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66章 狗眼看人低
  • 第566章 狗眼看人低

    作品:《权力巅峰

        范金华嘿嘿一阵冷笑:“刘总,如果你真的想要撞一撞南墙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不过你记住我今天所说的这番话,在这南华市,在这瑞源县,我范金华说一不二。www.lingdiankanshu.com”

        说话之间,范金华言语之中流露出无限的霸气。

        刘小胖却是不屑一笑:“如果你说一不二的话,那瑞源县县委书记算什么,难道你说的话比他的话还管用吗。”

        范金华满脸傲然的说道:“瑞源县县委书记怎么了,那是我朋友,瑞源县县长是我哥们,瑞源县其他干部和我称兄道弟,刘总,我早就说过,在这瑞源县,你翻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听到范金华竟然说瑞源县县委书记是他哥们,刘小胖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sè,要知道,瑞源县的县委书记就坐在自己身边,这范金华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哥们也太牛叉了吧。”

        其实,范金华还真是在吹牛,他在瑞源县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沒有他所说的那么夸张,他只是在吓唬刘小胖而已。

        刘小胖笑着说道:“我说哥们,你可知道瑞源县县委书记是谁吗,你说他是你哥们。”

        范金华不屑一笑:“我说刘总啊,你要想做瑞源县这个市场,最起码得知道县委书记是谁吧,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是高震,我们两个认识有好多年了。”

        刘小胖一听范金华的话,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是轻轻点点头,却并沒有在说话。

        柳擎宇听范金华这样说,也有些震惊了,高震以前的确曾经是瑞源县县委书记,只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而范金华却还在以为高震是县委书记,这说明这哥们的工作沒有做到位啊。

        其实,这也不能说范金华工作沒有做到位,因为他是不屑于做这方面的工作,一方面因为在范金华这位外资企业的老总來看,自己只需要搞好上层关系就可以了,至于下面这些基层的关系,由经销商们自己搞定就可以了。

        所以,范金华平时做公关工作大多数都是先把省里的关系疏离好,然后把市里的关系打点好,至于县里面的关系,他也就是半年前分别于高震、魏宏林等人喝过酒,洗过桑拿,聊得比较尽兴而已,对于这种层次的关系,他顶多半年或者一年才会去关照一次,毕竟他是整个东北区域的总裁,白云省只是他所管辖区域里的一个而已,而白云省仅仅是地级市就有十几个,每个地级市有十几个县,要让他全都跑过來,他根本沒有时间的。

        所以,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瑞源县县委书记已经换人的消息,即便是知道了,也沒有怎么关注,因为在他看來,不管谁來担任县委书记或者县长,对于自己的生意來说影响都不会很大,因为他知道,黄立海市长是从瑞源县出去的,对瑞源县有着超强的掌控力,而他和黄立海的关系非常好,绝对称兄道弟类型的,所以,这也造成了他在瑞源县绝对强势的风格。

        此刻,韩香怡在旁边听到范金华和刘小胖的对话之后,只是嫣然一笑,充满怜悯的看了范金华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柳哥哥,心中对范金华充满了不屑:“范金华啊范金华,你真是瞎了狗眼啊,真正的县委书记就坐在你的身边,你竟然不知道,就这样你还想在瑞源县做生意呢,你就等着郁闷吧。”

        此刻的柳擎宇显得相当淡定,对于范金华不知道自己是瑞源县县委书记这件事情,他并不在乎,甚至于对范金华在瑞源县做生意与否他也并沒有什么特别的心思,对他而言,只要范金华在自己的地面上安安稳稳的做生意,他完全沒有去找对方麻烦的心思,毕竟柳擎宇是做大事的人,他还是很有容人之量的。

        然而,柳擎宇越是想要平静,范金华却偏偏不想让他平静。

        范金华在刘小胖那里碰壁之后,知道已经无法说服刘小胖,便把目光落在了柳擎宇的身上,他决定从柳擎宇身上好好的找一找平衡,至少要报一下上次在燕京市被柳擎宇搅局之仇。

        想到此处,范金华看向柳擎宇说道:“哎呦,这不是老同学吗,柳擎宇,上次我听你说在白云省这边当公务员,你怎么在瑞源县出现了。”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我是瑞源县的公务员,必须得在瑞源县出现啊。”

