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90章 打个赌如何
  • 第590章 打个赌如何

    作品:《权力巅峰

        房门打开了,然而,出现在刘海生面前的韩香怡并沒有穿着他想象中的警察制服,而是依然穿着她自己的那一身衣服,手中还拎着一把粉红色的棍子,柜子上面,几个明艳的大字赫然醒目,,闷棍女。

        就在刘海生迈步走进來微微一愣神的瞬间,只见韩香怡手中的棍子突然伸长,随即棍子的尖端顶在刘海生的身上,紧接着,一阵麻酥酥的感觉瞬间传遍刘海生全身。

        这一瞬间,刘海生立刻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这是高压电棍点击人身的感觉,以前的时候他可是沒少用这种方法去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嫌疑犯们。

        然而,今天,他自己也品尝到了那种浑身麻酥酥的滋味,那种滋味,那叫一个难受啊。

        此时此刻,刘海生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情,这根粉红色的棍子自己的办公室是不可能有的,而这个女孩的身上也不可能有的,那么这个女孩到底是从哪里整來了这根棍子呢,这到底是一根什么性质的棍子呢,为什么还可以伸缩电击人呢。

        与此同时,就在刘海生被电击后浑身酥麻着倒在地上的时候,韩香怡手中的棍子突然举了起來,冲着刘海生的屁股便狠狠的抽了下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皮鞭狠狠的抽打着一般。

        刘海生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很快便传來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他也可以说话了:“你不能打我,我是派出所所长。”

        “所长怎么了,所长就牛逼啊,所长就可以逼人家女孩玩制*服*诱*惑啊,你***,你知不知道本姑娘还沒有成年呢,你这个垃圾所长脑子怎么那么肮脏呢,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呢,你***,你还所长呢,你简直就是一个流氓色狼恶棍。”

        狠狠的抽了刘海生十几下韩香怡这才停止,此刻,刘海生已经郁闷的躺在地上,想要坐起身來,人家韩香怡便会拿闷棍电他一下,他干脆也学老实了,就那样软了吧唧的躺在地上。

        韩香怡站起身來,用脚尖踩着刘海生的脸颊说道:“孙子,还记得之前我柳哥哥对你所说的那番话吗,敢动我们,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此时此刻,刘海生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屈辱感油然而生,他从來沒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小女孩如此肆无忌惮的踩在脚下,还踩着自己的脸。

        自己可是堂堂吴东镇派出所的所长啊,堂堂的国家干部啊,这个女孩竟然敢如此对待自己,当真是无法无天啊。

        听到韩香怡的那番话之后,他咬着牙挤出了两个字:“我是派出所所长,立刻放开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韩香怡咯咯一笑:“所长,所长是多大的官啊,所长大人,咱们打个赌如何。”

        “怎么打赌。”

        “就堵你的下场会如何。”

        “我绝对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如果沒有我的帮忙,你们在得罪了狗头孙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安全走出吴东镇的。”刘海生充满不屑的说道。

        对于狗头孙这个人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知道,狗头孙一向好面子,如今他被这群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接连收拾了两次,要是不把这场子找回來,他狗头孙也就无法在吴东镇混下去了。

        所以,他料定狗头孙肯定会对这些人采取报复行动的。

        听完刘海生的这番话之后,韩香怡却是不屑一笑:“好,既然这样说,咱们就赌一把吧,我赌你今天肯定会丢官罢职的,弄不好还得进监狱。”

        刘海生不屑一阵冷笑:“不可能的。”

        韩香怡直接拿起刘海生卧室床头的电话,拨通了刘小胖老爸刘臃的电话:“刘叔叔,我是香怡啊。”

        电话那头很快传來胖子刘臃那爽朗的声音:“呵呵,是香怡啊,叔叔正在准备开会呢,找叔叔有什么事吗。”

        此刻,距离刘臃开会还有5分钟的时间,刘臃正在思考着一会开会的事情。

        韩香怡声音有些愤怒的说道:“刘叔叔,您还开什么会啊,尽搞些形势主意,你知道吗,刘小胖和我的柳哥哥都已经被你们公安系统的人给抓起來了,估计马上就要刑讯逼供了,我刚才也差点被这边的一个所长给上了,刘叔叔,你们这个系统里面还是有一些害群之马的啊,这些人不除,对于你们公安的形象是会起到严重抹黑作用的,真希望所有的警察都能向您那样给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做主啊。”

