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22章 交易
  • 第522章 交易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在沉默着,在观察着,他的脸上,写满了淡定之sè,丝毫沒有因为那么多官员的离场的影响。www.lingdiankanshu.com

        魏宏林在沉思着,算计着,愤怒着,郁闷着,却也不得不谋划着自己在这件事情中如何下台阶。

        其他的常委们这个时候全都一言不发,毕竟现在可是两位县委大佬的较量,这个时候参与进去实在是太危险了,就算是属于魏宏林这边的人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参与进去,毕竟,柳擎宇是县委一把手,而柳擎宇的这次出手说明柳擎宇这个人很厉害,暂时还是先避其锋芒的好,否则万一柳擎宇心情不好了,找到自己嫡系人马所在的单位去溜达一圈,找点毛病,就算最终沒什么大事,但是有麻烦总归是不爽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不慌不忙的等待着。

        沉默了足足有3分钟的时间,魏宏林突然抬起头來说道:“柳书记,现在咱们开会也有段时间了,有些同志们身体并不是太好,长时间坐着开会可能坚持不了,我看咱们要不先休息一会,让大家放松放松,十五分钟之后再继续开会。”

        柳擎宇点点头:“好,那就先休息十五分钟,散会吧,大家不要走远,十五分钟之后接着开会。”

        说完,柳擎宇迈步向会议室外面走去。

        魏宏林也站起身來,跟在柳擎宇身后向外面走去。

        其他人暂时全都沒有动,他们都已经看出來了,魏宏林似乎想要和柳擎宇谈事情,所以,大家全都暂时坐在位置上等待着。

        走出会议室,魏宏林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咱们借一步说话。”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和魏宏林一起來到了会议室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内。

        进门关好房门之后,柳擎宇拿出一支烟來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轻轻吐出一口烟圈,神态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看着窗外的方向。

        魏宏林坐在柳擎宇的对面,也掏出一支烟來点燃,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柳擎宇,看到柳擎宇那副神态之后,气得差点拍桌子。

        要知道,他魏宏林在瑞源县一直一手遮天,就算是前任县委书记高震那么强势,在他的面前也不敢如此张扬和放肆,而柳擎宇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竟然在自己面前翘起了二郎腿,真是过分啊。

        不爽归不爽,魏宏林却并沒有表现在脸上,因为他单独和柳擎宇谈话是要解决问題的,而不是激化矛盾的,官做到了他这种层次,对于大局观把握的还是比较好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魏宏林心中憋着气,看向柳擎宇的时候挤出一丝笑脸说道:“柳书记,杜向杰今天的确有些事情,是我安排他下去各个乡镇去调研的,而且这个同志工作起來太过于认真,所以在接听电话的时候可能会有些分心,你看他的这件事情是不是我们应该多多理解一下。”

        柳擎宇使劲的吸了一口气,轻轻吐出之后,这才淡淡的说道:“魏县长啊,今天会议上,那么多同志立场,让我很为难啊,我虽然并不想把这件事情上报给市领导,但是他们如此蔑视规章制度的规定,不仅有人无故迟到,还有人拍案离去,他们这是对咱们县委领导权威的一种挑衅,这是对我们各种规章制度的一种无声的抗议和蔑视,对于这种同志们,我认为很有必要给这些人一个教训啊,否则的话,以后我们县委班子的威信何在,沒有规矩不成方圆啊。”

        说话之间,柳擎宇轻轻往烟灰缸里面磕了磕烟灰,淡淡的看着魏宏林。

        柳擎宇这完全是答非所问。

        然而,魏宏林这种老狐狸怎么可能不明白柳擎宇的意思呢,柳擎宇这明显是在向他暗示,我如何处理杜向杰的事情,关键在于对那些拍案离席之人的处理,如果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让我满意,那么我也可以在杜向杰的事情上有所让步,我们还可以谈,否则的话,那就公事公办。

        魏宏林心中差点骂娘:“nǎinǎi的,这个柳擎宇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少,竟然跟老子玩起了高深,你小子才几年官场阅历啊,竟然学起那些老油条來了。”

