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92章 围困险局
  • 第592章 围困险局

    作品:《权力巅峰

        随着那位哥们一声令下,三名手下立刻迈步走到柳擎宇、刘小胖和程铁牛面前,伸手就要去抓柳擎宇他们的头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充满不屑的突然说道:“动手。”

        紧接着,柳擎宇、刘小胖、程铁牛几乎全部同时猛的出腿,狠狠的踢在这三人的胸部,把他们踹飞出去,手中的水桶也全都倾覆在地上,水流的到处都是。

        看到这种情况,这些人全都怒了。

        尤其是被柳擎宇踢的那哥们最为郁闷,柳擎宇踢他的时候,还同时用脚面狠狠的扇了他的脸一下,这哥们落地的同时则噗嗤一口吐出了三颗槽牙。

        这哥们那叫一个怒啊。

        这些人也太嚣张了,竟然敢公然袭jing,这是绝对不能饶恕的。

        这哥们爬起身來之后,二话不说立刻走到墙边拿出了自己的电棍怒气冲冲的向着柳擎宇便冲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怒声说道:“nǎinǎi的,龟孙子,竟然敢袭jing,看老子不电死你。”

        其他几个人也如法炮制,纷纷拎起jing棍就要往上冲。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房门直接被人一脚踢开,所长刘海生满脸紧张满头大汗的冲了进來,大声喊道:“助手,都给我助手,你nǎinǎi的,文明执法、文明执法懂不懂,我们是jing察,不是土匪,我们必须要坚决执行党的政策,执行各项规章制度,文明执法,我平时不都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吗,怎么全都给我忘了。”

        刘海生这一嗓子,让现场所有的jing察同志全都呆住了,众人目光中充满了疑惑的望着刘海生心中暗道:“nǎinǎi的,你狗ri的啥时候说过要文明执法了,你也太能演戏了吧。”

        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从刘海生这一嗓子大家也全都听出了一丝端倪,纷纷放下手中的jing棍说道:“头,你说的对啊,我们吴东镇派出所一直都是文明执法的,我们只不过是和这些朋友们开开玩笑罢了。”

        听到手下们的应和之声,刘海生放心了很多,看來这些王八蛋们也全都是明白人,懂得见风使舵,他的心情稍安,虽然不知道外面那个小魔女说的牛逼人物到达是其中的哪一个,但是刘海生却很有办法,直接大手一挥说道:“把这些朋友们的手铐都给我解开,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不对,我们抓错人了,我们得向他们道歉啊。”

        一边说着,刘海生一边走到刘小胖面前,满脸陪笑着说道:“各位朋友,真是对不起啊,今天这事是我们搞错了,抓错人了,我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道歉,还希望各位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和我们计较了,回头我请大家好好的喝酒给大家赔罪,你们看怎么样。”

        在刘海生看來,刘小胖穿得西服革履,浑身全都是名牌,大腹便便的,一看就是富贵相,所以很有可能他是这些人的头,所以他跑到刘小胖面前进行道歉。

        然而,刘小胖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看向柳擎宇说道:“老大,你决定吧。”

        这一下,刘海生老脸通红,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恐怕是看错人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这个穿得很普通的人竟然是这个胖子的老大,nǎinǎi的,看來以后真不能以貌取人了。

        柳擎宇只是冷冷的看了刘海生一眼说道:“我们走吧。”

        手铐很快被打开了,柳擎宇直接带着兄弟们接上小魔女一起离开。

        望着柳擎宇他们离去的背影,尤其是听到刚才柳擎宇说话的声音,刘海生不由得眉头一皱,心中暗道:“这个人的声音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

        一边看着柳擎宇他们缓缓消失,一边刘海生一边使劲的回忆着,他总是感觉柳擎宇临走之时看他的那两眼是那么冷漠,是那样犀利,让他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敬畏和心悸。

        突然,刘海生心头一颤,他突然想起了柳擎宇的声音,双腿当时一软就坐在地上,脸sè显得异常苍白。

        这时,几名手下立刻围了上來,把刘海生搀扶起來,问道:“头,你这是怎么了。”

        刘海生叹息一声说道:“哎,这次我们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头,怎么了。”

        “怎么了,你知道刚才我们铐起來的那个瘦高个是谁吗。”

        “是谁。”

        “那个是咱们的县委书记柳擎宇,我刚才听到他的声音才想了起來。”

