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85章 邻桌密语
  • 第585章 邻桌密语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万万沒有想到,竟然会在吃饭的时候就遇到了自己这次想要查访的主要人物之一,不过让柳擎宇感觉到比较有意思的是,自己竟然坐在对方的隔壁隔断,而对方又沒有认出自己來,这就有点意思了。

        刘小胖听到吴怀仁竟然说要插自己老大的菊花,当时便要起身过去收拾一下对方,却被柳擎宇手疾眼快给按了下來,做出了一副侧耳倾听的手势,柳擎宇看到老大的动作,这才冷静了下來,双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向着对面瞟了一眼,静静的坐下來倾听着对面的谈话。

        这时,对面已经继续交谈起來。

        七里河村村长吴怀水听到支书那么嚣张的话之后,脸上露出谨慎之sè说道:“大哥啊,这事情我认为咱还真不能不小心一点,虽然在战略上我们可以蔑视柳擎宇,但是在战术上,我们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柳擎宇这个人不简单啊,到了瑞源县这才多长时间啊,就搞掉了那么多干部,如果他真的要是到我们瑞源县來的话,我估计很有可能会像他前往其他那些部门一样,肯定是走微服私访的路线,悄悄的进村,摸查情况,等到查明问題之后再收拾我们。”

        吴怀仁点点头:“嗯,你说得不错,和我的想法差不多,柳擎宇这个县委书记和以前的那些干部还真的有些不一样,据我了解,有人去他那里送礼,他根本就不收,像他这样的干部极其少见,要么是有理想有上进心,想要向着高层攀爬,要么就是善于伪装,嫌送礼之人不懂得送礼之道或者认为对方送的礼比较少,但是不管是哪种可能,说明此人都不是一个善茬。”

        柳擎宇听到对方的分析再次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在这小小的瑞源县吴东镇,竟然有人能够说出如此了解自己的话來,看來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时,其中一个高个的穿着职业装的男人说道:“二位领导,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柳擎宇现在就在南华市,据说是公干去了,我们的人亲眼看到他乘车进入了市委大院,和市委书记戴佳明谈了一段时间,随后离开市委大院不知所踪,但是,据我们得到的准确消息,柳擎宇和魏宏林县长在进行交代工作的时候提到他要两三天的时间回去。”

        听到这个人的信息之后,吴怀仁充满不屑的一笑,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个柳擎宇恐怕应该是乘车赶往我们吴东镇來了,他这一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声东击西之计,糊弄糊弄魏宏林还可以,但是要想糊弄我吴怀仁,那可就有点幼稚了。”

        听到吴怀仁的分析,柳擎宇和刘小胖、韩香怡三人对视了一眼,全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震惊之sè,以刘小胖和韩香怡对柳擎宇的了解,他们完全可以确定柳擎宇绝对是声东击西,瞒天过海,但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柳擎宇过來了,而且知道柳擎宇的脾气,但是这个吴东镇竟然有人能够一口说出柳擎宇的底牌,这怎么能不让人震惊呢。

        这时,柳擎宇他们听到隔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來,这次说话的是存在吴怀水。

        吴怀水说道:“大哥,你说得很有道理,柳擎宇还真有可能这也干,这个人看來还真的不简单啊,我们怎么办,他身为县委书记,真的要想到我们这边调查我们还真的拦不住他啊。”

        吴怀仁嘿嘿一阵冷笑:“水弟啊,这你可说错了,如果是魏宏林处于柳擎宇那个位置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话,我还真拿他沒辙,毕竟他在咱瑞源县根基很深,我不敢轻易动他,但是柳擎宇可不同啊,他不过是一个外來户而已,在我们瑞源县也沒有什么根基,至于民意就更沒有了。

        对于他们这些当官的來说,要想能够反制他们的只有三种,第一种是上级领导的打压,这一点我们虽然有底牌,但是用在他的身上的确有些不值得;第一种是利用纪律、反腐等手段去收拾他,尤其是利用作风问題去搞垮一个人,这是一种最为经济实惠的办法,但是问題在于我们和他之间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完全沒有必要用上这种手段,毕竟这种手段超常规,要玩的话一般是平级之间胡搞;第三种则是对于我们这种人与柳擎宇这种级别官员之间较量的手段。”

        吴怀水问道:“什么手段。”

        吴怀仁道:“民意、民心,民心可用。”

        吴怀水一愣:“民意,民心,这玩意怎么用。”

