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14章 柳擎宇急眼了!
  • 第614章 柳擎宇急眼了!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急眼不行啊,农民农民,种地为本啊,如果农民不种地了,这瑞源县的天下可就要不稳定了。

        柳擎宇是一个非常喜欢读历史的人,对历史事件也相当熟悉,柳擎宇非常清楚的记得,在华夏历史之上,几乎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是由农民來发起的。

        而农民之所以要造反其根本原因就是土地,就是吃不饱穿不暖,生活无法得到保障。

        现在国家的政策比较好,农民手中都有土地,但是,如果农民手中有土地却无法靠土地获得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那么这也将会成为最不稳定的社会因素。

        在随后接连两天时间内,柳擎宇又陆陆续续的接待了一些前來县委找柳擎宇投诉的來自各个乡镇的农民朋友,这些人所投诉的主要事情还是种子以及农资太贵了,照这样种地根本无法赚钱,而农民这一次之所以投诉这么多,最关键的因素是瑞源县的种子和农资的价格,比之其他地市要贵上一半以上,这种畸形虚高的价格才是老百姓们愤怒的根本原因。

        同样一斤种子,在其他地市卖10元一斤,但是到了瑞源县,就可以卖到20元一斤,还是爱买不买,即便是临县的价格也比瑞源县要便宜三分之一,但是为了几斤种子跑到临县去买也不现实,这让农民们十分不满,不过不满归不满,像柳擎宇投诉的农民数量却是有限的,柳擎宇也曾经和这些人仔细谈过,问为什么投诉的农民这么少,当时那些投诉的农民告诉柳擎宇:“柳书记,不是我们农民不愿意投诉,而是因为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种情况,我们瑞源县是种子大县不假,但是我们这里种子的购买价格比之其他的县要贵已经是多年的实事了,而且我们整个南华市的种子价格,比起白云省其他地市也要贵不少。”

        柳擎宇的眉头当时便皱了起來问道:“难道县里其他领导以前就从來不管吗。”

        农民说道:“管,当然管,我们反映了,他们就承诺会立刻展开调查,但是结果往往是等着等着就沒有消息了,即便是有消息也是查无实据,无法真正采取什么有效的措施,柳书记,大家都说您是青天大老爷,您这一次能不能再给我们老百姓做一次主啊,要不然的话,按照今年的市场价格,我们种地根本就不赚钱了,大家都不想种了,都想出去打工了,说实在的,打工虽然赚钱,但是如果我们老百姓能够靠种地养活一家人的话,沒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去打工啊。”

        说话之间,农民声音悲苦、凄切。

        柳擎宇听完之后触动触动。

        如果自己不是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肯定是鞭长莫及,但是现在,自己可是瑞源县县委书记,自己治下竟然发生这种事情,柳擎宇怎么能不上心呢。

        但是真正让柳擎宇感觉到心凉的是,老百姓们反映的这些事情,县农业局和主管农业的副县长等领导从來沒有人向自己汇报过这些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情。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是老百姓在说谎,还是农业口的干部们工作做得极其不到位呢。

        为了查明事情的真相,柳擎宇带着县委办主任宋晓军直接再次微服私访,下到县里和各个乡镇的各大种子公司和农资公司进行调研。

        而调研的结果却让柳擎宇大吃一惊,柳擎宇他们调查发现,在整个瑞源县各大种子公司里,销售的种子虽然名称花样各异,但是即便是柳擎宇这个外行人也可以看得出來,大部分种子公司都是把怡海集团的最新玉米品种黄金,100当成是主力品种來推销的,而且宣传得相当夸张,什么抗倒伏、抗虫害、产量高,简直是什么能够打动人心他们就宣传什么,就算是其他那些沒有标着黄金,100的种子,柳擎宇经过仔细比对之后发现,那些种子其本质依然是黄金,100,只不过那些种子是散包装灌装的。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品牌的种子,不过这些种子大多都是一些主力外资品牌的玉米种子或者是由外资企业控股的种子品牌,真正的国产种子品牌在这些种子公司内少得可怜,只有在一些乡下的特别小的种子站里,偶尔才能看到一些国产品牌的种子,但是购买者却寥寥无几,老百姓们购买最多的还是怡海集团的那些种子。

