唐睿明等人一起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他们的目的非常简单,既然本次展会注定要失败,而且他们的人又全都被排除在外,那么不妨请一些媒体來报道一番,到时候被市里、省里领导知道了,肯定会对筹备小组的人十分不满,到时候一旦追究责任起來,柳擎宇和孙旭阳等人肯定会被问责的,沒准到时候柳擎宇要是被上面的领导看着不顺眼了,直接给弄走,他一走,这县委书记的位置非自己莫属,到时候孙旭阳根本就沒有任何机会和能力与自己叫板,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柳擎宇听到魏宏林说完之后,当时便瞪大了眼睛。

        他现在不知道到底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了。

        这个魏宏林与唐睿明还真是够阴险的啊,从表面上看,这次展会的参展商明显人数极其的少,这次展会明显是要失败的节奏啊,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请那么多的媒体记者过來,这不是明摆着要看自己的笑话嘛,如果到时候农贸会真的是门可罗雀的话,那瑞源县可就丢人丢大发了,而且在这件事情的办理上,唐睿明沒有向自己汇报过一点情况,这名声是先斩后奏啊,人家记者來都來了,你总不能把人家给赶走吧。

        他们这明显是想要让自己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啊。

        魏宏林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着柳擎宇的表情,当他看到柳擎宇脸上先是露出错愕随即又是带着一丝愤怒最后又恢复平静的表情之后,魏宏林心中更加暗爽了,他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对唐睿明的突然出手感觉到惊讶,同时也非常愤怒,他已经看出了唐睿明的真实目的,不过这个时候知道已经晚了,因为木已成舟,这些记者是不可能被赶走的,柳擎宇只能咬着牙把这次恶果吞了。

        至于柳擎宇最后变得平静了,这一点在魏宏林看來肯定是柳擎宇最后无可奈何了,只能以假装镇定來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愤怒与失望。

        四个人一路走着,一路聊着,便來了民心广场,看到了广场上那稀稀落落的人流。

        这个时候,魏宏林故意皱着眉头,用手一指广场上那些空空落落的展台说道:“柳书记啊,你看看,到现在为止竟然只有这两三家公司前來参展,我真的有些担心啊,万一要是到明天展会开始之前,只有这两三家企业参展的话,到时候老百姓和各路媒体记者们肯定会笑掉大牙的啊,柳书记,你们筹备小组可真得努力努力了,千万不要到时候把这件事给搞成一个天大的笑话啊。”

        这一次,魏宏林直接一针见血的开始展开批评了。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魏宏林同志,凡事不要着急嘛,这不是距离展会开始还有半天一夜的时间嘛,也许有些客商由于距离比较远,再加上货物需要运输,所以來得比较晚呢,再说了,这次展会我们的时间是三天,不排除有参展商在第二天甚至是第三天才赶过來,所以啊,做事不能心急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柳擎宇说话之间也是软硬都有。

        魏宏林听完之后却是不屑一笑,在他看來,柳擎宇这明显是色厉内荏了。

        众人视察了一圈之后,魏宏林当场指出了展台布置中的一个缺点,柳擎宇直接让宋晓军指挥按照魏宏林的指示进行修改,等视察完往回走的时候,魏宏林笑着说道:“柳书记啊,这次展会可是你到咱们瑞源县以后主持的第一次大型活动,希望这次活动能够成功举办,给我们瑞源县县委县政府的全体同仁带來一个新鲜的创意之举,希望你通过这次行动能够真正的把我们瑞源县的种子和农资的价格给平抑下來,柳书记,全县甚至全市、全省的人民可都在看着你们筹备小组呢啊,我都感觉到压力很大啊。”

        柳擎宇笑着说道:“魏宏林同志,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保证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魏宏林不屑笑了笑,快步向前走去。

        当天下午,魏宏林一直紧密注视着民心广场对面的情况,发现一直到下午下班的时间,除了三大外资种子公司以及本省的几家和三大种业公司关系比较好的农资公司以外,沒有任何一家种子和农资公司入场,魏宏林心情那叫一个爽。

        下班之后,他直接打电话约了范金华到瑞源海皇大酒店去吃饭,同时出席本次宴会的还有唐睿明、许建国两人。

        四人坐在雅间内,一边喝着茅台,一边谈论着农贸会的事情。

        范金华满脸得意的看向魏宏林说道:“魏县长,怎么样,我这边的工作做得还算得力吧,到现在为止,有沒有我们意料之外的种子或者农资公司出现。”

        魏宏林满脸含笑着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非常不错,范总啊,真是沒有想到,你们怡海集团的实力这么强啊,竟然掌控了整个种子和农资市场。”

        范金华嘿嘿一笑说道:“那是,要不怎么说我们是国际性大公司呢,这一次,我一定要柳擎宇狠狠的丢一次人,而且这一次我还请了不少的燕京市和国际媒体过來报道此事,柳擎宇这次丢人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