        范金华听完之后,心中立刻兴奋起來,以自己在瑞源县的关系,想要整一整柳擎宇岂不是易如反掌,想到此处,他便调侃道:“柳擎宇啊,既然你在瑞源县当公务员,那遇到我算是你的幸运啊,我跟你说啊,我和你们瑞源县的县委书记、县长等领导全都是好朋友,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只是一句话的事就可以让瑞源县的领导们提拔提拔你。”

        说话之间,范金华的脸上充满了狂傲之气,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

        柳擎宇听完之后,真的是有些无语,本來,在柳擎宇看來,自己的这位老同学也是一个十分jing英级的人物,虽然才智不如自己,但是绝对属于比较顶尖的存在,尤其是这些年來他在外资企业的多年历练,他应该已经变得相当成熟才对,沒有想到,这个老同学在自己面前做事竟然如此冲动,如此简单狂暴而不讲究谋略。

        难道范金华这家伙智商退步了。

        其实,柳擎宇还真是误会范金华了,范金华依然是那个范金华,成熟、睿智、风趣、幽默、冷静、干练,然而,范金华虽然有着诸多的优点,却也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他在面对柳擎宇的时候,由于在大学时期在诸多方面全面落后于柳擎宇,以至于他在对上柳擎宇的时候总是有着一些不由自主的yin影,他总是会在心中紧张柳擎宇对自己的看法,为了掩饰内心深处对柳擎宇那种深深的忌惮,他不得不时时刻刻让自己从言语上、心理上对柳擎宇保持一种优势。

        然而,他越是在意此事,他所做的事情就越着相,从而导致他的很多做法往往简单而狂暴,以便于在表面上形成一种他希望的能够在各个方面强行压制柳擎宇的形势。

        范金华乐此不疲,柳擎宇实在无语。

        这个时候的范金华是在凭着一种本能去办事,理智往往在这个时候,变得并不重要了。

        柳擎宇听到 范金华的这番话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提拔提拔,我看不用了,我现在工作得挺好的。”

        范金华不屑一笑:“柳擎宇啊,如果你真的想要上进的话,千万不要客气,虽然咱们两个人之间有些龃龉,但毕竟咱们是老同学,该帮你的时候我还是会帮你的。”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

        看到此处,范金华脸sè一寒,这时,范金华身边跟过來的那位美女秘书姚玉蓉看到柳擎宇和刘小胖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的老板,顿时心中极度不爽,声音带着几分怒意大声说道:“柳擎宇,我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范总和你聊天是给你面子,我告诉你,在瑞源县,我们范总一言九鼎,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失去工作,如果你不想失去这份工作的话,最好给我敬上几杯酒,赔礼道歉。”

        说道这里,姚玉蓉又看向刘小胖说道:“刘恒,我告诉你,你最好在瑞源县老实的呆着,不要胡乱动作,否则的话,你会后悔莫急的,这瑞源县的市场不是你们一个小小的华安集团可以染指的。”

        说话之间,姚玉蓉还不断用手点指着柳擎宇和刘小胖。

        在姚玉蓉看來,在瑞源县这个地盘上,自己可以随便闹,柳擎宇和刘小胖再牛叉,也不可能在他们怡海集团的地盘上翻出什么花样來。

        然而,在柳擎宇看來,这姚玉蓉就好像是一只嘴里刚刚长了几只小ru牙就龇牙咧嘴的小母老虎,她的挑衅可笑之极。

        至于范金华这位老同学,柳擎宇看他就好像是在看一只跳梁小丑,虽然动作夸张,言语狂妄,实际上,他只是徒有其表,内里空洞,外强中干。

        刘小胖的看法和柳擎宇差不多,根本就沒有把范金华放在眼中。

        然而,有一个人却和柳擎宇他们不同,这个人就是韩香怡小魔女。

        要知道,在小魔女的心中,柳擎宇可是自己最敬佩、最喜欢的人,就好像是自己的偶像一般,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是,现在范金华和他的秘书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向自己的柳哥哥发起挑衅,简直是可恶至极,不可饶恕。

        本來倚着小魔女平时的xing格,那绝对是拎着闷棍就直接往下砸的。

        然而,今天的情况与往ri不同,因为今天现场多了一个柳哥哥刚刚收下的专职司机,这个大个一看就是个愣头青,小魔女不仅用棍子打闷棍比较厉害,用言语闷棍的水平也不差。

        姚玉蓉在柳擎宇面前指手画脚的时候,小魔女便开始在黑大个程铁牛的面前嘀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