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19章 拍案离席
  • 第519章 拍案离席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上任第一天,上午8点57分,柳擎宇出现在会议室内,坐在主席台上,目光从会议室下面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www.lingdiankanshu.com

        主持席两侧,11名县委常委來了9名,常务副县长许建国和常委副县长方宝荣还沒有來,而在主席台下面,四套班子成员中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但是坐在第一排位置上,副县长周服山、王延翔以及县政协副主席金蕾、县人大副主任王宏岩以及4个县局一把手、7个县局的二把手都沒有來,虽然会议室内人看着不少,但是依然会给人一种稀稀落落的感觉。

        柳擎宇看了看时间,已经是8点59分了,这些人依然沒有一个到场,柳擎宇的脸sè开始yin沉起來。

        看到柳擎宇的表情,魏宏林和孙旭阳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兴奋之sè,这一次,在挑衅柳擎宇这个一把手的问題上,两个人配合得十分默契,因为两个人都非常清楚,柳擎宇身为一把手,在职务上和权力上是有着两个人无法比拟的优势的,但是,两个人的优势却远远高于柳擎宇,因为柳擎宇只是一个光杆司令,而他们两个人却在瑞源县经营多年,羽翼众多。

        他们早就听说过柳擎宇十分强势,而且柳擎宇这一次故意让宋晓军提前通知他们不让任何人迟到,很显然是想要给他们本地派一个下马威,他们决定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他们要给柳擎宇点颜sè瞧瞧,让柳擎宇老实一点。

        9点钟到了。

        魏宏林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开会。”

        柳擎宇故意假装看了看手表,脸sèyin沉着说道:“嗯,时间的确是到了,但是开会呢,现在先不着急,还有那么多同志沒有到呢,我们在等会,等人都到齐了再开会。”

        魏宏林皱了皱眉头,沒有说话,但是脸sè有些不太好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5分钟之后,常委副县长方宝荣迈步从外面走了进來,看到会议室内一片沉默,他只是冲着孙旭阳点了点头,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10分钟之后,常务副县长许建国步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來,只是冲着魏宏林笑了一下,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孙旭阳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咱们常委们都到齐了,现在可以开会了。”

        柳擎宇摇摇头,用手一指主席台台下说道:“还有那么多重量级人物沒有到呢,我们现在开会的话就显得对他们不太尊重了,我看还是等等。”

        孙旭阳也吃了个软钉子,心中不爽,但是柳擎宇这话里带着坑呢,他还真无法反驳,如果他要是否定柳擎宇的意思,那岂不是相当于是在说台下的那些人不够分量,那样的话会犯众怒的,孙旭阳心中暗骂柳擎宇年纪不大心眼不少,却也只能默默的等待着。

        这一等就是30分钟,后面陆陆续续又有3个人走进会议室内,但是,依然有七八个人沒有到场。

        魏宏林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我看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县zhèng fu那边我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处理呢,以前我们开会的时候,一直都是一边开会一边等人的,否则的话就太耽误时间了。”

        说话的时候,魏宏林的语气中已经带着几分不耐烦的神情。

        柳擎宇点点头:“好,既然魏宏林同志说时间差不多了,那我们就不等那些人了,现在正式开会。”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在会场内冷冷的扫了一眼,声调突然提高了几度,大声说道:“今天我召集大家开会的目的本來是想要和大家相互在认识认识,熟悉熟悉,加深我们彼此之间的了解和默契,为以后的工作做好铺垫,不过呢,经过这半个多小时的等待,我突然发现了我们瑞源县官场上存在的一种非常不好的风气,那就是开会迟到。

        各位同志们啊,大家可以往自己的身边和主席台下面看看,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竟然还有好几位同志们沒有到,而且这些人也沒有人请过假,那么我不禁有些疑问想要问问那些已经到了现场却迟到的人以及那些沒有到的人,你凭什么要迟到,是你工作太忙还是你根本就沒有时间意识。

