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07章 干一件大事
  • 第607章 干一件大事

    作品:《权力巅峰

        娄云飞犹豫并郁闷着。

        看到娄云飞的犹豫,柳擎宇毫不犹豫的说道:“康建雄同志,现在我先宣布一件事情,从现在起,娄云飞同志暂时停止手头上的一切工作……”

        柳擎宇刚刚说道这里,娄云飞便实在扛不住了,他太清楚一旦自己沒有权力之后将会面临着多么严峻的困难,而且他相信,到那个时候,魏宏林绝对不会管他,既然如此,他只能把责任全都往市局那边推了,而且那些卷宗也的确是由市局那边负责处理的。

        想到此处,娄云飞大声说道:“柳书记,您先别着急,我说,我全都说,那些卷宗的确是由我和马会仁同志带人给带走了,不过带走之后,那些文件并沒有拿到我们县局來,而是由马会仁同志直接带到市局去了,我们县局这边并沒有。”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娄云飞,我希望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你应该知道的,如果马会仁那边要是否认的话,这件事情又成立你们彼此之间的太极推手了,我可沒有心情陪你们玩这些。”

        娄云飞连忙说道:“柳书记,我这边有证据的。”

        一边说着,娄云飞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來调出了一段录音递给柳擎宇说道:“柳书记,这段对话是我和马会仁前往吴东镇派出所提人整个过程中所录制的,包括整个提人过程以及卷宗交接的过程,我相信,有了这个马会仁就算是想要抵赖都无法抵赖。”

        柳擎宇接过手机一看,轻轻点点头,先是把这段录音使用蓝牙发送到自己的手机上,这才说道:“那好,既然娄云飞同志的认错态度比较积极,暂时我就先暂缓提出罢免你的提议,不用你也不要高兴,有关你们提人审讯这件事情我肯定还是要追查下去的,整个事情必须得调查个水落石出,如果你知道什么信息最好及时跟我沟通,争取宽大处理,戴罪立功。”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看向康建雄说道:“康建雄同志,从吴家父子被释放这件事情可以看得出來,你们县公安局的工作存在着严重的问題,我认为你这个公安局局长难辞其咎,今天朱明强同志也在呢,我希望你自己好好的检讨一下,谈一谈今后的工作应该怎么改进,我在这里郑重重申一点,如果县公安局再次出现类似的轰动xing事件,我会毫不犹豫的提议免去你这个公安局局长的职务,我们瑞源县需要的是一个执行能力强、有责任心的公安局局长,而不是一个到处捅篓子的局长。”

        康建雄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心中愤怒无以复加,要知道,今天可是当着公安局里大小干部的面让自己检讨,这面子可是丢得大了,但是他又无能无力,谁让瑞源县公安系统总是出事呢,他难辞其咎。

        康建雄只能硬着头皮做了检讨。

        等康建雄做完检讨之后,柳擎宇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拨通了南华市市公安局局长石金生的电话:“石局长您好,我得跟你反应一件事情,我想了解一下,有关我们瑞源县吴东镇七里河村吴家父子被释放的事情,到底是市局哪位同志作出的决定,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们瑞源县主要领导一点信息都不知道,这是不是非常不符合流程,而且据我所知,之前我们吴东镇派出所在审理这个案件的时候,曾经积攒了很多的证据材料和相关的询问口供等组成了卷宗,现在这些卷宗已经被你们那边的马会仁同志给带走了,还请石局长协调一下,让他马上给我们还回來。

        石局长,我想,像吴家父子这么小的一个非刑事案件,你们市局沒有什么直接接入甚至完全把我们县局摒除在外的理由吧。”

        柳擎宇的这番话可谓是软中带硬,后劲十足。

        石金生自然是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但是他却根本沒有在意此事,他相信身为一名成熟的县委书记,这件事情市局直接插手他应该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如果他要是比较聪明的话,就不应该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那样的话,只会让他越來越被动。

        然而,石金生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竟然直接给自己打电话來交涉此事,这小子简直是太嚣张了。

        他以为他是谁啊,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罢了,而且还是南华市排名垫底的县的县委书记,在市里基本上沒有什么地位的,虽然柳擎宇在级别上和自己差不多,都是处级,但是自己可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啊,而且还是享受着副厅级待遇的局长,好歹也算是市领导吧,这柳擎宇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简直是无视了自己的威严。

