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98章 冷眼旁观
  • 第598章 冷眼旁观

    作品:《权力巅峰

        罗天磊当时就是一愣。《《   全站,更新快,无错章 》》》

        法律可以开玩笑吗,原则上当然不可以,但是法律不外乎人情啊,但问題是这话他无法对柳擎宇说出,毕竟人家是上级领导。

        不过罗天磊还是比较比较知道变通的人,见这条路走不通,立刻说道:“柳书记,您看要不这样,能不能这件事咱们先调查清楚了再带人。”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罗天磊同志,你來得比较晚,可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之所以建议吴怀仁同志也一起去派出所,也是为了配合对这次事件的调查,毕竟吴怀仁同志是村支书,对村子的情况比较了解,有他在的话,很多事情调查起來更高效一些,怎么,难道你认为派出所不应该让吴怀仁和吴怀水同志配合调查吗。”

        “不是不是,柳书记,您误解我的意思了……”听到柳擎宇这样质疑,罗天磊连忙否认并进行解释。

        开玩笑,这个时候明显吴家兄弟这是要折戟沉沙的节奏,继续和他们坐在同一条船上实在是有些危险啊,身为镇委书记,他永远都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等罗天磊解释完毕之后,柳擎宇沉声说道:“罗天磊同志,既然你过來了,那协调吴怀仁和吴怀水同志前往镇派出所配合调查的事情就交给你來做了,这是对你工作能力的一种考验,希望你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能够经受住考验,不要忘了,今天这事情可是发生在你们吴东镇。”

        这一次,柳擎宇用话狠狠的点了点罗天磊。5

        罗天磊是聪明人,柳擎宇这么一说他就明白柳擎宇的意思了,今天这事情如果自己办好了,那么柳擎宇可能不会追究自己的领导责任,但是如果办不好的话,那么还真有可能要追究自己的责任。1

        罗天磊这个郁闷啊,要是早知道如此,自己还不如不來呢。

        不过这世界上沒有卖后悔药的,既然來了,就得办事啊。

        他只能转过脸來再次面向吴怀仁说道:“吴怀仁啊,我看你就跟着阮洪波同志一起去镇里一趟,你应该也知道,这次只是前去配合调查而已。”

        吴怀仁沒有想到这个镇委书记罗天磊竟然变sè变得这么快,简直就是一头变身龙啊,这是什么玩意啊。

        心中对罗天磊充满了不屑和鄙夷,吴怀仁的脸上也就直接表现了出來,冷冷的说道:“不好,我现在村子里的工作很忙,尤其是时刻需要应对八里河村的挑衅,根本就抽不开身,所以我不能去。”

        吴怀仁这么一说,他身后的吴家子弟们立刻全都纷纷大声喊道:“沒错,吴支书不能走,我们村子的事情都得吴支书來主持呢。”

        “就是,吴支书就是我们村子的定海神针,谁也别想诬赖和欺负我们吴支书。”

        还有几个嚣张的家伙更是大声喊道:“柳擎宇滚出七里河村,这里不欢迎你。”

        自始至终,柳擎宇都满脸含笑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罗天磊能不能处理好此事,如果罗天磊处理不好的话,他不介意直接回去就把他给撸了,一个连这么小的事情都协调不好的镇委书记,能力恐怕强不到哪里去。

        听到吴怀仁和身后吴家弟子们的起哄,罗天磊的脸sè很是难看,很显然,这一次,吴怀仁不打算卖给自己这个面子。----  在线阅读-----

        这让他十分不爽。1

        以前的时候,在不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的情况下,他并不愿意和吴怀仁进行正面冲突,对于他在七里河村的一举一动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一次,吴怀仁竟然当着柳擎宇的面不给自己面子,这简直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啊。

        既然如此,他也下定决心要狠狠反击一下了。

        想到此处,罗天磊的目光直接落在吴怀仁的身上,沉声说道:“吴怀仁同志,我看你还是跟着阮洪波同志走一趟,要不然今天这事情恐怕很难调查清楚。”

        吴怀仁不屑一笑,根本就沒有回应。

        看到这里,罗天磊的眼神之中shè出两道寒光,镇委书记的强势作风立刻表现了出來,直接看向派出所副所长阮洪波说道:“阮副所长,既然吴怀仁同志不愿意配合,那你们派出所同志就采取强制措施,吴怀仁身为七里河村的村支书,他有权配合调查,而且今天这件事情可以不是一件小事,这可是聚众围殴县委书记啊,这是一起xing质十分恶劣的事情,必须要调查清楚,吴怀水身为这次行动的指挥者,被带走是必须的,至于吴怀仁,身为村支书,村子里发生这么严重xing质的事件,也是负有领导责任的,一起先带到镇里好好的了解了解,到时候还可以让纪委介入,看看还有沒有其他的问題。”

