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52章 烂摊子
  • 第552章 烂摊子

    作品:《权力巅峰

        魏宏林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领导,接到黄立海的指示之后,他立刻召开县长办公会议,在现场办公会上,他提到了要带着几名排名靠前的副县长前往南华市开会的决定,同时指派排名倒数第二的副县长程正茂在自己离开期间负责暂时主持县zhèng fu的主要工作,由排名倒数第一的副县长鲁元华辅助工作。www.lingdiankanshu.com

        对于魏宏林的这个决定,其他副县长自然沒有意见,他们已经隐隐感觉到这次魏宏林的部署绝对有问題,要知道,程正茂虽然是排名第二,实际上他是一个挂职的副县长,虽然平时见到任何人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实际上,县zhèng fu里任何处室的人都不怕他,因为平时在县里根本就不怎么管事,他的主要分工也是辅助县长展开工作,联系县政协。

        至于鲁元华就更别提了,鲁元华是资格很老的副县长了,现在只是分管文化、宗教、体育等工作,手中的实权非常有限,再加上鲁元华再有半年就退休了,他平时基本上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只有在县zhèng fu这边有会议的时候才过來参加一下,平时都是在家里养养花、钓钓鱼,已经彻底进入了这个节奏之中。

        如果是在以前,魏宏林要是带着大队人马前往市里开会的话,肯定会留下一个十分信任的副县长來主持工作的,但是这一次魏宏林却留下了两个沒有任何权威的副县长在县里,这里面要是沒有问題才有鬼呢。

        在县zhèng fu这边开会部署完之后,魏宏林立刻向柳擎宇汇报了一下县zhèng fu这边的决定。

        柳擎宇自然也收到了相关的通知,对于魏宏林的决定并沒有任何的意义。

        魏宏林是在电话里向柳擎宇汇报这件事情的,当时,办公室主任宋晓军就坐在柳擎宇对面,所以,魏宏林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等挂断电话之后,宋晓军皱着眉头说道:“柳书记,我感觉这次会议召开的有些异常啊。”

        柳擎宇对瑞源县尤其是南华市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听宋晓军这么一说,立刻引起了高度重视,问道:“怎么个异常法。”

        宋晓军道:“如果是以前的时候市zhèng fu要召开这种座谈会,至少要提前半个月甚至是一个月进行通知的,以便于咱们县里统筹安排一下,协调好各方面的工作以免误事,但是,这一次咱们县委这边刚刚接到这个会议通知是在一个小时之前,而且这个会议通知要求是明天就正式开会,那么魏宏林今天下午就得带着县zhèng fu的人起身前往市里,而且早咱们县委这边接到通知1个小时之后,县zhèng fu那边便做好了安排,而且留下的还是两个排名最后的副县长,这里面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柳擎宇听完宋晓军的分析之后眉头紧锁,沉思起來。

        柳擎宇是一个善于纳谏之人,对于宋晓军的意见他十分重视,他相信,正常情况下,南华市市zhèng fu方面不可能采取非常规的会议方式來召开会议,但是这一次,这次会议明显是带着超常规方式的,当天下通知,当天起身去市里,第二天就开会,处处都透露出不正常的迹象。

        其次,就像宋晓军所说的,留下排名最靠后的两个副县长來主持县zhèng fu的全面工作,其中还有一个是处于半退休情况的副县长,这绝对不会是魏宏林的风格。

        以柳擎宇对魏宏林xing格的了解,他是一个掌控yu极强的人,对于他这种人來说,他做任何事情都要求对事情的绝对掌控,在这种xing格之下,他离开之后,必定会留下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去代理主持县zhèng fu的全面工作,但是魏宏林留下的却是一个挂职副县长來主持工作,而且从程正茂的分管工作來看,他根本沒有获得魏宏林的信任。

        这样一分析,魏宏林和市zhèng fu的部署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这件事情不太正常。

        柳擎宇沉思良久,看向宋晓军说道:“晓军主任,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宋晓军沉声说道:“柳书记,以我这么多年对魏宏林的了解,他这个人做事从來都是谋定而后动,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着深刻目的的,所以,我怀疑他有可能在这次离开之后布下了一些局,那么以目前的局势來推断,很有可能这个局应该是针对您來部署的。”

