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08章 当面抓人
  • 第608章 当面抓人

    作品:《权力巅峰

        朱明强猜对了,柳擎宇的确是要干一件大事,而且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上午10点左右,南华市市长黄立海、瑞源县县长魏宏林等人正在陪着庄海东在七里河村进行调研,众人在七里河村村支书吴怀仁、存在吴怀水等人的带领下在七里河村的土地上进行调研,吴怀仁等人对着矗立在土地旁边的一块规划牌子正在讲解着从外地抄过來的未來土地规划方案,彰显着他们这群村干部的高瞻远瞩。

        以庄海东的水准,怎么可能看不出來吴怀仁等人讲得驴唇不对马嘴,只不过他并沒有在意,毕竟吴家对自己有恩,他干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既不夸奖,也不批评,他今天带着黄立海过來只是表示一个态度,那就是他对吴家还是心存感激之情的,他庄海东并不是一个忘本的人。

        有此态度,他相信吴家父子的ri子应该会好过一点,而且有了先前被抓的教训,他们应该收敛了一点。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黄立海低声问向魏宏林说道:“我说魏宏林同志,你们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哪里去了,你到底有沒有通知他过來啊,庄部长调研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敢迟到,这也太不像话了,他的眼中到底还有沒有领导,他到底在忙什么事情。”

        虽然黄立海故意压低了声音说话,其实他的声音并不是很低,刚刚能够让庄海东听到。

        他今天想要玩一招借刀杀人。

        魏宏林自然明白老领导的意思,立刻配合着低声说道:“黄市长,我早就打电话通知过柳书记了,他说他正在赶往七里河村的路上,他说他也有事要过來办,但是具体什么事情也不知道。”

        魏宏林和黄立海的对话庄海东听了个真真切切,对于两人的意思他自然明了。

        不过即便是两人不说,他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情,而且在他让秘书通知下去的时候,他还专门叮嘱秘书王连奇,让王连奇一定要让南华市通知柳擎宇一定也要随行陪同。

        然而,从一开始他就沒有看到柳擎宇,这让他的内心深处还是相当不满的,他让柳擎宇过來陪同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告诉一下柳擎宇,我和吴家人是认识的,暗示柳擎宇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够照顾一二。

        然而,柳擎宇竟然沒有过來,这简直是不给自己面子啊,只不过庄海东位置足够高,心胸比较开阔,并沒有当面计较这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在他的心中形成了一个疙瘩。

        说曹cāo曹cāo就到。

        黄立海这边刚刚念叨起柳擎宇,柳擎宇便赶了过來。

        不过,他并不是单独赶过來的,和他同行的还有吴东镇派出所代理所长阮洪波以及吴东镇派出所的8名jing员以及3辆jing车,jing车的鸣着jing笛赶过來的。

        本來,按照正常的流程,庄海东如果要是下來调研的话,肯定要由县公安局局长负责进行安保的,不过庄海东这次到七里河村本來就是带有一定的私人sè彩,所以,安排起來就比较低调,除了省里、市局派了一些安保力量跟随之外,并沒有惊动瑞源县公安局,只是让瑞源县的几个县委常委陪同。

        所以,当柳擎宇带着众人赶过來的时候,并沒有遇到多大的阻力。

        柳擎宇带着众人下了汽车,立刻迈步向着黄立海他们走了过來。

        柳擎宇是认识黄立海的,所以,到了现场之后,他先跟黄立海打了招呼。

        黄立海这才给柳擎宇介绍起來:“柳擎宇同志,这位是咱们省委领导庄部长。”

        柳擎宇连忙主动伸出手來十分恭敬的说道:“庄部长您好,我是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欢迎您到我们瑞源县前來视察,如有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柳擎宇说完这番话,庄海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柳擎宇同志真是年轻有为啊,像你这么年轻的县委书记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啊。”

        柳擎宇笑了笑,并沒有接话。

        这时,黄立海脸sèyin沉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才赶过來,市zhèng fu不是早就通知你和魏宏林同志庄部长考察的相关事宜了吗。”

        柳擎宇淡淡一笑:“黄市长,市里有什么时候通知魏宏林同志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县委这边却并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我是在不久之前才刚刚接到魏宏林通知通知庄部长要过來的。”

