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59章 超级强势
  • 第559章 超级强势

    作品:《权力巅峰

        时间过得很快,20分钟之后,县纪委的工作人员便赶到了现场,在宋晓军的配合下与吴中凯等人找了一个会议室展开谈话的同时也对县电视台的账目进行了审计。www.lingdiankanshu.com

        半个小时之后,县电力公司、县自來水公司和县教育局等几个部门的一把手全都赶到了台长办公室内。

        对教育局等各个县委县政斧的一把手们來说,现在凡是柳擎宇召开的会议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迟到,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柳擎宇虽然在瑞源县是光杆司令,但是这个光杆司令却是超级强势,如果真的被他抓住,丢官罢职真的是很有可能发生的,这哥们根本就不会考虑你背后有谁谁做靠山。

        最后到的是县电力公司局长李宏贵和县自來水公司的总经理范元高,这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來。

        不过当两人走进办公室之后,看到吴中凯并沒有在里面,反而是柳擎宇、唐睿明和徐传胜、贾世宝他们和几个赶过來的县局一把手坐在里面,这让两个人有些不解。

        李宏贵和范元高进來之后,先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之后,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來,随后看向柳擎宇和唐睿明说道:“柳书记,唐部长,不知道把我们招呼过來有什么事吗,我最多在这边停留20分钟就得赶回去,今天市电力公司的领导要下來视察。”

        说话之间,李宏贵脸上充满了高傲之色,虽然他对柳擎宇和唐睿明有着几分的忌惮,但是在他的心中,柳擎宇虽然是处级干部,但是他的权威远远不如市电力公司下來的一个小小的实权科长大,因为电力公司不属于瑞源县的主管范围,只是受瑞源县委托承担为瑞源县配电的任务,所以,柳擎宇和唐睿明他们对自己的位置影响非常小。

        柳擎宇听到李宏贵的话之后,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迅速舒展,只是眼神却变了。

        柳擎宇看了一眼李宏贵说道:“今天我把各位喊过來,主要是协调一下各个单位与县电视台之间的债务问題,根据县电视台的员工们反映,由于县电力公司、自來水公司以及其他各个单位从不上缴有线电视信号费用,以至于现在县电视台职工发工资都有些困难,所以,我希望大家归还拖欠的有线电视信号费用,让县电视台能够把工资发出去。”

        柳擎宇这话刚刚说完,李宏贵便满脸不耐烦的说道:“柳书记,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们县电力公司在使用有线电视信号的时候沒有付费,但是我们在给县电视台的家属区供电的时候,可是按照优惠电价收费的。”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李宏贵一眼说道:“李宏贵同志,你这话说得不对吧,据我所知,县电视台的职工们在缴费的时候,都是按照原价來交的。”说着,柳擎宇直接把之前那位员工提交过來的票据摆放在桌面上:“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把这个**拿过去看一看。”

        李宏贵摇摇头说道:“不用看,我知道**上面的确是按照标准费率进行收费的,但是我们每年都要给县电视台进行返点补偿的,这一点我相信县电视台财务那边应该非常清楚。”

        柳擎宇沉声说道:“县电视台财务已经被纪委的工作人员带出去谈话了。”

        说完,柳擎宇接着说道:“李宏贵同志,我想问问你,你口口声声说对县电视台有优惠,有返点补偿,那么请问,你们之间有沒有相关的文本协议,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证据。”

        李宏贵摇摇头:“沒有,这一点我们双方都是十分默契的。”

        柳擎宇脸色一沉:“既然沒有文本协议,那么你们之间的协议就不具备法律效力,至于你所说的返点协议,恐怕也无法获得官方的认可,所以,你们县电力公司所拖欠的有线电视信号费用还是需要进行补缴的,你说呢。”

        李宏贵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心中也有些火了,怒道:“柳书记,你如果非得这么说的话,那我也要说说我的态度了,,补缴费用,不可能,我们双方之间本來就有着高度的默契的,总不能因为一点点的变化就把我们之前的付出给抹杀吧。”

        柳擎宇摇摇头:“抹杀,不会的,我说过,我今天把你们各方喊过來主要是希望起到一个协调的作用,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來,咱们协调解决。”

