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48章 柳魏斗智
  • 第548章 柳魏斗智

    作品:《权力巅峰

        魏宏林听到黄宝柱这样说,心中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想法,看來黄宝柱已经意识到拆迁很难阻止,把主意打到了赔偿问題上了。www.lingdiankanshu.com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感觉黄宝柱说得也是有些道理的,如果这些违章建筑只是强拆的话,那些拥有着肯定会极度不满了,不排除最终采用上访这种极端方式來把事情闹大,到时候最为麻烦的还是自己这个当县长的。

        所以,魏宏林沉声问道:“你打算以怎么样一种方式获得赔偿。”

        黄宝柱眼珠转了转,说道:“魏县长,我们盖养猪场的时候用的可都是商品房的建筑标准啊,现在瑞源河沿岸的房价差不多是每平方米3500块钱左右,我们也不敢狮子大开口,只要县里每平方米补偿给我们3000块钱我们就满意了。”

        魏宏林一听,差点气得鼻子都歪了,心说这瑞源县县城里地段最好的地方也不过才3500块钱,平均地价也就是2500块钱,这黄宝柱倒是挺不客气的,一个破养猪场居然要价每平方米3000元钱,这太nǎinǎi的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如果是平时,魏宏林也许会容忍了黄宝柱,但是现在可不同往ri,现在瑞源县刚刚进行过电视直播,柳擎宇士气高涨,而且上级领导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真要是答应了黄宝柱的要求,那么如果其他地方那些被拆迁的人也全都按照这个标准來找自己要补偿,自己怎么收场。

        想到此处,魏宏林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立刻笑道:“好的,黄宝柱,我会立刻把你的要求向县委柳书记进行汇报,如果他批准的话,我这边立刻给你兑现。”

        黄宝柱一听魏宏林要向柳擎宇汇报,顿时也有些着急了,连忙说道:“魏县长,这么点事情您完全沒有必要向柳擎宇汇报嘛,您直接就可以做主了,而且您是县长,主抓财政,补偿多少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我的想法是补偿我们每平方米3000元,我只拿2000,另外1000元……”

        话,黄宝柱只说道这里,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明白的。

        然而,魏宏林一听却不屑冷笑一声,心中暗道:“黄宝柱啊黄宝柱,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你以为我们当官的都爱钱吗,如果你真的这样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对于我们而言,钱固然是不可缺少的,但是,钱与自己的仕途前程比起來,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了,钱虽然有诱惑力,但是如果因为贪钱而丢掉了自己的仕途前程,那简直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得不偿失。”

        不过这些话魏宏林自然是不会向黄宝柱说的,而是淡淡的说道:“黄宝柱啊,你是不太清楚我们的内部决策机制,现在瑞源河沿岸这件事情是柳书记主抓的,所以与之相关的事情必须要有柳书记的签字批示才能执行,所以,这件事情我必须要向柳书记请示,你等我的消息吧。”

        说完,魏宏林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即,魏宏林站起身來到柳擎宇的办公室内,敲门进去之后直接坐在柳擎宇的对面,笑着说道:“柳书记,在拆迁事情上,我有件事情得向您请示一下。”

        柳擎宇听到魏宏林的话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魏县长啊,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出來嘛,咱们一起商量商量。”

        虽然柳擎宇嘴里是这么说,但是在心中,柳擎宇却对魏宏林这老家伙高度jing惕起來。

        柳擎宇可是非常清楚的,自己当上县委书记也有几天时间了,而魏宏林这个县长到现在为止从來沒有找自己汇报过工作,县zhèng fu那边有什么事情他基本上都直接拍板了,而人事上的事情自己暂时也沒有任何动作,而魏宏林和孙旭阳这两个老狐狸也全都不着急,一直按兵不动,所以,这些天來,自己这个县委书记的办公室反而显得十分清净。

        至于瑞源县的那些干部们也非常现实,全都处于观望的状态,谁也不沒有主动到自己的办公室前來汇报工作,唯一让柳擎宇比较欣慰的是,在宋晓军的配合下,县委办的不少人对自己的态度越來越好。

        而现在,魏宏林却突然一反常态的主动上门找到自己,还说要汇报工作,柳擎宇怎么能不提高jing惕呢。

        魏宏林脸上露出十分谦和的笑容:“柳书记,是这样的,今天被咱们强拆养猪场的老板黄宝柱向我反映,说是那个养猪场是他好不容易盖起來的,投入巨大,如今被咱们强拆了损失惨重,他希望咱们县委县zhèng fu能够考虑给他一点经济补偿,以弥补一下相关的损失。”