        吴怀仁道:“其实,越是级别高的官员越是在乎民心和民意,在乎官声,如果柳擎宇是公开的过來,我们拿他也沒辙,但是如果柳擎宇是微服私访的话,那我们可就容易对付他了,仅仅是一个民心民意,就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听到大哥这样说,吴怀水皱了皱眉头,似懂非懂,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大哥,我还是搞不明白你到底有啥办法。”

        吴怀仁笑道:“沒事,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如果柳擎宇这次不來还则罢了,如果他真要是敢过來查我们,就算不让他有來无回,也要让他來一次之后再也不敢來了,这人啊,谁不心疼自己这条命啊。”

        说话之间,吴怀仁语气中充满了得意和嚣张,颇有一种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霸气和豪情。

        旁边那个矮个的职场人员连忙拍马屁道:“吴支书,还是您霸气,估计柳擎宇要是看到您这种气势,吓也吓尿了。”

        他说完,旁边的那个高个的职场人员立刻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估计在这吴东镇一亩三分地上,谁也不敢和吴支书您叫板啊,那纯粹是找死。”

        说完,四个人全都呵呵的笑了起來,对于这两个人的马屁,吴怀仁还是相当受用的,在他看來,别说是在吴东镇了,就算是整个瑞源县敢得罪自己的人也不多,至于本村的那些村民,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他们爱闹就让他们闹去呗,就算闹出花來,最终这事情都得退回到瑞源县來处理,只要到了瑞源县,就沒有他们兄弟摆不平的事。

        刘小胖用手碰了碰柳擎宇低声说道:“老大啊,有人要把你吓尿了啊,你做好心理准备吗,要不要兄弟我给你准备些尿不湿啊。”

        柳擎宇还沒有说话呢,韩香怡便皱着眉头说道:“死胖子,你恶心不恶心,我敢打赌,最终被吓尿的人绝对不是柳哥哥。”

        柳擎宇只是笑笑,并沒有直接去回答这个问題,而是笑着说道:“來來了,咱们喝酒吃菜。”

        说话之间,柳擎宇再次沉默了下去,很显然,他还是想要再接着听听对方接下來谈些什么。

        刘小胖他们自然也看得出柳擎宇的意思,也就沒有打扰柳擎宇的意思,继续和柳擎宇一起接着听了起來。

        这时,隔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來。

        这次说话的是那个高个的职场人:“吴支书、吴村长,今年我们怡海集团又推出了一些新的玉米品种,品质超好,卖相也好,最关键的是价格低,市场广阔,这对于你们七里河村这样的种子生产大村來说绝对是非常好的选择啊。”

        吴怀仁沒有说话,这种小事情他这个支书自然不会管的,吴怀水说道:“小高啊,你们这最新的品种都有什么好处啊。”

        小高说道:“吴村长,我们最新的玉米品种名字叫黄金100,是我们公司最新研发的黄金玉米,具有营养高、抗风、抗虫害、抗倒伏等诸多优点,而且等玉米长出來之后不久棒子个大、籽粒也非常饱满,口感香醇,一旦将來投向市场,必然会引起农民的抢购,这绝对是增长丰收的保证,而且由于现在我们是处于市场开拓期,对于主要经销商,会给出极其优厚的价格的,而且这种品种我们给你们的价格虽然低,但是你们往外卖的价格却可以比普通的玉米高出10%到20%。”

        吴怀水听到对方的这番话之后心中已经有些小爽了,但是脸上却紧紧的皱着说道:“价格便宜,能够便宜多少。”

        小高说道:“吴村长,架设普通的玉米种子我们给你们的5块钱一斤,那么黄金100我们给你们的价格则是4块钱一斤,而你们往外卖的时候至少可以卖到12块钱一斤,而且这还属于最新品种,老百姓还不太了解,一旦等老百姓种了一年之后,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的涨价空间非常大。”

        吴怀水皱着眉头说道:“那如果农民自己留了种子自己卖把我们甩开怎么办。”

        小高嘿嘿一笑说道:“吴村长,这个您不用担心,我们公司对于这个种子的技术是有着严格的掌控的,这种种子最多可以用三次,也就是说,我们给你们用一次,你们卖给生存种子的农民一次,种种子的农民卖给普通农民一次,三次之后,如果农民想要自己留种子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了,因为三次之后,种子的产量和质量会大打折扣,只有前三次种子的产量和质量比较高,一旦过了三次,种子基本上就沒法再用了,我们这样做就可以充分保证咱们彼此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