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15章 形势严峻
  • 第615章 形势严峻

    作品:《权力巅峰

        刘小胖的这一番话说完,柳擎宇当时脸色便黑得犹如黑锅底一般。

        从小到大,柳擎宇的很多思想深受老爸刘飞的影响,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老爸刘飞对转*基*因产品深恶痛绝,尤其是随着现在华夏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类顽疾病人的发病率不断增加,随着华夏人的不孕不育率直线增加,柳擎宇对转*基*因产品更是十分厌恶,尤其是当看到有些大型粮油企业竟然用地沟油來冒充食用油,毫无下限,柳擎宇对这些外资粮油企业并沒有多少好感。

        如今,刘小胖竟然说整个瑞源县成了转基因种子的发源地,这让柳擎宇几乎要出离愤怒了。

        柳擎宇身为瑞源县县委书记太清楚瑞源县的农业定位了。

        瑞源县从十多年前开始就已经把自己定位为整个南华市乃至整个白云省的种子发源地了,围绕着这个战略,瑞源县的多任干部一直都在不断努力着,哪怕是干部门的能力再不行,随着多年的发展,瑞源县也已经成为南华市最大的种子发源地,整个白云省的种子有相当一大部分都是由瑞源县销售出去的。

        如果瑞源县全都是转基因种子,那么也就意味着整个南华市甚至是整个白云省几乎要陷入转基因的危机之中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对白云省这个农业大省尤其是粮食输出大省來说,绝对是一种灾难性的的后果。

        柳擎宇清楚,并不是所有的转基因食品都有问題,但是大部分的转基因食品并沒有办法证明其安全性,尤其是食用的安全性,否则的话,欧盟等国家也就不会禁止转基因食品输入了。

        柳擎宇的心在这一刻几乎狂乱了。

        不过柳擎宇还是勉强先让自己镇定下來,沉声问道:“胖子,你确定你所说的这个结果可靠吗,我可告诉你说啊,如果你所说的这个问題是真的,那这个问題的性质可就极其严重了。”

        刘小胖看到老大的表情,就知道老大这次十分认真,他也十分认真的说道:“老大,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说的这些话全都是真的,为什么我这么多天一直在下面进行调查,原因就是想要彻底了解清楚瑞源县种子产业和市场的真实情况,为此,我进行过极其细致而又周密的调查。

        根据我对瑞源县各个乡镇老百姓的详细调查得知,现在很多农民在种地的时候所用的种子基本上沒有自己留种的,用的都是从各个种子公司购买的成品种子,而追踪这些种子的來源,我发现这些种子又大多來自国外,哪怕是他们打着国内产地的包装,但是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就是來自国外,尤其是來自美国,而这些种子90%以上全都是转基因种子。

        还有一点,让我十分震惊,那就是瑞源县农民已经有十几年都在购买成品种子了,而这一点才是真正引起我震撼的真正原因,根据我的了解,在二十多年前,农民种地所用的种子往往都是从自家地里选择种子颗粒比较饱满的粮食來作为种子,但是,近十六七年來,农民已经不再自己留种了,原因很简单,现在他们如果再照这样留种的话,他们留出來的种子根本沒有办法使用,因为他们自己留种出來的种子其产量相当低,秧苗也瘦弱。

        我记得有一份相关的农业资料上显示,那些转基因种子的研发机构为了确保他们对转基因种子的绝对掌控,在对其基因序列进行设计的时候,故意在种子上留下了一些缺陷,让种子在经过2代或者3代种植之后其发芽率和种植率全面衰减,这样,老百姓就不得不购买他们最新推出的种子,他们就可以随意掌控价格,从而掌控整个粮食市场。”

        柳擎宇点点头:“你说的沒错,这种手段的确是很多转基因产品生产企业通用的做法,难道你仅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这些农民种的是转基因玉米和大豆吗。”

        刘小胖摇摇头说道:“当然不是,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特地跑了将近100多家农户,从他们家中提取了最近十來年的粮食样品,然后专门送到了燕京市转基因产品鉴定中心去进行鉴定,而鉴定的结果让我触目惊心,我从这100多家农户采样了800多份样品,亲自756份样品属于转基因产品,尤其是玉米的样品,其转基因率更是高达98%,老大啊,你说说,现在的形势有多么严峻。”