        刘臃听到韩香怡这样说,顿时瞪大了眼睛:什么,柳擎宇和刘小胖竟然被某地派出所给抓起來了,还要刑讯逼供,而韩香怡竟然差点被所长给害了,这简直是要逆天的节奏啊,别人不说,柳擎宇那是啥身份啊,那可是自己老大刘飞最为欣赏的孩子,就连自己都非常欣赏柳擎宇,那小子将來绝对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就连老首长都对柳擎宇这小子欣赏有加,沒错柳擎宇回去的时候都会把这小子叫过去聊一会。

        现在,竟然有人敢刑讯逼供柳擎宇,而且还要捎带着自己的儿子,这简直是荒唐到了极点。

        别人他不敢说,但是柳擎宇、刘小胖他们这两个兄弟他还是非常了解的,虽然这哥俩为人比较嚣张,但是从來不去主动惹事,更不是怕事的主,最关键的是,他们从來不可能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因为以他们的身份,很少有人能够值得他们去做这样的事情。

        想到此处,刘臃直接说道:“香怡啊,你们现在在哪里。”

        韩香怡道:“刘叔叔,我们都被关在白云省、南华市、瑞源县、吴东镇派出所里,这里的所长叫刘海生,这老头可坏了,还很色,竟然想要跟我玩制*服*诱*惑,刘叔叔,我还沒有成年呢。”

        听到韩香怡这番话,刘臃算是听明白了,这小魔女恐怕是恨死那个刘海生的家伙了,不过这个家伙也太给警察队伍丢人了,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要欺负韩香怡这么小的女孩,这简直是禽兽不如啊。

        刘臃点点头说道:“好了,香怡啊,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马上过问此事。”

        说着,刘臃一个电话把自己的秘书喊了过來:“王辰,你通知一下局里的同志们,就说会议正常开始,让陈副书记暂时主持会议,我过一会再过去。”

        王辰立刻点头出去了。

        刘臃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白云省省委书记曾鸿涛的电话,他和曾鸿涛曾经是党校同学,所以事情既然出在了白云省,他不得不给曾鸿涛打着招呼,否则自己要是直接插手进去的话,可能会引起曾鸿涛的反感。

        刘臃简单的把柳擎宇和刘小胖的被人关押起來、而韩香怡又差点被刘海生这个所长给侮辱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刘臃苦笑着说道:“老曾啊,这件事情你可得上心一下啊,我儿子可是在里面呢,弄不好此刻他已经被吴东镇派出所的同志们刑讯逼供了。”

        曾鸿涛脸色当时就沉了下來,身为党校的老同学,曾鸿涛对刘臃这个胖子的性格还是非常了解的,这家伙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但是这家伙的能力超级强悍,破案能力冠绝华夏,这个胖子随着有着很强的人脉关系,但是他却愣是靠着过硬的政绩而不是关系,一步一步爬到了整个系统权力的巅峰,而且并不排除未來更进一步的可能性,因为他与刘飞的关系非常密切,而刘飞的上升势头之强劲,恐怕一般人是难以抵挡的,整个华夏能够与之较量、竞争的也就那么两三人而已。

        当然了,曾鸿涛最为在意的并不是刘臃的关系,而是他的人品,曾鸿涛曾经和刘臃一起学习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两个人宿舍是挨着的,经常一起吃饭喝酒,他对刘臃的人品性格非常了解,知道这胖子人品绝对正,心中充满了正义感,对于**绝对零容忍,而且一旦认定的对老百姓有利、对国家有利的事情就会坚决推进下去,从來不畏惧任何的困难,这一点,刘臃和刘飞非常相似,为很多人所敬重、钦佩。

        而刘臃的儿子刘小胖曾鸿涛也曾经见过一面,以他看人的眼光,虽然当时与刘小胖相处的时间只有1个多小时,但是通过这段时间,他已经看出來了,刘小胖是一个十分懂得分寸之人,他从來不会像一般的衙内那样凭借着老爸的权势去做一些事业,这刘小胖是一个很有追求、很低调的人,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未來。

        所以,曾鸿涛相信,刘小胖绝对不可能会成为犯罪嫌疑人,因为他真的沒有任何犯罪动机。

        想到此处,他直接对刘臃说道:“好了,老同学,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亲自跟进,搞定之后给你打电话。”

        刘臃笑着说道:“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挂断电话之后,曾鸿涛脸色却阴沉了下來,刚才和刘臃谈话的时候他可以谈笑风生,但是转过头來,他却非常清醒的意识到,这件事情既然捅到了刘臃那里,白云省的面子算是丢到天上去了。

        曾鸿涛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