        柳擎宇点点头:“嗯,咱们的想法差不多,不过兵來将挡,水來土掩,既然他出招了,而且还是冠冕堂皇的,咱不能不接招,我还真想看一看,魏宏林到底会出什么招。”

        柳擎宇虽然想到魏宏林会出招,但是却沒有想到,魏宏林的出招竟然如此强悍,如此犀利,如此出人意料。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刚刚到了办公室坐下,一杯茶还沒有喝完呢,县委办主任宋晓军便满脸忧虑、不爽的敲门走了进來。

        柳擎宇看到宋晓军的脸sè,便意识到恐怕是出事了,问道:“晓军主任,发生什么事了。”

        宋晓军满脸郁闷之sè说道:“柳书记,我刚刚接到程正茂同志从县zhèng fu打來的电话,他说市信访办通知他们让他们县zhèng fu派人去市里领人,说是咱们瑞源县李家庄的30多名上访民众把市zhèng fu大门口给堵住了,市里领导非常愤怒,黄市长把他们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柳擎宇道:“这件事情他们县zhèng fu直接派人去接就是了,还找我做什么。”

        宋晓军苦笑着说道:“事情就出在这个程正茂的身上,他虽然暂时主持县zhèng fu的全面工作,但是他这个人平时从來不自己做主,事事都要向上级请示,现在魏宏林不在,他只能向您请示了。”

        柳擎宇脸sè一寒,他现在已经开始有些明白魏宏林为什么要把程正茂推到主持工作的位置上了,虽然表面上是程正茂在代理主持县zhèng fu的全面工作,但是由于他不做主,事事请示,如此一來,一旦出现什么责任的话,他也基本上可以置身事外,而做出指示的自己却要去承担责任。

        想到此处,柳擎宇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这个魏宏林看來还真不是一个善茬啊,这老家伙算准了以程正茂的个xing和他挂职干部的准确心理,更算准了自己绝对不可能也不愿意置身事外的心理。

        这个人很厉害。

        在这件事情上,一般的领导的确可以直接一句话让下面看着办,自己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但是柳擎宇却不同,他是一个十分认真负责的干部,他现在脑子想着的只是怎么把工作做好,而不是去推卸责任。

        所以,柳擎宇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程正茂:“程正茂同志,请你立刻派出县信访办和李家庄的村干部以及所在镇里主管信访工作的镇领导一起前往市里,去把人给领回來。”

        程正茂苦笑着说道:“柳书记,现在李庄镇的村干部和镇里的干部已经在前往市里的路上了,他们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恐怕很难完成任务。”

        柳擎宇眉头一皱:“为什么完不成任务。”

        程正茂道:“柳书记,是这样的,这个李家庄的村民之所以去市里上访,他们告的人是他们村的村支书,至于镇里的领导和李家庄村的村长也和村民沟通过,人家村民说他们根本不相信镇里领导,只认市领导,还说不处理了村支书,他们就绝对不回去。”

        柳擎宇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县信访办的人出发了吗。”

        程正茂道:“还沒有,我准备先向您请示一下,看看您有什么指示,然后再让他们出发。”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你告诉县信访办的人,让他们到了现场之后,直接与村民进行直接沟通,到时候让信访办的人把我的办公室电话和手机告诉村民,让他们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会和村民直接对话。”

        听到柳擎宇的指示,程正茂吓了一跳。

        身为挂职副县长,其实程正茂的能力也是相当强的,虽然一开始他沒有看清楚魏宏林离开前让自己代理主持县zhèng fu工作决定的真实意图,但是当接到市信访办的电话之后,他就已经有所感悟了,这也正是他完全可以直接拍板做主的事情却要偏偏直接向柳擎宇进行请示的原因。

        因为他身为挂职干部,并不想牵扯到新任书记和老县长之间的政治斗争中去。

        只不过程正茂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指示,把他的电话告诉老百姓,还要和老百姓对话,这岂不是相当于把麻烦往自己身上引吗,要知道,对于瑞源县的这些干部來说,县委领导尤其是县委常委们的电话号码除了级别足够之人以外,其他人是不会知道的,因为他们害怕麻烦,柳擎宇却要把他自己的电话给老百姓,难道他就不怕麻烦吗,要知道,老百姓们为了告状,可不管你三七二十一的,否则的话,他们也就不会前往市zhèng fu去堵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