        柳擎宇听完之后,感觉到后脊背都有些发凉。

        柳擎宇可是非常清楚的,自己的老爸也曾经在白云省任过职,他在职期间就对转基因玉米、大豆相当反感,并且采取了多种措施进行打击,但是却万万沒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仅转基因玉米沒有绝迹,反而愈演愈烈乃至有席卷全省的趋势。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严重了。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一时之间,柳擎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沉思良久之后,柳擎宇这才缓缓抬起头來问道:“胖子,你说说看,为什么瑞源县会成为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种子的发源地呢。”

        刘小胖苦笑着说道:“非常简单,官商勾结和外企垄断是祸根,如果沒有某些地方官员收受贿赂为这些外资种子企业大开方便之门,这些外企就不会那么顺利的把转基因种子运进瑞源县,如果不是某些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大力打击咱们国产的那些种子企业在瑞源县的销售、生存、运输等各个环节,只要给他们一点点的利润和活路,就不会断绝正常种子的來源和途径,也就不会让外资种子企业在瑞源县形成集团垄断优势,从而可以肆意的定价、涨价,虽然我的观点有些偏激,但是我还是要说,我认为,在这种事情之中,你们瑞源县的很多官员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如果他们能够稍微负责任一些,不要那么贪婪,那么就不会形成如今这种局面。”

        刘小胖说完,柳擎宇的脸色显得更加严峻了,对于刘小胖的话,虽然柳擎宇并不完全认同,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刘小胖的话还是相当有道理的,从他的调研结果來看,正是因为瑞源县的各级官员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是有些官员因为收取了贿赂,大力推动怡海集团和其他外资种子企业的种子品牌在瑞源县的生存规模,而且对国产其他种子品牌进行大力打压和排挤,从而导致瑞源县成了三大外资种子企业组团垄断的局面。

        想到此处,柳擎宇的眼神中闪过两道强烈的杀气,咬着牙说道:“如今看來,我在瑞源县掀起的反腐声浪还是不够大啊,农业这种关乎国计民生的领域,竟然也成了**的重灾区,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看來,我很有必要把反腐工作进行得更加深入、更加彻底了。”

        刘小胖说道:“老大,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赶快行动吧,否则的话,一但今年春种开始,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大米种子全面占据瑞源县的农田,恐怕到时候整个白云省也将会成为转基因的重灾区啊。”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嗯,说得好,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柳擎宇虽然心中充满了杀气和怒意,但是他也清楚,瑞源县之所以会成为转基因种子的重灾区,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绝对不是自己一句话或者一个会议就可以搞定的,这里面肯定是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比如说南华市农业局、白云省农业厅,他们难道不清楚转基因种子的事情吗。

        要说一年两年他们不知道柳擎宇相信,但是,这可是十六七年的转基因种子了,难道省农业厅就一点都不知道吗,难道他们就从來沒有对瑞源县或者白云省的粮食进行定期的检测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他们都是有定期检测任务的,但是,这十几年來竟然沒有一个检测报告提到到了转基因种子的事情,是技术水平达不到还是有些人故意隐瞒不报呢。

        这里面到底会牵扯到多少人,多少利益。

        越想柳擎宇越感觉此事的重大和问題的严重。

        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自己还真不能轻举妄动,否则的话,一旦打草惊蛇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自己背后有曾鸿涛的支持,但是在南华市层面上就有可能被人给搞掉,到那个时候,曾鸿涛就算是想要拉自己一把都不可能啊。

        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

        柳擎宇不断的站起身來在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踱步。

        他太烦躁了,太失望了,太伤心了。

        粮食安全,这可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啊,为什么就有些人根本就不上心呢,甚至还有一些砖家叫兽成天为转基因奔走呼号。

        是,转基因技术的确是我们国家应该掌握的,这沒有问題,而且也是重大战略,但问題是,转基因产品尤其是转基因粮食可不是应该拿我们华夏人当成试验品的啊。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