        黄立海眉头一皱,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敢当着庄海东的面顶撞自己,不过他也是明白人,知道这个场合肯定是不能和柳擎宇吵起來的,那样庄海东肯定对自己沒有好印象,但是他也知道庄海东肯定对柳擎宇有所不满,便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我想问问你,你刚才到底在忙什么,既然接到了魏宏林的通知,为什么不尽快赶过來。”

        柳擎宇笑着说道:“庄部长、黄市长,我的确过來的慢了些,不过我今天过來也是有重要事情要办的,二位领导,你们先忙你们的,我这边忙完我的事情之后,我会亲自向二位领导赔罪。”

        说着,柳擎宇直接冲着阮洪波大手一挥:“阮洪波,把犯罪嫌疑人全都给我抓起來。”

        阮洪波看到黄立海和魏宏林、庄海东等人大领导都在现场,腿肚子都有些转筋了,但是听到柳擎宇的指示之后,他还是勉强提起jing神,咬着牙冲着手下们说道:“大家行动起來,把吴家父子给我抓起來,他们涉嫌唆使他人擅闯民宅、寻衅滋事、贪污受贿等多项严重犯罪,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立刻全部逮捕。”

        随着阮洪波一声令下,他手下的这些jing察们立刻行动起來,纷纷走上前去,直接当着庄海东、黄立海、魏宏林等人的面把吴登生、吴怀仁、吴怀水等人给铐了起來。

        这一下,不仅魏宏林瞪大了眼睛,黄立海和庄海东也全都瞪大了眼睛,众人充满不可思议的看向柳擎宇。

        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敢当着庄海东的面下令抓人,而且还是在现场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此时此刻,庄海东心头的怒火一波一波的汹涌澎湃着,怒浪滔天。

        柳擎宇这是什么意思,这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自己的脸啊。

        柳擎宇他凭什么要抓人啊,他为什么敢抓人啊,难道他就看不出來自己这次到七里河村下來调研的真实用意吗。

        心中有怒,脸上平静,双目中却多了几分冷意。

        庄海东自然不会向柳擎宇发飙,而是冷冷的看向黄立海说道:“黄立海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立海此刻也有些发蒙,在他看來,柳擎宇这小子完全是疯了,这也太疯狂了,这简直是自己嘬死啊,人家这位可是堂堂的省委领导,你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当着他的面抓走他的恩人,你这不是让庄海东下不來台吗,领导能不嫉恨你吗。

        在心中暗暗怒斥柳擎宇的同时,黄立海心中却乐开了一朵花,nǎinǎi的,柳擎宇啊柳擎宇,你这完全是在找死啊,这次你小子死定了。

        虽然心中幸灾乐祸,黄立海的脸上却表现出了几分严肃,怒声说道:“柳擎宇,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谁让你抓人的,谁给你的权力让你抓人的。”

        柳擎宇露出一副十分纳闷的样子看向黄立海说道:“黄市长,你忘了吗,我是瑞源县的县委书记啊,我们瑞源县的地面上有人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证据确凿,难道我就不能下令抓人吗。”

        黄立海脸sè一沉:“抓人,你的手续齐全吗,你有逮捕证吗。”

        柳擎宇点点头:“当然有,我这次过來的时候直接把县政法委书记朱明强同志也带过來了,他直接现场签字批示的逮捕证。”

        黄立海一愣,看了一眼旁边的朱明强,这才恍然大悟起來,不过他立刻反应过來,冷冷的说道:“柳擎宇,你凭什么要抓吴登生他们。”

        柳擎宇沉声说道:“黄市长,我想这些事情您应该问一问他们才是,昨天晚上,他们深更半夜在大喇叭里广播说他们又回來了,随后,当地很多村民遭到了恶人闯进家中毒打,这些人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被吴东镇派出所给抓起來了,他们已经全部招认是收了吴登生、吴怀仁父子给的钱,才采取的行动,另外,吴登生、吴怀仁、吴怀水他们这些人涉嫌严重的贪污、**等违纪违法行为,也正在处于被调查审理的过程中,根本沒有任何合法的程序可以让他们如此zi you的在外面呆着,他们现在和越狱差不多,黄市长,您说,这样的犯罪嫌疑人我凭什么不抓他们。”

        柳擎宇说完,黄立海脸sè一沉:“柳擎宇,据我所知,吴登生、吴怀仁他们之所以被释放是因为他们是冤枉的,是经过市局和县局调查之后证明无罪才释放的。”

        听黄立海这样说,柳擎宇突然笑了起來,他等这句话等了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