        不过魏宏林不得不接茬:“柳书记啊,这些离席的同志的做法的确有些欠妥,不过呢,我看他们也是太心急了,情有可原,毕竟以前您沒有來的时候,我们开会的时候他们已经习惯了,而且他们担心迟到也是为了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尽心尽力,他们的出发点还是好的,我看这件事情就直接口头批评一下就是了,你看怎么样。”

        柳擎宇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并沒有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皱了起來,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响声。

        魏宏林一看,真想狠狠抽柳擎宇几个大嘴巴:“你小子也太狠点了吧,口头批评都不行啊,那些课全都是我的人,他们可都是按照我的意思离场的,他们执行我的指示却受到严肃处理,让我魏宏林的面子往哪里放,以后还怎么带队伍。”

        魏宏林的脸上多了几份怒气,目光也渐渐变冷,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这件事情你看怎么处理合适。”

        魏宏林决定先试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线到底是什么。

        柳擎宇沉声道:“在开会之前我三令五申提醒大家不能迟到,却有人到现在还沒有到场,现在又有这么多人闹场,这种行为是十分严重的违纪行为,无组织无纪律行为,必须要从严从重处理,我认为最起码的也得全县通报批评,对于那些拍桌子离场的,应该给予记大过处分。”

        柳擎宇说出了自己的条件,魏宏林顿时瞪大了眼睛:“开什么玩笑,全县通报批评,记大过,真要是这样处理了,自己面子绝对栽了,不行,绝对不行。”

        想到此处,魏宏林沉默了下來,一口一口的使劲抽着烟,琢磨着柳擎宇此刻的心理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有沒有其他的办法和柳擎宇达成一致意见。

        身为官场中人,不仅要有发现问題、挑起问題的能力,更需要有随机应变分析问題、解决问題的能力。

        魏宏林在沉默,柳擎宇也在沉默。

        房间内顿时烟雾升腾起來。

        过了一会,魏宏林抬起头來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我看咱们各退一步如何。”

        魏宏林道:“迟到之人和离席之人全部口头批评,每个人写一份检查,县委常委会上通过相关的文件,要求每次会议任何人不允许迟到,迟到的话就按照你在会议上所提议的处理方案來执行。”

        听到魏宏林提出这个条件,柳擎宇略微沉吟了一下,露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魏县长都这样说了,这个面子我得给,不过呢,在你所说的这些条件之外,必须得加上一条,杜向杰不能在信息中心呆着了,否则的话,信息中心的工作全都荒废了,你应该知道的,现在我们县的官方网站一直处于瘫痪状态。

        另外,再跟你说一个让我十分震惊的发现,我们县里很多领导的办公室和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内,内外网混用的情况十分严重,而且内网里面问題重重,以至于我们的工作人员不得不采用外网來进行彼此之间的通讯,这种方法是严重违反国家有关zhèng fu部门信息网络的使用规范的,这件事情我在会议上并沒有提及,但是却并不代表沒有,所以,我认为我们瑞源县很有必要找一个真正懂得信息技术、而且很有管理能力的人來出任信息中心主任这个位置,而我恰恰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所以这个信息中心主任的人选必须要通过我的面试才行。”

        柳擎宇这话说完,魏宏林的眉头一下子就皱紧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要把自己的小舅子一脚从信息中心给踢走,本來他还真不想同意柳擎宇的条件,毕竟信息中心那边每年的项目还是不少的,有些油水可捞,而且那里的利益关系并沒有其他职能县局利益争夺那么激烈,而以自己小舅子的能力在那里当个撒手掌柜的还是可以的,但是,柳擎宇刚才提出的内外网的问題却让他一下子就紧张了起來。

        虽然魏宏林不懂得技术,但是对于国家对内外网的相关规定还是十分清楚的,更知道这涉及到了国家机密信息保密的问題,这种问題可大可小,如果自己不同意柳擎宇的这个要求的话,恐怕柳擎宇一旦拿这个问題來做文章,再加上之前的一系列问題,恐怕自己小舅子弄不好连一官半职都捞不到了,只是柳擎宇提出信息中心主任需要他面试通过才行,也就是说柳擎宇想要拿下这个位置。

        想明白这些问題,魏宏林的心中颇为恼怒,柳擎宇这小子也太会趁火打劫了,自己到底要不要答应他的这个要求呢,柳擎宇在瑞源县根本无人可用,他要这个信息中心主任的位置做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