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606章 步步紧逼
  • 第606章 步步紧逼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听到这里,淡淡一笑,看向娄云飞说道:“娄副局长,既然马会仁这样说了,我看这件事情主要负责人就是你了,那么现在,我们可得好好谈一谈这个案子了。”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一股强烈的气场当时笼罩全场。

        众人全都是一惊。

        谁都看出來了,现在的柳擎宇已经怒气冲天了。

        柳擎宇猛的狠狠一拍桌子,怒声娄云飞说道:“娄云飞同志,我想问问你,这个案子你到底是怎么审的,从这个卷宗上可以明确的看出,你所得出的吴家父子沒有任何问題的结论是基于一些老百姓的供述,而且这个案子是在县局审理的,那么我有一个疑问,你所询问的这些七里河村的村民采取的是什么方式,从县城到七里河村得一段时间吧,当时可是深更半夜啊,你不可能那么晚了把人给喊过來吧配合你们的审讯吗。”

        娄云飞连忙说道:“柳书记,我们采取的是电话询问的方式,而且那些老百姓也是随机抽取的。”

        柳擎宇点点头:“好,既然你说是电话询问的,那我问你,你使用的是哪部电话。”

        娄云飞说道:“我们用的是县局审讯室的电话。”

        柳擎宇点点头问道:“你们沒有用其他的电话吗。”

        娄云飞眼珠一转:“嗯,还有我的手机。”

        柳擎宇点点头,转头看向县委办主任宋晓军说道:“晓君主任,麻烦你派个人去查一下娄云飞同志的手机通话记录以及县局审讯室电话的通话记录,打印出來送过來。”

        宋晓军点点头,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柳擎宇说完这番话,尤其是看到宋晓军真的走了出去,娄云飞的脸色当时便惨白起來。

        这个时候,柳擎宇突然转移了话題问道:“娄云飞同志,对于这个案子你是认认真真的审理了吗。”

        听到柳擎宇不再执着于电话的问題了,娄云飞心中稍安,心说希望宋晓军那边查不出什么來,毕竟现在很多通讯单位都还沒有上班呢。

        娄云飞连忙说道:“是啊,我的确是认真审理的。”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么我再问你,这吴家父子是你亲自从吴东镇派出所提走的吧。”

        娄云飞点点头:“是我和马会仁一起提走的。”

        柳擎宇道:“那之前吴东镇派出所审理此案的卷宗在哪里。”

        娄云飞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们并沒有接收那些卷宗。”

        柳擎宇冷冷的看向娄云飞:“你确定你沒有接收卷宗吗。”

        娄云飞点点头:“我确定。”

        柳擎宇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娄云飞同志,你能不能说一句实话呢,你口口声声说沒有接收卷宗,那么你看这是什么。”

        说完,柳擎宇突然拿出一只U盘,并且从U盘里面调出了一个视频监控画面,直接切换到了投影幕布上,随后柳擎宇用手指着视频画面怒声说道:“娄云飞,你自己好好看看,视频画面中可是清晰的记录了你和马会仁从派出所监控室内抱走了所有案件卷宗,现在你却口口声声说并沒有抱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后來你派人删除了当时的视频监控图像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就可以沒有人知道吗,你错了,大错特错了,你忘了一件事情,虽然吴东镇派出所只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但是他们那里却并不缺乏计算机高手,你们虽然删除了监控主机上的视频监控图像,但是这些图像早已经实时的传输到了各位派出所副所长的电脑上,并且远程备份到了云服务器上,虽然本地的被删除了,但是远程云服务器上的并沒有被删除。”

        柳擎宇说完这番话,娄云飞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比猪肝色还要黑,此时此刻的他再也不敢理直气壮的回答柳擎宇的话了,直接把头低了下去。

        这一次,他真的有些害怕了,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弄明白了这么多的信息。

        其实,柳擎宇对于阮洪波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这么多的资料也感觉到相当震惊,而且柳擎宇从这件事情里也看出了这个阮洪波还真是一个人才,虽然因为打麻将的事情着了赵青柱的道,但是却能够在离开那么久别人都把证据删除之后,却依然能够找到反击的材料,这说明这个人思维足够缜密,的确是一个干公安的好材料,而更让柳擎宇沒有想到的是,这个阮洪波虽然只是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但是其级别却是副科级,属于高配的副局长。