        凭什么你让大家等了你那么长时间,难道就你工作忙别人工作就不忙,我相信,那些迟到的人可以编出很多理由來回答我的这些问題,但是,不管你们有任何的理由,你们最终表达的意思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认为自己的时间比别人的时间宝贵,你认为自己需要处理的事情比别人的事情重要。”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些迟到的人,你们这是对在座其他同志们的不尊重,你们这是对我们瑞源县整个集体班子的一种轻蔑。”

        柳擎宇这番话说完,现场众人全部目瞪口呆。

        柳擎宇这一番连珠炮的责任,给在场众人一个分量十足的下马威。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各位同志们,尤其是那些迟到的同志们,我记得我在让宋晓军同志通知大家的时候,特意在后面嘱咐了几句,希望大家不要迟到,但是,依然有这么多人迟到,我看大家是不是对我这个县委书记有什么意见啊。

        其实呢,我这个人挺好打交道的,也是一个十分开明之人,如果大家真的对我柳擎宇有什么意见,你大可以直接当着我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來,可以当面痛斥我哪里存在问題,我哪里做得不对,如果你说得有道理,我柳擎宇当面向你道歉并且直接改正,但是,我希望同志们不要采取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來发泄你们的情绪,这是一种十分让人讨厌的、非常低级的方式。”

        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魏宏林与孙旭阳说道:“魏县长、孙副书记,你们对于今天这件事情怎么看,你们认为,我们瑞源县有沒有必要加强对官员们纪律和作风的约束。”

        魏宏林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突然对自己发问,这老家伙心中自然明白柳擎宇的意思,柳擎宇这小子倒是挺狡猾的,竟然在提问之时事先设定好是与非的的闭合式问題让自己回答,自己怎么可能上当呢。

        魏宏林笑着说道:“柳书记,你刚才有些话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他们这些人迟到肯定是不对的,但是呢,我认为有些话你说得有些不太妥当,比如说你说他们是对你有什么意见,对于这种观点我是非常不赞同的,毕竟你才刚刚到达瑞源县,和大家之间沒有任何的矛盾冲突,大家不可能对你有什么意见,所以,我看今天这事就算了,咱们下不为例。”

        魏宏林这老家伙的主意打得非常好,他想要在中间和稀泥,只要自己把这件事情给消除了,那么柳擎宇不仅会因为这件事情在瑞源县威信大跌,县委书记的权威丧失殆尽,而且自己还会因为主动为瑞源县的本土干部们出头而获得大家的尊重,这是一举两得。

        魏宏林还沒说完,孙旭阳便判断出了他的真实意图,立刻跟进说道:“嗯,我同意魏宏林同志的意见,柳书记啊,我们瑞源县官风淳朴,民风向善,大家心中沒有多少花花肠子,虽然他们有些人迟到了,可能他们有些自己的理由,当然了,他们迟到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我们沒有必要逮着个蛤蟆就攥出尿來,我们应该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让他们以后注意就是了。”

        听到孙旭阳这番话之后,柳擎宇心中顿时就是一凛,他意识到,这个孙旭阳的确是一个城府极深、算计极准的家伙,他的这番话听着沒有什么力量,似乎一直都是在为那些迟到的官员们说好话,但是实际上,这家伙话里有话,蕴含机锋。

        如果自己顺着孙旭阳的话去做,那么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之前有逮着个蛤蟆就攥出尿來的想法,此举相当于一下子就表现了自己这个县委书记严厉、苛责的风格,会引起众人的反感,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做,那么就相当于否认了孙旭阳所说的官风淳朴,民风向善的提法,此举还是要得罪人的。

        孙旭阳相当于给自己设下了一个连环套,不管自己向前向后,都无法得好。

        yin险,真是够yin险的啊。

        看來,不管是这个魏宏林还是孙旭阳,都是极其yin险的主。

        此刻,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柳擎宇身上,大家都想要看看,柳擎宇到底会如何应对,会如何做出抉择。

        柳擎宇的目光在魏宏林、孙旭阳的脸上冷冷的扫过,魏宏林冲着柳擎宇微微一笑,看起來人畜无害,孙旭阳脸sè淡然,平静如常。

        “我要送给大家一个见面礼。”柳擎宇突然语出惊人的说道。

        “见面礼。”在场众人全都愣住了,这谈着迟到的事情呢,怎么柳擎宇整出见面礼了。