        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想到此处,石金生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事情,对此也不感兴趣,我们市局的工作我都忙不过來呢,哪里有时间去协调你做什么事情,你想做什么你就看着办吧。”

        说完,石金生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这边,柳擎宇听到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沉声说道:“好,既然市局局长都说这件事情不感兴趣,也不知道此事,那这件事情我们就自己直接去cāo作了。”

        说完,柳擎宇直接对康建雄和朱明强说道:“二位,现在请你们跟我一起走一趟吧,我们有重要的失去要去办。”随后,柳擎宇又看向已经返回的镇委办主任宋晓军说道:“晓君主任,我看现在县局这边很多干部同志们心态有些不正,缺乏为老百姓服务的意识,我看这样吧,今天正好有机会,你就亲自带着大家学习一下zhong yāng关于党的群众路线工作的指示jing神,深入理解文件中所规定的各种要求,然后每个人学习完之后都现场给我写出一个学习报告出來,另外,为了让大家更好的学习,派人把大家的手机等通讯工具全都先收缴上來,学习完之后再发下去,学习时间为一天,下午5点钟下课,封闭式学习。”

        说完,柳擎宇带着康建雄和朱明强两人向外走去。

        此时此刻,康建雄和朱明强两个人目光中全都流露出了jing惕之sè,他们已经意识到,恐怕今天柳擎宇要有大动作了,就像刚才柳擎宇吩咐的那些事情,那不是摆明了暂时要把县局这些干部们全都暂时困在这里吗,让大家谁也无法出去,也无法向外传递任何的信息,这个柳擎宇到底要做什么呢。

        在康建雄和朱明强不解的目光中,柳擎宇带着他们上了汽车,由程铁牛开车直奔吴东镇七里河村。

        就在柳擎宇他们前往七里河村的路上,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电话是县长魏宏林打过來的:“柳书记,我这边刚刚接到通知,省委组织部部长庄海东同志正在前往我们瑞源县吴东镇七里河村视察,市里点名要我们陪同,你现在在哪里,赶前往吴东镇集合。”

        柳擎宇沉声说道:“魏县长啊,我之前并沒有接到相关的通知,所以并不知道此事,不过你既然说了,那我肯定也是要过去的,正好现在我也正在前往七里河村的路上,我看这样吧,咱们就到七里河村去集合吧。”

        魏宏林一愣:“柳书记,你也去七里河村。”听到这个消息,魏宏林还是相当震惊的,柳擎宇去七里河村做什么。

        柳擎宇笑着说道:“是啊,我也去七里河村,我去那边帮老百姓解决一些问題,这也算是在省领导面前作作秀嘛。”

        魏宏林听完之后笑了笑,眉头却紧皱起來,以他对柳擎宇的了解,这家伙绝对不是那种喜欢作秀之人,这也就意味着柳擎宇前往七里河村去肯定是有别的事情。

        不过魏宏林仔细想了想,这庄海东马上也要去七里河村了,柳擎宇去了那里肯定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之事的,这样一來他倒是放心了,继续筹备接待庄海东的相关事宜去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从魏宏林的这个电话,他可以咂摸出很多滋味。

        首先就是庄海东要去七里河村的事情只有魏宏林得到了消息,而自己这个一把手却沒有得到消息,这说明市里某些人并不信任自己,或者是故意冷淡自己,这样做算是对自己一种无声的jing告。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庄海东同志对自己十分不满,故意暗示了一下采取这种方式來jing告一下自己,当然了,庄海东绝对是不会说出这番话的,但是他的秘书可就沒准了。

        但是呢,魏宏林却又偏偏把信息透露给了自己,还要自己也陪同前去,这弄不好是在给自己下套了。

        想到这种可能,柳擎宇笑容更加浓郁了。

        给我下套,魏宏林啊魏宏林,你好像忘了我是什么人了。

        此时此刻,坐在柳擎宇身边的康建雄和朱明强听到柳擎宇和魏宏林之间的对话之后,心中越发不安起來,尤其是朱明强,他已经隐隐有一种预感,恐怕柳擎宇真的要干一件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