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10章 疯狂柳擎宇
  • 第610章 疯狂柳擎宇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已经上车的庄海东听到吴登生的话之后,缓缓摇下车窗,双眼中充满痛惜的说道:“登生哥,我知道吴家对我有恩,我一生难还,但是,请你不要忘了一点,恩情我可以慢慢的还,但是有些事情原则却不能乱,我们身为国家干部,我们要做的是带领着老百姓去共同致富,想的是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实,可是你们到底是怎么做的,我想这一点已经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了吧。

        是,我对你们吴家感恩,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包庇你们的犯罪行为,登生哥,你们太让我失望了,希望你们进入监狱之后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好了,我走了,我会去监狱里面看望你们的。”

        说完,庄海东摇上车窗,汽车疾驰而去。

        望着庄海东汽车离去的背影,吴登生当场傻眼,吴怀仁、吴怀水等人也全都傻眼了。

        黄立海更是傻眼了。

        他们谁都沒有想到,庄海东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从眼前庄海东的表态來看,他很显然已经决定不再插手吴家父子之事了,而且他对吴家父子已经失望至极了。

        想到此处,黄立海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柳擎宇同志,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黄立海就要上车离去。

        却被柳擎宇一步拦在面前,苦笑着说道:“黄市长,有件事情还得您帮忙。”

        黄立海沉声问道:“什么忙。”

        柳擎宇说道:“是关于吴东镇审理吴家父子的卷宗归还之事,而且我认为,这件事情必须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我随后会写一份汇报材料,就市局横行插手我们瑞源县之事提出严重抗议和追责要求,所有责任人必须要承担相应责任,并且归还相关卷宗材料。”

        黄立海算是看出來了,这个柳擎宇就是不希望自己舒坦啊,他这明显是到自己面前落井下石來了,他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这件事情你愿意怎么办怎办,我管不着。”

        说完,上车离去。

        柳擎宇看着黄立海离去的背影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

        柳擎宇可不是傻瓜,虽然现在庄海东离开不再管吴家父子的事情了,但是很显然,吴家父子被释放这件事情肯定和庄海东有一定的关系,不过柳擎宇相信,庄海东绝对不会直接提及此事,更不会就此事要求任何人去帮忙,毕竟到了他这个级别,办任何事情都是需要考虑政治影响的。

        既然庄海东不会直接插手此事,必然会有人帮其來办,从今天的情况來看,这个负责操办此事的幕后人物就应该是黄立海了。

        黄立海插手此事柳擎宇沒有任何异议,但是前提是,他必须要按照流程來办事,但是,现在黄立海根本就沒有按照流程來办,柳擎宇可就不干了。

        虽然他们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柳擎宇却并不打算放过此事。

        在柳擎宇的指挥下,吴家父子以及七里河村相关的责任人再次全部被抓获,继续由吴东镇派出所负责跟进此事,审理完毕之后按照程序向县局和相关部门进行申请后续程序。

        而柳擎宇在七里河村这边事情完结之后,立刻赶到市委书记戴佳明的办公室内,把整个事情详细的向戴佳明汇报了一遍,然后用十分愤怒的语气说道:“戴书记,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以前我们吴东镇派出所收集到的那些证据和卷宗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一直沒有人归还回來,我认为这件事情可能涉及到相关国家公务人员严重的渎职和蓄意毁灭证据的行为。”

        戴佳明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随后,戴佳明就柳擎宇所提供的线索、材料,在市委常委会上进行了讨论,并且就此事让市纪委和市公安局组成联合调查小组,在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最终确定了此事是由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立波牵头组织,市治安大队大队长马会仁和县局的副局长娄云飞联手操纵毁灭证据、释放吴家父子的,最终经过市委讨论决定,杨立波、马会仁、娄云飞直接全部就地免职,同时由纪委进一步跟进调查其违纪行为,后來,纪委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三人不仅存在着违规操作的问題,还存在着其他一些受贿行为,最终三人全部被双规。

        与此同时,在常委会上,戴佳明指出,在吴家父子的案件过程中,吴东镇派出所所长阮洪波表现十分出色,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提议由他來接替娄云飞的职务,担任瑞源县公安局的副局长。

        黄立海虽然在常委会上极力反对,但是由于戴佳明坚决支持,并且指出了阮洪波在军转干之前的级别问題,以及阮洪波在这段时间内的突出表现,最终黄立海只能妥协,阮洪波正式被任命为瑞源县公安局的副局长,级别也从享受副科级待遇变成了正式的副科级,享受正科级待遇。

        阮洪波在接到任命通知之后,当时整个人全都傻住了。

        他做梦都沒有想到,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自己竟然能够从一个小小的镇派出所所长一跃而成为县公安局的副局长,而且还享受了正科级的待遇,以前,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竟然突然之间实现了,他颇有一种范进中举的感觉。

        太意外,太震撼了。

        好在阮洪波的心脏比较大,并沒有像范进那样疯了。

        相反的,阮洪波很快便镇定下來,内心稍微一思考便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提拔起來了,全都是因为柳擎宇。

        想到柳擎宇,阮洪波突然感觉到心中暖暖的。

        在整个处理吴家父子案件的过程中,他因为主持正义,坚定的站在柳擎宇这一边,坚决按照柳擎宇的指示采取每一步措施,并且加入了自己的思考,最终把吴家父子案件处理得滴水不漏,虽然因此可能会得罪一些大人物,但是对他而言,现在的结果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现在阮洪波最想表达的就是对柳擎宇知遇之恩的感谢,他毫不犹豫的拨通了柳擎宇的电话:“柳书记,谢谢您。”