        罗天磊发飙,把吴怀仁和吴怀水兄弟全都给震慑住了。

        他们谁也沒有想到,以前的时候在他们的面前就差沒有卑躬屈膝的镇委书记这次竟然如此霸气,直接要采取强制措施,而且还要请纪委介入,难道他就不怕自己身后的靠山收拾他吗。

        此刻,阮洪波听到镇委书记发话了,立刻大手一挥:“來人啊,给我把这两个人带走。”

        派出所的同志们走了过去,就要把吴怀仁给带走。

        他身后的那些吴家子弟们立刻呼啦一下子就冲了上來,把吴怀仁给护在中间,不让人靠近。

        看到这里,罗天磊再次发飙了,直接看向康建雄说道:“康局长,眼前的局势你也看到了,我看今天这事情恐怕要升级了,竟然有人公然对抗国家法律机关进行正常公务执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的工作,我看这事情我们绝对不能纵容。”

        康建雄算是看出來了,这一次罗天磊急眼了,此时此刻的他也比较着急啊,他已经被柳擎宇抓住过一次把柄了,如果再给柳擎宇抓住一次把柄,他就死定了,柳擎宇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给拿下,他眼神之中也闪过两道寒光,沉声说道:“嗯,罗天磊同志说的沒错,对于这种妨碍国家法律机关正常执法的行为我们绝对不能容忍和纵容,我这就给县武jing支队打电话,让武jing支队全副武装的开过來,我倒是要看看谁敢闹事。”

        说完,康建雄立刻拿出手机拨打电话,让县武jing支队立刻出动,赶往七里河村。

        等他挂断电话之后,罗天磊立刻看向阮洪波说道:“阮洪波同志,你让你手下的干jing们都给jing神一点,让他们用手机把现场这些阻碍执法的人全都给我拍摄下來,记住他们的长相和名字,留着秋后算账,谁今天敢阻碍执法,今天不抓走的话以后也要好好的算一算总账,我还就不信了,在我们吴东镇还有沒有法律约束不到的地方,村支书怎么了,村支书也得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如果要是犯错的话,该抓还是要抓。”

        看到罗天磊和康建雄在这里一唱一和的,吴怀仁的心开始颤抖起來。

        他虽然嚣张,却也十分明智,看眼前的形势他算是看出來了,这个新來的县委书记不简单啊,竟然聊聊几句话就把康建雄和罗天磊给抓了壮丁,至于柳擎宇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也是可以听出來一些的,他本來以为柳擎宇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只是有些关系罢了,可能收拾一顿就老实了,沒有想到这个小子很不简单啊,自己可能有些低估对方了。

        此时此刻,围绕在吴怀仁身边的那些吴家子弟们一听康建雄和罗天磊的话,全都有些傻眼了,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阮洪波已经指挥人开始用手机对着他们拍照的时候,这些人犹豫了一些,纷纷开始向后闪避,开玩笑,镇里要是想要秋后算账,那麻烦可不是一点点,要知道,这村里人要想办个户口、领取各种国家补助那都得经过镇里啊,镇委书记一句话就可以让人喜,也可以让人悲,虽然吴支书比较牛逼,比较有背景,但是他们沒有啊,如果是一般的热闹他们还可以凑一凑,现在都要和镇委书记对峙了,他们可惹不起。

        这些人向后一撤,吴怀仁的位置一下子就凸显了出來。

        看到这种情况,吴怀仁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危险,他知道,自己这些吴家子弟们什么都好,平时的时候用起來也是相当的顺手,而且还比较听招呼,但就是有一点不好,太势力了,他们一看自己处于劣势,立刻就爱开始后撤了,这是最让他郁闷也是最无奈的地方。

        此时此刻,意识到自己危险的吴怀仁毫不犹豫的拿出了手机,直接拨通了自己的终极依靠,,白云省省委组织部部长庄海东:“庄叔叔,我遇上麻烦了,有人要抓我,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这些人实在是太嚣张了,他们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中啊。”

        电话那头,庄海东听到吴怀仁的话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