        这种情况是十分少见的,要知道,一个副科级如果是放在镇委镇政府里面足可以担任一个副镇长了或者镇委副书记了,就是担任一个派出所所长也是沒有问題的,但是阮洪波却只混到了一个副所长,看起來的确是比较郁闷的,不过当柳擎宇研究了一下阮洪波的简历之后才发现,原來这位阮洪波和自己一样,也是军转干出身,转过來的时候就已经是副科级的级别了,只是后來一直都沒有挑拨过,所以才会出现如今这种尴尬局面,而真正让柳擎宇感觉到意外的是,这个阮洪波以前竟然当过某尖刀侦察连的连长,这充分说明阮洪波此人还是比较有能力的。

        这也是当初柳擎宇用话点康建雄,让他提拔一下阮洪波,让他担任吴东镇代理所长的原因了。

        此时此刻,当柳擎宇看到娄云飞一下子就蔫了,心中对阮洪波就更加欣赏了。

        然而,柳擎宇的发飙并沒有到此结束。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娄云飞说道:“楼副局长,既然你们把那些卷宗都带走了,那么当时阮洪波他们所收集到的各种证据材料应该也在卷宗里面吧,为什么那些证据我在你所提供的这份卷宗里面并沒有看到呢,你自己摸摸你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们所谓的通过电话收集到的证据材料真的能够作为证据吗,要知道,这吴家父子可是我亲自下令,由吴东镇派出所亲自审讯结案的案子,马上就已经转入司法程序了,就算你们要翻案,也得给出充分的证据來吧,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些什么难以让人知道的内幕呢。”

        说完,柳擎宇冷冷的瞪着娄云飞。

        此时此刻,娄云飞已经恐惧得满头大汗了。

        他害怕了,真的害怕了,因为柳擎宇所说的这番话,可谓句句直接扎向他的内心深处啊。

        他想要反驳都很难。

        最为关键的是,他已经注意到,柳擎宇今天召开这次公安局内部小范围的会议针对的核心就是自己啊。

        此时此刻,最为害怕的不仅仅有娄云飞,还有局长康建雄。

        其实,对于昨天发生的一切他都是非常清楚的,甚至还在幕后策划了一二,只不过他早就吸取了教训,凡是和柳擎宇有关的事情绝对不会亲自出面,只是躲在幕后策划,然后再扶植一个代理人冲到台前。

        而娄云飞就是在他的暗示之下冲在台前的,娄云飞之所以愿意冲在前面是因为他听说市局的一个副局长要退休了,而马会仁很有可能会接任这个老局长的位置,他想要提前拍拍马屁,而且这件事情又是魏宏林亲自交办下來的,如果办好的话,也是可以在魏宏林那边邀功的。

        此刻,看到娄云飞如今的处境,康建雄真的开始担心起來,他不知道柳擎宇会不会把这个事情一查到底,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弄不好也要暴露出來啊。

        担心归担心,他也只能忍着。

        娄云飞听到柳擎宇最后的问话,更是吓得腿肚子转筋,汗水瞬间湿透了全身,他的头几乎低得都快要垂到圆桌上了。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娄云飞一眼:“娄云飞,现在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回答一下我之前的那些问題,尤其是那些吴东镇派出所审理案件时所整理出來的卷宗现在到底在哪里,如果你无法回答这些问題的话,那么我会直接召开紧急常委会,就你的事情提议对你就地免职,同时该追究你玩忽职守等诸多责任,并同时让纪委介入调查。”

        说完,柳擎宇双眼冷冷的盯着娄云飞。

        此时此刻,众人这才知道柳擎宇今天召开这次会议的真正目的,其他的副局长们尤其是那些沒有参与到此事之中的县公安局各个科室的主任们,全都暗暗庆幸了起來,不过与此同时,众人对柳擎宇更加忌惮起來,这个新來的县委书记实在是太犀利了,他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团和气的意识啊。

        娄云飞听到柳擎宇的最后通牒以后,顿时心脏开始激烈的跳动起來。

        此刻的他进退两难,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从源头上來说算是魏宏林交代的,但问題是自己沒有任何证据去指证魏宏林,人家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小心,而且自己一旦咬出來魏宏林的话,恐怕自己的下场会更加悲惨,但是现在,如果自己不交代实情的话,恐怕真的要面临和上一个副局长一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