        柳擎宇淡淡一笑:“经济补偿,也不是不可以,他的要求是什么。”

        魏宏林道:“黄宝柱说按照每平方米3000块钱进行补偿,根据我们的测算,他的那个养猪场差不多有300平米左右的样子,我们需要补偿他900000元左右。”

        柳擎宇听完之后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哦,3000元一平米啊,看來他的那个猪圈比咱们市区的商品住宅楼还要豪华吗,魏宏林同志,对于这件事情你是什么态度。”

        轻轻一句话,柳擎宇先将球踢回了魏宏林手中,试探一下他的态度。

        魏宏林眼珠转了转,回答道:“柳书记,这件事情比较重大,我不敢擅自做主,还是听一听您的指示吧。”

        魏宏林这话说得溜光水滑,冠冕堂皇,柳擎宇一听就听出來了,看來,这个老家伙原來是找自己当冤大头來了,他不想得罪黄宝柱背后的黄立海,但是他肯定对这件事情也十分不爽,所以就假装过來听自己的指示,其实呢,他是想要让自己去当那个得罪黄立海的人。

        柳擎宇这次真的笑了。

        魏宏林这个老家伙虽然老谋深算,心机深沉,却忽视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柳擎宇这个人自从进入官场之后,在涉及老百姓的事情上,从來不惧怕得罪任何人,从來不惧怕承担责任,只要对老百姓有利的事情,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不过,柳擎宇也不是一个猛撞之人,他清楚,如果自己毫不犹豫的表态了,也许魏宏林这个老家伙在后面还会生出一些事情。

        所以,魏宏林说完之后,柳擎宇故意假装沉吟了起來,露出犹豫不决的样子,看起來好像在权衡利弊一样。

        魏宏林看到柳擎宇犹豫不决,当时心里就着急了,他过來就是想要让柳擎宇來担任得罪人的角sè的,他可以躲在背后坐山观虎斗,甚至在暗中煽风点火,同时还可以通过柳擎宇把黄宝柱这个为祸一方的家伙给收拾掉,一举数得,不过魏宏林是一个多疑之人,他虽然内心中是这样想的,但是却并沒有下定决心就一定要听柳擎宇的指示,他这次过來还存了试探之心,如果柳擎宇态度坚决的想要收拾黄宝柱的话,他反而要阻止一下,从而表现出自己对黄宝柱的维护之意,便于在黄立海面前卖好。

        所以,当魏宏林看到柳擎宇似乎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似乎不想去担任这个得罪的人角sè,魏宏林立刻表态说道:“柳书记,您是县委书记,而且瑞源河治理这件事情也是您主抓的,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你必须得表明自己的态度,给我们下面这些班副们一个方向,便于我们进行cāo作啊。”

        柳擎宇故意又犹豫了一会,这才沉声说道:“魏宏林同志啊,我看这个拆迁补偿吧,也不是不能给,但是得看怎么给,给多少。”

        魏宏林问道:“柳书记,具体怎么去cāo作呢。”

        柳擎宇道:“我看啊,现在我们拆除了黄宝柱的这个养猪场,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呢,我们需要给其他那些违章建筑之人树立一个反面典型,先让他们意识到,首先,他们的建筑本身就是违法的,就是应该无条件拆除的,这是沒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因为这是民心和民意,这是为了瑞源县的长远发展。

        所以,对于黄宝柱在瑞源河沿岸的所有违章建筑,全部得无条件强行拆除,这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且,考虑到由于黄宝柱的这些违章建筑极其相关产业给瑞源河的环境带來的严重环境污染,我们要对他进行罚款,同这些罚款來作为后续的环境治理费用,这一点,可以在县电视台以及相关的报纸、网络等媒体上进行公布,我们所有的这些措施都必须明白无误的让老百姓知道,同时也要积极的接受老百姓反馈的各种意见。”

        听完柳擎宇的话之后,魏宏林大吃一惊,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他皱着眉头说道:“柳书记,不给赔偿也就罢了,如果再罚款的话,我担心黄宝柱会闹事啊,他向我反映问題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如果赔偿无法让他满意的话,他会采取上访等极端手段去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的。”

        柳擎宇冷笑道:“正当权益,他黄宝柱有何正当权益可言,相反的,他实实在在的侵犯了瑞源县老百姓们的正当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