        听到刘海生的声音,众人回忆了一下,并且与电视上看到的柳擎宇的画面相互对比,除了衣服不一样以外,相貌上沒有任何问題。

        这一下,所有人全都傻眼了,原本扶起來刘海生的众人自己全都纷纷瘫软在地上。

        开啥玩笑,自己竟然把县委书记给铐起來了,这还能混得下去吗。

        柳擎宇他们离开派出所之后,当天晚上在镇里安顿了下來,第二天上午,柳擎宇、刘小胖他们兵分两路,一路是柳擎宇和程铁牛一组,前往七里河村进行调研,而刘小胖和韩香怡为一组,对整个吴东镇的市场情况进行调研。

        四个人并沒有走在一起,因为那样目标太明显了。

        柳擎宇他们早晨6点多便出來了,到了七里河村的时候,天sè已经亮了。

        柳擎宇他们的汽车驶入七里河村之后,柳擎宇的眉头立刻紧皱起來,柳擎宇他们一路行來,虽然走的全都是县道,但也全都是板油马路或者水泥路,就算是从其他的村子穿过,村子里的主要街道也全都是水泥路面,路况还是非常不错的,然而,当汽车驶入七里河村以后,汽车一下子就开始颠簸起來,路面凹凸不平不说,水泥里更是一点影子都沒有。

        而真正让柳擎宇感觉到不满的却还是七里河村的整体情况。

        其他的村子大部分都已经全都是青砖瓦房,整体规划还是比较规矩的。

        然而,这七里河村却是另外一种情况,青砖瓦房是有的,不过最多也就是三分之一左右,有二分之一左右竟然全都是低矮的石头房子或者是三四十年前盖的青砖与土坯结合盖起來的房子,现在大部分土坯早已经斑驳掉落,房子基本上已经可以用危房來形容了。

        然而,在村子里最为显赫的位置处,却矗立着8栋相邻二层小楼,这些小楼全都是瓷砖镶嵌,在阳光下闪烁着熠熠光辉,每家小楼的院子都明显比其他的民居要大上3倍以上,院子宽阔,门楼高耸、大门也很宽。

        在这些小楼的外面,一条笔直的水泥路直接与村子外面穿过的一段县道相连。

        在小楼外面的水泥路上,柳擎宇让程铁牛把车停了下來,找到一位路过的老乡打听起來:“老乡啊,这些小楼都是谁家的啊。”

        老乡看了柳擎宇和他的小汽车一眼说道:“你们是外地人吧。”

        柳擎宇点点头:“是啊,刚刚从这里路过,感觉这个村子还不算太穷嘛,有人都能住得上二层小楼啊,这可得不少钱啊。”

        那个老乡苦笑着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跟你说吧,这些二层小楼都是吴登生、吴怀仁、吴怀水这些村领导的房子,左边这四栋分别是吴登生和他的大儿子、三儿子和村支书吴怀仁的,右边这四栋是村长吴怀水、吴怀水的兄弟、哥哥的,最边上的一栋是村委会的,平时接待下來的领导都是用那栋房子。”

        柳擎宇故意道:“你们村挺有钱的啊。”

        那个老乡立刻反驳道:“有钱,有钱个毛,除了他们吴家父子、兄弟之外,其他人沒有几个有钱的。”

        听到老乡这么一说,柳擎宇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那天七里河村老百姓去找自己状告这吴家父子恐怕不是闹事了,这随随便便一个老百姓在谈话之时都对吴家父子、兄弟充满了不满。

        柳擎宇问道:“这吴怀仁和吴怀水两人是亲兄弟吗。”

        老乡摇摇头说道:“不是亲的也差不多,两人是堂兄弟,当年吴登生、吴登科两个亲兄弟一个是村支书、一个是村长,现在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一个是村支书,一个是村长,人家吴家就是牛啊,一门四领导,都主宰着我们七里河村啊。”

        柳擎宇问道:“他们的能力应该挺强的吧。”

        “强个屁,除了知道贪钱捞钱以外,屁事都干不成,看看人家别的村全都奔小康致富了,我们村还穷得叮当响呢,这吴家人一点好事都不办啊。”老乡说话之中带着几分怨念。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喊啥之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

        柳擎宇抬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只见他和汽车四周突然涌出了几十号老百姓,这些人手中拿着铁锨、铁棍、木棍、锄头等东西,把柳擎宇他们团团围了起來,眼神之中充满了凶悍和杀气。

        在人群外围,一个手中拿着电话正在与人通话:“吴书记,已经把人给围住了,下一步怎么办。”

        电话那头,吴登生咬着牙说道:“nǎinǎi的,天堂有路而不走,地狱无门自來投,给我狠狠的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