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19章 主动打脸
  • 第619章 主动打脸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听完不由得眉头一皱:“全省就沒有一家企业愿意过來。”

        周服山说道:“第一天还是有几家规模不小的企业有意向过來的,不过第二天他们就反悔了,说不过來了。”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

        柳擎宇不是傻瓜,从周服山汇报的情况來看,这件事情绝对是不正常的,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了。

        要知道,在整个白云省,沒有几家企业不知道瑞源县这个种子大县的市场规模到底有多大,影响力有多大,沒有谁不知道,只要占领了瑞源县这个第一道种子市场,那么就相当于占领了整个白云省市场,因为白云省其他种子市场的种子大多都属于第二道种子,是在瑞源县种子的基础上种出來的。

        在以前的时候,柳擎宇经常听宋晓军说某某种子公司又想进军瑞源县种子市场结果大败而归的消息,以前的时候,那些种子是想要进却进不來,如今呢,却是自己邀请他们进,他们却不进。

        诡异啊,事出反常必为妖。

        怎么办,柳擎宇的脑瓜赚得非常快,想到这里面有可能出了问題,立刻第一时间给刘小胖打了个电话:“胖子,帮我查一查我们白云省那些种子公司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全都拒绝前往我们瑞源县來参加农贸会。”

        柳擎宇看得非常清楚,这里面的事情如果从官方的角度去调查,恐怕很难调查出问題來,但是如果从刘小胖他们商人的角度來调查,很有可能会摸出事情真相。

        柳擎宇的猜测是十分正确的。

        刘小胖答应柳擎宇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亲自打电话进行调查,经过多方询问之后,给柳擎宇回了过來:“老大,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一次那些公司之所以不愿意前來参加你们瑞源县的农贸会是因为他们受到了多重压力,第一重压力是來自怡海集团和另外两家外资种子公司和一些大型农资公司,这些人给白云省的那些大型种子公司和农资公司以警告,要求他们不要参与瑞源县的农贸会,否则他们会联合起來对于这些公司给于致命性打击与报复。

        第二重压力则來自官方,白云省一些质量监测部门和农业管理部门的一些官员给这些公司的老板们打过招呼,建议他们尽量不要参与你们瑞源县的这趟浑水,否则后果是很麻烦的。

        老大,你想一想,哪家公司敢保证质量绝对沒有问題,就算是质量沒有问題,但是也架不住国家有关管理部门三天两头的去你那里调查啊捣乱啊,在这官商两个层面的双重压力之下,白云省的那些大型企业自然不敢贸然参与了,就算是这块肉那么吸引人,他们也不敢轻易去参与啊。”

        柳擎宇听完刘小胖的解释之后,心中那叫一个怒啊,奶奶的,看來这一次怡海集团是动了他们的强大人脉了,甚至这一次另外两家大型外资企业也采取了联动措施,否则的话,白云省农业厅和质量监督局的人又怎么会插手此事呢。

        最让柳擎宇郁闷的,还是国内那些企业的短视行为,要知道,现在可是绝好的进军瑞源县种子和农资产业的大好机会啊,只要这一次能够进入瑞源县市场,这对于占领白云省市场绝对是绝妙的机会,自己给他们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平台,他们竟然迫于压力屈服了,这样下去,任何能够发展壮大,又如何能够对抗野心勃勃、实力强大、阴险狡诈的外资企业呢。

        柳擎宇现在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同时,对怡海集团等外资企业的无耻行为更是深恶痛绝,但是同时他又非常头疼,如今这种局面到底应该如何破解呢,自己辛辛苦苦做好的局失去了那些企业的配合又怎么玩得转呢。

        就在柳擎宇这边头疼欲裂、挖空心思思考对策的时候,在南华市,魏宏林秘密约见了怡海集团总裁范金华。

        魏宏林脸色严峻的说道:“我说范总啊,柳擎宇马上就要在瑞源县举行农贸会了,到时候会有全省各地的种子商人到我们瑞源县來,我能够做的全都已经做了,其他的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范金华满脸得意的笑着说道:“魏县长,这一点您尽管放心,这一次多亏了您及时派人给我们报信,让我们提前得知了此事,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可以向您保证,农贸会开始的那一天,瑞源县农贸展会的现场绝对门可罗雀。”