        柳擎宇曾经拉住几个购买种子的农民问了一下,问他们为什么不买国产品牌的种子,老百姓给出的理由让柳擎宇十分心酸:“其实国产品牌的种子不比外国品牌种子的收成差,但问題是那些品牌的种子我们种出來之后沒有人收购啊,我们瑞源县本來就是靠种植玉米种子來赚钱的,但是如果种了种子我们却卖不出,那我们岂不是要赔钱吗。”

        柳擎宇当时问道:“难道种怡海集团的种子就能卖出去吗。”

        农民说道:“是啊,肯定能够卖出去,就是价格低一些罢了,就算是低一些我们起码也能够卖出去,一亩地赚个一二百块钱也还是可以的,好的话可以赚个三五百,不过今年这行情够呛了,能够不赔钱就是好事了,哎,我回去得好好教育教育子女,当啥都不能当农民啊,得好好学习考出去,摆脱当农民的宿命。”

        和农民的这一番对话让柳擎宇深刻意识到瑞源县在农业生产领域存在着的严重问題。

        并不是国产品牌的种子不行,而是沒有人來收购这些种子,后來柳擎宇和其他的农民经过沟通之后得到了另外一些消息,其实并不是沒有人來收购这些国产品牌的种子,而是曾经有过一些经销商來收购这些种子,但是瑞源县每到种子销售的季节就会有交警和一些农业部门的人在瑞源县各条要道上设立层层关卡,凡是收购国产品牌种子的汽车和经销商的车辆,都会以各种理由罚款、收取各种税费,搞得那些经销商成本极高,到后來人家也就不过來收了,因为他们发现,收购怡海集团那些品牌的种子就不会遇到这种刁难,经销商是商人,他们是以利益为核心去做事的,既然做怡海集团的种子可以赚钱又不会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骚扰,他们干什么非得去做国产品牌的种子呢。

        于是,在这种种手段和措施的层层摆弄之下,国产品牌的种子在瑞源县基本上绝迹了,而怡海集团和其他外资品牌的种子在瑞源县种子市场上大行其道,遍地开花。

        柳擎宇和宋晓军经过两天两夜的实地调研之后,看到的情况让他们触目惊心。

        在回來的路上,宋晓军脸色严峻的说道:“柳书记,看來我们瑞源县的种子市场还真是够混乱的啊,我看有关部门似乎有和外资种子公司相互勾结的嫌疑啊。”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是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曾经上网查过其他地方的玉米种子价格,几乎同样的品种,品牌,其价格只有我们瑞源县种子价格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左右,我们瑞源县的种子和各种农资的价格虚高啊。”

        宋晓军道:“是啊,我看这绝对是有人故意操盘所致,据我所知,怡海集团在我们瑞源县的种子市场上,占据了60%到70%左右的市场份额,基本上他们种子的销售价格直接决定着整个种子市场的销售价格,其他20%左右的市场份额属于另外两家外资品牌,虽然他们的种子全都本地化了,但是价格却依然居高不下,他们三大外资品牌早已经形成了价格联动机制,这一点就像是液晶屏市场一样,完全被外资品牌操控着价格。”

        柳擎宇沉声问道:“晓军主任,难道以前魏县长他们就从來沒有过问过此事吗。”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他们年年都会过问一次,但是年年都沒有任何结果。”

        柳擎宇问道:“为什么。”

        宋晓军叹息一声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啊,现在这些外资企业啊,行贿的那一套玩得那叫一个溜,很多本地公司比起他们來都差得远了,更何况人家在白云省里还有人啊,上下联动之下,就算是魏宏林他们也不敢跟这些人动真格的啊。”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显得异常严峻了。

        宋晓军的这话虽然说得还算客气,但也已经点出了事情的本质,很显然,魏宏林他们是不敢真正的对怡海集团和那些外资种子品牌动手啊,他们是担心他们的乌纱帽不保啊。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电话是刘小胖打过來的。

        刘小胖第一句话就让柳擎宇惊呆了,刘小胖说道:“老大,我刚刚调查完毕,我发现,你们瑞源县的种子市场问題太严重了,整个瑞源县几乎成为了转*基*因种子的发源地啊,想要在瑞源县找出一些非*转*基*因种子真的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