        李宏贵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强势,这让他十分不满,因为即便是在瑞源县大权独揽的县长魏宏林在他的面前也不敢如此嚣张,至于柳擎宇这个新來的县委书记,他还真沒有放在眼中。

        李宏贵拿出手表看了看,说道:“柳书记,我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有线电视信号费用我们县电力公司是一分钱都不会交的,这一点沒有什么需要协调的,柳书记,我这边时间比较紧迫,我还得赶快回去准备迎接领导,这边的会议就参与到这里吧,如果你们这边有什么协商结果可以通知我们电力公司办公室一声,我们那边会斟酌办理的。”

        说着,李宏贵站起身來就想向外走去。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李宏贵一眼,直接看向新任代理台长徐传胜说道:“徐台长,你现在是新任代理台长,我想问问你,你上台之后有什么打算和规划吗。”

        徐传胜听到柳擎宇这个时候这句问话,立刻意识到这又是柳擎宇对自己的考验,他直接说道:“柳书记,我的打算是过一会我会召开县电视台领导班子会议,统一一下大家的意见,对于所有欠费的用户采取技术手段停止继续供应有线电视信号,同时,废除以前一些暗箱艹作的东西,让县电视台的所有业务全部在阳光下运作,接受县电视台内部员工和社会大众的监督。”

        柳擎宇的目光又看向了县自來水公司的总经理范元高:“范经理,对于目前各个企业广泛存在的三角债问題,你怎么看。”

        瑞源县自來水公司属于事业单位,所以对于柳擎宇还是有着几分畏惧的,听到柳擎宇提到徐传胜是新任代理台长的时候,他再联想到刚才柳擎宇提到财务部的领导已经被纪委约谈了,立刻就意识到这次县电视台这边的领导层肯定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个时候虽然他特别不想表态,但是却真的害怕柳擎宇找自己的麻烦,他眼珠转了转,决心还是要保住自己的职务再说。

        范元高说道:“柳书记,我们县自來水公司坚决按照相关规定执行。”

        这句话还是有着颇多暧昧之处的,这句话表面上看是响应了柳擎宇此刻的诉求,向李宏贵那边施加了压力,大有像徐传胜一样,如果县电力公司要是再拖欠县自來水公司费用的话,那么今后就有可能采取停止供水的措施。

        但是实际上,这个执行相关规定却又有着其他的说法,到时候具体执行起來的时候,范元高的主动姓还是比较多的。

        不过饶是如此,李宏贵还是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强势,竟然想要采用高压的方式來逼迫自己屈服。

        在他眼中,跟本就沒有把柳擎宇这个光杆司令放在眼中,所以,此刻,他的怒火是极其强烈的,他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柳书记,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由于县委县政斧这个方向线路有些老化,需要进行检修,所以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县电力公司可能需要对这边的线路进行例行检修,估计可能会停电一段时间,还请您提前通知一下,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威胁,绝对的威胁。

        说完之后,李宏贵充满不屑的看着柳擎宇。

        出人意料的,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好啊,线路该检修还是要检修的,我们县委县政斧大院等着就是,你们什么时候检修好了告诉我们一声就行,对了,半天的时间你们应该可以检修完毕吧。”

        说话之间,柳擎宇的脸上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压力。

        看到此处,李宏贵更加不爽了,他冷冷的说道:“柳书记,正常的情况下半天的时间差不多可以检修好,但是电路这东西充满了不确定姓,沒准那个地方如果严重老化的话,需要重新布线,那可就麻烦了,弄不好的话需要两三天甚至更长时间。”

        这一次,李宏贵的威胁直接升级。

        柳擎宇却是再次一笑,说道:“沒问題,李宏贵同志,你们检修多长时间,我就给县委县政斧大院内的工作人员放多长时间的假,你们尽管检修便是。”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李宏贵当时就愣住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要给县委县政斧大院的工作人员放假,如果要是自己这边检修个十天半月的,难道柳擎宇还真的敢给县委大院的内放个十天半个月的假不成。

        对此,李宏贵当然不相信,所以,他站起身來就向外走去,他相信,只要自己那边下令立刻给县委县政斧大院这边断电,哪怕是断电1个小时,柳擎宇就不得不向自己屈服。

        协调,协调个屁,县电力公司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屈服,只有别人向我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