        听到范金华这样说,魏宏林皱着眉头说道:“范总,你该不会是在吹牛吗,我可警告你啊,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一般人,他的人脉和头脑都是十分厉害的,你千万不要轻敌,否则万一你要是把事情搞砸了,可跟我沒有任何关系。”

        范金华立刻笑着说道:“魏县长,这一点您尽管放心,这一次柳擎宇绝对死定了,你想想看,柳擎宇这次从展开策划到农贸会开始仅仅设定了5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他这次展会的目标就是要在春种之前把事情办好,五天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一些,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柳擎宇把参展商的目标全都锁定在白云省本省范围内。

        而且由于我们白云省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种子是具有局限性的,外省的种子商要想参展,恐怕会十分困难,所以,当我们和所有本地大型种子商人全都沟通好之后,这次的展会基本上只有我们三大种业公司的人参与,到时候瑞源县的老百姓们要想买种子,只能买我们三大种业公司的种子,柳擎宇不是嫌我们的种子贵吗,这次我们要让种子的价格再提高2成,这马上就要进入春种了,农民们到时候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我要让柳擎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说话之间,范金华的双眼之中充满了对柳擎宇强烈的怨念,他现在恨不得狠狠的冲上去打柳擎宇的脸,看着柳擎宇丢人。

        听到范金华这样说,魏宏林的脸上这才露出些许的笑容。

        魏宏林这次是秘密來到南华市來的,本來,对于瑞源县种子的价格高低他并不关心,但是,对于柳擎宇策划的这次活动他却十分上心,他非常清楚,随着柳擎宇拍摄的那个电视广告在电视台的反复播放以及柳擎宇这几个月來兢兢业业的工作,柳擎宇已经在瑞源县积累起了强大的民意,如果这一次的农贸会要是策划成功了,柳擎宇的老百姓支持率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对他的政治地位而言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威胁,他必须要把这种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与范金华和三大外资种业公司合作,让这次展会失败就成为了他的首选。

        范金华对于魏宏林的心思自然摸得十分清楚,所以说起话來信心十足,让魏宏林大可放宽心,当然了,他这也是在为自己鼓劲,他以前看轻了柳擎宇,所以才导致自己接连在柳擎宇面前吃瘪,但是这一次,在弄清楚了柳擎宇县委书记的身份之后,他相信,自己在瑞源县官场上肯定斗不过柳擎宇,但是这一次柳擎宇既然把手手伸到商业领域,那可是自己的王国了,自己一定会狠狠的痛击柳擎宇的,毕竟,商业和官场的区别还是比较大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距离农贸展会开幕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

        为了渲染本次农贸展会的气氛,瑞源县农贸展会就设置在县委大院前面的民心广场上,一排排的便捷式展台、帐篷整齐的排列着,100多个展台位置将整个民心广场上大半位置全都给占据了,县委大院外面马路上更是挂上了热烈庆祝本次展会成功举办等各种条幅。

        展会开始前一天下午1点钟,整个农贸展会现场依然冷冷清清的,除了三三两两的在民心广场散步的老百姓和正在展会现场最为显眼位置上布设自己展台、卸载各种种子货物的三大外资种子公司以外,沒有一家外地的参展企业。

        此刻,柳擎宇正在办公室内批阅着文件呢,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了,随即,魏宏林迈步从外面走了进來。

        魏宏林直接站在柳擎宇面前,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明天上午农贸会就要开始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去县委对面农贸会的现场去视察视察呢,看看那边的进度如何了。”

        柳擎宇看到魏宏林满脸得意的笑容,知道他今天來是來看自己的笑话來了,不过柳擎宇从來不是一个惧怕挑衅的主,立刻回应道:“好啊,反正路也不远,咱们这就走过去吧。”

        魏宏林点点头:“好啊,沒问題,柳书记,你看是不是把农贸会筹备小组的两个常务副组长也喊上啊,让他们也看一看自己的筹办成果。”

        魏宏林这话一出口,这就是明显的挑衅和打脸了,要知道,现在站在柳擎宇办公室窗口就可以看到外面广场上那门可罗雀的惨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