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58章 现场解决
  • 第558章 现场解决

    作品:《权力巅峰

        众人说得虽然杂乱,但是柳擎宇还是听出來了,他们所反映的主要问題就是拖欠工资,最多的竟然欠了他们七八个月的,他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來。www.lingdiankanshu.com

        县电视台也会拖欠工资吗,这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

        柳擎宇的目光从在场众人脸上一一扫过,通过观察众人脸上的表情,柳擎宇感觉到,这些员工们似乎并不像是在撒谎,柳擎宇的脸sè当即yin沉了下來,直接看向刚刚当上代理台长的徐传胜:“徐传胜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县电视台会发生拖欠工资的问題,据我所知,就算是别的单位都发生拖欠工资的问題,你们县电视台也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况吧。”

        说道这里,柳擎宇接着说道:“除了在编人员会有相关的拨款资金以外,你们电视台还有广告业务和一些项目补贴,还有有线电视的收费收入,这么多的收入來源何以导致拖欠工资呢。”

        还沒有等徐传胜回答呢,其中一个员工便充满愤怒的说道:“还不是吴台长他们大吃大喝造成的。”

        这时,另外一个员工大声说道:“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有线电视费根本就收不上來,这一块我们县电视台基本上都是处于亏本运营状态,有相当一大部分钱都补贴到这里面了。”

        随后,其他老员工们也七嘴八舌的发言,不过基本上大部分员工的发言都指向了大吃大喝和有线电视费收不上來的问題上。

        柳擎宇听完之后,目光看向了徐传胜道:“徐传胜同志,你说说看,大家所反映的这两个问題的客观xing如何。”

        这是柳擎宇在考研徐传胜了。

        徐传胜一听,立刻也就明白了柳擎宇的意思,他知道,自己要想通过柳擎宇的考验,必须要实话实说。

        徐传胜沉声说道:“柳书记,大家反映的问題还是比较客观的,我们县电视台虽然每年的广告费收入不菲,但是有相当于一部分被某些领导以各种理由用在了公款吃喝、公款消费上面,这一点,财务的账目上应该是比较清楚的,至于有线电视费收不上來的问題,这个也是有的,不过有一点比较有意思,那就是欠费的基本上沒有几个是老百姓,因为普通的老百姓一旦欠费我们就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直接停止给对方提供信号。”

        柳擎宇一听,顿时也好奇心起來了,问道:“哦,老百姓沒有拖欠有线电视费,那么到底是谁拖欠了呢,何以这些费用严重影响到了职工们发工资。”

        徐传胜苦笑着说道:“柳书记,这些欠费的主要是咱们体制内的一些单位职工小区以及电力、水力等部门小区,就拿电力公司來说吧,咱们县电力公司宿舍楼有500多户居民,他们从有线电视信号通上那一天开始,就从來沒有交过有线电视信号费用,其他的像县自來水公司、县教育局等好几个职工小区也已经有很多年沒有交过有线电视信号费了。”

        柳擎宇沉声说道:“那你们县电视台就不能像对待老百姓一样对待他们吗。”

        徐传胜摇摇头:“那可不行啊,这些部门全都是大爷啊,哪个我们县电视台这边都惹不起,就拿电力公司來说吧,如果我们非得收他们的费用的话,那么他们隔三差五的给我们來一个停电或者线路检修,我们县电视台可承受不起;比如说自來水公司,我们县电视台也是有职工小区的,如果我们收他们的费用,他们就直接给我们的小区包括县电视台大院停水,这谁受得了啊。

        至于教育局那边就更不得了了,我们大家都是有孩子的人,我们的孩子该上学了总得去学校吧,如果教育局那边稍微歪歪嘴,我们就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刁难,最终只能像现在这样艰难维持着。”

        柳擎宇听完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他进入官场也有两年多了,也算是走了很多地方,但是还真沒有碰到过像瑞源县电视台这种情况。

        看着眼前这些以一种充满了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员工们,柳擎宇感受到了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帮助这些员工们解决这个问題,否则的话,员工们的生活恐怕就真的有些艰难了。

        不过柳擎宇思前想后,立刻便意识到,要想解决员工们工资的问題,必须要解决各个单位拖欠费用的问題,但是柳擎宇很快便想到另外一个问題,既然这么简单的问題只需要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上级领导只要稍微协调一下就可以解决了,何以到现在为止,为什么这个问題一直都沒有解决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看向了宣传部部长唐睿明说道:“唐部长,我想了解一下,你身为宣传部部长,县电视台有这么严重的问題,为什么你就沒有给解决掉呢。”