        柳擎宇笑着说道:“阮洪波同志,什么都不要多想,什么都不用说,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柳擎宇并沒有对阮洪波提出任何要求,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而,柳擎宇越是沒有提要求,阮洪波心中就越对柳擎宇充满了感激。

        这就是人心,有些人斤斤计较,总是想要占些便宜或者和别人进行交易,却不知道,有些东西,因为交易而失去了情分,而有些东西恰恰不是交易能够左右的,而情分往往比交易更重要,尤其是站队这种事情,柳擎宇虽然对阮洪波沒有任何的要求,但是阮洪波在内心深处已经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归结到了柳擎宇这一方阵营中來。

        阮洪波正式上任之后,首先负责的就是吴家父子的案子。

        在阮洪波的主导之下,吴家父子案子因为证据确凿,铁案如山,最终全部被免去职务、移交司法机关进入司法程序,等待他们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随着吴家父子案件的结束,柳擎宇的工作彻底进入了异常忙碌的阶段。

        因为吴家父子的案件,柳擎宇在整个瑞源县名声大燥,几乎所有瑞源县的老百姓都知道柳擎宇这个强势县委书记不畏强权为民做主的事情,以前柳擎宇的办公室就已经很热闹很繁忙了,在吴家父子案件之后,柳擎宇的办公室外面几乎天天排起了长队,往往长队能够从白天一直排到深夜11点。

        不过老百姓们也是明白,他们知道,柳擎宇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已经非常累了,所以,大家都十分默契的选择了到了11点就全部自动散去的做法,这样,可以让柳擎宇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能够稍微休息一下身体,不至于太过劳累。

        然而,据很多老百姓们反应,虽然柳擎宇11点钟会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但是回到住处以后,他的卧室灯光往往要亮到凌晨1点左右,有人甚至还在网络上发了不少柳擎宇卧室外面窗帘前柳擎宇伏案工作的影子。

        柳擎宇在办事的过程中,对于老百姓所反映的每一件事都认真对待,能够当场解决的坚决当场解决,不能解决的3天之内保证解决。

        就是靠着这种执着的为民办事的精神,就是靠着不辞辛苦兢兢业业的工作,在柳擎宇发布电视广告后的第二个月下半月,前來柳擎宇办公室告状的老百姓开始有所减少,到了第三个月,人数锐减,每天前來告状的人不到15个,到了第三个月中旬,每天前來告状的不到5个人,到了下旬,每天也就一两个人。

        这个时候,柳擎宇果断要求电视台撤下了相关的广告,同时也发布了另外一条信息,那就是电视广告虽然撤了,但是柳擎宇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随时对广大老百姓开放,任何有冤情、有怨气的老百姓都可以在登记相关信息之后到柳擎宇的办公室去告状。

        而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内,柳擎宇在瑞源县的人气指数直接一下子就达到了顶点,每一个去过柳擎宇办公室的老百姓沒有一个不说柳擎宇好的,因为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根本就沒有什么架子,对于老百姓所反映的事情处理起來那叫一个果断和高效,该是谁的责任,柳擎宇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來,哪怕是一些老百姓之间彼此的纠纷,一些几十年來都无法调和的矛盾,柳擎宇也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给出合理的调节方案。

        就在这个三个月的时间内,整个瑞源县因为老百姓的告状,因为平时工作不力欺压老百姓的行为,有3个副镇长、1个镇委副书记、1个镇长被直接就地免职,有18名县局各个局的干部、科员被直接就地免职,有6名干部被双规。

        经过这三个月的突击处理,整个瑞源县老百姓们的心气顺了很多,在这三个月内,前往市里、省里上访的老百姓从每个月20多起锐减到后來的一两起,到了三个月最后十多天内,几乎再也听不到瑞源县老百姓去上访的信息。

        此时此刻,远在白云省的省委书记曾鸿涛看着省委秘书长于金文递交过來的汇报材料,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是一份有关瑞源县的汇报材料,从这份汇报材料上可以看得出來,在之前整整3个月的时间内,柳擎宇每天最少工作18个小时,每天平均下來要接待至少50名老百姓,处理30次老百姓的投诉和告状,尤其是看着汇报材料上有关瑞源县上访案例的曲线直接从高峰跌落到零点,曾鸿涛脸上第一次流露出震惊之色。

        沒错,曾鸿涛的的确确被柳擎宇这种近乎于疯狂工作方式给震惊了。

        尤其是对于柳擎宇当着庄海东的面抓人的事情,他也曾经有所耳闻,当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柳擎宇疯了,而且这个事情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但是柳擎宇愣是把事情给办成了,虽然因此肯定得罪了庄海东,但是柳擎宇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却让他震惊了,同时也充满了极度的欣赏。

        在曾鸿涛看來,白云省最需要的就是柳擎宇这种强势的干部,这种敢于挑战任何威严、敢于坚持实事求是的干部。

        看着看着,曾鸿涛笑了。

        曾鸿涛看向于金文说道:“金文啊,对于柳擎宇这个年轻人你现在怎么看。”

        于金文苦笑道:“曾书记,如果我说我服气了,你信吗。”

        曾鸿涛轻轻点点头说道:“我信,因为我也有些服气了,说实在的,就瑞源县那种超级上访大县的情况,即便是换成是我,我恐怕也沒有柳擎宇处理的那么成功,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真是敢打敢拼敢干啊。”

        于金文点点头说道:“是啊,三个月的时间,让一个上访大县再也不出一个上访案例,绝对的牛人啊,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政绩啊。”

        曾鸿涛笑着点点头:“沒错,这才是真正的政绩,金文啊,你猜猜看,下一步柳擎宇会做什么,他会开始发展经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