        唐睿明苦笑了一下,说道:“柳书记,这里面的问題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否则的话早就可以解决了。

        这里面首先就是三角债的问題,比如说虽然电力公司沒有给县电视台交有线电视信号费用,但是呢,在电费上却给了县电视台一定的优惠,包括县电视台的职工宿舍小区也享受到了优惠;自來水公司的情况也是如此,所以,这里面的事情如果细究起來,很难说是谁对谁错,大家彼此都是相互影响的。”

        然而,唐睿明的这番话刚刚说完,员工们立刻就闹开了:“柳书记,我们从來就沒有享受过什么电费优惠,我们职工宿舍楼用电费用和普通的老百姓一模一样,我们用水的标准也是全县统*一标准。”

        老百姓们这么一闹,唐睿明的脸上一下子就挂不住了,脸sèyin沉着说道:“你们说话可要负责人,我可是非常清楚的,你们确确实实是享受了电费和水费优惠的。”

        这时,一名员工往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两张收费票据直接递给唐睿明说道:“唐部长,您看一看,这是我今天上午的缴费单据,从上面的收费來看,一点优惠都沒有,这种单据我家里都有保留,你要几年的我都可以给你拿出來。”

        这时,其他的员工们纷纷表示赞同。

        唐睿明一下子就呆住了,他立刻就意识到,这事情恐怕要麻烦了。

        唐睿明猜对了,这事情真的麻烦了。

        与此同时,脸sè变化最大的要属原台长吴中凯等人了,尤其是吴中凯,这里面的内幕他是非常清楚的,电力公司和水利公司虽然给了县电视台优惠,但是这种优惠是以补贴的形式展开的,对方收费时正常收费,然后把收上去的费用每月按照优惠原则进行返还,返还的费用直接返还到台里的财务部门,而这笔钱如何使用嘛,还不是台领导一句话的事情。

        这些年來,这些优惠条件各个部门的高层领导们之间大家彼此都保持了一定的默契,大家都是以这种形式來进行彼此沟通合作的。

        柳擎宇一边听着,一边用目光扫视全场,众人的表情一目了然,尤其是当柳擎宇的目光从吴中凯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的时候,柳擎宇立刻注意到几个人脸sè的变化。

        柳擎宇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县纪委书记沈卫华的电话:“沈卫华同志,现在请你派几名懂得账目的纪委工作人员到县电视台來,对县电视台的账目进行审查,同时与县电视台的几位领导们谈谈话,具体的情况等你们过來,让宋晓军同志配合你们一起工作。”

        柳擎宇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即对宋晓军说道:“晓军主任,你现在立刻给电力公司、自來水公司以及所有拖欠县电视台费用的部门领导们,让他们的一把手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县电视台,我要现场协调他们之间的三角债问題。”

        唐睿明听完之后立刻瞪大了眼睛,他想不到柳擎宇竟然有如此魄力,竟然要协调这个问題,要知道,这个问題即便是现任市长黄立海在任的时候,也沒有想过要碰这个问題,因为这个问題根本就是一个威胁的炸弹,弄不好是要被炸得灰头土脸的,柳擎宇难道不知道县电力公司和县自來水公司这些大爷们的脾气秉xing吗,别说是县委书记了,就算是市长发话,县电力公司的领导们都未必会卖这个面子啊。

        毕竟,电力系统不同于教育局这种单位,他们的工资可不是从县财政里拨款支付的。

        此时此刻,现场那些员工们听到柳擎宇接连打完这几个电话之后,脸上全都露出了兴奋和欣喜之sè,其中那个刚刚拿出单据交给唐睿明的妇女握住柳擎宇的手说道:“柳书记,谢谢您,谢谢您。”

        她有很多话很多意思想要表达,但是话到嘴边,却最终化为谢谢您这三个字,一直重复着。

        现场众人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感激,姑且不论这件事情柳擎宇能否协调成功,但是他敢于在这个时候听到众人的反馈之后立刻就站出來试图协调解决这些问題,这种心意大家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而唐睿明的推三阻四则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连黄立海都不愿意去协调的事情,柳擎宇真的能够协调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